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梦”摇篮竟成恋童癖大本营 逾9万人发起索赔

投稿时间:2020-11-28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洪门小拳

陷入性侵丑闻的美国童子军组织(简称BSA),于今年2月向法院申请破产。

BSA是美国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青少年组织,是基于国会发布的“联邦特许状”设立的非政府组织。

11月16日,美国联邦法院在规定索赔期限内,共收到超9万份针对BSA的诉状。

CNN报道

《纽约时报》称,受害者年龄从8-93岁不等,遍布美国50个州,绝大多数是男性。

消息引发众怒,一位律师称:“这是美国迄今最大的性虐待丑闻”。

 曾是“美国梦”重要宣导平台 

世界童军运动的创始人,是英国人罗伯特·贝登堡。

罗伯特·贝登堡

1899年,南非布尔战争爆发,梅富根城被包围后,时任英国驻南非上校的贝登堡召集一班青年,临时教他们急救、传讯和侦察等各种技能协助驻军。

死守217天,梅富根城解围。

回到英国,贝登堡成为英雄,人们请求他把训练内容出书,以培养青少年“保家卫国”的责任和担当。

罗伯特·贝登堡和童军小队

1908年,贝登堡的《少年警探》手册出版,在《手册》指引下,青少年们开始自发组成童军小队,童军运动就此蓬勃发展。

1910年,美国芝加哥出版商威廉·D·波伊斯将英国童军运动引入美国,于1910年2月8日创立BSA,为6-20岁青少年提供军事和生活技能训练。1916年,BAS获得了美国联邦特许状。

威廉·D·波伊斯

BSA成立之初,以将美国人的价值观传授给下一代为宗旨。

一批批童子军高喊出“爱国、勇敢、自立和族群价值”的口号。

每一个童子军入团,都要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你最崇拜的美国人是谁?

回答的名单中经常有华盛顿,因为他对国家忠诚;还有林肯,因为他的简单和坚定;也有西奥多·罗斯福,因为他的热情和奋斗精神;还有爱迪生,他热衷探索和富有毅力。

长期以来,童子军和美国密不可分,它象征着一个孩子具备值得信赖、对国家忠诚、乐于助人等美好品德,是引以为傲的未来希望。

百年来,童子军成为美国各行业领袖的重要培训基地。政治人物、商界领袖以及科技精英,都以童子军受训经历为傲。

童子军徽章

福特曾表示:“我生命中最值得骄傲的时刻就是当我获得这枚奖章的时候,在童子军所培养的品质,奠定了一位未来领导者的基石。”

特朗普参加童子军大会

而2007年的一项研究显示,美国约1.1亿人曾参加过童子军。作为“美国梦”的宣导窗口之一,童子军被视作帮助儿童树立“公民人格”的重要平台。

 地球上最大的娈童团伙 

然而,这个饱受信赖的组织,却一步步成为针对儿童犯罪的“集中营”。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美国童子军内部教官骚扰和猥亵儿童的传闻时有发生。

1991年,《华盛顿时报》首次披露了童子军的性侵丑闻。

今年56岁的詹姆斯在2019年曝光了自己的遭遇,称自己在12岁时多次遭到一名童子军教官的性侵,地点从营地到家中,性侵整整持续4年,直到教官“猎获”新的目标。

詹姆斯

性虐带来的痛苦回忆,折磨了詹姆斯整整44年,他抑郁、酗酒、吸毒,四次婚姻失败,还有自杀未遂。

新泽西州的克里斯,11岁加入童子军后,被教官性侵上百次。教官甚至对他说:大家都这样,没什么大不了的。

受害人克雷奇默,曾在华盛顿童子军集中营遭受教官性骚扰数月

事后,教官会告诉他,这是一项“秘密任务”,以培养忍痛吃苦的精神。

在童子军中,一部分性侵行为甚至成为了获得荣誉的“潜规则”。那些乖乖就范的学员,教官会给予额外奖章。那些不听话的,则可能被开除。

2012年,在俄勒冈州最高法院的要求下,BSA首次公布了1247名失格领导者和志愿者的档案,时间跨度为1965年至1985年。

受害者克里·刘易斯(左边),于2010年对俄勒冈州一名童子军教官提起诉讼

其数量之巨,涉及范围之广,空前绝后,以至于当值律师说了这么一句话。

“不夸张地说,这个组织(童子军)已经是地球上最大的娈童团伙。” 

 一份秘密的“变态档案” 

为保住金字招牌,美国童子军一直不愿正视恶行。

一份诉讼指出,华盛顿童子军营地的一名教官,在1977年至1987年间虐待了数名男孩。这名教官因涉嫌骚扰被定罪,但却最终轻易地逃脱了牢狱之灾。

美国童子军遭到指控的教官,这些人仍然继续或重新参与该组织

同样是这个营地,另一名教官也被指控,但他不仅未被逮捕,甚至还被允许继续任教。

加利福尼亚一份诉讼指控,一名教官在2018年两次虐待一名男孩。但这名教官直到2019年仍给男孩写信称:我真希望再一次,希望那会给你带来快乐。

被指控性侵的童子军教官

甚至有传闻,几十年间,童子军领导层一直保存着一份档案,详细记录了因性虐指控而被童子军驱逐的教官们。但是,组织并没有将这份档案悉数向执法部门报告。

律师杰夫·安德森公布美国童子军的一份秘密档案

2019年1月30日,美国童子军性侵数据意外曝光:从1944年到2016年,共有7800多名成年人通过童子军活动对12200多名受害者进行了性虐待。

律师杰夫·安德森揭露BSA参与性侵的成年人人数

数据曝光后,BSA终于顶不住舆论压力,着手处理积压多年的性侵案。

去年,纽约和加利福尼亚等人口众多的州开辟了此案的“回溯期”。童年遭受性虐待的幸存者无论经过多久都可以起诉施暴者。此后一年间,关于美国童子军的诉讼案激增。

BSA管理层就性侵一事当众致歉

 百年童子军组织申请破产 

一句迟来的道歉,平息不了滔天怒火。

多年来,童子军花费大量金钱用于应对性骚扰官司和赔偿。至2019年底,它共为此支付了1.5亿美金的法律费用。

然而,在堆积如山的诉讼还有多年混乱的财政管理下,今年2月,这个刚庆祝完110周年的儿童组织,向联邦法院提交了破产申请。

申请破产保护后,该组织仍然需要变卖资产,以筹建“受害者赔偿信托基金”,向受害者提供公平的补偿。

不过,这一行为也被美国媒体解读为“丢车保帅”。

近期,BSA一份声明中,筹集赔偿资金期间,组织活动正常进行,其各地区分支为独立机构均不会申请破产。

据《华尔街日报》分析,BSA70%的财富集中在其分支机构及其下属非营利组织手中,因此外界普遍猜测,申请破产一部分也是为了保护地方资产。

“童子军认为他们可以通过破产限制责任并保护地方组织。”代表1000多人提出索赔的西雅图律师迈克尔·普福称。

“但是他们严重低估了自己虐待的程度。”他表示,“相反,现在很清楚,美国的童子军可能是美国任何机构中性虐待人数最多的组织。”

11月16日,在规定的诉讼截止日期,法院共收到9万人向BSA提出的性虐待指控,涉及赔偿总金额可能超过10亿美元。

1941年,童军运动创始人贝登堡离世前,在给童子军的告别书中这样写道:请试着在你离开这世界之前,让这世界比原先你看见的那一个更为美好。

显然,美国童子军组织早已背离了这个初衷。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