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时间:2019-06-16  消息来源:  提交者:笑傲江湖

 

 

9d6772c5-4e3b-4319-a26e-50baafc5e3b8.jpg

  没有证据,如何证明一个培养了27年的科学家是间谍?MD安德森可能不一定需要证据。不是专利怎么偷?NIH副主任发明专有名词“前专利”(pre-patent)。公开发表的基础科学研究如何影响国家利益?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美国需要全社会的应对。此前,FBI局长称,中国动员全社会偷窃美国的知识产权。

  这是彭博商业周刊的最新封面报道所透露的一些内容。(英文报道全文,点击阅读

  不过,美国也有讲正义、有良心的机构和人,如Baylor医学院的管理人员和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教授在接受采访时反驳了这些无理做法。为什么同样的问题,同在休斯敦的MD安德森和Baylor医学院的处理却截然不同?前者逼数位华人科学家失去终身教职,后者只是提醒以后加强报告。区别可能在于,谁更讲正义,谁还留着良心。

  ● ● ●

  2019年4月,在纽约的一次演讲中,FBI局长Christopher Wray表明了对华裔科学家进行审查的原因:“中国动员全社会偷窃知识产权,通过各种各样的公司、大学和机构。”

  他声称,所有人都被动员,包括中国的情报机构、国有企业、“表面上的”私企,13万在美国学习和工作的研究生和学者,尽其所能地盗窃美国的知识产权。 “坦率地说,中国似乎决心以牺牲我们(美国)的利益为代价来实现经济进一步发展。”

  ——彭博商业周刊

  彭博商业周刊6月13日的封面报道十分醒目:“如何‘不去’治愈癌症——美国正在驱逐华人科学家”。报道显示,美国近年来因恐惧中国窃取其知识产权和尖端技术,动用政府力量针对性地打击美华人科学家,即使是需要通力合作的癌症研究领域,即使并没有证据表明这些华人科学家“通敌”。

  这一现象,到底是美国研究机构开始重视“中国贪婪攫取美国知识产权问题”?还是美国的偏执妄想甚至种族歧视?亦或两者都有?彭博商业周刊向历史学家提出了这一问题。普通读者或许可以先从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见文末链接)中窥见一二,给出自己的答案。

  01 为MD安德森服务了27年的华人学者

  上述封面报道的主角是在德州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MD安德森)工作了27年的癌症科学家吴息凤。56岁的吴息凤曾担任MD安德森转化医学和公众健康基因组学中心主任。

  

 

 

  2018年年底或2019年1月,在遭到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和MD安德森三个月的调查后,吴息凤被指控不合规地泄露机密研究,接受数个中国医疗机构的咨询职位,甚至可能是癌症研究领域的“双面间谍”。

  彭博商业周刊的调查显示,吴息凤被认为违反MD安德森学术准则的失误其实是学术界普遍存在的现象,包括请办公室管理员和年轻的研究人员帮忙下载和打印拨款提案、起草和编辑审稿意见等工作;而被认为没有按照要求向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披露所有中国合作者的姓名以及机构,已经在所有的发表论文中清楚注明;吴息凤接受了数家中国机构的荣誉称号和职位,但经调查没有证据表明她从中获取报酬,吴息凤甚至向中心的利益冲突委员提交了一个医院客座教授职务的合同草案,请求合规审查,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复,而这些并未在该中心的调查结果中显示。

  即便如此,MD安德森仍对吴息凤实施停薪留职的处罚。

  今年1月,等待进一步处分结果的吴息凤选择了辞职,甚至都没有在学院的听证会上行使质疑调查结果的权利。她离开了美国,回到中国,担任浙江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

  据彭博商业周刊报道,吴息凤已经向美国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提交投诉。

  “我没有窃取信息,事实上,我已经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进行了27年的研究。我相信我遵守了规则。”6月13日深夜,吴息凤告诉《知识分子》。

  “我很自豪曾在MD安德森工作;但是,即使是伟大的机构也会犯错误。”吴息凤说。“就我的个人而言,我为自己所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并且不后悔。”

  “我打算在法庭上保护我的权利。”吴息凤说。

  02 调查是如何进行的?

  根据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导致吴息凤离职的一系列事件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以FBI的调查为主,始于2017年夏天。

  当时,FBI通知MD安德森,他们正在调查“可能盗窃MD安德森研究和专有信息”的事件。而实际上,MD安德森在采访中承认他们并没有向FBI报告知识产权被盗的情况。也就是说,这是FBI自己发起的调查。联邦大陪审团随后传唤了MD安德森的一些员工,要求他们提供过去5年的电子邮件记录。

  2017年11月,在没有任何传票的情况下,Peter Pisters签署了一项自愿协议,允许FBI搜索MD安德森23名员工的网络账户。为何主动配合?MD安德森发言人Brette Peyton称,“因为安德森正在配合FBI的国家安全调查,而且FBI有权发出另一张传票,所以我们选择自愿提供被要求提供的电子邮件。”

  上述报道披露,2018年6月,MD安德森中心给FBI另一封同意书,要求允许它与NIH和其他联邦机构分享MD安德森员工的任何“相关信息”。

  至此,FBI所谓的国家安全调查开始聚焦到是否遵守了联邦资助的要求,调查进入了第二个阶段。

  2018年秋天,NIH向MD安德森总裁Pisters提交了五份针对华裔研究人员的调查备忘录,其中引用了数十封员工电子邮件,称吴息凤和MD安德森的其他四位科学家违反了资助审查中的保密要求,未披露在中国的有偿工作。与此同时,NIH称,因为NIH的资助是给机构的,而不是给研究者的,因此才“提醒你们注意这些问题的严重性”。

  2018年,MD安德森从NIH获得的经费达到1.48亿美元。在一个采访中,Pisters声称MD安德森必须采取行动保护其NIH经费,要对纳税人及捐赠者负起“社会责任”,即保护其知识产权,防止其他国家“利用美国任何有前景和杰出的成果”。

  

 

 

  根据彭博商业周刊,MD安德森中心总法律顾问Steven Haydon和合规主管Max Weber负责相关调查。吴息凤拒绝了他们的当面约谈,但提供了书面答复。

  03 癌症研究是否无国界?

  美国癌症“登月计划”的口号之一是:“癌症无国界”,但在当今的美国政治氛围中正变得十分可疑。

  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显示,吴息凤没有被指控窃取任何人的想法,也没证据表明她提供给中国了任何保密信息,却被指“秘密协助和支持中国的癌症研究”,不管其实质是什么,这种做法被当今的特朗普政府认为是有损美国利益的。

  对此,前MD Anderson遗传学系副主任和前教师委员会主席Randy Legerski对彭博商业周刊评论道,“单纯而且有意义的科研合作被描绘成某种腐败和损害美国利益的东西。没有什么比这更脱离事实。”

  从事癌症研究的全球科学家一起合作、共享数据,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中美也在癌症研究领域彼此亲密无间地合作。

  21世纪初,MD安德森时任总裁John Mendelsohn发起了一项促进国际合作的倡议,并且与中国五个主要癌症中心建立了“姐妹”关系,合作开展筛查项目,临床试验和基础研究。2015年初,在习近平出席的中国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中国授予MD安德森国际科学合作的最高荣誉——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

  

 

 

  彭博商业周刊统计,NIH自2010年起每年提供约500万美元的特别拨款,用于中美的合作研究,其中20%用于癌症研究。作为回应,中国每年也额外投入300万美元在这项合作上。根据NIH的一份内部评估报告,这些合作项目已经发表了许多癌症方面的高影响力论文。

  只是,曾经的甜蜜已经瞬间化为如今的疾风骤雨,曾经被鼓励的合作也被认为可能是“盗窃”。

  在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中,NIH的首席副主任Lawrence Tabak是这么表态的:“即使有一些成果,尚处于基础研究领域,没有绝对的分类,也具有重要的价值。”“这种预专利(pre-patent)的材料是产生知识产权的重要先决条件。从本质上讲,你所做的就是窃取他人的想法。”

  事实上,包括NIH在内的美国政府机构,已经在把自己曾经参与推动并卓有成效的国际科学合作“准刑事化”了。彭博商业周刊援引多起案例,FBI可以阅读私人电子邮件,在机场阻止中国科学家,并到他们的的家庭住所询问他们的忠诚度。

  “假设这个(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是准确的,那么FBI/美国政府已经失去了明察事理的能力,正在给美国科学界和国际科学界带来巨大的威胁。更不用说,疏远了领域中最优秀、最聪明的一些科学家。”密歇根大学政治学教授、李侃如-罗睿驰中国研究中心主任高敏(Mary Gallagher)在推特上评论说。

  

 

 

  04 最大的恐惧是历史重演

  除了MD安德森驱逐三位华裔科学家,位于亚特兰大的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 也采取了行动,解雇终身教授、生物学家李晓江夫妇。

  位于达拉斯的德州大学西南医学中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科学家告诉《知识分子》,他身边有研究员因为与一位被NIH“关注”的科学家存在课题合作,导致NIH基金被冻结的情况;有几年前获得青年千人计划资助资格但未接受资助,最后在美国找到教职却被NIH要求解释和国内联系的情况;甚至有因为同样情形在NIH基金申请中受阻;也有因为多年前国内访问学者在美国实验室从事科学研究,发表的研究论文上因为同时挂有国内的单位,实验室主任被要求详细做出书面解释。最令他惊奇的是,国内访问学者参与NIH研究项目没有及时向NIH汇报,资助被冻结的情况。

  这些事例过去在科学界都是闻所未闻。

  “近二十年,在美华裔科学家对世界生物医学的杰出贡献可谓有目共睹,包括最近几年通过免疫疗法治疗癌症,在美的华裔科学家的贡献举足轻重。如今,这种针对华裔科学家的‘怀疑’的扩大化,会妨碍到每一个在美国为追求梦想,探索未知,攻克人类疾病而辛苦奋斗的华人,以及和他们合作的大量同事。毫无疑问,这对那些在医院里等待治疗的癌症病人也将是极大的打击。”这位科学家说。

  德国癌症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海坤指出,历史上,美国曾大力鼓吹“科学无国界”,也从中大为受益,二战期间和之后大量顶尖科学家涌入美国并使得美国成为全球科学创新的中心。

  “科学无国界已经成为当前国际科学界的共识,中国发现的青蒿素为世界受益,癌症免疫治疗的突破有日本美国和华裔科学家和企业界的通力合作,互联网的诞生始于国际合作样板的欧洲核子中心科学家促进交流的想法,近期第一张黑洞照片的问世更是国际通力合作的结果。”刘海坤强调,“科学受益于开放合作,受阻于人类贪欲驱动的狭隘的自我限制。”

  彭博商业周刊的调查显示,从1997年到2009年,根据《美国经济间谍法》(U.S. Economic Espionage Act)起诉的被告中,有17%的人是华人。《卡多佐法律评论》(Cardozo Law Review) 2018年12月的一篇文章则指出,从2009年到2015年,这一比例增长了两倍,达到52%,但在1997年至2015年间的案件中,五分之一的华人被告从未被判犯有间谍罪或其他严重罪行,几乎是非华人被告错判率的两倍。

  论文作者、休斯顿南德克萨斯法学院访问学者安德鲁·金(Andrew Kim)写道,这反映出联邦探员和检察官假定华裔科学家肯定在秘密为中国工作。

  彭博商业周刊援引金的话说,把亚裔美国人定性为间谍,可能会导致一个新的罪名:做研究,而且是亚裔(researching while Asian)。

  “在当前的氛围下,每个穆斯林都是潜在的恐怖分子,每个西班牙裔都是MS-13帮(美国黑帮,被特朗普斥为‘禽兽’),每个华裔都是间谍。这非常危险。”McLarty Associates贸易咨询公司高级总监、前墨西哥驻华大使Jorge Guaiardo读到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后评论说。

  

 

 

  “最大的恐惧是历史可能会在这种政治气候中重演,华裔美国人可能会像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日裔美国人一样被围捕”。今年3月,一位退休的联邦雇员南希·陈(Nancy Chen)在一次会议发言中说出了大家的恐惧。当时,150多位华裔科学家和工程师参加了这次在芝加哥大学举行的主题为“中美冲突时期美国华裔面临的新环境”会议。(英文报道全文,点击阅读

   顶一下    踩一下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


返回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