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危机降临!为什么印度百姓要在黑手党那买水?(图)

投稿时间:2020-11-22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古姿女郎

水短缺是印度持续的水危机,它每年影响近100万人。自恒河水开始干涸的那天起,湿神婆就失去了原有的光芒,取而代之的,是盆满钵盈的当地黑帮。

“每桶70卢比,没有人在乎它的来源,是否合法,以及是否干净。”

在这个每年约有20万人死于供水不足或不安全的国度里,拥有一罐看起来“还不错”的水,就意味着还能看见未来一周的太阳。

面对致命的干旱,饥荒和热浪,只有富人才能负担的起基本所需。

除外的人只能被迫在脏水中洗澡或进行洗涤,这样下来,可以节省一些“干净”的水用以解渴。

印度的人口超过了其供水量,甚至快要达到两倍,在黑暗的掩盖下,当地黑帮们开始努力弥合供需之间的鸿沟。

美国禁酒令壮大了多少黑手党,那么印度水短缺也就肥沃了多少当地黑帮。

但两者有着根本上的不同,一个是享受,一个是刚需,一个是娱乐商人,一个是真正的上帝,而将水卖给谁就直接决定了谁是被怜悯的人。

看似劫水济贫的风范也使他们也给自己冠以了美称——Tanker Mafia,水罐车黑手党。

但别期望他们能有西西里岛的浪漫,他们是左右逢源,如鱼得水的制霸者,他们要么收你钱,要么等着天收你命。

金碧辉煌的黑手党水罐车

在德里附近拥挤的Sangam Vihar,有50万人居住,当水罐车黑手党到来时,空气中都充满了期待。

一排排的男女聚集在狭窄的小巷里,大型塑料桶战略性地放置在身前,一场抢夺战马上就要开启。

“事情总是这样,”当地居民Jainisha Khatoon说:“人们打架。暴力得到了滥用。身为妇女,我们不得不加入这场战争。”

仅15分钟,水就被抢夺一空,水罐车被开走,只剩下许多站在原地绝望的人。

德里约20%的人口无法获得管道供水,需求和供应之间的差距每天超过7.5亿升,所以他们必须依靠当地黑帮供水。

即使这桶水的价格贵的离谱,即使水罐车间隔十天才来一次,即使这桶水喝下去会蹿个几周稀。

“你怎么指望可以持续获得水?你需要付出代价。”

德里有数以万计的水井,其中大多数都是由当地黑帮管理,即便是没有水井的地方,他们也会在某个月黑风高之夜钻出一口井。

“他们手下有很多挖掘机团队,每口井的开采只需向他们支付2000-3000卢比,而这一口井在一小时内就可产出1000升水,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一家非法水工厂的工人Altamas在采访中说道。

根据Aaam Aadmi党政府的经济调查,由于这些非法水工厂的蓬勃发展,德里有56%的含水层被过度开发,德里南部和西南部某些地方的水平面已经比地面低了20至30米。

调查还表示,这些水根本不适合人类食用,如果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预计到2030年,包括德里在内的21个城市将耗尽地下水,影响1亿人口。

尽管法院屡次下达命令,但当局仍未对那些运行它们的人采取有效行动,“他们得到了警察和当地政客的支持。这就是为什么没人能阻止他们的原因。”

“没有人能真正挑战他们,因为他们很危险。”

揭露!黑手党如何利用非法水厂把德里榨干

利用德里巨大的水危机和危害公众健康的机会,不法集团正开足马力经营非法钻井和装瓶厂。其实当地政府向贫困居民提供了免费的水资源,但这些水没有一滴流入到居民家中。

“当地黑帮破坏了每周一次的水罐车,并故意偷窃了政府资助的水罐,导致我们无法获得水。”

“然后他们将这些规格内的水以昂贵的价格卖给附近的购物中心和酒店。”

周五,古鲁格拉姆都市发展管理局召开官员会议后,该市居民表示,保护主水管免受水黑手党频繁进行的破坏活动,是管理局的唯一责任。

这样导致的直接后果是,德里的许多居民,尤其是最贫穷的居民,正在为原本可以免费获得的资源付出代价。

而这些以昂贵价格讨取的水,往往会伴随着第二波惨痛。

“饮用这些水会引起胃肠道疾病,如贫血、腹泻和病毒性肝炎。”RML医院的资深医生Manish Nigam说:“我们看到很多病人抱怨蠕虫感染的案例,其实这些都是由受污染的水引起的。”

饮用水和污水混合

居住在新德里大凯拉什3号的Bhavesh说:“几周前,整个村庄的供水都被切断了。我被迫从黑帮那里买水。”

“我不能抱怨他们提供的水,就算这些水极度浑浊。他们威胁我们,如果抱怨,他们将停止供水。”

卖风扇已有20多年的Devendra Singh说:“几天前下雨,我好不容易洗了一次澡。由于没有水,我通常洗不痛快。每年我们都严重缺水,但这不是最让我们烦恼的。”

“那些水罐车黑手党,我们所有人都讨厌他们。但我不能生气,警察不站在我们这边。没有他们,我们必须从30公里外的Yamuna河获取水。”

六岁孩子的父亲Kundan也因水黑手党而受苦:“我必须在13,000卢比的月薪中花费3,000卢比来买水。如果这笔钱能节省,我可以让孩子们上更好的学校。”

许多人不得不天一亮就起床去接水车

在这个事实中,真正可怕的或许并不是钱财被掠夺,肉体被耗尽。

可怕的是,他们似乎已经开始适应开始麻木,开始坦然接受应有的权利被剥夺。

而这些水罐车黑手党也开始游走于市中心的公寓,把水卖给那些买得起水的人。

“当他们像麻雀一样离开战场时,我就在他们中间。

我见过纳瓦霍人步行从羚羊身上跑下来,在一把玉米花粉里憋着最后一口气。

一个叫Reaches Deep的女人教我跳舞,有一次我一直跳到太阳底下。

但在一个秋天,在朱迪思盆地,营地里一个叫郊狼的男孩告诉我,我学的东西都错了。

整日泡在恒河水里与死尸共舞的百姓,或许并不都是出于对这条母亲河爱的深沉。”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