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英雄到投降 他怎么把这个小国推向深渊的?

投稿时间:2020-12-02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古姿女郎

悲剧总理的悲剧人生。

随着11月初俄罗斯高调介入纳卡冲突,已经在纳卡地区打了两个多月的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终于达成了停火协议。

这场战争爆发的原因在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各自声称对纳卡地区拥有主权。

1988年爆发的纳卡战争中,亚美尼亚击败了阿塞拜疆,实际上控制了纳卡。但也为阿塞拜疆的复仇埋下了伏笔。

从2020年9月28日开始,亚阿两国再次为了纳卡地区发生战争。亚美尼亚军队不复当年之勇,被阿塞拜疆击败。亚美尼亚被迫将纳卡的控制权交给了阿塞拜疆,付出了巨大的伤亡,还要负担500亿美元的巨额赔款。

 

▲ 蓝色为纳卡地区

停火协议通过后,阿国总统阿利耶夫声望大涨,志得意满。因为阿塞拜疆成功夺回了洗刷了30年前战败的耻辱,成功控制了亚阿两国长期存在争议的纳卡大部分土地。

  

而他的对手,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则大难临头。无数亚美尼亚人难以接受战败的事实。要知道,亚美尼亚政府在战争爆发后态度一直很“硬气”。

人们不愿接受战败的事实,他们走上街头,将帕希尼扬当做发泄的对象,让这位败军之将非常难堪。

▲ 帕希尼扬总理

如果不是因为2020年纳卡地区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争,可能很多人都不会关注亚美尼亚这个山间小国,更不会对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的经历产生兴趣。

在此次纳卡战争爆发前,帕希尼扬兴致高昂,大有一展拳脚的雄心。而现在,随着战争失败,帕希尼扬受到了一片指责。

谁都明白,这位曾经万众瞩目的英雄,已经将亚美尼亚推进了深渊……

1975年6月1日,帕希尼扬出生在亚美尼亚东北部的塔武什。

他的祖父曾参加卫国战争,父亲是一位体育老师。在他12岁的时候母亲便去世了,他便由继母抚养,这位继母来自纳卡地区。

帕希尼扬从小就关心亚美尼亚的历史,民族和传统文化。青少年时代的他是一位彻头彻尾的亚美尼亚民族主义者,他参加了1988年推动卡拉巴赫独立的游行活动,那时他还是中学生。

1991年,他考上了埃里温大学,学习新闻专业。因为参加街头抗议活动,他曾被学校开除。

▲ 埃里温国立大学,帕希尼扬的母校

大学毕业后,帕希尼扬成为了一名新闻记者。这正是20世纪90年代,对于许多前苏联国家的人民来说,90年代是黑暗的十年。来自欧洲和北美的自由主义思潮与民族主义相结合,变成了大多数前苏联国家的主流意识,帕希尼扬也不例外。

他大胆泼辣,时常指责亚美尼亚的寡头和官僚,也因此成为了亚美尼亚著名的自由派记者,创建了自己的报纸。事业有成的帕希尼扬迎娶了妻子安娜·阿科皮扬。

1999年,国防部长萨格扬认定帕希尼扬诽谤了自己,帕希尼扬被判入狱,罚款2.5万美元。

但他此时已经颇有名气,人们认为他是敢说真话的“勇士”,入狱和罚款也就不了了之。

▲ 帕希尼扬和他的夫人

帕希尼扬很相信民粹主义,他希望在亚美尼亚复制西欧和美国的那一套模式。就像尤先科,萨卡什维利这些街头运动的先锋一样,他很早就与美国人打交道。

根据2004年解密的档案显示,前美国驻亚美尼亚大使约翰.埃文斯认为,帕希尼扬发表的新闻大多是“毫无根据的故事”,他因为这些无法证实的假信息获得了亚美尼亚人的信任,也得到了青睐。

当然,他也得罪了很多人。

2004年11月,他遭到了汽车炸弹袭击,不过幸免于难。

帕希尼扬很欣赏亚美尼亚第一任总统列翁·彼得罗相,而讨厌第二任总统科恰良。他曾与彼得罗相保持了一段蜜月期,为彼得罗相冲锋陷阵。

2008年,当彼得罗相输掉总统选举后,他呼吁亚美尼亚人上街,这引发了严重的骚乱能,即便是美国人也认为帕希尼扬在此次活动中涉嫌使用暴力。

帕希尼扬被全国通缉,直到2009年,他听说亚美尼亚大赦,这才跳出来向亚美尼亚政府自首,高调宣布要入狱服刑。

当他高调前往亚美尼亚总检察院投降的时候,许多人为他摇旗呐喊,被他的人气深深吸引。帕希尼扬一夜之间成为了“英雄”。

2010年,帕希尼扬在监狱里参加议会选举,人们觉得让候选人在监狱里选举太煞风景,没过多久就释放了帕希尼扬。

等到2018年总统萨尔日·萨尔基相试图扩大总统职权并继续连任时,帕希尼扬再次发起了街头抗议活动。

他说服了亚美尼亚各大反对派团体,他的支持者们发起了罢工,造成了交通堵塞,导致一些地方的经济活动出现停滞。帕希尼扬向支持者们宣称:“要让人民的意志变成现实!”

他指责萨尔基相总统是在向民众开战,呼吁他投降。有超过10万亚美尼亚人支持他的主张,走上了街头。

▲ 参加集会活动的亚美尼亚人

在媒体的攻势,以及抗议活动的压力下,萨尔基相得不到议会的支持,不得不向帕希尼扬“投降”。

一年后,帕希尼扬成为了亚美尼亚总理,他瓦解了萨尔基相的统治,一步步逆袭,掌握了这个国家的未来。

帕希尼扬奉行一套自由主义政策,他主张对富人增税,对中小企业减税,甚至有些提倡平均主义。

在他上台后,亚美尼亚的经济确实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善,亚美尼亚成为了前苏联加盟国之中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

有人认为帕希尼扬是一位坚定的“亲美”政客,事实的确如此。帕希尼扬信奉的自由主义思想与乌克兰的尤先科,格鲁吉亚的萨卡什维利没有什么区别。他积极推动亚美尼亚加入欧盟的进程,认为这样可以获得更多的投资。

但帕希尼扬绝不是一个“反俄”派政治家,他支持俄罗斯在亚美尼亚驻军,甚至向叙利亚派遣过一支军队为俄罗斯的盟友巴沙尔助威。

在纳卡问题上,帕希尼扬犯下了不可弥补的错误。他拒绝向阿塞拜疆做出任何让步,不愿向阿塞拜疆移交一丁点的土地。

在他上任后,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的边境冲突变得更加频繁,当2020年7月双方发生交火,亚军打死一名阿塞拜疆将军之后,帕希尼扬觉得自己有能力和阿塞拜疆硬抗下去。

最终,在阿亚两国冲突激化之后,他错误的下达了动员战争的决策。他相信30年前亚美尼亚人能够在纳卡击败阿塞拜疆,那么这次也不会失手。

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的阿塞拜疆不管是人口,经济规模,军队数量还是武器装备都具有绝对优势。亚美尼亚军队在前线损失惨重,在阿军无人机的攻击下毫无抵抗之力。

▲ 阿塞拜疆无人机打击亚军

帕希尼扬一开始用各种小胜来掩饰失败,后来阿塞拜疆逐渐拿下了卡拉巴赫地区东南部的平原。他只好扩大动员,把老人,学生和妇女送上战场,就连总理夫人也跑到前线“摆拍”。

但形势比人更强,得不到任何国家援助,处于劣势的亚美尼亚很快就被阿塞拜疆打败。帕希尼扬不得不接受俄罗斯的斡旋,体面的承认失败,将纳卡地区的控制权交给了阿塞拜疆 。

这对于一直群情激愤的亚美尼亚人来说是不可接受的,战败的帕希尼扬变成了民族主义分子眼中的叛国者。他们冲击了议会,举行了集会活动,要求帕希尼扬辞职下台。他的前途危机四伏,岌岌可危。

▲ 亚美尼亚集会反对帕希尼扬

两年前,是上百万亚美尼亚人在街头将帕希尼扬送上了总理宝座。转瞬之间,他们又要将他掀翻在地。

帕希尼扬和许多前苏联国家的政客们一样,靠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手段走上了前台,又无力解决国家面临的问题,最终被民粹所反噬。

如今,亚美尼亚不堪重负,面临巨额赔款和难民问题,帕希尼扬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民族主义者和民粹不可能放过帕希尼扬,帕希尼扬可谓是自食恶果。毕竟,是他将亚美尼亚推进了战争,推进了深渊。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