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从52%支持到80%支持,怎么做到的?

投稿时间:2021-01-01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古姿女郎

  2016年,英国以52%对48%的比例,出人意料地支持离开欧盟,历经不同寻常的四年撕扯和波折,今年12月30日,英国议会以521对73的票数,以绝对优势(80%支持率)通过了脱欧协议,这一转变足以让鲍里斯名垂青史。由此,英国即将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它也许离开了一个房间,却拿到了各个房间的钥匙。

  这过去四年,英国围绕脱欧风风雨雨,给世人展示了一个巨大的“政治实验室”。

  我很喜欢自己设计的一门课,专门讨论“认知偏见”,比如你开一辆宝马,会觉得满大街都在开宝马,如果你开的奇瑞,那么这街上的奇瑞在你眼里就特别多。我常常拿脱欧来和学生开玩笑,让他们猜测自己所在的郡有多少人支持脱欧,然后再给他们一个真实的数字。

  这个设计来自我2016年的一段经历。那时候我在英国一座海滨城市工作,每次去上班,我都选择乡村小道,开车去大学。沿途的风景无比秀美,英格兰乡村的典范,也是英国保守党人的领地。可想而知,在脱欧之前,沿途所见都是“Leave”的标语,这样风景我看了快一年。

  而回到我所在的城市,我会无比谨慎,不愿意与人讨论脱欧有什么好处。因为英国的城市,是工人阶级的发源地,很多地方都是工党的专属地,如果你的城市还是一个推崇多元文化的重镇,那么留欧是唯一的选择。也许我在城市里生活的更多更久,我的潜意识里接受了留欧的打算。以至于在脱欧公投前夜,一位老友问我,今天押脱欧还是留欧,我略微思考了一下,说还是留吧。从此后,他有三年没有给我打过电话,我估计那次他压的比较大。

  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那么多乡间路上的“脱欧”的标牌,没有改变我的认知。这也许就是一种“认知偏见”。在以后的日子里,围绕脱与留的争论,成为我们日常生活里的禁忌话题。这又是一个心理学研究,据说,如果当你发现一个陌生人与你政见相左,一个朋友和你政见相左,你会对陌生人比朋友更加友好。

  在52%对48%的基础上,英国社会在过去的四年里,以议会为镜子,几乎所有的分歧,争论和撕裂,此起彼伏。当你观察英国前首相特丽莎?梅在议会的处境,就是最大的牺牲品。而2019年围绕脱欧的各种投票,让人感觉是要把一头大象搬出客厅,几乎找不到任何回旋的余地。

  这个时候,我们只能期待一个异类的出现。

  于是鲍里斯来了,他自己就是一头政治巨象,任何对他人品和私人生活的攻击,就好像是蚊子对大象发起的冲锋。他像一头饿极了的野猪,只顾啃食着到手的美食,向稻田的深处推进,直到走出这片泥沼。

  应该感谢英国议会民主,现代西方民主的鼻祖,加上现代传媒的传播和展示之功,在过去的四年里所有脱欧与反脱欧的斗争,都在大屏幕上被展示,塑造了一个特殊的观察室,让人去理解一个群体的行为是被如何改变的。

  从仅仅4%的微弱优势(52% vs 48%)到80%的绝对优势,一个群体,具体地说整个国家的公民认知和行为的改变,是需要巨大的努力的,加上一个超能的推动。

  鲍里斯做到了。他在国内脱欧攻势中,结盟自己的政治对手,小幅度胜出,在推动脱欧策略上,拉拢北爱的保皇派(DUP),以险胜确立脱欧战术,能以在谈判阶段,可以动用“硬脱欧”来加持自己的筹码。在这个透明的政治实验室里,他显示了一个政治家的专业性,那就改变群体的认知和行为,进而弥合社会的分歧,至于其它的会不会做菜,有几个私生子,在这个实验室里显得并不重要。

  如果仔细分析这次投票,你会发现所有的保守党议员(除了两名弃权)和大多数的工党议员都投了支持票。在反对者的阵营里,集结了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地区的议员,这几乎就是英格兰与非英格兰在英国政治里的统独之战。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一度是保守党盟友的北爱保皇派政党(DUP)贡献了重要的反对票源。这一点反映了英国政治换挡转速之快,也体现了英格兰主导了英国政治的冷酷与狡黠。鲍里斯就是两者集大成者,他在利用了DUP之后,不念旧好,断然放手,不惜牺牲北爱尔兰的利益,赢得了全国的胜利。在脱欧之后,北爱尔兰与爱尔兰,也就是欧盟之间不设边境,北爱还要遵守欧盟的某些法律。这对于北爱的保皇派,也是北爱的统派来说,造成了严重被抛弃的感觉。更加令他们心寒的是,爱尔兰首相,也是统派的对手,是最早欢呼今日投票结果。

  所谓分分合合,北爱人,或者爱尔兰人,在大不列颠的政治圈里,始终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落。相反,历史上富有武力反抗传统的苏格兰人,早就流露过脱欧之日就是独立之时的威胁。鲍里斯接下来要面对更加汹涌的苏格兰独立运动的攻击。

  然而苏格兰的独立本钱如何?一个小小数字,最新披露的2020英国十大房价下跌城市之中,前五之中苏格兰占了三名,其中苏格兰传统的石油小镇阿伯丁,就在其中,这也就暗示苏格兰引以自豪的北海油田,将成弃子。以小观大,苏格兰在财政上仰仗伦敦中央政府的支持,一旦脱欧,将会陷入极大困境,甚至抗疫都出现恶化。

  随着英国与越来越多国家签署贸易协定,英国在国际舞台将会更加活跃。鲍里斯凭借脱欧优势,有可能在2021年逐步施展自己对未来世界的宏图,甚至在抗疫上,也可以在好牌打烂之后,重新翻牌再战,比如英国有世界最先进的病毒监控体系(英国在上周自曝其短,宣布发现新的病毒变异),动态封锁策略(不能不折腾的探索精神),疫苗决策和推广策略(买买买和打打打的豪气)。可以肯定地说,抗疫将成为英国的又一“政治实验室”,英国从来没有放弃自己作为一个国际游戏玩家和领导者的雄心。

  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