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十余年前的“浙江鬼村”案:多位村民离奇死亡

投稿时间:2020-09-28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古姿女郎

虽然《论语·述而》曾记载“子不语怪力乱神”,但在几千年来,不论处于什么阶级的人,其实都对鬼神敬畏有加。在古代,人们普遍相信人的灵魂由魂和魄组成,阳气的魂和阴气的魄有机结合从而形成了灵魂。人死之后,神魂灵气上达于天,精魄形骸下归于地,便产生了一种“永生不死”的鬼魂。

新中国成立后,封建迷信已经被彻底破除,再加上随着科学技术不断进步、民众受教育程度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人们都不再相信世上有鬼魂。然而,仍然有着一部分人笃信鬼魂的存在,毕竟“子不语怪力乱神”的孔子,其本意也只是说不要去谈论与鬼神相关的事情,而并非说鬼神就不存在。


▲《孔子圣迹图》(局部)

  在中国的思想文化史上,儒道墨三家对鬼魂有着比较独特且不同的见解。儒家认为君子当正道在心,对于鬼神要敬而远之;道家认为天地万物都是一气之转变,气聚而生,气散而死;墨家则认为鬼神可以成为政教之有力工具,非仅仅是纯粹的信仰而已。尽管“鬼魂”在各个宗教之中的说法都有出入,但“鬼魂”之说在民间倒是大同小异,一般都是负面的形象,常常谋财害命等,比如当年曾经名噪一时的温州“鬼村案”。

  01

  温州市永嘉县溪下乡罗垟村,四面环山,风景如画,但由于地处偏僻,交通闭塞,几乎与世隔绝,被旅游者誉为“世外桃源”。因为村里的地势较高,田地不是很好耕种,罗垟村的很多青壮都选择下山务工,勤劳的村民世代生活在这座美丽的山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确实有几分晋代诗人陶渊明笔下“桃花源”的味道。该村原有人口近500人,但从2002年至2008年已离奇死亡76人,这座安宁的村子突然蒙上了一层阴霾昔日美丽的山村有了“鬼村”的称呼。

  说起“鬼村”的来由,村民认为主要是因为两点,一是7年间村里已经有76名村民离奇死亡,二是2006年连续两场大火烧毁村里近半房屋。这个近500人的山村,从2000年以来平均每年死亡十多人,而附近同等规模的山村每年也就死亡三五个人。几乎月月有丧事。


▲游客拍摄的罗垟古村

  之所以说是离奇死亡,是因为死者往往生前身体健康,并没有明显的重疾急症,而且死亡来得非常突然,过程也非常之快,从发作到咽气快则几分钟,慢则半小时不到。鲜活的人命,就这样飞速地消失。罗垟村村民的记忆里,村民接连暴毙开始于2000年,近几年传言愈传愈广。几年来,村民死亡方式愈加离奇,2006年5月,57岁的麻国招晚上去邻家看电视,在路上跌了一跤,回家后不到一小时就发病不能说话,很快死亡。2006年死亡的麻青苗年近70岁,当天他为另一死者送殡,晚上在死者家里吃饭,回家后大叫一声跌倒身亡,死前还吐了一堆东西。2006年8月,70多岁的麻品山晚上打了半宿麻将,第二天也是突然死亡。69岁的麻志旺烤火的时候,突然坐在地上抽筋、口吐白沫,40多分钟后就死亡……

  02

  “罗垟村是鬼村”的流言于2003年左右开始在有着“永嘉西藏”之称的溪下乡中传播,乡里许多村民都纷纷对罗垟村的人敬而远之。而在罗垟村中,“鬼怪”、“瘟疫”、“山神”等各种各样邪门的说法也流传开来。


▲农村丧事场景

  2004年,罗垟村里共有18人去世。村民们已经忘了第一个去世的人是谁,心里只剩下无尽的恐惧,他们害怕再继续待下去,说不定哪天就被村里的“鬼魂”害死了。于是,许多年轻力壮的和有条件的村民,都开始借着“外出务工”的理由逃离村子,而那些不得已留下来的村民终日都生活在“鬼村”的阴影之下。

  从2000年到2006年,常住人口不足500人的罗垟村内一共有76人死亡,接近总人口的五分之一。与此同时,罗垟村村民的非自然死亡也就引起了当地警方的注意,但由于该村地处大山深处,交通十分不便,而且恐慌的罗垟村村民并不配合警方调查,导致案件一直没有进展。

  当记者初次到村中采访时,走遍偌大的村子,居然见不到什么人。村干部一声叹息:“男人们都出去打工了,村里只剩一些老弱妇孺……再加上那怪事(指传言),死的死,逃的逃……”

  当年记者采访村民麻付满时,他说自己是住在村里的成年人中最年轻的了。他在村里开了间小店养家糊口。记者发现小店里摆设着一个醒目的药品专柜。麻付满说,他曾到仙居县一家诊所学过两个月,回到罗垟后,继续自学医术。村民凡有个头痛脑热,都找他这个村里唯一的“医生”,把把脉、开点药什么的。“遇到一些常见的小病倒是可以应付,而近两年,村里的老人接二连三地去世,我根本无能为力,唉……”麻付满说。因为他是村里唯一懂点医术的人,每次村民发病时都会请他出诊。“这几年,村里接连死了很多人,有两夫妻前后不到一个月相继去世的,有兄弟俩突然猝死的,还有刚出生的两名婴儿先后无故夭折的……如果说心里一点不害怕那是假话。其实,我也想离开这里到外地谋生,但是村里人对我很好,不忍心一走了之,要不然到时候村民得了一些小病都没人帮忙医治。”


▲农村出殡场景

  由于一直没有找到有效的“破解之法”,一时间村里谣言四起,人心惶惶。流传最广的一种说法就是以前村民为了建房子,到后山的“打石仓”采石料,有一天,村民正在采石时,发现有鲜血从石缝里渗出,村里的老人认为这是挖断了龙脉,于是一些人便将村民死亡的原因归咎于此,“龙脉断了,上天要惩罚我们……”

  很多不明真相的人都不愿来罗垟村走亲戚,不少村民纷纷搬离该村。

  记者走访调查了一部分村民。村民麻国招的女儿先后生下两名婴儿都不幸夭折,村民对此议论纷纷。麻国招的妻子告诉记者,当时发现孩子生病,立即抱着孩子想送出山治疗,可是发现得太迟了,加上路途遥远,走到半路孩子就不行了,“两个孩子都是因为生病来不及医治才夭折的。”麻国招妻子说。而前年9月,村里传说她的丈夫麻国招摔了一跤后,莫名其妙地死了。据称,麻国招去世前咳嗽得很厉害,家人以为他感冒了,就没有理会,“我们山里的农民,如果觉得身体不舒服,下地干活出身汗也就好了,没有那么娇气,谁会想到感冒也能要人命。”追寻这些传言的源头,记者发现传言明显比事实夸张。

  这一期间,当地卫生部门也多次前来实地调查,按照浙江省首席流行病学专家莫世华的观点,他对3年来的死者情况等都进行了调查,甚至对村民吃的鸡蛋和村民们怀疑的石场石料都进行了毒性和放射性强度的检测。调查组专家初步确定以往死者死因不是传染性疾病,没有共同的食物史,也没有共同的临床表现等,可以判断无共同致死原因(如自然疫源性疾病、食物中毒或其他传染病等)。最终他得出的结论是由于交通不便,村民去世的直接原因是缺医少药且积劳成疾,只要解决了“缺医少药”就可以解决村民的“暴毙”。根据调查组对2002年至2004年9月死亡人员的分析,大部分死者为60岁以上的老年人,在人数上无特别意义,可以归纳为自然的“病老残死”规律。莫世华当时表示,有些村民称死者临床表现有中毒死亡迹象。但因调查组只是回顾性调查,村民们都是间接转述,少有亲眼所见,死者死亡时无医务人员在场,因此对死亡原因推断与事实可能会存在偏移。至此,连续不断的村民暴毙似乎得到了解释,然而直到夏天,罗垟村发生了两起大火,所谓“鬼村案”的真相才浮出水面。

  03

  罗垟村的第一场无名大火烧毁了村里的25幢古宅,经过调查,警方认为这是电线老化导致的房屋失火,但这场大火无疑让村民们更加恐惧,他们总觉得这场莫名其妙的大火,更加印证了他们内心的判断,那就是“村里有鬼作怪”。时隔一个多月,村里又发生了第二场大火,这一次有60幢古宅被焚毁,并且还烧出了一直藏在村子里的那只“鬼魂”。


▲农村香纸铺内景

  警方继卫生部门之后对山村2006年的两次火灾展开调查。2007年9月初传来惊人消息,永嘉县公安局对外公布称侦破“7·31”溪下乡罗垟村特大纵火案,“经过大量的调查走访,发现这是一起人为的纵火案件,并锁定该村村民麻付满有重大作案嫌疑,经公安机关审查,麻付满交代了纵火事实。”

  警方的调查结果一度让村子暂时安定下来,然而时年9月9日大批警察到村子对7具死尸开棺验尸又成为爆炸性新闻,“都说麻付满投毒杀了30多人!”

  7具埋在山坡上的尸体被挖出来,这些人都是暴毙而亡。村民们说,7名被验尸的死者除了麻品山,还有麻万千、麻培杰、麻天国、麻云池、麻云河、麻西朋,与麻付满亲戚关系较远。

  随着麻付满交代了纵火事实,大批警察到村里对7具“暴毙”的死尸开棺验尸,调查死亡原因。村民开始回想近年来发生的几次暴毙事件,结果发现,每一次死亡现场,都有一个共同身影——麻付满。27岁的麻天国死前,麻付满正好去他家办事;67岁的麻培杰在串门回家的路上,人突然不行了,发现他出事的人也是麻付满……

  6年来死亡76人,其中很多人属于非自然死亡。不过,无冤无仇的,麻付满杀人动机何来?2008年4月11日,永嘉重大投毒放火案在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麻付满投毒害死他人,放火和失火烧毁村办公楼、民房90余间,并要求以故意杀人罪、放火罪、失火罪予以严惩。

  据检察机关指控,麻付满因同村村民过世后家属会到其店里购买物品而产生投毒杀人来赚钱的念头。从2003年至2006年间,麻付满乘为同村村民配药等机会,将“三步跳”(经鉴定为剧毒氰化物)投放在他人开水或食物之中,致村民毒发身亡。2006年7月31日傍晚,麻付满因与麻甲(化名)生意竞争而产生矛盾,后在麻甲家附近麻乙(化名)的房前找到一堆柴火将其点燃后离开,当晚引发的大火烧毁村委会办公室及民房共61间,经济损失99万元。2006年6月7日晚,麻付满在村民麻丙(化名)家附近,点燃杂草准备烧成草灰给南瓜施肥,不久点燃的杂草引发大火,烧毁麻丙等人的房屋共30余间,经济损失50万元。


▲如今的罗垟村

  2008年4月18日,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麻付满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麻付满不服上诉后被驳回,维持原判。2010年11月26日,浙江省高院裁定减为无期徒刑,2013年8月12日再次裁定减为有期徒刑十八年四个月。如今,麻付满仍在监狱之中服刑,而罗垟村也渐渐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结语

  明代小说家施耐庵在《水浒传》中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世间只有人心恶,万事还须天养人。”说起来,相比于玄乎不可捉摸的“鬼魂”,歹毒之心才更可怕。从这个角度来说,人们根本没有必要害怕所谓的“鬼魂”,而是应当擦亮眼睛,在日常生活中提高警惕,避免被坏人伤害。WQX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