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时间:2019-03-13  消息来源:设计癖  提交者:水云访琴

   导语:电影《实习生》中,罗伯特·德尼罗饰演的本,在以‘高龄实习生’身份再次进入职场之前就是一家大公司的高管,无论是工作处事风格,还是个人用品的品味偏好上,都和其他职场小透明完全不一样。让人瞬间就有了‘总监和我’的既视感。(来源: 设计癖)

  作为职场小白的我,总是想要向那些大佬们靠拢,也是特别好奇总监们的桌面上到底有什么东西,让他们看起来逼格那么高。

  出于‘装大佬’的目的,我从各大网站上扒拉来了一些在我眼中很有‘总监风’的办公用具,如果你也觉得不错,咱们就组队YY吧!

  1、明明只是坐在桌前,怎么就到了意大利呢?

  Andrea Rekadlidis将意大利的五个著名地标建筑做成了工作的辅助工具,因为设计师本人非常厌恶那些‘无用’且‘媚俗’的旅游纪念品,而这种纪念品既有纪念意义,同样也有实用价值。

这个用来放置铅笔的笔架,取材于著名的米兰大教堂这个用来放置铅笔的笔架,取材于著名的米兰大教堂
这个笔筒的原型大家都知道,只不过这次不会有人用它做思想实验了这个笔筒的原型大家都知道,只不过这次不会有人用它做思想实验了
万神殿又怎样,还不是把‘笔屑’收了起来万神殿又怎样,还不是把‘笔屑’收了起来
曾经万众狂欢的斗兽场,现在不过是个收纳器具而已曾经万众狂欢的斗兽场,现在不过是个收纳器具而已
都灵国家电影博物馆,自带磁性……嗯,博物馆确实是有吸引力的啊都灵国家电影博物馆,自带磁性……嗯,博物馆确实是有吸引力的啊

  这些物件是抽取了原型最精炼的造型要点,因为Andrea同样希望人们能在看到这些工具时,稍稍动下脑筋,仔细回忆这里是自己去过的哪个地方。

  毕竟,回忆比风景更加美丽。

  购买渠道:Bozu官网

  2、‘先锋派’的精神继承者

  来自俄罗斯的两位设计师Nasya Kopteva和Sasha Braulov同样瞄准了自己国家的建筑,但是他们没有选择那些充满东正教风格的华丽建筑,而是选择了俄罗斯的一系列‘先锋派建筑’。

这个胶带收纳装置,取材于1930年的莫斯科圆形浴场这个胶带收纳装置,取材于1930年的莫斯科圆形浴场
这个磁性纸夹则取材于建于上世纪20年代Melnikov House这个磁性纸夹则取材于建于上世纪20年代Melnikov House
这把标尺的原型则是建于1928年的红旗纺织厂的烟囱这把标尺的原型则是建于1928年的红旗纺织厂的烟囱
原型为1935年的莫斯科Raysoviet大楼,然而我真的没想到着竟然是个放橡皮的物件原型为1935年的莫斯科Raysoviet大楼,然而我真的没想到着竟然是个放橡皮的物件
这个笔架和手机支架的组合,还原了1930年的莫斯科纺织学院公共住宅这个笔架和手机支架的组合,还原了1930年的莫斯科纺织学院公共住宅
这个便利贴收纳器,脱胎于Bakhmetevsky 公共巴士车库这个便利贴收纳器,脱胎于Bakhmetevsky 公共巴士车库
这个装有卷笔刀的名片盒则是以圣彼得堡通信工业工人文化宫为原型这个装有卷笔刀的名片盒则是以圣彼得堡通信工业工人文化宫为原型

  购买渠道:52factory官网

  3、它们带来了‘远古的呼唤’

  事实上被设计师当作灵感来源,并不只有意大利和俄罗斯,就连古希腊文明和玛雅文明也未能逃过设计师们的法眼。伦敦的设计师Klemens Schillinger就把这两个古文明的装置转换成了各种各样的桌面工具。

这两个明显是复刻古希腊的公民剧场……当年是公民集会所,现在是杂物收纳器这两个明显是复刻古希腊的公民剧场……当年是公民集会所,现在是杂物收纳器
玛雅金字塔又如何?还不是只能用来当书架玛雅金字塔又如何?还不是只能用来当书架

  真不知道古希腊人和玛雅人看到这些工具,脸上是什么表情。

  购买链接:Klemenss Chillinger的个人主页

  ……不过目前其实还未上架,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持续关注一下

  4、来自马德里的‘乌托邦’

  马德里的一家名为Mad Lab的工作室推出了一个名为‘Utopia(乌托邦)’的桌面收纳系列,包括三个收纳盒、两个托盘、一个水果碗,一个盘子。

  全系列的造型保持了一种似曾相识,却又无法确定来源的风格,可以说是很‘乌托邦’了。

  这样的建筑,不知为何,我总是会联想到矗立在耶路撒冷的阿克萨清真寺。

  托盘的样式很像西方用来集合军队的广场,然而这种形式的建筑在欧洲相当普遍;

  话说这套工具,也可以给小朋友做玩具,买上几套,让小朋友也提前学习一下城市规划。

  购买链接:Mad Lab官网

  ……不过貌似‘Utopia’系列还未上线,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持续关注

  5、你知道这些东西的确切用途吗?设计师本人都不知道

  一般来说,是‘功能决定外形’……也大概只有学生时代,才会出现本末倒置的问题。

  然而Bruno Schillinger的毕业设计作品‘Unidentified’则选择了相反的一条道路:具体的功能,来自于每个人对于产品外形的不同理解。

这个台阶到底该放啥呢?设计师:爱放啥放啥这个台阶到底该放啥呢?设计师:爱放啥放啥
这些东西这么用对吗?设计师:想咋用咋用这些东西这么用对吗?设计师:想咋用咋用
  这么胡乱放没问题吧?设计师:你的桌面你做主这么胡乱放没问题吧?设计师:你的桌面你做主

  与其说Bruno做的是设计,不如说这是一次‘验证’。Bruno对于自己的作品是如此解释的:人们对于物体的滥用是确实存在的,然而刚好符合自己需求的物件,人们却又能发挥出百分之二百的创造能力。

  购买链接:Leibai官网

  目前倒是挂上了,但是似乎没有明码标价

  6、自由自在的办公室

  Visibility是一家位于纽约的工业设计工作室。这家工作室设计的多项产品具有一种十分特殊的气质:自由,甚至自由的不像是能在办公室用的物件。

  比如说之前展示的那一捆……原来这竟然是瑜伽器材……随时随地瑜伽放松,真大佬风范。

  这些棱柱,我本来以为是橡皮擦,结果没有想到是除臭剂……果然我过的是有多么糙啊。

  这个手机支架倒是真的很不错,并且斜面还特意抛了光……喜欢照镜子的朋友们可以体验一下金属镜子是怎样的体验了。

有灵性的烟灰缸有灵性的烟灰缸
有灵性的水镇纸有灵性的水镇纸

  购买链接:Visibility官网

  7、跟我一起念‘混(jin)凝(yu)土(xi)’

  当年还是大学生的时候,我就莫名地偏爱混凝土这种材料……虽然到底自己也没能在自己的设计当中应用这种材料,但是这不妨碍我对混凝土材料的向往。

  而Umn Design(这似乎是一家中国工作室)则做出了一组混凝土文具,在‘禁欲’的气质之中,居然还能感受到一丝中国风味混入其中,实在是妙啊。

不仅是书架,也是笔架不仅是书架,也是笔架
砚台也好,收纳也罢,光是精妙的接合我就能看好久砚台也好,收纳也罢,光是精妙的接合我就能看好久
其实笔筒还好说,上面那个确定有人拿得动?其实笔筒还好说,上面那个确定有人拿得动?

  购买链接:东西

  8、手绘正十七边形?我手切正十七边形

  做模型是设计专业的特色,不可不品尝啊。然而自己的精心设计的线条,真的不一定能够确实的做出来:建模打印?谁的钱是大风刮来的?自己动手,可怎么能裁切准确呢?

  Shih-Yen Lo就设计了一套纯手动的切割工具:包括多种切割、测量、固定……全部一条龙服务。

  只要你像高斯一样精通尺规作图,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你做不出来的形状!

  购买链接:该项目属于作者的毕业设计作品,目前没有找到购买信息

  不过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关注‘The Perfect Cut’这个项目,说不定哪天就上架了

  9、硬币?尺子!

  无论作图也好,测量实物也罢,尺子是设计从业者们不可缺少的工具。可平心而论,有几个人是真的能天天背着卷尺和巨大的三角板呢?于是就出现了这种别致的微缩尺子——Rollbe

  Rollbe只有硬币大小,你完全可以把它和钥匙放在一起。

  并且只要你的手比较稳,一般Rollbe也不会跑偏。

  并且Rollbe还有一个非常细节的设计:每当它完整地转过一圈之后,会发出‘咔哒’一声。也就是说,你只需要记住它转过几圈,以及最初和最后的刻度就可以了。

  购买链接:Kickstarter, Gearhungry, Dudeiwantthat

  10、如何画出有逼格的钢笔图纸?

  钢笔,很多人喜欢;三棱尺,很多人必须要携带,于是就有了Ensso这样一枝独特的钢笔。

  有这样一支钢笔在手,就能画出精确又有逼格的钢笔图纸了。

 (虽说图纸的逼格和用什么笔画并没有关系)

   顶一下    踩一下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


返回
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