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媒:再印两万亿!美国开启另一个大败局…

投稿时间:2021-01-05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古姿女郎

1

穷人为什么穷,因为他们没钱;既然政府能印钱,为何不多印些分给他们?很多人小时候大概都想过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用经济学解答,其实很简单:穷人之所以贫穷,不是因为没钱,而是货币背后的资本(土地、生产资料、企业等)不足;政府印钞没有创造资本,它只是以钱作工具,将资本从一些人手里转移给另一些人。

储蓄者显然是这场转移支付游戏的受害者,他们账户里钱的价值被摊薄,转移给获得新钱的人。社会的名义资金在膨胀,真实财富不仅没有增加,还在消耗——很多人拿到新钱,不是用于再生产,而是直接花掉。

政府以扶弱为名大印钞票,打击了储蓄和劳动意愿。

小孩子不懂其中道理很正常,但今天很多成年人还在做着“印钞创造财富”的美梦——圣诞节前夕,美国新一轮“纾困计划”争议,就是类似性质的闹剧。

2

12月21日,美国参众两院通过一项总额达9000亿美元的纾困计划。根据计划,年薪7.5万美元以下的成年人获得600美元补助,年薪增加,补助随之减少,直至99000美元年薪上限,就不再发放补贴。这项计划也包含了失业者每月350美元救济金,以及总额200亿美元的租房补贴。

民主党一开始提出“每个美国人发2000美元、总额两万亿美元”,但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和财政部坚决反对。

民主党被迫妥协,参众两院以多数票通过,特朗普却发出声明:他将拒绝签署该项法案——他的理想数额是2000美元。

直到12月27日,一切才尘埃落定:特朗普签署了9000亿美元新冠纾困计划,连同1.4万亿美元的政府明年支出。

无论政客们如何表演,这笔钱都不是他们自己出,而是部分美国人买单。正如印钞不能创造财富,“纾困计划”也不能真正纾困。只是在疫情肆虐的环境下,政客们需要做些什么,好显示他们还在关怀穷人。

很多人不同意我的经济学论断。他们认为,政府大发红包,人民收入增加,再用于日常消费,餐馆有生意可做,超市消费增加,企业避免倒闭,人民免于失业,这不是刺激经济的齿轮滚动吗?政府这样做有什么问题,难道应该无动于衷,什么也不做?

疫情确实给美国经济带来重创。此种破坏性不是缘于消费不足,而是生产破坏。疫情恐慌和限制措施让很多企业无法开工,人们收入缩水,自然减少消费。

政府要做的是控制疫情和让生产恢复,只要人民真正赚到钱,消费迟早复苏——而不是鼓励消费,稀释储蓄。

3

事实上,早在今年4月,美国就推出一个规模达2.2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计划。该项计划规定,年收入不超过7.5万美元的个人或15万美元的家庭,能收到人均1200美元的救援支票。

500人以下的中小企业将获得贷款资金,以支付员工8个月薪资和租金等项目。至于贷款何时偿还,该计划提到:只要资金用途正确,届时无法偿还贷款,也没关系——相当于白给补贴。

这个美国史上规模最大的经济刺激计划,取得了预想中的效果吗?并没有。二季度美国疫情加剧,GDP下降近10%;这笔钱发到人民手里,刺激了消费增长,亚马逊股价攀升,但是两个月之后,一切照旧。

只要疫情没有平息,生产秩序没恢复,再多补贴也填不满无底洞。

美国第一次纾困计划,还暴露出了很多问题。计划的初衷是帮助贫困者免于饥饿威胁,但“年收入7.5万美元的个人或15万美元的家庭”,却不能算贫困者。

美国家庭收入的中位数是7万美元,“纾困计划”基本还是在覆盖中产家庭,真正的贫困者往往领不到。

同样的情形发生在企业。扶助“雇佣500人的中小企业”的标准太简单了,很多企业规模虽小,实力一点不弱,250家上市企业一共获取9亿美元贷款补贴,平均每家企业数百万美元,其中包括市值44亿美元的洛杉矶湖人队获得460万美元。

洛杉矶湖人队并不是唯一一个获得贷款的大品牌,目前湖人已经偿还了这460万美元的贷款

第一轮纾困计划的3490亿美元拨款,不到两星期就花完,只有大概16%符合标准的中小企业获得贷款,他们规模较大,渠道通畅,和银行关系更好。而真正需要这笔钱的小微企业,并没有获得援助,反而受到不公平的挤压。

出现这样的弊端,很好理解。刺激计划的规模如此之大,需要短时间内花出去,就不可能订立细致标准。让每个家庭和企业诚实汇报自身困境,以便于政府精准援助,其实非常困难。

含混的规则下,是银行巨大的工作量。小企业申请贷款,“如同抢夺最热门的音乐会门票”,这是美国媒体的报道。

4

2008年次贷危机发生之后,美国国会为了7000多亿美元刺激计划,争吵几天几夜。十几年过去,两万多亿的经济刺激计划,几乎没有争议地通过;这还不够,半年多过去,政府又要通过一项大规模的刺激计划。

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争吵的点,居然是9000亿还是两万亿美元。这可见,美国政府的规模更大了,花钱更加不受限制。美国政治在堕落。

大政府思潮是美国政府膨胀的主要原因。当代美国民众(尤其是民主党的支持者),已经习惯了政府权力扩张。

美元是世界货币,这对美国人有利有弊:利在公然大印钞票,全世界买单;弊在印钞成了解决问题的路径依赖,就像毒瘾一样,长期没法戒掉。

印钞能从全世界征收“通胀税”,为什么不印?除此之外,两党挟私交换利益,也助长了政府膨胀。 本次国会表决纾困计划,还要解决7400亿美元国防授权法案、1.4万亿美元政府拨款法案。

共和党主张增加国防开支;民主党则力主扩大纾困计划,增加政府明年预算。特朗普对几项法案都有意见,以“拒签”和“否决”作要挟,希望获得交易。

为通过法案,民主党也是费劲了心机。纾困计划的法案文本极尽繁冗,厚达5593页,几乎没人能看完。佩洛西只给了议员4个小时审议,就连民主党议员科尔特斯(民主党的激进派)也抱怨,“这不是在施政,这是劫持人质。”

虽说争论几个月,但议员们对于法案的详尽内容,其实并不清楚。佩洛西说过,“法案里有什么,我们投票通过就知道了。”

先定下花钱预算,再稀里糊涂制出细节,这在“爱国者法案”“奥巴马医保”就出现过。这次有网友发现,纾困计划居然夹带了对以色列的援助。

美国政界有个词叫“猪肉桶”,形容政党博弈下的利益交换,夹带私货。“猪肉桶”推动了美国政府的膨胀和腐败,政府花钱越多,这种现象就越盛行。美国两党政治下的预算监督,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般完美。

5

美国的第二轮纾困计划,前后吵论两个月,闹得阵势非常大,但可预见的是,这项计划能起的作用很小。疫情不结束,生产秩序不恢复,美国民众面临的困境不会有大改观。

中国人看美国人领“政府红包”,无需羡慕。真正宝贵的是正确的经济政策,它所创造的财富才是持久和巨大的。和美国相比,中国不仅疫情控制做得好,经济政策亦可圈可点。

今年五月份,中国疫情形势初步控制,很多城市推出了“消费券”。城市财力有限,消费券规模总体不大,平均到每个用户手上,百八十块钱。

从“消费券”受惠最多的是城市中产,受疫情冲击最大的底层民众,几乎没有获利。“消费券”既不公平,也不可持续。六月之后,很少再有城市发“消费券”。

疫情发生后,中国也出台一系列“经济刺激政策”,包括“一万亿特别国债”和“地方抗疫专项债”。这些刺激计划的重点,不是消费而是生产秩序恢复。地方政府将复工复产视为重点工作,出台了很多税费减免政策。相比于政府多花钱,还是他们少收钱靠谱一些。

下半年海外疫情严重,中国企业爆发出了强大的生产力。外贸企业火力全开,追上了疫情之前的生产态势。企业红火,民众有钱赚,消费行业自然旺盛起来——这比任何形式的“刺激消费”更有效果。

这也是我在疫情期间,极力反对华而不实的“政府发红包”的原因。政府的一分一毫,都是取之于民;无论印钞还是借债,最终买单的是普通民众。

官员最喜欢发放补贴,因为他们可以博取善良的美名,享受权力的快感,甚至从中牟利。美国的纾困计划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可惜的是,美国人普遍没有意识到这项政策的错误,还沉迷在短暂的快感。对此,有智识远见的中国人要引以为鉴。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