投稿时间:2019-03-15  消息来源:解放日报   提交者:幻竹

 

070314_p28.jpg

12日,辛格离开波士顿联邦法院。此前,他承认在名校招生舞弊案中受到的指控。(图源:东方IC)

SAT能替考吗?能!体育特长生能伪造吗?能!最近,美国民众被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桩美国名校入学舞弊案惊掉下巴。

据多家媒体报道,自2011年起,升学中介和家长们通过合谋欺诈、贿赂等方式,让子女进入顶尖学府。截至2019年2月,调查横跨全美6大州的200家组织机构,已有50人被起诉,包括3名机构组织者、33名家长、多名大学教练、行政人员和考试机构人员,涉及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南加州大学、乔治城大学和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等名校。涉案金额高达2500多万美元。

“足够厚颜无耻”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评论称,串通舞弊的过程“很简单,但足够厚颜无耻”。

一个女孩从来不踢足球,却突然成了耶鲁大学的足球明星。这不是奇迹,是她的父母花了120万美元。还有一个高中男生以学习障碍为由要求替换入学考试监考官,然后串通拿了高分。这也不是天方夜谭,他的父母花了5万美元。

《纽约时报》介绍,入学舞弊主要有两种方式,其一是把孩子伪造成体育特长生。由于美国高校招生对体育特长生有优待,这让家长们钻了空子。通过升学咨询机构的牵线搭桥,家长以慈善名义向学校“捐款”,实际是向大学体育教练及其他一些可以左右录取结果的人员行贿。受贿者推荐或认定其有资格加入该校运动队。经过此番操作,这些孩子可以在录取时获得更多优势。但这些学生实际并不具备出色的体育能力,在入学后也从未打过比赛。

美国经典喜剧《欢乐满屋》的主演洛莉·路格林就选择了这条旁门左道。她和丈夫向中介支付了50万美元,将两个女儿包装成划船运动员,但她们并不具备运动员能力也不会参赛,再由中介“推荐”给大学体育部主任。两个女孩最终没有被录取。但路格林夫妇都将面临邮件欺诈的指控。

另一种方式是给学生的考试成绩“注水”。家长先出重金给升学机构,再由机构负责安排“枪手”替考SAT(美国学业能力倾向测试)或ACT(美国大学入学考试),并贿赂考试机构人员,在学术成绩上造假,从而为孩子进名校铺就一条“金光闪闪”的大道。

因出演《绝望主妇》而名声大噪的好莱坞女星菲丽西提·赫夫曼就搞了这一出“偷梁换柱”。检方称,赫夫曼花了1.5万美元给升学机构,由他们安排人代替女儿考SAT。一名证人向检方表示,他曾前往西好莱坞考试中心监考那场考试,企图让事情不败露。赫夫曼的女儿后来获得1420分,比她前一年的PSAT(美国高考预考)成绩高出400分。

各取所需的利益链条

美联社称,案件牵扯出的是一个由金钱和权力堆砌起来的升学产业。而盘活整个利益链条的关键人物,是加州一家名为“The Key”的升学咨询公司创始人威廉·辛格。

辛格一般会将行贿款伪装成慈善捐款,转到一个由他成立的非盈利性慈善基金会。表面上,基金会会给“捐款”的家长们发一封道貌岸然的感谢邮件,但其中部分款项却转手进了校方相关人员的口袋。波士顿联邦检察官莱兰表示,基金会实则是辛格用于洗钱的一个门面。

“打个比方,学生通过自己努力入学是走正门,有些人通过大额捐款是走后门,”辛格告诉法官,“而我开了一扇边门,确保那些孩子能入学。”

辛格已于12日在波士顿联邦法院认罪,包括敲诈勒索、洗钱、逃税和阻碍司法等多项罪名。目前,辛格慈善账户中的520万美元已被查获,法院将于今年6月对其进行审判。

与此同时,位于利益链一端的,是不惜用“歪路子”也要让孩子进名校的家长们。讽刺的是,33名涉案家长都属于“富裕阶层”。除了好莱坞明星,涉案家长还包括私募基金的创始人、新港航运供应商、房地产公司创始人、投资公司总裁等各行各业的精英人士。家长们为了同一个目标各施手段,比如,加州一酒庄老板行贿南加州大学,帮助他所谓的水球特长生女儿入学;洛杉矶一家精品店企业CEO付了5万美元找人替儿子考ACT;还有纽约一家国际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向辛格支付了7.5万美元,用于买通其女儿ACT考试的监考官,“在她答完以后修改答案”。

利益链的另一端,则是名校管理者、教职人员和体育教练。巨大的经济利益驱使他们铤而走险。据CNN报道,一名乔治城大学的网球教练在2012至2018年间共收受辛格贿赂270万美元。富兰克林与马歇尔学院前招生主任莎拉·哈勃森表示,尽管大学体育教练没有权力直接决定录取哪些学生,但他们在招生环节中仍是“非常有影响力的人”,因为他们可以向招生办推荐“指定人选”。

不过,涉事学校都急于摆脱这滩脏水,陆续发布声明称对这些暗箱操作并不知情,后续会展开内部调查和处罚,并将学校描述成职工个人犯罪的“受害者”。

目前,已有多名涉案学校员工被解雇、停职或面临敲诈勒索的指控,涉案家长也面临邮件欺诈、诚信欺诈等指控。随着调查进一步深入,检方不排除会有更多家长和教职人员“落水”。

不过,那些走捷径进入名校的学生不会受到起诉。在检方看来,这些青少年对这一切肮脏行径并不知情,“他们的父母才是始作俑者”。涉事学校也并未表示要开除或是处理这些学生。

辛格的骗局之所以得逞,一定程度是涉案家长期盼子女上名校,深陷焦虑。与这桩案件无关的独立教育顾问协会首席执行官马克·斯科拉罗认为,对掌握各种资源且渴望孩子获得成功的家长而言,上名校如同“买名牌”商品,“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斯科拉罗说,这桩丑闻“显然说明一个事实,即(大学)招生过程出故障了”。“(升学)充盈焦虑,尤其是精英学府……那些百万富翁可能从来没有对孩子说过‘不’,试图操纵(招生)系统录取自己的孩子,这不足为奇。”

入学机制的不平等

一直以来,美国普通民众对于“富二代”轻松上名校质疑颇多,为什么富豪捐一栋楼就能让孩子进哈佛?有钱难道就能使鬼推磨?

美国媒体指出,这桩丑闻折射出美国高校入学机制的严重不平等,而这种不平等也是催生辛格这类不良升学咨询机构的土壤。最令人感到困惑和沮丧的,不是嫌疑对象们的不法行径,而是即便不通过欺诈等非法手段,富人的后代要进入名校也会更容易。

比如,美国大多数排名前100的高校素有“继承录取”(legacy admission)的传统,即让校友子女在申请母校时享有特殊优待。2018年一项新生家庭背景调查显示,哈佛大学当年新生中约有14%来自“继承录取”,耶鲁大学的这一比例为11.6%。

有教育专家批评称,如今这一传统逐渐倾向于那些腰缠万贯的校友,富人可以通过捐赠提升孩子的入学几率。美国媒体也将该政策诟病为“白人特权”和“灾难性政策”,还曾质疑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就是这样进入哈佛的。不过,由于“继承录取”可以给学校带来更高的关注度和回馈,因此这项政策基本无法撼动。(解放日报见习记者 杨瑛)

   顶一下

   踩一下

0 条热门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


返回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