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核心技术?为什么全世界都要找中国“要钱”?

投稿时间:2020-12-26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洪门小拳

上个月,宜昌的一位老人用现金缴社保时遭拒,工作人员告诉老人,“要么让亲戚帮忙,要么你自己手机上支付”。

听到这些话,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老人张望一圈之后,便无助地低下了头。

此时,工作台后墙上正挂着“为人民服务”五个烫金大字。

且不说社保“不收现金”这种“一刀切”政策是否合情,工作人员的态度恐怕早已忘记了中国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传统美德。

中国2.5亿的老年人,不应该被时代抛弃。

此事发生之后,国务院就发布了《关于切实解决老年人运用智能技术困难实施方案的通知》,着力解决老人“数字化”的难题。

中国人民银行也表示从现金管理、支付服务、普惠金融三个方面采取措施,帮助老年人应对“无现金化”趋势。

其实,在中国各地,大量“绿色通道”早已为2.5亿老人开通。

发达的科学技术是一个国家富强的标志;而对待老年人的态度,则展现了一个国家的自信与文明。

每个人都会老,用技术方便年轻人,用温情“等一等”老年人,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将来也是。

除了这次的社保缴费“无现金化”之外,在中国的街边转一圈,就会发现,无论商场、超市、快餐店,还是烤红薯、煎饼果子、烤冷面,都被微信、支付宝收款码占领。

以前吃路边摊,老板问你有没有零钱,如今却是:微信还是支付宝?

可见,上至社保等国计民生大事,下到烤红薯等小生意,都在“消灭现金”。

2020年中国移动支付用户规模近8亿人,超过了总人口的三分之二。

据普华永道发布的《2019年全球消费者洞察力调查》显示,在全球范围内,中国使用移动支付的比例达到86%,位居全球第一。

从上面表格也可以看出,在移动支付方面,其他国家虽然绝对比例和中国还有差距,但各国“消灭现金”的增速已经超过了中国。

那么问题来了,全世界都在普及移动支付,印钞厂岂不是要倒霉了?

不研究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早在2019年末,世界最大印钞公司德拉鲁就对外发布了破产警告。

一天进进出出几十亿的公司,一周印刷的钞票数量叠加可达两个珠峰高度的公司,竟然要凉凉了?!

这家英国的造币公司,巅峰时期曾为全球140个国家印制钞票,为150个国家提供商业安全纸张,全世界流通的纸币,有三分之一出自德拉鲁。

就连当年中华民国的纸币、金圆券,以及未回归前香港的港币都是它印制的。

德拉鲁“破产警告”原因,除了自身经营不善之外,主要原因则是被全球“无现金支付”降维打击了。

要知道,英国德拉鲁公司开始造币的时候,中国的圆明园正在遭受英法联军的肆虐焚毁。

发明了造纸术和印刷术的我们,却在印钞造币技术上落后发达国家至少100年。

从落后世界100多年,到如今的全球领先,中国印钞造币技术是如何逆袭的?

纸币被降维打击,中国印钞行业现状如何?

01

钱还得自己造

印钞,关系着一个国家的金融安全,是国计民生的大事。

任何国家,任何历史时代,货币生产与发行只有攥在自己手中才踏实。

奈何,建国初期,百废待兴。新中国缺乏最新的印钞造币技术,只能将金融命脉交到别人手中,为此,我们曾委托苏联印制过一段时间人民币。

不过,即便是在中苏友好时期,苏联专家的技术也对中国严格保密。

当时,有位技术员虔诚地向苏联专家请教造币的技术和经验,苏联专家连连摇头:“这是仅次于原子弹的绝密技术,不能外传。”

所以,造币技术也被称为“亚核”技术。

中苏交恶后,苏联人就中断了为中国造币的项目。但这并没有给我们造成太大困难,因为当时以柳溥庆为代表的老一辈造币人早已种下了“造自己的人民币”的种子。

在中苏公开分裂之前,柳溥庆就向中央提出我们自己来印制人民币的建议。1957年,该建议被中央批准,柳溥庆随即从各地调集专家成立了专门研究机构和攻关组。

“不依靠别人,相信自己”,这是当时柳溥庆对专家组成员说的话。

短短三年时间,柳溥庆团队就攻克了技术难关,取得了以“145甲”印钞机、固定水印钞票纸为代表的一些技术突破,为第三套人民币的印制奠定了基础。

技术突破的如此之快,与柳溥庆专业的印钞技术和多年的经验积累分不开,这也是其一贯主张自印钞票的底气所在。

其实,早在1940年,柳溥庆就为新四军秘密印制了一批江南商业流通券,1941年为新四军军部筹建江淮印刷厂,并负责组织印制江淮银行钞票。

1949年柳溥庆把自己于1933年在上海三一印刷公司研制的“胶印平凹版制版技术”用于人民币的印刷,帮助成立之初的新中国及时推出新的货币体系。

柳溥庆的能力,不止如此。

1953年,柳溥庆作为验收组长赴民主德国验收凹印机时,发现德国印机原设计方案有误,便提出了自己经过潜心研究的新方案,却被德方拒绝。

为此他专程去莱比锡找德方印机制造业相关领导,先后进行了五次谈话,终于说服德方接受了其提出的“逆转擦版原理”及一系列的修改方案。

于是,柳溥庆在1963年便组织实施了《水印新工艺试探性研究计划》,在各方配合下,制造出了新的圆网造纸机。

这一举又打破了国外垄断的水印工艺技术,为我国开辟了独创的制造水印纸道路。

此时的柳溥庆已经过了花甲之年。

当时,柳溥庆最担心的还是中国印钞造币行业的人才传承问题。

新中国的底子太薄了,为了给新中国培养更多的专业人才,他便走上三尺讲台。1956年,柳溥庆开始为工人技术学校讲授彩色照相制版技术等课程。

为了让更多工人学会最新的印钞技术,柳溥庆亲自编写了《平凹版操作法详解》和《蛋白版操作法详解》两本书。

1973年,已经病重的柳溥庆给周总理的信中还表示,希望“当一个彩色报纸的印刷技术顾问,能为社会主义建设多做一些工作。”

一年之后的1974年,柳溥庆在北京阜外医院逝世,他的骨灰安放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

后来,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编辑的《“寻访柳溥庆”纪实专刊》中写道:

“他是与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老一辈同时投入大革命的先驱,是新中国印钞科技的开拓者和奠基人,是印制行业先进模范人物的杰出代表。”

幸运的是,柳溥庆的一生成就,也得到传承。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相继发布了第四套和第五套人民币,持续迭代的人民币在设计能力、防伪技术装备水平、生产工艺等方面,已经领先于世界。

正是众多后来者站在“柳溥庆”的肩膀上,再加持续的技术创新,中国印钞造币技术才能领先世界。

02

印钞是个技术活

既然印钞造币对一个国家如此重要,那么世界上为什么还有许多国家假手于人?

这其实跟大多数行业类似,无外乎技术难度和成本两个原因。

一方面印钞技术的工艺太复杂,不仅需要最顶级的印刷设备、物料等,还需要不断持续迭代防伪科技,应对造假。

另一方面,一些小国家的纸币印刷量较小,自己包揽生产的成本,比外包要高好多倍。

只不过因为印钞行业的特殊性,双方需要更多的信任,才能合作。当技术不成熟的时候,我们曾经也依靠过前苏联。

目前,世界上只有中国、日本、英国、俄罗斯、美国等少数国家具备印钞造币能力。

我们以第五套人民币百元大钞为例,看看印钞技术难在哪里?

一张人民币从手工雕刻模板到印刷出厂,至少要经过10多道工序,历时1个月时间。

总结起来包括选纸、印制、裁切、质检等,技术难点在于选纸和印制两大步骤。

人民币使用的钞票纸为水印纸,制作配方属于国家机密。

目前全国只有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下属的河北保定钞票纸厂、江苏昆山钞票纸厂和成都钞票纸厂这三家企业才能生产这种水印纸。

特殊区域需要用变色油墨印刷,例如上述百元大钞图片中的“5变色油墨”,该油墨颜色会随着光线角度而改变。

钱币印刷精细,线条粗细参差有序,油墨的浓淡层次极难模仿,成为钞票防伪的重要技术之一。绝不是把墨水涂上去这么简单,全球掌握这一技术的国家更是少之又少。

而印刷最大的难点在于凹版印刷。什么是凹版印刷?人民币上面那种摸上去凹凸不平的图案和线条就是雕版凹印上去的。

再者,传统的凹版印刷技术在印钞过程中只能进行单面印刷,待油墨干了之后再进行另一面的印刷,大大增加了时间成本。

中国发明的“SD凹印对印”技术,不仅精度极高,还实现了双面同时凹印,大大提升了印刷效率。

因此,“SD凹印对印”团队获得了2010年度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随后中国自主研制了世界首台凹印对印机,并在日本、瑞士、德国获得了专利授权。

除了印刷中的防伪之外,百元大钞还加上了4毫米宽的光变镂空开窗安全线,以提升防伪性能,就是那一条金带。

第五套人民币经过2015年版的提升,应用了国际领先的“光彩光变油墨、全息磁性安全线、光变镂空开窗安全线”等技术,让中国印钞造币技术在国际上具备了更强的竞争力。

技术实力带来的底气,也让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在完成指令性生产任务之外,开启了“特种行业”——

成立“中钞”品牌参与国际竞争,为其他国家印钞票。

03

给世界“发钱”

中国的印钞造币技术自古以来就领先于全球,只不过近代落后了100年而已。

五千年的历史沉淀出了极其丰富的货币文化,更不要说造纸术、印刷术是世界公认的四大发明。

后来的考古发现,中国在公元前1000年前就已经有铜贝货币了。此外,中国北宋年间的交子已经实现了兑换流通,南宋的会子实现了无限制的永久流通。

中国极有可能是世界上出现铸币、纸币最早的国家,具备相当丰富的铸币印钞经验。

新中国成立之后,便卯足劲复兴昔日的辉煌。虽然那时的技术水平尚有较大增长空间,但中国已经出现了一群柳溥庆们。

当时,众多“第三世界”国家对新中国十分信任,大量钞票代印业务已经纷至沓来。

越南的1957年、1965年、1968年三套纸币,都是由中国相继代印。

越南也成为中国最早期开展援外印制钞票最多的国家。

1963年到1992年,中国累计为阿尔巴尼亚印刷10种面值的钞票。

1974年,中国帮柬埔寨代印了7种面值的新版纸币,面值为0.1、0.5、1、5、10、50、100瑞尔。

1990、1992年,中国分别为古巴印制面值5、10、20、50比索纸币。

1991年,为蒙古代印蒙古国库券,分别为50、100、200、500图格,蒙古国的硬币也是中国制造的。

……

随着中国印钞技术整体提升,市场变得更大了。

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在2015年进行商业化转型之后,就先后击败了英国、法国的知名企业,首次以投标方式中标尼泊尔100卢比、1000卢比和5卢比印钞订单,开启了中国为世界商业化印钞造币的先河。

正是这批尼泊尔卢比订单,让中国在世界上确定了优质的“中钞”标准,实现了中国印钞行业从“中国出口”到“中国制造”再到“中国标准”的“三级跳”。

1000卢比纸币交付成功后,尼泊尔央行执行董事卡德尔坦诚道:“中国印制的货币质量高、价格便宜,至今已为尼央行节省下数百万美元。”

在帮尼泊尔印完纸币后,中国为泰国制造的4500万枚2泰铢硬币也从沈阳启运,这是泰国新国王的肖像首次印上泰国流通硬币。

随后,成功中标亚洲国家孟加拉国、斯里兰卡、马来西亚、印度的货币生产项目;

非洲国家几内亚货币;

欧洲国家波兰货币;

美洲国家巴西货币;

……

鉴于保密协议,还有更多国家未公开。

这些,正是中国印钞造币技术,在国际货币舞台上展现“中国制造”硬实力的表现。

尾声

其实,没有哪个行业是夕阳产业。

放眼全球,中国“去纸币化”的进度遥遥领先。即便如此,中国还是有2.5亿老人是纸币主要使用人群。

只要存在,就有市场。

而一旦放眼全球,市场就变得更大了。只不过,竞争也会变得更大。

然而,中国产业人,向来不缺在荒漠中开辟绿洲的决心和毅力。随着中国产业人持续掘进,中国技术也正在占据更大的全球市场。

今天是教员的127周年诞辰。教员在世时,曾多次拒绝将自己的头像印在人民币上。直到1988年,教员逝世12年,刊印第四套人民币时,人民还是把他印上去了。

在教员62岁那年,看着祖国大地敢闯、敢干的青年才俊,他曾做出这样一句批示: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这句批示,适用于当下中国印钞产业人,也同样适用于其他正在壮大实力的各领域从业者。

酷玩实验室整理编辑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文献:

《全球最大印钞公司濒临破产,140个国家将无钱可用?》,发表于新浪财经;

《怀念新中国印钞科技奠基人柳溥庆》,发表于金融博览;

作者王唯实,《追忆为印钞技术作出贡献的柳溥庆》,发表于印刷杂志;

《涨姿势!中国印钞造币的核心技术都在这儿了》,发表于网易新闻学院;

《我国的人民币是如何从“白纸”一步步变为“钞票”的?》,发表于小菜鸡说实事;

《看看各国都是如何印刷钞票的?》,发表于印刷资讯;

作者汪泽,《并不好复制!中国印钞造币有哪些核心技术?》,发表于网易新闻学院

《中国为这九个国家援外代印过钞票》,发表于茂林之家;

作者彭信威,《中国货币史》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