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岁男孩为父报仇辍学追凶17年,质疑案件材料被销毁

投稿时间:2020-09-19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古姿女郎

  目睹父亲被杀的一幕,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场坝镇 9岁男孩向明钱终生难忘。更令其难忘的是,凶手杀人逃亡后,踪迹难觅。为给父亲讨回公道,向明钱早早辍学,和母亲一起踏上为父寻凶之路。

追凶 17 年,终于在一次千里奔波之后,花费 8万元觅得凶手影踪,报警将其缉拿归案。凶手虽被判刑,但当年的同案伤人者,因未被采取任何措施,而导致过了追诉时效期而不予起诉。当年的案卷,也疑似被人为毁灭。

目前,镇雄县政府作出回应,将安排县委政法委牵头组织纪监委等相关部门开展案件核查。若该案件中有违纪违法问题,将依纪依法严肃处理,调查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9 岁男孩目睹父亲被杀,父亲 很冷很饿 的最后遗言让其泪奔

2000 年 8 月 27 日中午,9岁的向明钱在镇雄县场坝镇老街旁的一条水沟内,和邻居张某明的儿子张军(化名)一起玩耍。两小孩玩闹产生矛盾,当场发生吵骂,两家的大人也卷入其中。

向明钱的姐姐向明香在争吵中被打得淤青,背上刚满月的孩子也被打落在地。但两家人最终被众人劝开,各自回家。

当晚 20 时左右,向明钱的父亲向文志准备吃晚饭时,姐姐向明香急匆匆地跑过来说,其丈夫王建祥去了张家讨说法。

向文志一听便放下碗,拿起手电筒,披上外套也往张家赶去。向明钱和母亲郑明秀也跟了去。

向文志走进张家,进屋不到两分钟,便跟张家人争吵起来。

随后,向明钱看到,张家屋内电灯泡被人打掉,屋内瞬间黑了下来。在屋内的姐夫退了出来,到处找工具时,张家大儿子张某明便拿着砍刀冲了出来,朝其背上猛砍了几刀。

然后,有人向外扔凳子,砸中了母亲郑明秀的头部和面部;紧跟着,提着刀的张某奇冲出来杀向母亲郑明秀。郑明秀下意识地躲了一下,避过了刀锋,张某奇没有回砍,匆匆向外跑去。

张某奇冲出来时,向明钱看到父亲已经倒在了地上,头枕着门槛,做出向外逃跑的模样,但似乎已经没了力气。同时,他看见有几个人在拉他父亲的脚,似乎不让他向外逃。



(被害者向文志生前照片 来源:猛犸新闻 东方今报)

随后,张家屋内其余的人都跑了。向明钱的母亲郑明秀便找到手电筒,和其姐夫王建祥进入屋内,看到父亲向文志躺在门角里哼哼。姐夫王建祥便背起父亲,在闻讯赶来的邻居们的帮助下,往医院里送。

刚走到院子里时,父亲便说想见上向明钱的姥姥一面,但因其姥姥年纪大了,且住得较远,没有办法惊动她,便没有满足他的愿望。

向明钱还听到,父亲连说了几声 很饿,很冷 。这是他说的最后的遗言,瞬间让向明钱泪奔。

从张家到镇卫生院,不到一公里的距离,常人行走只需 10分钟。但父亲并没有坚持下来。到医院时,医生用听诊器听了下心脏,发现已经感觉不到心跳。要输的液还没扎上,父亲便已经死了。



(事发现场已盖起高楼 来源:猛犸新闻 东方今报)

为追凶而辍学,放言 只管开口 征集凶犯藏身线索

一家人塌了天。母亲六神无主,能指望的姐夫伤势严重,姐姐和哥哥指望不上,向明钱更不用说。

好在,闻讯赶来的堂哥到镇上派出所报了案,但当晚警方并未出现在事发现场。

第二天一大早,向明钱便跟随母亲和姐夫去了派出所,不知道什么原因,姐夫被命令跪下;后来,派出所工作人员去了现场,随后又传唤张家人到派出所进行询问,但未对任何人采取任何措施。

法医随后赶到,在卫生院外的马路边,对向明钱的父亲进行了尸检。

杀人凶手张某奇跑了,案件没有任何进展。派出所的民警拿了 1000 元钱,说是资助向家办理后事,并告诫不准告了。

父亲就这样被下葬了,向明钱一下子感觉心里空落落的,那个最亲的人远去了。他看着母亲给父亲换衣服,换下的衣服被收藏起来。上面 18个被利器扎透的口子,无言地述说着父亲当日所受的创伤。17 年后,这些衣服成为警方重新立案的证据,被移交给警方。



(向明钱父亲向文志被砍杀时所穿衣服上的创口 来源:猛犸新闻 东方今报)

向明钱无忧无虑的生活戛然而止。此前,父亲在世时,家里摆着地摊,每年收入好几千,父亲还被镇粮管所聘请去,组织收缴公粮。向家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但父亲被杀后,地摊不摆了,家里收入一落千丈。十几岁的哥哥,偷偷跑出去给人扛面袋,每天能挣七八块钱。他会把挣来的钱偷偷给向明钱分一半。

向明钱决定辍学,回家帮助母亲。辍学那年,他才刚刚 10 岁。

这个 10 岁的男孩,似乎那时已经明白,为父寻凶的重担,就该由他承担。

在他的意识里,母亲要照顾一家的吃喝拉撒,没有太多时间去寻凶;哥哥天生老实腼腆,连跟女生坐得太近都不敢,更别指望去外边寻找凶手。而只有9 岁的他,在父亲被杀的次日,就开始跟着母亲、姐夫到派出所交涉。

为了方便寻凶,父亲去世三年后,向明钱一家便搬离了场坝镇,去了县城。

离开镇子时,这个 10 多岁的孩子对外放言:这一辈子,一定要找到杀父凶手,只要有人提供凶手躲藏之处的线索,找到凶手之后,在我能够承受范围内,他只管开口。

花费 8 万千里追凶,在小树林里埋伏三昼夜,终于又等到凶犯现身

放言之下,颇有效果。线索源源不断传来,向明钱和他的母亲,便走上了不断核实信息之路。年龄稍长,他便独自踏上为父寻凶之路。

从 2000 年开始,向明钱一追就是 17 年,途中经历了无数次失败。

直至 2017 年,线索提供人说确定张某奇在福建省南安市省新镇,他也愿意跟着向家一起去寻凶。

知情人说,张某奇一直在该镇的一个餐具加工厂做工。但到了该厂,发现其因消防不合格,早关了门。

线索中断,但向明钱毫不气馁,判断张某奇就在这一带,不断地寻找。

最后,向明钱发现一个没有名字的工厂,也生产餐具。但奇怪的是,这个工厂两天之内并没有人出入。

向明钱等人便绕到该厂大门口。在该厂门口,有几棵树木,树上挂有画眉鸟。而在厂门口的对面,则是一片小树林。向明钱等四人就埋伏在小树林里,日夜盯守着。

等埋伏到第三天,张某奇终于出现了。事后了解到,他喜欢画眉鸟,空闲时间便到山上捉画眉鸟,捉来便自己养着。厂子门口的画眉鸟就是他养的。

向明钱最近去该厂取证时才了解到,张某奇的大嫂一直在该厂工作。张某奇杀人后,便前来投奔大嫂,由其大嫂介绍进入该厂。他在这里改了名字,叫邵亮;一年多后,又由其大嫂从老家带来一个女的,跟他结了婚,并生了孩子。

向明钱说,此次为了找到张某奇,他一共花了 8 万多元。除了在南安租车、吃住之外,给了知情人了 6 万元的报酬,临走又给其 5000元的飞机票钱。

但这 8 万元钱,得之十分不易。3 万元是从信用社贷款贷来的,1万多元是从信用卡里取出来的,其余的则是从亲友处借来和自己积攒的。

但他觉得值。追凶 17 年零 4 天,从 9 岁追到了 26 岁,终于可以让父亲瞑目了。

我今年已经 29 岁了,女朋友也谈了好几年了,但因为没有钱,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结婚。 他说。



(寻凶 17 年,向明钱从 9 岁男孩变成了将近而立之年的成年人 来源:猛犸新闻 东方今报)

凶手因有 坦白情节 等原因,被判无期徒刑

看到了张某奇,向明钱连忙给镇雄县警方联系,对方让他等待,表示会马上派人去抓捕。向明钱怕夜长梦多,就跟南安县当地警方联系。但当地警方通过公安系统查询此人,却查无其人。

而且最诡异的是,张某奇的户口已被注销了。

向明钱向老家派出所询问为何要注销张某奇的户口,当地警方回应说,这是省里的政策,会定期对没有音信的人统一注销,而张某奇就是 2015年那一批注销的。

但作为一个有案底的杀人犯,怎么会说注销就注销呢?

向明钱推断,镇雄警方肯定没有立案,也没有进行网上通缉。如果立案的话,肯定不会注销其户口。

没有办法,为了尽快抓到张某奇,向明钱当天便将其获得的张某奇的照片传给镇雄警方,镇雄警方连夜给张某奇进行了网上通缉;被网上通缉之后,南安警方用了不到10 分钟的时间便将张某奇抓获归案。

随后,张某奇受到了相应的法律制裁。

根据向明钱提供的 2018 年 10 月 10日云南省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显示,张某奇构成故意杀人罪,但其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具有坦白情节;其家人赔偿了被害人亲属一定经济损失,对张某奇可从轻处罚。

最终,该院判决张某奇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刑事判决书 来源:猛犸新闻 东方今报)

向明钱认为,行凶者并非张某奇一人,张家在场的另外 4 人都难脱干系。因为父亲身体很好,张某奇一个人不可能在短短时间内重创父亲 18处伤口。而且,这些伤口分布在心脏、脖子、小腿、小肚子、手上等各个部位。

但由于事发当晚警方并未到达现场勘查,事后也没有提取作案凶器,向明钱无法确证其推测是否正确。但他认为,当晚杀死其父亲的人,肯定并不止张某奇一人。

向明钱在福建南安追查到张某奇时从南安警方处获悉,张某奇在外逃期间一直使用其兄张某武的二代身份证,且实用时间长达 10 年之久。

在张某奇外逃期间,张某武分别于 2006 年 9 月 24 日和 2017 年 7 月 18 日分两次办理了两张二代身份证。

向明钱认为,其中一张必定是张某武为张某奇办理的。因而,他要求追究张某武的包庇罪。

此外,张某奇大嫂在其逃亡到南安时收留他,并为其介绍工作、爱人等,也应追究其包庇罪。但当其将此要求向警方提出后,对方回复他应该由福建警方处理,云南警方无此权限。

对致人轻伤者警方 17 年未采取措施,超过诉讼时效检方不予起诉

向明钱说,张某奇被押回镇雄县一个多月后,其兄张某明也被警方抓捕归案。案发时,张某明将向明钱的姐夫王建祥背部砍伤,经法医鉴定为轻伤二级,但警方一直并未对其采取任何措施。

昭通市人民检察院 2020 年 8 月 31日出具的《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认为,犯罪嫌疑人张某明与受害人王健祥在扭打过程中,用菜刀砍伤王建祥背部致其轻伤,该行为触犯第 234条第一款之规定,构成故意伤害罪。

但根据《刑法》第八十七条与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其故意伤害致人轻伤的最高刑期为有期徒刑 3 年,追诉期限应为 5 年,故案发17 年后已过追诉期限。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十六条第(二)项规定,犯罪已过追诉时效期限的不追究刑事责任,检察院应当作出不起诉决定。



(张某明不起诉决定书 来源:猛犸新闻 东方今报)

案件卷宗疑似被人为毁灭?

在申诉中,向明钱等人提出,对于张某奇、张某明等人事前合谋共同实施故意杀人犯罪,镇雄县公安局场坝镇派出所时任所长陈三强、副所长吉永青将张某明等参与杀人案人员叫到派出所询问后,对这一故意杀人命案没有做出任何处理,没有对逃犯及共同杀人犯进行抓捕和网上通缉。

《决定书》对此认为,没有证据证明案发后不间断的上访信访。申诉人提出张某奇、张某明等人事前合谋共同实施共同杀人犯罪,在案卷宗没有证据证明,故而维持了不起诉决定。

向明钱说,问题的关键在于,整个案卷的部分卷宗被人为毁掉了。

他说,在整个案卷卷宗中,没有其姐夫和母亲的卷宗,而其父亲的卷宗也只有一小部分,很多都是警方后来重新做的材料。镇雄县公安局相关办案人员以及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曾经告诉过他,说卷宗都是后来做的。

随后,向明钱的律师拷了卷宗之后也说,整个卷宗被人为毁掉了。如果卷宗在的话就会全部在,不在的话会全部不在,不可能只有一小部分在,且还是不重要的部分在。

向明钱说,因某种原因,其未获得案件的相关卷宗,他只是从律师处看到了一小部分。他说,他是 2018年才得到通知去签订《立案告知书》的;而之前的 2017 年 9 月 8日,公安部门通知他去在父亲的司法《鉴定意见通知书》上签字。

他们既没有开棺验尸,也没有让家属现场监督,结果不知道是怎么鉴定的?

向明钱清楚地记得,父亲被杀后的第二天,法医曾在医院门前的马路边给其父亲做过司法鉴定。这次重新做司法鉴定,以及签订立案告知书,是否意味着之前的案卷已经被人为毁灭,还是之前就根本没有立案?



(刑事侦查卷宗 来源:网络)

镇雄县公安局场坝镇派出所时任所长陈三强说,向文志被杀案当时肯定是立案了,对于 2018年警方又重新让签订《立案告知书》的情况,他并不清楚。

对于当时为何并未对砍伤人的张某明采取措施,是因为按照当时的法律,主犯跑了没抓到,很多事实不能确定,只有抓到主犯后才能进行处理。

对于案卷是否遭到人为毁坏的情况,具体要问后来的承办人,看他们有没有找到相关的材料,他们应该知道。

至于当时的案卷是存放在派出所,还是移交给了上级部门,因为时间太长了,他已经记不清楚了。作为时任派出所所长,后来因为这个事情,他接受过县公安局和县纪检委的调查,并受到了县纪检委的处分。

镇雄县公安局纪检委的卢永忠向记者证实,其确曾接到过向明钱等人对陈三强等人的多次举报,他们和县纪检委也进行过相应的调查,陈三强在去年也确实受到了县纪检委很严重的处分,这对其影响很大。

9 月 18日镇雄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情况通报,称镇雄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该案,已经第一时间安排县委政法委牵头组织纪监委等相关部门开展案件核查,调查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ysA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