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京房价腰斩:套住炒房客,留不住“北漂”的心(图)

投稿时间:2020-12-26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古姿女郎

燕郊可能是中国最大的小镇。这一块属于河北的土地,有超过百万的人居住、生活,他们中绝大多数是北漂。

不断涌入的年轻人,催生了燕郊蓬勃发展的房地产市场,也让燕郊房价屡屡冲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在2016年,燕郊房价最高时接近4万/平米,却在调控后一路往下,如今均价只有1万多。

动荡的房地产市场,套住了一群房产投资客们。在他们的日常生活里,“环京房价会不会涨”,是最受关注的话题。

而在燕郊买房生活的北漂们,他们的生活紧紧围绕着一个目标:“在北京买房,离开燕郊。”

10余年的时间里,有人成功在北京买房,有人最终选择回到老家,也有人尴尬处在中间的位置,为了孩子教育问题选择了天津。

每天都有年轻人进来,每天都有老北漂离开,燕郊就这样成为一个北漂时代的记忆。

被炒高的和被套牢的

买房投资高位套牢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听老余的形容,像是一种慢性病。日常生活照样继续,但是它让你不舒服。平时没有出现特别麻烦的情况,只是在买大件,例如买车的时候,才会明白这个选项已经没法实现了。

对老余这样三代同堂的家庭来说,有一辆车是刚需。身边拖家带口的80后们,普遍先买车再上个外地牌,要么直接租一个车牌。

投资的房子被套牢之后,家里已经没有额外的钱买车和办车牌了。家里人说等到摇到号之后再买车,这套说辞老余自己也接受了,“现在没车还是照样过。”

但投资赔钱这事儿一直在老余心里挥之不去。自家条件也不算有钱,就是个手里有点积攒的小老百姓。在那个房价疯狂上涨的2016年,为了不想错过环京楼市的涨幅,老余把家里攒的一部分钱拿出来,买了香河一套房,买的时候均价17000元,现在附近楼盘的均价是9000元。

“当初觉得这价格起来了之后,有必要买。如果说再不买可能又买不上了,就这么一个简单的一个心态。”

老余是地产广告公司员工,听行业里一直涨价的消息有点着急,怕自己赶不上房价上涨这波车。10月份北京出了新政,朋友买的一个楼盘隔天从22000元/平米跌到16000元/平米。老余等了等,感觉环京还有涨的趋势,就出手了。

这一下就被套了整整四年。

在香河楼盘业主群里,每天发的最多的就是北三县各类政策消息。“你看前段时间,有个央企在附近买了块地,地价都比楼面价贵了,要不是能涨他们也不会这么干啊。”老余说。

聊起房价,起码一半的时间老余都在说“北三县一定会涨”。“你看这20年,国家经济飞速发展靠的是什么? 不就靠着房地产。还有别的行业吗? 你说,还有没有别的行业?”

老余依旧在等待北三县的房价涨起来,只是截至今年11月5日,燕郊断供的法拍房数量达到208套,是2019年的2.2倍。

来燕郊的最终目的是离开燕郊

在大厂工作的夫妻俩最终买了北京的房子,王建打算过几年为了孩子落户天津,中介李明把自己高点时入手的几套燕郊房子卖了。他们最终都要离开燕郊。

在王建看来,这是燕郊人生的必经一环:离开。燕郊像是一个高速运转的离心机,涌进来的北漂逐渐分层。混得好的进北京,一般的定居下来或是去天津,不行的只能回去。

“其实,所有来燕郊的北漂的目的,就是要离开燕郊。”王建说。

燕郊有不少大厂工作的员工,王建的一个朋友在百度工作,在燕郊买了3套房。最终他把燕郊的房子都买了,成功在北京落脚。

“这就是一个跳板,总有人来北京要先考虑落脚的问题,要么是没钱,要么没有购房资格,就现在燕郊买一套。”

2009年王建在燕郊买了第一套房,十几年的时间里,他看着不少燕郊人成功住进北京。燕郊是无数北漂落脚的第一站,房租够便宜,和北京的通勤也方便。爆款文章《杀死那个燕郊人》写到“当燕郊人冒着汹涌的人流往车上挤时,他们想。我们有工作,还有房。我们和北京人一样。”

住在燕郊和住在北京,是两个以工作为交集的平行世界。通勤的痛苦,是每个燕郊人最深刻的体会。王建每天6点钟出发,跨越大半个北京来到西二旗上班,7点下班之后立刻回家,到9点才能进门。一天的时间里,光通勤就要三四个小时。

买一套北京的地铁房,成了很多燕郊人的奋斗目标。

更多的痛苦来自燕郊本身,它毕竟还是河北的一个小镇。在疫情期间,燕郊往北京的通勤受到很大影响,进不了也出不去。

在这些特殊的时刻,燕郊人才能更深刻的感觉到,北京是北京,燕郊是燕郊。

在燕郊,每一个主要的工作区域都有拼车群,日常上下班能分担车费。时间一长,很多燕郊人在拼车中交了不少朋友。

“我的朋友大部分都还是住宅燕郊的人,在北京的朋友比较少。”王建说。“住在燕郊, 和北京朋友同事的交际就少了。同事之间的聚会, 我能不去我就不去, 回去太麻烦了。 一些公司的组织的活动,非必要的就不参加,去了也不能喝酒, 回来还要开车。 ”

燕郊人的朋友,最终还是燕郊人。

困扰燕郊人的终极问题依旧是买房。11月初,燕郊楼盘福成·理想汇排队购房的视频火遍大江南北。这个40年产权商住公寓楼,单价在8500-9000之间,价格便宜再加上民水民电不限贷的宽松政策,吸引了一大批北漂排队买房。

燕郊新房限购明紧暗松已经成为半公开的秘密。只要在北京缴纳过社保,就能在燕郊购买一手房,虽然官方的说辞是仍在执行限购,但是市场已经开了一道买房的口子。

就在福成商住公寓卖完的10天后,单价1万7的住宅也被秒空。“燕郊不缺买房的北漂。”王建说。

然而,燕郊虽然放松了一手房资格,二手房市场仍然执行严格的限购条例。买一手住宅的基本都是要解决住房刚需的北漂。

燕郊低廉的房价一直是北漂落脚的首选地,也是积累资产奔向北京的跳板。王建认识一对夫妻都在大厂工作,燕郊买了3套房,最后把房卖了搬进北京。

在北京新政之后,有过住房贷款记录都算二套房,在北京买房要付80%的首付。新政出台那会儿,王建身边的朋友们都在聊这个问题。不少人在燕郊买房贷过款,在北京买房这事儿彻底泡汤了。

“有挺多人就回老家了,不继续在北京呆着了。”

更多在燕郊有房的人仍然留在燕郊,按照王建的话来说:“住习惯了。”今年他在自己住的小区买了一个大三居,两个孩子也有更大的活动空间。之前在通州买房之后,有段时间一家人住在通州,最后还是回到了燕郊。

理由很简单,“在通州上班车费还要自己出,回到燕郊各种拼车群方便的很。”

然而,今年王建开始考虑,把自己住了十几年的两居室卖了,去天津武清买一套有学区的房子。

没有户口,孩子的教育是个问题。王建打算在天津办理落户,让两个孩子去天津读书、高考。在他这个年纪的朋友们,讨论最多的是天津的房价。不少人工作生活还在燕郊,孩子和父母去天津读书备考。

“来燕郊的人,有的呆两年就走了,有的呆上20年,但最后还是得走。”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