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中国的“老朋友”还是未来敌人?

投稿时间:2020-09-23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古姿女郎


2011年,时任美国副总统的小约瑟夫拜登与习近平及其翻译在成都郊区。PETER PARKS/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特朗普总统已把中美关系带到了多年来的最低点,但从利于中国的角度看,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Jr.)可能会成为他们更艰难、更复杂的挑战。

中国的分析人士认为,拜登将在对抗中国的全球议程上寻求一个更加一以贯之的战略,从而给中国造成比特朗普更大的损失。

拜登已经誓言,若当选,他将在气候变化以及中国镇压少数民族及香港的问题上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对于中国领导人来说,他是更有可能恢复与美国盟友的牢固关系,并动员其他国家更有效地向中国施压的一位候选人。

“拜登会让强硬路线更有效,”北京的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成晓河说。“他可能采取更精密的、多方协调的战术来对付中国。”

特朗普再一次让中国成为其竞选的主要元素,他多次声称在涉及北京方面的事务上,自己是两位候选人中较为强硬的那个。他已经发起了一场针对中国耗资巨大的贸易战、将矛头对准该国不断崛起的科技行业,并且多次将新冠病毒的传播归咎于中国。

他还疏远了欧洲和亚洲的领导人,并且表现出否决自己所宣称的安全顾虑、达成能够帮助能美国公司交易的意愿,就像他似乎已允许TikTok继续在美国运营时做的那样。

实际上,在中国的鹰派阵营中,有些人认为特朗普“美国第一”的总统任期总体上有利于中国,因为他削弱了美国的全球领导力。一个流传了好几个月的流行米姆嘲笑他是“川建国”,这一具有革命色彩的双关名字暗示,特朗普在恢复中国伟大荣光(而不是美国)方面做得更多。

在公开场合,中国官员没有偏向任何一方,也没有对两名总统候选人的竞选前景发表评论。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和其他官员也否认了北京试图影响或以其他方式干预总统大选的说法。

那些官员中的许多人已经改变了看法,认为无论谁获胜,中国都很可能在美国面临更严酷的政治环境。分析人士称,北京的领导层如今明白,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希望采取更多行动限制中国,为习近平扩大中国经济和军事影响力的努力带来挑战。


去年在日本大阪举行的20国集团会议上的特朗普总统。作为一名领导人,特朗普更感兴趣的是达成贸易协议,而不是在侵犯人权问题上与中国对抗。ERINSCHAFF/THE NEW YORK TIMES

拜登对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国领导人并不陌生。作为一名参议员,他在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时扮演重要角色——特朗普多次利用这一点攻击他。

中国领导层对拜登的看法,很大程度上来自他们与奥巴马政府打交道的经历,在习近平的前任胡锦涛执政期间,两国关系也一度紧张。当时的争议集中在网络间谍活动和中国在南海的军备上。

尽管如此,奥巴马还是希望在其他方面取得进展,包括应对气候变化和遏制朝鲜和伊朗的核野心。他让副总统拜登负责与当时的中国候任领导人习近平建立关系。

在2013年访问中国期间,拜登曾与习近平合作,以缓和军事紧张局势,并警告后者不要驱逐美国的驻华记者。习近平站在北京的人民大会堂,称拜登是“我的老朋友”。

作为总统候选人,拜登的措辞发生了巨大变化,与近年来两党情绪的整体转变步调一致,誓要“对中国强硬起来”。上周,他将中国称为“严峻的竞争者”,尽管没有称之为“对手”——他曾用这一字眼来形容俄罗斯。

在今年2月的一场民主党辩论中,拜登表示,在担任副总统期间,他与习近平相处的时间比当时任何世界领导人都多,如果能当选,他也了解自己将要面对的是怎样一个人。

“这个人骨子里没有——哪怕是一点点——民主精神,”拜登在那场辩论上说。“这家伙就是个流氓。”

中国官员已经习惯了美国在大选期间对中国的抨击。“在当前氛围下,谁对中国软弱谁就会丢分,”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韦宗友说。

然而,北京担心拜登的措辞不只是虚张声势,如果他真的当选,可能会在人权问题上比特朗普更有力地惩罚中国,尽管特朗普政府近期已对一批中国官员及公司实施制裁。拜登已经谴责中国对穆斯林维吾尔人的镇压是种族灭绝行为,并誓要与流亡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会面。

据特朗普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Bolton)的描述,很少对人权问题表态的特朗普曾在一次与习近平的私人会面中,表达过对北京对新疆穆斯林镇压的支持。总统至今未见过达赖喇嘛。

拜登承诺要制定新的贸易协定,以抗衡中国在亚洲和其他地区的经济影响力,北京的一些专家对此感到担忧。他们还担心他可能会在全球范围内更加捍卫民主价值观,从而孤立或限制北京。

“我不会幻想拜登会更好,”北京的人民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时殷弘说。他还表示,拜登可能会感到压力,要求他对中国采取更强势的行动,从而增加发生军事对抗的风险,这是特朗普一直反对的。


7月,香港的一场抗议活动。北京的一些官员和专家担心,拜登可能会在全球捍卫民主价值观,这可能会孤立中国。LAM YIK FEI FORTHE NEW YORK TIMES

在北京看来,由于特朗普的交易性策略,他在某种程度上是有利于中国的,尽管自新冠疫情后两国关系急剧恶化。

中共还从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出现的混乱和分裂的形象中获益。这使得宣传机构得以强调中国的威权体制在遏制新冠疫情上的优势。

“在中共党内看来,特朗普就是民主制度有多坏的活广告,”至今仍与中国官员保持密切联系的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KevinRudd)说。

陆克文称,在维护美国在亚洲和其他地区的同盟方面,中国领导人将特朗普视为“真正的消极力量”。

据博尔顿称曾请求习近平帮他竞选的特朗普,如今声称由于他在贸易和科技问题上向中国的施压,北京希望他失败。

美国国家反谍报与安全中心(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Center)主任威廉·R·埃瓦尼纳(William R.Evanina)在上个月的一份评估中呼应了他的说法,指出北京对特朗普政府处理冠状病毒大流行和美国关闭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的批评日益增多。他及其他政府官员没有给出任何中共官员利用社交媒体及其他方式支持拜登的证据。3kH蔷薇网

周二,Facebook宣布,它发现了一些来自中国的规模不大的行动,旨在同时帮助和损害特朗普的竞选连任机会。但该公司没有将这些行动归于北京政府。

一些中国专家表示,希望拜登当选后可以寻求一种更传统的外交模式,争取与北京在气候变化或公共卫生等问题上达成共识。

长期以来,中国领导人都在推动这种合作方式,但美国两党官员都对多年来看似无果的讨论愈发感到失望。

“所以如果拜登上台的话,虽然在一些问题上,中美之间还会保持冲突和矛盾,但是合作的那一面会增加,双方在很多问题上是有着共同利益的,”曾担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的教授贾庆国说。

在中国受到严格管制的政治讨论中,“两边都是麻烦”的观点在网上流行,看不出哪一方得到更多支持。民族主义者经常抨击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不过中国政府已经缓和了部分愤怒情绪,并在与美国的紧张关系严重恶化之际多次呼吁进行对话。


中国领导层对拜登的看法很大程度上是通过他们在奥巴马政府的经历来判断的。ERIN SCHAFF/THE NEW YORKTIMES

无论谁在11月的大选中获胜,中国领导人似乎已经意识到,对北京议程的反对已经在美国的政治光谱中蔓延开来。

如果拜登赢得大选,他可能会发现,撤销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的许多行动颇具难度,北京只会面临与今天一样的大量争端。

“整个大环境都对中国很苛刻,甚至是不友好——每个人都能清楚地看到,”复旦大学的韦宗友说。“中美关系不会回到过去了。”3kH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