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尚启蒙人叫板LV 这位贫寒移民后代成功秘诀是?

投稿时间:2020-12-30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笑傲江湖

据法新社12月29日报道,法国著名服装设计师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在巴黎西郊讷伊(Neuilly)市的一家医院去世,享年98岁。皮尔·卡丹的家属在一封公告中表示:“对于我们整个家族来说这是无比悲痛的一天,皮尔·卡丹走了。他是一位跨过一个世纪的伟大设计师,在法国和世界留下了一份独一无二,但不止于此的艺术遗产。”

皮尔·卡丹因未来主义时装设计留名青史。上世纪八十年代,他成为第一个进入中国的西方时装大师,被誉为中国当代时尚的启蒙人。

▲ 2016年,皮尔·卡丹在秀场上。1992年,皮尔·卡丹当选为法兰西美术学院院士,成为法国历史上第一个因服装设计获得而入选的院士。(法新社图)

2019年5月,96岁高龄的皮尔·卡丹第一次公开承认正在准备公司继承等相关事宜,但他否认已经退休,并自豪强调“我是目前年纪最大的女装设计师”。

“活着的意义就是画图”

虽然皮尔·卡丹自2019年起不再每天前往爱丽舍宫对面的工作室工作,但是他仍每天坚持绘画。“它是我存在的理由,是我的世界,是我的毒品。”

▲ 1978年1月28日,皮尔·卡丹在巴黎推出新款秋冬婚纱。(法新社图)

▲ 皮尔·卡丹1954年设计的泡泡装(robes bulles)大获成功。(皮尔·卡丹官网截图)

“我与LV、开云老板不同”

尽管皮尔·卡丹品牌在法国市场上的存在感越来越低,但在亚洲及美国还是一如既往地有人气。成功的秘诀是什么?“我一直是独立而又自由的,和阿尔诺(Arnault,法国路威酩轩集团总裁)、皮诺(Pinault,开云集团总裁)不一样。”卡丹认为自己与“他们(les autres)”有着截然不同的风格:“我始终相信卡丹品牌。”

▲ 1979年3月,作为第一位来到中国的欧洲服装设计师,皮尔·卡丹领着12个洋模特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办了新中国第一场时装表演。此后,“皮尔·卡丹”成为第一个进入中国市场的国际品牌,成为中国人心目中顶级、奢侈、身份的标签。(皮尔·卡丹官网截图)

“必须要够专业才行。得先学会如何手工制作扣眼,才能聪明的管理。”皮尔·卡丹骄傲地说。事实上,懂会计的他也确实一直亲自监管公司账务。

▲ 皮尔·卡丹与法国电影偶像、法国“电影大使”、法国老牌女演员珍妮·摩露(JEANNE MOREAU)有过一段情,卡丹曾表示,很遗憾未能和摩露有孩子。卡丹的同性恋众所周知。2001年, 珍妮·摩露成为法兰西艺术院首位女院士。卡丹致辞欢迎她时当着众人的面忆起了两人之间的隐私。他说:“在威尼斯的达尼埃利(DANIELI)酒店,在乔治桑与缪塞曾经住过的大房间里,我们做爱,我们的身体缠绵。”

谈“黄马甲”:“没了富人,就会有更多的穷人”

经过多年的奋斗,出生在在意大利农村的皮尔·卡丹,已成为法国最有钱的富翁之一。借助他在时尚界的影响,他建造了自己的房地产帝国并且在多个领域投资,例如Maxim's餐厅。

▲ 1981年4月16日,皮尔·卡丹在巴黎Maxim 's餐厅前。(法新社图)

2019年,如火如荼的黄马甲运动让位于皮尔·卡丹商店和Maxim's餐厅也遭了殃。卡丹认为,“黄马甲”危机是因为政府“处理不当”造成的。

“他们(黄马甲)这么做有自己的理由,我不会去批评他们,我理解他们。但硬要说我支持黄马甲,这就太搞笑了,就算我这么说也没人会信。”

该如何处理黄马甲运动?“早知如此还不如当初就多给他们每人150欧嘛,看看现在闹成这样,损失多大!”不过,慷慨的卡丹并不同意给富人加税:“如果没有富人,那将会有更多的穷人。”

“彩绘裙子是未来时尚潮流”

在皮尔·卡丹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他想要建立的文化中心模型,他亲自设计的装着来自意大利托斯卡那泉水的瓶子,以及1974年12月他登上时代周刊(Time)封面的杂志。

▲ 《时代周刊》封面图上的卡丹裹着自己设计的经典款毛巾。

还有什么想做却没来得及做的事?“未来潮流是画在身上的彩绘裙子。如果我才二、三十岁,一定会发展它。”卡丹表示。

▲ 2018年9月皮尔•卡丹在中国长城举办时装秀。

高雅就是“简单朴素”牛仔裤毁了时尚

高雅是什么?在卡丹看来,高雅就是“简单朴素”:“通过简单的服饰透出女性的内在美”,这就是卡丹的宗旨,对他自己亦适用。“我有20条一模一样的裤子,连面料和线条都一样,外套也是这样,这就是我的风格,但运动鞋除外”,卡丹透露说,之所以运动鞋能入他的“法眼”,主要是胜在“舒适”。

▲ 1967年1月28日,皮尔·卡丹与身着春夏新款的模特。(法新社图)

对现在的时尚潮流怎么看?这位让时装走进平民的时尚大师曾在2017年080巴塞罗那时装周上犀利表示,牛仔烂大街,时尚概念变得越来越贫瘠。“我们发明了牛仔裤这个属于穷人的时尚,做牛仔的、以及那些将牛仔裤用作奢侈品牌时尚元素的人,都错了!”

▲ 2012年,皮尔·卡丹北京时装秀。(法新社图)

“今天的时尚业不再辉煌,时装界也逐渐萎靡。在我的那个时代,肯尼迪夫人杰奎琳·肯尼迪是时尚界的扛把子。她的优雅和独特风格,为高级时装定制和高级时装品牌创造了就业机会。现在有这么多人失业,可以说是富人们的错,因为他们亲手扼杀了奢侈品行业。”卡丹“忏悔”说。

▲ 1991年,皮尔·卡丹与Kenzo创始人高田贤三以及时任日本驻法大使合影。(法新社图)

皮尔·卡丹品牌的兴衰

▲ “皮尔·卡丹”在中国一直是被“山寨”的焦点,一不小心就会网络直播带货翻车。12月15日,罗永浩在其公众号发布关于11月28日交个朋友直播间所销售“皮尔卡丹”品牌羊毛衫为假货的声明。声明中透露,交个朋友直播间在11月28日出售的“皮尔卡丹”品牌羊毛衫,经检测并不是羊毛产品。

 尽管如此,这位自学成才的设计师所带来的创新并不能总是赢得掌声。皮尔·卡丹从1959年以来,在120个国家签订了800个生产厂家。世界各地充斥着以他的名字命名经典产品,例如香水、领带,甚至自行车和锅。在当时,皮尔·卡丹的成功模式受到众人追捧和模仿,除了香奈儿。但很快皮尔·卡丹显现出了它的局限性,有人认为,他不仅失去了自己的品牌形象,而且其产品成为了平庸的象征。

▲ 2006年皮尔·卡丹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秀场上。(法新社图)

“业内人士经常批评我,因为他们没有看到未来。我可以预想到十年后的未来”,皮尔·卡丹解释说。“这就是我可以盈利的原因。”此外,还有人批评他捍卫“让时尚大众化”的观念。当他被问到当今主导市场的“快时尚”看法时,他声称:“它们就像一本书,仍有阅读的价值。”

▲ 2020年9月21日,皮尔·卡丹入行70年服装秀在巴黎châtelet剧院举办。(法新社图)

皮尔·卡丹1922年生于意大利北部威尼斯附近一个贫寒家庭,在孩提时全家移民法国。

皮尔·卡丹在法国圣埃蒂恩(Saint Etienne)长大,17岁到维奇(Vichy)当裁缝学徒。

迁居巴黎后,他于1946年与诗人、艺术家兼导演让·谷克多(Jean Cocteau)合作,为电影《美女与野兽》设计出迷人场景和戏服。

1946年,皮尔·卡丹由迪奥创办人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钦点进入旗下,成为迪奥(Dior)第一名裁缝师,受到迪奥的器重与欣赏。

1950年,皮尔·卡丹决定自创品牌,很快就建立起勇于创新的名声,在1954年设计出泡泡装(robes bulles),至今为人津津乐道。

1964年,皮尔·卡丹推出的“太空时代”(Space Age)设计系列,至今仍是时尚史上划时代之作。系列特色包括挖洞洋装、针织紧身衣、紧身皮裤、和服装搭配的头罩及蝙蝠袖毛衣。

皮尔·卡丹拥有全球事业帝国。他的服装不仅在日本占有广大市场,1978年他还与冷战时期的苏联签订制作合约,1979年他更成为首位在中国举行发布会的西方时尚设计师。

1991年,皮尔·卡丹成为首位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红场(Red Square)举行发布会的时尚设计师,吸引20 万人到场观赏。他的家人赞扬他“很早就投入全球化潮流”。

相关报道:皮尔·卡丹去世,西装界“大哥大”的奢侈与救赎

2001年,皮尔·卡丹发现未经他授权的皮尔·卡丹服装。图/视觉中国

据法新社报道,法国时装设计师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于当地时间周二(29日)去世,终年98岁。

皮尔·卡丹1922年7月2日出生于意大利水城威尼斯近郊,是知名服装设计师。1945年,皮尔·卡丹23岁时,在巴黎参加电影《美女与野兽》的服装设计,作品颇受好评,此后,他的设计才华逐渐受到欣赏。1950年皮尔·卡丹独立开设了服装设计公司,地点选在巴黎的Richepanse街上。

“皮尔·卡丹就是上世纪80年代的爱马仕”,父辈回忆道。在中国改革开放后长达15年的时间里,皮尔·卡丹几乎是国民心中无可替代的第一奢侈品牌。

改革开放初,一位年近60岁的意大利设计师,依靠自己的品牌,彻底颠覆了夏穿灰短袖、冬穿军大衣的国民对于时尚的认知。这个第一次胆敢走近沉睡的雄狮并捋清其鬃毛的品牌,就是皮尔·卡丹。

然而,随着国民购买力不断提高,国际奢侈品牌“逐鹿中原”,皮尔·卡丹在这场混战中走下了神坛。在出售产品授权、引进代理商等一系列操作后,皮尔·卡丹在国民心中几乎与二线国产品牌无异,而产品质量被爆不合格、伪造者层出不穷,也为品牌蒙上了一层阴影。

01

八九十年代的“爱马仕”

“买到皮尔·卡丹的时候,我觉得这个牌子连包装塑料袋都很时髦漂亮。”林朝晖回忆起了自己第一次购入皮尔·卡丹时的场景,那时的皮尔·卡丹仿佛与回忆一同被蒙上了一层滤镜。

那是1994年的桂林,水泥路边多是青瓦白墙的低矮楼房,两节式加长公交车缓缓开过,自行车铃叮当作响。随着国际奢侈品牌开始抢滩中国,一家名为永得利的中高档品牌商店在略显清贫的桂林市中心开了张。皮尔·卡丹、金利来……踏入两层的永得利商店后,中高档品牌琳琅满目,而林朝晖则选择了当时最为大牌的皮尔·卡丹。在花费近600元购入一件皮尔·卡丹羊绒衫后,统一着装的服务员用品牌专用塑料袋包装好递给他。

大学毕业后的林朝晖留在桂林一家国营旅行社当导游,与皮尔·卡丹的十余年“交情”也由此开始。

1989年一个普通的工作日,林朝晖的领导,一位旅行社副总经理从国外出差回来后穿了一套皮尔·卡丹西装到单位上班,不一会就被大伙团团围住,询问西装的质地与价钱。

“我们以前没想过西装的质地可以这么精良、服帖”,林朝晖回忆,自己在领导和外国游客的闲谈中才知道,皮尔·卡丹是国外奢侈品牌,“那时候一套2000元的皮尔·卡丹西装,在我们的心里,就相当于现在的爱马仕”。

2009年6月30日,北京某商场内的皮尔·卡丹专卖店。图/视觉中国

相比之下,上世纪90年代的桂林,非旅游业国企和事业单位员工工资普遍在300元左右,重点幼儿园学费150元/月,在桂林友谊商店购买一套上海名牌西装130元,桂林米粉一碗1元。

不过,作为国际旅游城市的导游,林朝晖和同事的月薪是国企员工的五到十倍左右。德语专业毕业的林朝晖当时负责带境外旅行团:德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港澳台……这些境外游客都会给导游不少小费,算上汇率,90年代初,林朝晖和同事们每个月月薪能达到两三千元。

在先后购入进口日产轿车和“大哥大”之后,自1994年起,林朝晖陆续购入皮尔·卡丹的西装、短袖、皮带甚至内衣内裤,成为了皮尔·卡丹多年的忠实顾客。

如今,林朝晖对于皮尔·卡丹的推崇早已随着品牌光环的消散而趋于理性,不过,这个曾经的奢侈品牌换了一种更为“亲民”的形式静静地躺在衣柜中:每到南方湿冷冬季,林朝晖还是会买一些皮尔·卡丹的保暖内衣和厚袜子,“买了二十多年了,这个牌子就像老朋友,总归有感情”。

02

借时装秀展销会打开中国市场

皮尔·卡丹,一个由迪奥前任西服部负责人创造的高档西装品牌,为何在改革开放之初,在林朝晖等中国普通老百姓心中的知名度会远远超过迪奥?

实际上,也与皮尔·卡丹最早进入中国市场有关。

1979年的中国大地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下刚刚苏醒,大街小巷都是军绿色、蓝灰色的衣服,人们对于时尚品牌既向往又陌生。在创始人预见到这个国家蕴含的巨大商机后,皮尔·卡丹决定来中国举办品牌时装展示会。

根据皮尔·卡丹官网介绍,这场对中国来说史无前例的时装秀举办于1979年,地点选在北京民族文化宫。随后数年,皮尔·卡丹仿佛“开窍”一般,接连举办多场活动。

1981年,在北京饭店第一次举办对外时装表演;1983年,在北京民族文化宫第一次举办皮尔·卡丹国际产品展销会;1985年,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举办中国最大的时装表演,一万多人观看了此表演……在改革开放最初10年,皮尔·卡丹几乎每年都在中国举办展销会、时装表演甚至募捐活动,以此打开品牌在中国的知名度与销路,而国人的时尚观念也在悄然被皮尔·卡丹改变。

皮尔·卡丹正式进军中国的机会出现在改革开放10周年——1988年。

在此前一年,意大利最大的服装销售商和批发商GFT国际公司恰好与天津纺织集团、中信集团共同成立了天津津达制衣有限公司。在这家公司成立的第二年,也就是1988年,创始人皮尔·卡丹来到天津,根据品牌介绍,“皮尔·卡丹先生惊喜地发现这是他在欧洲以外见到最好的西装生产厂”。

当年,皮尔·卡丹就与意大利GFT国际公司签署了皮尔·卡丹在中国大陆最大的代理合同——男装代理合同。由此,天津津达制衣有限公司成为了中国最早生产和销售皮尔·卡丹男正装系列产品的公司,这也是皮尔·卡丹在中国授权的第一家正规专业生产公司。

皮尔·卡丹办时装秀的脚步并没有停下。1990年,皮尔·卡丹在北京、天津两地举办了5场大型时装表演。1993年,皮尔·卡丹参加第一届中国国际服装博览会,并在北京天坛举办时装表演。而这个时候,虽然皮尔·卡丹主办的活动仍主要集中在京津地区,但品牌名声已经传播至广东、广西等西南沿海省份。

见证其市场影响力的“高光时刻”也出现在此时,1995年,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在中南海接见了皮尔·卡丹先生。然而随后不久,“领头羊”皮尔·卡丹就被卷入了各大奢侈品牌“逐鹿中原”的混战时代

03

从“唯我独奢”到退居二线

在当下,皮尔·卡丹仍不乏有些年轻的顾客,其中张雷告诉记者,鞋码全且质量好的皮尔·卡丹是他买鞋的首选,5年内张雷购买了8双皮尔·卡丹的鞋。

尽管鞋的质量多被顾客赞美,但皮尔·卡丹的主营业务正遭受着争议。

2013年12月,有消费者向媒体投诉其购买的皮尔·卡丹女式皮衣存在质量问题,并出具了相关检测报告显示皮革撕裂力不达标。2016年8月,广东省工商局通报,由青岛卡登内着服饰有限公司生产的,在广东省境内经销的皮尔·卡丹牌内衣在纤维含量、标识等方面均不合格。

有业内人士将皮尔·卡丹成衣质量下滑的原因归咎于营销模式。2009年7月,中国卡丹路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小飞以3700万欧元买下了“皮尔·卡丹”的皮具、针织、皮鞋、手套四类品种在中国的商标权,随后通过同业网络进行大面积授权铺货。

而在此之后,出售产品授权就成为了皮尔·卡丹在中国的主要营销模式之一。

目前,皮尔·卡丹的代理商遍布全国,其中,顾客们购买的女式正装由北京一家代理商提供,男正装、男女袜由包括天津津达制衣有限公司在内的天津2家公司负责,男衬衫的代理商是一家厦门公司,如果在冬季,顾客想要买羽绒服,男式羽绒服由广州忠源公司负责,女式羽绒服则由江苏依豪公司负责,男女式牛仔由广州积家负责。

皮尔·卡丹公司中国首席代表在2013年曾表示,皮尔·卡丹会“将权利授给当地公司进行运作,由该公司进行生产、销售,我们提供技术支持,主要是设计,设计师会跟代理商们进行辅导沟通,每年提供两次的设计图稿。”

业内人士称,皮尔·卡丹在中国市场基本采取的就是品牌授权模式,这样做的后果就是由于客户水平参差不齐,产品质量难以得到保障,进而使得品牌的高端形象受到严重的破坏。

“在全国的二级和三级城市,造假者尤其猖獗,他们的店面比真品还多,销售量比真品还大”,皮尔·卡丹品牌在官网称,造假者不光非法抢占了大量的市场,特别是他们低劣的质量更对皮尔·卡丹品牌声誉产生了不可弥补的损害。

受营销模式和造假者的双重影响,与改革开放初期不同,这个曾经风靡全国的奢侈品牌如今在年轻人眼中已经变成了“二线国产品牌”。而它当年的“后来者”,如今已经夯实基土,成长为强劲对手。

当年,随着皮尔·卡丹开拓中国市场获利,各大奢侈品牌纷纷进驻中国试图分一杯羹。1990年,卡地亚落户中国;1992年,路易威登在北京开了中国第一家分店,登喜路也进驻中国;1996年,爱马仕和古驰闻风而来。如今,皮尔·卡丹提前十几年布局中国市场所获得的时机红利已经几乎耗尽。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