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笛复活记:听见八千年前的声音

投稿时间:2019-12-10  消息来源:新华社  提交者:水云访琴

 

骨笛复活记:听见八千年前的声音

贺小帅正在舞台上吹奏骨笛。受访者供图

(记者王丁、桂娟、双瑞)八千多年前,一只仙鹤死去,把尺骨留在原始人的聚落。聪慧的华夏先民给它钻上了孔,从此,人类世界响起丝竹声。

“骨笛音色明亮、朴拙,带着悠远神秘的气息。每次吹起它,都感觉心灵和祖先离得特别近。”33岁的贺小帅是中国为数不多的骨笛演奏者。他擅长笛、箫、埙等多种乐器,但手持骨笛时,心中总涌起别样的敬意。

贾湖骨笛,被认定为世界上最早的可吹奏乐器。河南博物院的展厅里,在莲鹤方壶等国之重器的映衬下,贾湖骨笛因小巧而显得低调,却丝毫未被掩盖光芒。八千多年岁月侵蚀下,笛身仍晶莹亮洁,上面整齐排列着七个小圆孔。

“贾湖骨笛的出土,将中国音乐史的起源提前到了8000多年前。”曾任贾湖遗址发掘领队的张居中说。

贾湖遗址位于河南省舞阳县北舞渡镇,距今约9000―7500年,是淮河流域已知年代最早的新石器文化遗存。贾湖骨笛刚出土时,专家们为测音,用它吹奏了一曲民歌《小白菜》,这是世人第一次听到如此远古的乐器声,骨笛的音阶结构、保存完整度都堪称奇迹,闻者无不动容。

骨笛复活记:听见八千年前的声音

河南博物院展出的一支骨笛。新华社记者李安摄

为追寻华夏正声,让今人在音乐中感受祖先的情感脉搏,贺小帅所在的河南博物院华夏古乐团,从十多年前就开启了骨笛的复原展示之路。

“我最早吹的笛子是树脂材质,后来是骨粉。”贺小帅2006年加入时,华夏古乐团的笛子均为仿制贾湖骨笛,外观、材质、音色都和真正的骨笛相去甚远,“很不甘心,我经常想,就没有真正的骨头吗?”

这个问题同样困扰着华夏古乐团团长霍锟,他心心念念想拥有一支真正意义上的骨笛。

“观众可能不太关注音律和演奏技巧,但能从骨笛所传递的讯号中,感受到强烈冲击和深深的自豪感。”霍锟说,高度还原贾湖骨笛面貌,让现代人听到远古的回响,显得很有价值。

然而,难度比想象的还要大。贾湖骨笛以仙鹤的尺骨为材料,对先民来说,这或许是唾手可得的寻常物件。但今天,丹顶鹤属于濒危物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用它的骨头几近奢望。

骨笛复活记:听见八千年前的声音

华夏古乐团演出现场。受访者供图

“即使找可替代的相似骨头,也是可遇而不可求。”霍锟回忆,这些年来他们想遍了奇招,辗转联系各地搞收藏的人,去饭店后厨翻找,连跟朋友去黄河边玩,目标都是禽类骨头。

直到2016年,一位制作藏族鹰笛的手艺人,给了古乐团几根骨头——来自草原上自然死亡的鹰或秃鹫。其中一根,形状大小都和贾湖骨笛接近。

寻找制作骨笛的师傅,又花了两年时间。最终,一位南京的笛箫制作师,答应试一试。此前,他从没做过骨头材质的乐器。

“制作过程只有三四个小时,准备工作却有十几年。”贺小帅全程参与了这次制作,尽管笛子仍有瑕疵,但音高、音色已十分接近出土的贾湖骨笛。当他迫不及待吹出即兴创作的旋律,快意油然而生。

除骨笛外,华夏古乐团还复原、复制了陶埙、编钟、箜篌等300余件套音乐文物。根据历代乐谱、文献和民间音乐遗产,编译、创作了100余首古风乐曲,为实现音乐考古舞台化展示提供了一种可能性。

骨笛复活记:听见八千年前的声音

华夏古乐团演出现场。受访者供图

“音乐文物首先是乐器,是形象的、声音的艺术,静态展示远远不够,古乐团本质是文物陈列的特殊形式。”华夏古乐团首任团长、原河南博物院陈列部主任李宏说,河南博物院的音乐文物丰富,构成了完整的中国音乐文化链条,最有条件“活化”。

从八千多年前的骨笛开始,五千年前的陶埙、四千年前龙山的特磬、三千前年夏王宫的铜铃,到两千多年前的两周钟鼓磬瑟、管箫琴笙,一千多年前的歌舞乐俑……一件件音乐文物相继苏醒,奏响了中华民族的心灵之声。

“谁调清管度新声,鹧鸪飞处舞春风”,2000年成立至今,华夏古乐团的演出浸润了无数国人的心灵,还走向美国、韩国、意大利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向世界传递中国文化的温润典雅、源远流长。

“我们乐团平均年龄30岁,一群年轻人热衷一项古老文化的传播,感觉很有希望。”霍锟说。

 

   顶一下    踩一下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


返回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