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发地未来的结局:成于非典,败于新冠?

投稿时间:2020-10-04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古姿女郎


北京新发地,正在等待装车的葡萄。(图片拍摄:赵晓娟)

1

“北京新发地想让原班人马回去是不可能了。”北京小气鬼金鼎果品有限公司董事长赵东春告诉界面新闻,他说的原班人马是指一些在北京新发地经营水果的大户们。

自今年6月的北京新发地疫情之后,原先在这里的经营商户将批发生意临时搬到了80公里之外高碑店新发地,但北京新发地恢复经营后,部分经营户并没有回归。

他在北京新发地经营芒果和火龙果生意,去年由于北京新发地的火龙果车位招标价格太贵,他放弃了火龙果的批发,尽管已经对于越南的火龙果批发生意熟门熟路。

“一个车位180万元,使用3年,我需要2个车位,权衡了一下放弃了。”只保留了芒果生意的赵东春庆幸自己来到了高碑店新发地,这里的库房、办公室费用便宜,人工成本也降低了。

搬来高碑店更为关键的原因是,他的大客户们最近几个月也基本都在高碑店采买水果,品类全不全是客户决定去哪个市场采买的重要因素。

一名经营西瓜的商户告诉界面新闻,北京新发地差不多有70%的交易量来自北京之外的津、冀、鲁等外埠客户,这些客户多数是当地二级批发市场经营户,采购量大且稳定。

大批的经营户因疫情搬到高碑店新发地后,很多采购者也来到了高碑店,疫情结束,北京新发地复市不久,但“滞留”在高碑店的发货商不愿意回来导致北京新发地水果货品不全,以往采购者本来一辆大车采购数十种货品,如今只采到三五种,所以装车并不积极。

9月22日清晨,界面新闻在北京新发地市场看到,水果区显得有些冷清,西瓜、橙、猕猴桃等常规水果品类仍然有专门的通道,芒果、石榴、冬枣等产品以撑伞摊位和车位形式依次而列,等候前来进货的本地小贩。

在此前的几个小时,摊主们才送走一些开着大车来采购石榴、葡萄等产品的采购大户,由于北京道路对大型车辆上路的时间限制,交易多选在夜里交易。


北京新发地,一车尚未卖完的柿子。(图片拍摄:赵晓娟)

一名在北京拥有3个便利超市的采购员告诉界面新闻,北京新发地基本可以满足自己所有的采货需求,之前认识的一些水果经营户确实搬去了高碑店,可能很多人不愿意回来是担心二次疫情再爆发,上次在北京新发地有的水果商户损失了数百万元。不过他的需求量并不大,水果、蔬菜目前都已经对接了新的经营户。


正在装车的采购者,该车可领100元补贴。(图片拍摄:赵晓娟)

另一个采购蔬菜的天津采购者告诉界面新闻,蔬菜采购北京新发地目前还有补贴,自己7.7米的半挂车上装有白萝卜、洋葱、奶白菜、蒜薹等十几种蔬菜。

9月22日,他可以拿到200元的补贴,但如果采购水果则建议到高碑店新发地,“那边更全,价格也有优势,北京新发地这边很多是二道贩子(二级批发商)。”这名采购的感受是,水果的那几个大商户如果能从高碑店回来,才能把北京新发地的水果撑起来。

在北京新发地蔬菜批发区,界面新闻看到,几名前来领取补贴的采购者正在提供相应证件,其中一人称,补贴这几天变少了,前几天还能多拿200,不过总比没有强。


张贴在蔬菜批发区的一张补贴通知。(图片拍摄:赵晓娟)

上述西瓜经营商户向界面新闻透露,北京新发地自8月15日开市后,没有再征收进门费,此前自己的一辆13米的车以往的收费在1900元左右,这算是对商户们的鼓励性补贴。

尽管对采购商和从事批发的商户们提供了相较疫情之前更优惠的政策,对整个市场的拉动并不明显。按西瓜经营户的估计,目前北京新发地水果区成交仅恢复到疫情之前的50%。

相比之下,距离北京新发地80公里之外的河北高碑店新发地迎来了5年来最繁华的两个多月。

2010年,北京新发地与保定高碑店市人民政府签订了《北京新发地高碑店农产品物流园区项目协议书》,并于当年注册成立了“河北新发地农副产品有限公司”,北京新发地也是股东之一。

2013年,北京新发地官网曾介绍,北京新发地河北高碑店农副产品物流园区是北京新发地在外埠投资规模最大、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农副产品物流园区,也是北京新发地实施“内升外扩”发展战略的标杆工程,要把该项目打造对接京津、面向全国的仓储中转基地以及首都净菜的“中央大厨房”。

高碑店新发地批发市场于2015年10月开始运行,但此前的几年间,这里并没有发展成第二个北京新发地,在一名商户眼中,“疫情之前高碑店根本就没有大户,也没有大规模采购者,品种也不齐全,和北京新发地根本没法比。”

河北高碑店新发地农副产品有限公司的股权构成中,北京新发地以30%的股份位列大一大股东,张玉玺、顾兆学两位来自北京新发地最主要的管理层人员在这里担任董事,但目前不参与高碑店新发地的管理。

高碑店新发地2019年一整年的交易量在896万吨,成交金额450亿元。而北京新发地2019年交易量为1749万吨,交易额为1319亿元,为前者的3倍。

这种威胁直逼北京新发地,甚至有经营户总结北京新发地“成于非典,或败于新冠。”

如果北京新发地的大型商户未能及时回归,高碑店新发地要追上来了。

据河北高碑店新发地集团总裁魏树俭披露,该批发市场今年8月底交易量已经接近700万吨,达到运营5年以来同期历史最高峰。

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北京新发地的商户贡献。魏树俭表示,大批来自北京经销商转移到高碑店,也让进口果、精品果等水果品类更齐全,此外还有一些特菜、水菜,基本上把原来高碑店市场自身的一些短板全部补齐了。仅以目前进口水果交易量为例,最近日成交量是去年的3-5倍,“去年一天300多吨,现在好像是1800多吨。”

芒果大户赵东春、榴莲大户赵川文都在高碑店新发地设立了办公室和摊位,为员工租了宿舍。赵川文告诉界面新闻,旺季时他的交易量最高一天达到20个货柜共800吨榴莲。由于他60%的客户集中在东三省、内蒙古等地,搬至高碑店后对他的生意影响不大,反而因为交通更加便捷、房租和车位成本降低让他留在了高碑店新发地。


高碑店新发地的水果交易大厅。(图片拍摄:赵晓娟)

专营进口水果的刘晓智则在高碑店和北京新发地同时开着档口,以满足两地客户的需求,在北京新发地经营芒果的一名商户也告诉界面新闻,许多水果批发商都在两个新发地都有铺位,高碑店的成交量因客户多为二级批发商而更大,北京这边更多出于此前培育的本地客户的需求。

撤离高碑店的,则是主要客户以北京为主的经营户。上述西瓜商户告诉界面新闻,自己的大客户包括永辉、果多美这类采购量常年大而稳定的类型,还是在北京更方便。尽管流失了一部分外埠客户,但他“目前没有打算过去(高碑店),北京的客户需要维护。”

西红柿大户赵士刚也不打算搬离北京新发地,他目前已经开始在山西开建自己的蔬菜基地,未来北京新发地升级之后一定需要更多精品菜、可以直供超市的包装菜,他的基地优势未来会在升级后的北京新发地中发挥优势。

西瓜商户则有点担心未来,在他看来,目前北京新发地所处的位置已经属于市区,引发交通堵塞问题、环保方面的问题会随着时间而加剧,未来被要求升级改造也是必然的。想恢复原来的繁华程度,几率不太大。

据北京新发地官网披露的最新数据,自9月7日复市后,蔬菜水果进场量已从1.3万吨上升至2.3万吨。目前北京新发地的交易量已经恢复至疫情前的60%-70%水平,预计在中秋、国庆双节来临之前将恢复到历史同期供应水平。ZGR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