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小云”或非四川果农所开 疑似广西实控人名下9家公司

投稿时间:2019-11-14  消息来源:荔枝新闻  提交者:Mimi

 来源:荔枝新闻

近日,一起“羊毛党薅垮水果店”的新闻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屡上热搜。

起因是哔哩哔哩up主“路人A-”发现天猫商铺“果小云旗舰店”(下称“果小云”)商品存在漏洞,将一单净重为4500g的橙子标注成了4500斤,于是带领粉丝前去“薅羊毛”。这些“羊毛党”知道商家不可能发出这样的订单,就利用平台规则投诉商家,获取商家的保证金赔偿。

“薅羊毛”事件产生后,“果小云”在店铺首页置顶一则公告,表示在“羊毛党”的攻势下,店铺相关商品产生了高达700万元的订单,自己无力承担,店铺即将倒闭。在这则公告里,“果小云”负责人称自己是农民,与叔叔合伙凑钱开店,这家店是他们的命根子。他们“跪地求饶”,请求广大“羊毛党”主动退款,不要投诉。

“果小云”或非四川果农所开 疑似广西实控人名下9家公司

事发后的公告里,“果小云“称这家店是“命根子”,只有叔侄俩负责操作与发货

一边是“羊毛党”,一边是农民,一时间群情激愤。随后,与之相关的两大平台先后发声:哔哩哔哩封禁涉事up主,天猫出面力挺“果小云”。

11月8日,短暂关闭店铺的“果小云”重新上架了此前被“薅羊毛”的商品,网友纷纷解囊支持。支持立竿见影,该商品销量一日内突破两万单。

然而事情果真如此吗?荔枝新闻联系多方证人,进行大量调查,进行细致梳理后发现似乎另有隐情,有些疑团尚未解开。

4500斤的错误是抄来的?

果小云负责人:是对方抄我的!

刘先生是疑似被“果小云”抄袭店铺的合伙人之一。他告诉荔枝新闻,10月26日,自己家店铺因失误,错将4500克的橙子标注成了4500斤。错误产生后,短时间内并未出现“薅羊毛”订单。

刘先生表示,第一笔涉嫌“薅羊毛”的订单产生于11月1日下午5时36分,因为此时相关商品订单量开始急增。意识到反常的店铺运营马上发现了错误,并第一时间下架了相关商品。此时距离第一个“羊毛订单”仅过去一个多小时,但已产生上百订单。

刘先生告诉荔枝新闻,最大的一单一个人买了20份橙子。若依照错标的重量寄出,将有9万斤,也就是45吨。显然,店铺不可能将这份货物寄出,于是投诉接踵而至。有“羊毛党”气焰嚣张:赔了钱我也要吃橙子。

“果小云”或非四川果农所开 疑似广西实控人名下9家公司

刘先生的店铺已有“羊毛党”投诉成功

本打算自认倒霉,但接下来的事情让刘先生始料未及并逐渐跌破眼镜。在他已经下架了相关商品后,仍有电话不断打进他的手机,而且似乎越来越多,都是告诉他店铺标错的事情。

按照来电人提示的店铺名称,刘先生找到了“果小云”,此时,4500斤一份的橙子仍然挂在“果小云”店铺,刘先生发现,这件宝贝除了更改了厂名,商品详情和联系电话全部照抄了自己家店铺。

此后刘先生一边经受数不清电话的狂轰滥炸,一边试图联系“果小云”更改掉错误,无果。于是刘先生只能通过网络发文寻求公正。

11月11日,“果小云”在店铺发出一篇文章,对被指抄袭商品详情一事进行了回应:联系了其他果园协助提供果子,且授权了图片。

“果小云”或非四川果农所开 疑似广西实控人名下9家公司

“果小云”对网络质疑的回应

对这样的表态,刘先生完全无法认可:“这份回应讲的是店铺重开之后,但大家关心的是店铺重开之前的详情页面哪里来的?不还是没说?”

12日,荔枝新闻独家联系到“果小云”实际控制人之一,其电话归属地为广西玉林,她默认了自己与覃某是“果小云”负责人后,坚称不曾抄袭其他店铺,自己店铺也从未有过别人手机号,是其他店铺抄了自己的详情信息。

对于“果小云”的这番回应,刘先生表示,自己有全部证据,“‘果小云’是否敢发公告说我抄他?”

“果小云”或非四川果农所开 疑似广西实控人名下9家公司

刘先生向荔枝新闻出示了事发后自己在“果小云”的截图

“果小云”店铺负责人或身在广西

名下9家公司

“果小云”遭遇“羊毛党”的第一时间,和刘先生一样,同样试图提醒“果小云”店铺错误的还有身在北京的曹同学。

曹同学是个购物达人,11月1日晚上8点,从购物群获悉“果小云”有便宜货后,曹同学也点开了店铺主页。但他发现,这哪是什么折扣啊,分明是店家的失误,于是他试图联系店家告知。

他先后尝试了拨打店长电话和发送店铺私信的方式,全部没有成功。于是,这个错误就一直挂在店铺页面,任凭“羊毛党”们抢购。

曹同学当然无法通过店铺预留的联系电话找到负责人,因为这个电话早已不属于“果小云”。11月11日,荔枝新闻联系上这个电话的主人之后才发现,这个电话的拥有者是“果小云”的前店长练先生。

“果小云”或非四川果农所开 疑似广西实控人名下9家公司

11月12日,店铺服务电话仍显示为练先生手机号

练先生表示,这两天他苦不堪言。他告诉荔枝新闻,自己在事发的前一天早已签了手续将店铺转让给了“果小云”现在的负责人,是他们自己操作失误才导致如今的局面。

练先生说:“他们有错误,要维权都与我无关,可是怎么能还把我的电话留在店铺里面呢?”原来,事发之后,练先生的电话早已被打爆,打电话的都是不知情的人,有“羊毛党”,也有试图提醒店家的好心人,比如曹同学。

随后,荔枝新闻在天眼查证实了练先生所讲的这次转让,也找到了“果小云”的实际控制人赵某芳与覃某。经查,覃某名下的公司多达9家。

“果小云”或非四川果农所开 疑似广西实控人名下9家公司

北流市鑫果生态农业有限公司系“果小云”的注册公司,此前归练先生所有

这9家公司中,7家在广西,1家在广东,另有一家在南京,没有一家位于四川。而覃某在这些公司中分别担任法人、执行董事、监事等职,基本为实控者或实控者之一。

“果小云”或非四川果农所开 疑似广西实控人名下9家公司

天眼查信息显示,覃某名下的公司多达9家

“果小云”的店铺信息显示橙子产自成都,而记者下单后实际的发货地也在成都蒲县,那么两位实际控制人怎么会都在广西呢,又是不是农民呢?

11月11日,一位自称“果小云”负责人哥哥,可以全权代表“果小云”发声的人士向荔枝新闻就这一问题回应称:“我们当然是农村的,都是农村户口你要不要看?家里还有自留地。”

可是记者追问“农村户口与农民或者果农是否可以划等号”,“到底是四川农村还是广西农村”等问题,对方却拒绝再谈。

事后记者注意到,这位操着广西口音,自称“果小云”负责人哥哥的人与覃某共同出资开设了一家电子商务公司,两人电话归属与公司注册地均显示为广西玉林。

“果小云”或非四川果农所开 疑似广西实控人名下9家公司

被薅期间曾上架1500元天价橙?

“果小云”回应:不便透露

除了涉嫌抄袭别家店铺信息和事后伪装成四川果农卖惨,有知情人指出,“果小云”还涉嫌自己薅自己“羊毛”。

该知情人向荔枝新闻出示了两张店铺截图,显示“果小云”曾上架过1500元一份的天价橙子,而且还产生了订单。

“果小云”或非四川果农所开 疑似广西实控人名下9家公司

那么“果小云”是否曾有这样的举动?11月12日,荔枝新闻联系上“果小云”的负责人之一,对于这样一个问题,该负责人并未否认,而是在沉默之后回应:相关店铺信息不便透露。随后迅速挂断电话。

对此,我们不禁产生疑问,为何在11月1日出现将4500克错标成4500斤的错误后,店铺无视网友们的私信提醒,而将这个错误一直维持到11月3日?

若如“果小云”店铺回应所说,这段时间运营者不在场,且有不在场证据,那么1500元一份的天价水果是谁上线销售的?

“薅羊毛”事件发生以来,“果小云”吸引了众多目光,也接纳了无数善意。截至目前,店铺单份商品销量已经突破3万单,面对好心人的疑问,一句“店铺信息不便透露”似乎不是应有的态度。

如果确实是四川果农遭遇“薅羊毛”,或者就是普通商人,那么公众从来都不会吝啬向弱势群体散播善意;但如果果农身份系伪造,店铺信息系抄袭,还自己上架天价橙子购买,那么,公众的这份善意也绝不该被消费、被利用。

 

   顶一下    踩一下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


返回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