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中国的“作业”千万不能抄,该赞扬的是民众

投稿时间:2020-11-15  消息来源:文学城  提交者:古姿女郎

欧洲疫情趋紧,坊间出现了呼吁学习中国的声音。《商报》批评说,呼吁“抄中国作业”的人,都忘记了中国当局是多么地不择手段。瑞士《新苏黎世报》则继续关注香港,指出北京需要一个听话的立法会来维持其“民主”的外衣。


4月8日,一名完成援助湖北任务的医护人员准备飞回吉林

杜塞尔多夫出版的德国《商报》以“尽管鲜有新增病例,但是中国依然不是新冠防疫榜样”为题,刊发由该报驻京记者撰写的评论指出,防控新冠疫情的“中国模式”绝对不值得西方去效仿。

“游客们走南闯北,商家们开门迎客,生活已经全面回复正轨。中国当局每天通报的新增病例不过两位数,与此同时,德国重症病房里的新冠患者越来越多。”

“然而,谁要是以为我们也可以在疫情防控方面向北京的专制政权抄作业,那就大错特错了。”

“虽然中国政府正在大肆宣扬走低的疫情数字,但是,除了大规模的核酸检测,他们实现目标的手段却一点也不值得为德国所效仿。北京当局以防疫的名义侵犯了本国民众的基本人权。任何人只要有一丁点的感染嫌疑,立刻就会被隔离几个星期。在某些案例中,当事人甚至在发生危险时也不能离家:他们的家门被反锁了,抵抗是毫无意义的。具有感染嫌疑的幼儿,甚至会被带离他们的父母,在医院里接受好几天的隔离观察。”

“那些赞扬中国政府疫情防控的人,都忘记了疫情早期武汉的悲惨场面。许多惨状恰恰是封城措施造成的。当时,医护人员不堪重负,以至于病逝者的尸体不得不直接堆放在病人身边的走廊上。还有人在绝望地呼救,因为他们罹患新冠肺炎的家人正在慢慢死去。”

“后来,疫情数字开始慢慢走低,每当某地疫情出现反弹时,中国政府就会突出‘外来输入病例’。仇视非华人长相的情绪就被煽动起来,某些餐馆甚至一度拒绝黑人入内。”

“我们唯一应该赞扬的,是中国的民众。他们很有耐心地坚持佩戴口罩,他们还相互鼓励。值得我们效仿的,是中国民众的坚韧,而非专制政府的行为。”

瑞士《新苏黎世报》继续关注香港泛民派集体退出立法会之争议。评论以“如果让政府来决定谁可以当反对派,议会就会演变成一场闹剧”为题,不无揶揄地指出,今后的香港立法会依然“欢迎”一切言论,“只要”发言者能和北京保持一致。

“尽管在2016年以及2017年,也曾有民选的立法会议员被剥夺资格,但是当时的香港特区政府是诉诸香港的法庭之后,才获得了有利判决。这次的决定,则完全是行政机关与立法机关做出的。在此之前,北京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出台决议,规定凡是支持香港独立、不承认中国对香港主权、要求外国势力介入香港、威胁国家安全的人没有资格担任立法会议员。正是基于这一决议,香港特区政府追溯既往,将4名议员驱逐出立法会。”

“单纯从法律上而言,这似乎是合理的。毕竟,香港《基本法》的最终释法权掌握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手中,而非香港本地的法庭。在中国可没有什么分权制衡体系。尽管香港《基本法》常常被称作‘小宪法’,但是这毕竟依然是一部中国法律,而非获得民众授权的真正宪法。”

“如果香港特区政府可以决定谁能当议会里的反对派,香港立法会就会演变成一场闹剧。香港本地媒体的一则评论还建议,现在不妨关闭立法会,可以省下一大笔税款。不过,这样的‘议会’恰恰符合北京的口味。全国人大就是由一群经过精挑细选的‘人民代表’组成,他们会点头通过中共最高层的愿望。对于专制中国的掌权者而言,即便是在自己国内,维持一张民主的外皮、假装具备合法性也是十分重要的。在香港,他们更是需要维持这一表象,假装这座城市依然具有部分自治。”

“就像在今年6月强推港区《国安法》时那样,北京现在针对不受他们喜欢的议员的举动,再一次证明了‘一国两制’不过是空洞的说辞。”Aak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