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媒:为了RCEP 各国领导竟在这个群里“吵”了起来

投稿时间:2020-11-21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古姿女郎

2020年11月15日,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

正式签订,

覆盖中国、韩国、日本和澳大利亚等15国,

占据全球GDP总量约三分之一。

这让人回想起奥巴马执政后期策划,

但又在特朗普手上无疾而终的TPP。

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

多年前,大家习惯万事都在全球“大群”中相处。

比如经贸领域的WTO

但时代变了,

“大群”逐渐式微,

越来越多的区域组织在扮演决定性的角色。

国际“大群”为什么衰落?

因为战后的国际秩序本就不公平,

当被压迫的力量实力尚不足时,

食利者可以坐享其成,一切似乎很和谐;

但实力消长,对不公的反抗总会到来。

反抗者将改革甚至重塑秩序,

而旧食利者也不再能坐稳原来的秩序,

乃至因为不能轻易攫取利益反而率先退群。

新中国从“复关”到“入世”,

再到今天的RCEP,

从艰难进群的“小群员”慢慢成为“隐形群主”,

再到如今主导搭建起新群,

走过了一条不寻常的路。

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前身是

1947年建立的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ATT)。

名义上是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削减关税壁垒,

“促进国际贸易自由化”,

然而成员地位并不平等,

特别第三世界国家干的都是资源型“脏活”。

上世纪60年代以后,

制造业这样的“累活”也被转移给日韩东南亚等等,

欧美国家则坐享金融、高科技产业滚滚红利。

GATT也好,WTO也罢,

说是大家在全球分工中一起赚钱,

“分红”时却一点不公平,

金字塔尖的欧美总是能拿走最大的红包。

而承接了制造业,“凭本事挣钱”的日韩等国,

也逐渐显示出后劲不足,

他们身上的羊毛薅不动了,

需要一个替代者。

欧美国家发现了一个不错的对象——中国。

彼时的中国也正在寻求恢复在GATT中的席位。

新中国的“复关”努力,开始于1986年7月,

此后是一段长达15年蜿蜒曲折的艰难历程。

接连谈下韩国、斯洛伐克等多场双边谈判后,

中国迎来最难缠的谈判对手美国。

其间,在同日本的谈判中,

由于对方的要价离谱,

中方代表直接中止谈判回国,

日方通过大使馆要求继续谈中方都没有同意:

要谈就来北京谈吧!

结果中方代表回国第二天,

日方就跟过来了,

在北京签署了中方主张的方案。

1997年10月末中美两国领导人发表联合声明,

重申“加快中国入世谈判,争取尽早结束”。

但不能看说了什么,要看做了什么。

美方的要价非常高,

更要命的是美欧在玩一出“混合双打”,

美国没提的要价,欧盟就补上,

反之亦然,

你要是吃下了美方的价码,

欧盟的要价就会更高,

就是要你跪下要饭为止。

所以,绝不能轻易让步,

经过两年20多轮会谈,

中美却处在谈判破裂的边缘。

1999年11月上旬,

双方几乎撕破了脸皮,

美方代表甚至说已经订好了回国机票,

发出“最后通牒”。

这时,美国代表团“人间蒸发”了,

哪都找不到他们,

直到半夜,

美国人表示要在第二天清晨“再谈一谈”。

中方谈判代表龙永图敏锐地发现,

美方看起来盛气凌人,

却已经把谈判的协议文本全部准备好了,

并提议把这些年达成的几百页协议逐一校对,

严谨到每一个标点。

其实美方根本就是想签,

偏偏还装作嘴硬,

说最后还有7个问题,

中国必须同意,

要不前面谈的都不作数。

朱镕基总理亲自出马,

表态,前三个问题,中方都同意,

但后面的几个问题,你美国该让步了,

你们让步我们就签字。

这底牌一亮,美国5分钟就答应了。

拿下了最难搞的美国后,

就和中美建交后一样,

中国一鼓作气半年内谈下16个欧美国家,

2001年7月,

与最后一个双边谈判对手墨西哥达成协议

入世已成定局。

2001年12月11日,

中国加入WTO。 

但中国加入,WTO还是那个WTO。

在经济全球化浪潮中,

美国常年是最大金主,

以它为代表的发达国家,

投得最多,

却也挣得最多,

这里面有什么手段呢?

二战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

形成了美元的霸权地位,

同期,

美国联合欧日等国,

开发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与世界银行(WB),

看似是扶助各国经济,

但这两“国际机构”一直操纵于美国为首的西方手中,

他们投入越多获利就越多。

截至1969年底,

美国对世界银行的投资为24.43亿美元,

而从世界银行获得的收入超过投入的两倍。

同时,

IMF和世界银行还作为发达国家的政策工具存在,

想从那里搞点钱,

有很多附加条件,诸如:

改变经济结构,

高度开放市场,

削减公共开支,

甚至对系统大动手术...

实则进一步控制了弱国的命门,

降低了其抵御经济侵略的能力。

世界银行甚至曾多次插手成员国的选举活动……

常年如此下来,

国际社会富者愈富,贫者愈贫,

广大发展中国家造血能力进一步下降,

美欧想薅,但羊已经秃了。

反倒是新生力量中国的

基建投资、服务输出、无附加条件贷款

成了维系经济全球化和第三世界发展的关键。

更要命的是,

丢掉制造业基础的发达国家,

在新一轮的金融危机后,

自己的经济状况也呈现颓势。

看着从新人成长为“隐性群主”的中国,

美国坐不住了,

开始对中国软硬兼施。

2009年,美国的加入让TPP变成围堵中国的工具,

增加了劳工、环境、知识产权、国有企业等等

意识形态敏感的议题.

但代价是美国要发更多的优惠红包给众小弟。

然而美国两党意见不一,

不愿意牺牲自身市场,

因此对他国开除的谈判条件极其苛刻,

让日韩等国有苦难言。

由于美国将TPP由一个经贸组织彻底政治化,

原本发起TPP建群的东南亚国家出现了摇摆。

相比TPP,CPTPP看似是开发自有水平更高,

但缺乏了核心成员、搁置了最重要的议题,

无论是市场体量还是意义都已经失去吸引力。

于是,RCEP成为了亚太国家关注的重点。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

包括东盟10国、中国、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共16方。

谈判自2013年至2019年11月,

历经3次领导人会议、

19次部长级会议,

28轮正式谈判。

期间因为各国关系与国际经济形势变化,

一直未能正式签署,拖延至今。

2020年,中国经济独占鳌头成为全球唯一发动机。

美国却深陷疫情与政治泥潭,

全靠印钞吸血维持,

经济基本面几乎无药可救,

无力弥合各国利益诉求。

在这种局面下,RECP内部迅速形成了共识。

以中国为首,

中日韩为核心的全世界最大自由贸易区RCEP,

历经八年谈判终于落地。

但内部政治暗潮涌动,

印度在外围依旧有机会再次加入。

随着美国政治转向,

必将重新玩起围堵大旗。

尾声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