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接种新冠疫苗推进迟缓,能强制人们接种吗?

投稿时间:2021-01-06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古姿女郎

新冠疫苗推进不尽如人意,

能强制人们接种吗?

到目前为止,已有超过433万人接种了第一批新冠疫苗,专家表示,美国的接种速度需要加快。疫苗的推出比预期的要慢,按照这个速度,将需要九年时间才能实现广泛接种。

但是速度正在加快,在最近的72小时内已经施打了150万剂,据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周日对ABC新闻表示,美国现在没有理由不能每天为100万人接种疫苗。

他以1947年纽约市大规模接种天花疫苗为例。福奇说:“我当时6岁,也是接种了疫苗的人之一。所以,如果纽约市在当时就能在两周内完成500万剂接种,那么美国每天能完成100万剂。”

1947年天花突袭纽约时,许多纽约人在医院、诊所和警察局外面站几个小时等待接种疫苗。对他们来说,接种疫苗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许多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当过兵;他们已经接种了抗大量病毒的疫苗,并认为接种疫苗是理所当然的事。此外,今天的反疫苗接种运动并不存在。

在纽约市的学校里,88.9万名学生接种了疫苗。(图片来源:国会图书馆)

福奇预计,美国所有的优先群体,包括卫生保健工作者、养老院居民、一线工作者、美国老年人和有高风险医疗条件的美国人,可以在3月底或4月初接种疫苗。到了夏季或秋季,美国有望恢复正常。

一个现实的问题是接种意愿。即使是面对已经问世几十年的疫苗,也总有些人会抵制或犹豫,而对于全新的新冠疫苗可能会产生更多顾虑。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表示,目前只有60%的美国人准备接种冠状病毒疫苗。即使是在医务人员中,据凯撒家庭基金会最近的调查显示,也有近三分之一表示可能会肯定会拒绝接种疫苗。

当接种疫苗的人口超过70-80%时,病毒将无处可藏。这就是人类过去根除天花,或者接近根除脊髓灰质炎病例的经验。同样,至少要有75%的美国人接种新冠疫苗,才能实现群体免疫,真正令美国恢复常态,而对疫苗的普遍怀疑意味着美国有可能无法达到目标。

基于这样的心态,一些官员支持强制免疫。

2020年12月,纽约州议会议员琳达·罗森塔尔(Linda Rosenthal)提出一项法案,要求所有能够安全接种新冠疫苗的居民都应接种。

11月,纽约州律师协会(New York State Bar Association)建议纽约州考虑强制所有居民注射疫苗,有健康原因需要豁免的除外。

新泽西州民主党籍参议员、参议院卫生委员会主席乔·维塔莱(Joe Vitale)已经公开表示,他支持将新冠疫苗列入公立学校必须接种的强制性免疫疫苗清单。

而就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福奇表示,他“绝对不会”支持在全国范围内强制推广新冠疫苗,但预计未来将有一些机构会强制要求接种,在接受《新闻周刊》采访时他说,他“肯定”医院等机构会强制要求雇员接种这种疫苗;学校可能也会采取类似措施;此外往返美国的旅行也“很有可能”需要这种疫苗,这类似于一些国家正在考虑实施的“免疫护照”政策。这些举措是否合法?

与此同时,许多大型企业开始部署接种计划,并且相信这将是全面复工的保障。这又会不会导致部分员工的权益受到侵犯?

基于对美国法律和判例的梳理,目前来看联邦政府不太可能出现下达的全面疫苗指令,但各州、各市和不同机构与私营企业将有足够的理由对新冠疫苗要求进行强制接种,而反对的空间将非常有限。

联邦政府能要求美国人注射疫苗吗?

当选总统乔·拜登表示,没有必要强制美国人接种新冠病毒疫苗。拜登还重申了他对美国人戴口罩100天的呼吁——他说,这一措施加上疫苗分发将使死亡人数显著下降。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黑斯廷斯法学院的法学教授多里特·赖斯(Dorit Reiss)专注于研究疫苗相关法律和政策问题,她说,除此之外,联邦在宪法中明确规定的权力也很有限,因此最终会落实到各州和各市。

但是联邦政府有一些方法让人们接种疫苗,例如将其作为获得护照的条件。赖斯说,这在以前从未发生过,但这样的要求将在联邦政府的权力范围内。

各州或城市能强制注射疫苗吗?

简而言之,答案是肯定的。

各州有法律和宪法权力要求居住在该州的人民接种疫苗,或引入疫苗强制要求。命令并不意味着强制接种疫苗,而是惩罚或拒绝为那些没有接种疫苗的人提供服务。作为朝这一方向迈出的第一步,纽约州议员罗森塔尔提出了一项法案,要求如果公共卫生官员确定没有足够比例的人接受了新冠疫苗接种,那么将要求所有可以安全接种的居民接种。

赖斯说:“没人会到你家来,把你按住,然后给你接种疫苗。”相反,拒绝接种可能意味着罚款、税收或无法获得某些服务。

州政府强制接种疫苗的权力可以追溯到1905年美国最高法院的一宗名为雅各布森诉马萨诸塞州的标志性案件。1902年,马萨诸塞州剑桥市出现了一次天花爆发,该市要求所有成年人接种或重新接种天花疫苗,否则将支付5美元的罚款。牧师亨宁·雅各布森(Henning Jacobson)既拒绝接种,也拒绝支付罚款,一直上诉到最高法院。

雅各布森提出了许多论点,其中之一是他受宪法保护的自由利益受到了强制令的侵犯,结果以他败诉告终。最高法院表示,根据宪法,各州拥有警察权力,有权制定合理的规定,以保护公众健康、公共安全和公共利益。在回应关于个人自由利益的争论时,最高法院表示,有时个人利益可能不得不屈从于力图保护每个人健康的州法律——“共同利益”。最高法院说:“个人的权利有时可能在巨大危险的压力下受到限制,并根据公众安全的要求,由合理的规章来强制执行。”

城市也有权力:2019年,纽约市要求居住在布鲁克林威廉斯堡四个邮政编码地区的居民接种麻疹疫苗,并证明他们已经接种过麻疹疫苗,否则将面临1000美元的罚款。

但是任何关于疫苗的规定都必须是合理的、相称的,赖斯说,她预计,新冠热点地区可能会强制要求居民接种疫苗。

疫苗可以强制用于某些人群吗?

是的,卫生工作者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医疗机构一直要求员工接种疫苗,包括流感乙型肝炎疫苗。专家们认为,针对新冠疫苗,他们也可能会提出这种要求。此外,养老院可能会考虑这样的可能性;而大学或许将对学生们提出同样的要求。

福奇提到了他自己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经历,该机构规定所有雇员和承包商每年都要接种流感和乙肝疫苗。

他告诉《新闻周刊》:“我每年都要接种疫苗并提交已接种证明,如果我不这样做,我就不能见病人。因此,在这方面,当我们进入全面接种新冠疫苗的阶段时,如果有一些公司、一些医院、一些组织需要所有人接种接种,我不会感到惊讶。”

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公共卫生学院院长阿希什·杰哈(Ashish Jha)说,大学可能会在秋季开学时开始要求想要住在校园里的学生提供疫苗接种证明。福奇也表示,学校可能也是强制接种疫苗的机构之一。

每一所大学、养老院或医院系统强制推行疫苗接种只会影响一小群处境相似的人。但最终,这些小数目加起来可能会占到这个国家的很大一部分,并可能会对整体接种率产生积极影响。

是否有可能强制要求小学生接种新冠疫苗?

不会很快。

辉瑞和Moderna的疫苗目前都只是得到了FDA的紧急许可批准,而且都没有被授权用于16岁以下的儿童,两款疫苗都是最近才开始对12岁以下的儿童进行测试。儿童患新冠重症的风险也较低,因此,只要供应仍然有限,儿童应该就会处在接种的最后一个批次。

但到8月或9月下一学年开始时,所有这些都可能重新审视,届时将完成更多的研究,供应可能会充足,疫苗可能会得到FDA的全面批准。

一个大问题是:现有的研究仍然无从确认新冠疫苗是简单地防止你生病,还是实际上阻止了病毒的传播。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流行病学家詹妮弗·努佐(Jennifer Nuzzo)说,如果它们不能阻止传播,那么对于像儿童这样原本严重感染风险就很低的群体,要求普遍强制免疫的理由就非常薄弱。

雇主可以要求员工接种疫苗吗?

笼统来讲,是的。虽然美国的政治领导人一直在犹豫是否要制定与新冠病毒相关的全面法规,但商界领袖可能处于一个独特的位置,可以让他们在工作环境中执行严格的措施。这一点在2009年建立了法律先例,当时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EEOC)表示,美国雇主可以在其2009年大流行防范指南中要求雇员接种流感疫苗。

大多数未加入工会的公司在制定此类要求方面拥有相对广泛的自由,这主要是因为几乎每个州都假定雇佣关系是“随意”的。公司可以出于任何法律原因随意解雇员工,其中可能包括拒绝遵守疫苗规定。此外,雇主有法律义务提供安全和健康的工作场所。前面说到,许多医疗保健设施已经要求工人接种某些疾病的疫苗,而新冠疫情可能会促使其他行业的企业采取强制措施,特别是在员工近距离工作或经常与公众接触的情况下。

“是的,在大多数情况下,雇主可以强制员工接种疫苗,”密歇根大学法学教授凯特·安德里亚斯(Kate Andrias)告诉健康媒体Healthline。

“雇主可以以员工的健康生活方式不佳为由解雇他们,包括他们吸烟或饮酒,”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教授员工第一修正案权利的兼职讲师霍莉·赫尔斯特罗姆(Holly Helstrom)说。

她说:“如果雇主要求你接种新冠病毒疫苗,而你予以拒绝,你可能会被解雇,你的雇主有权这么做。”但她指出,如果员工属于工会成员,有关疫苗接种的规定“可能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话题”。

企业也有充足的动力这么做。无论是企业还是政府,都是拯救生命、让人们重返工作岗位的努力的一部分。自疫情爆发以来,就业岗位减少了980万个,美国经济也比之前的峰值缩水了3.5%。

“真正的问题是:雇主们如何扮演这个角色?”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医疗和药品管理项目主任巴尼·埃勒林(Bunny Ellerin)说。“如果他们想要拥有健康的员工”,并希望有一天能回归更正常的工作生活,他们绝对必须处理这些问题。没有一支全面接种疫苗的员工队伍,他们就不能保证所有员工和客户的安全。

一些大型企业已经做好了在工作场所集中接种的准备,目前,这些企业选择鼓励自愿接种疫苗。全球最大的猪肉生产商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Smithfield Foods Inc.)表示,将在超低温冰箱中腾出空间来储存疫苗。美国第三大鸡肉生产商桑德森农场已经在其所有厂址建立了诊所,公司打算在有疫苗时立刻部署疫苗,首席执行官承诺将通过视频进行接种,鼓励员工也这样做。

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已经在一些工厂采购了冷藏箱来储存疫苗。动视暴雪公司(Activision Blizzard Inc.)计划为员工及其直系亲属支付疫苗接种费用。一些行业正在游说,让他们的工人能在卫生保健工作者和疗养院居民后,排在第一梯队前列率先接种。

员工能拒绝接种吗?

员工在这方面的空间非常有限,除非能提出健康或宗教方面的合理理由,或者身后有一个强大的工会撑腰。

目前的民调显示,员工对于接种新冠疫苗的态度多数较为接受,但存在年龄、族裔和党派方面的差异。

在最新的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SurveyMonkey员工幸福感调查中,大多数员工(57%)表示,他们支持在其工作场所的每个人立即接受疫苗接种。

一些白领行业的员工比其他行业的员工更倾向于支持在同事中要求接种疫苗。从事咨询和研究(68%)、娱乐和休闲(67%)以及科技行业(64%)的人最赞成在重返工作岗位前接种疫苗。

从族裔上看,白人和黑人工人在他们的同事中支持接种疫苗的可能性相同,而西班牙裔和亚裔员工明显更倾向于支持接种疫苗。

但是,就像2020年的其他很多事情一样,党派之争是导致意见分歧的真正原因。四分之三(75%)的民主党人支持在疫苗普及后在工作场所接种疫苗,而只有41%的共和党人支持;无党派人士刚好处于中间,55%的人支持接种疫苗。

更严重的是,41%的共和党人表示,他们“强烈”反对所有同事在有疫苗后立即接种的要求。

雇主可以要求他们的工人接种疫苗,这当中有少数例外。

其中一个是基于《美国残疾人法》(ADA)。该法案允许员工基于残疾申请豁免接种疫苗。比方说,如果一名员工得到了医生关于避免接种疫苗的建议,那么她很有可能有理由坚持拒绝接种疫苗。作为应对,在有条件的情况下,雇主可能需要允许员工在家工作,或者要求其在工作场所中与同事保持距离。负责执行反对就业歧视的联邦法律的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表示,《美国残疾人法》的保护适用于新冠疫苗。

不过不是所有的健康状况都适用于打ADA的官司。最近一个例子发生在明尼苏达,一家医院的员工声称自己对化学品过敏,因此拒绝接种麻风腮疫苗,第八巡回法院裁定,原告从未看过过敏专科医生,也从未因为过敏反应住过院或服用过处方药,没有足够的证据来支持其有严重过敏,因此裁定雇主胜诉。

另一个例外是1964年的《民权法案》第七条。这条规定,如果员工出于真诚的宗教信仰而反对接种疫苗,同时,不接种疫苗也不会给雇主带来太多困难,员工可以不接种疫苗。比方说,已经有至少一个联邦法院得出结论,素食主义者可以被视为真诚的信仰,因此,他们可以免于接种由鸡蛋制备的流感疫苗——不过目前的新冠疫苗都不含有这些动物成分。

这两条法律例外只适用于员工人数在15人以上的公司,所以小型企业不受其约束。

“根据法律,雇主也是有权利的私人实体,如果它只是一家小型的夫妻店,就尤其如此了,”赖斯指出。“对于雇主来说,监管工作场所,使其更安全是完全合法的,如果你不想遵守健康和安全规则,他们当然可以解雇你。”

航空公司、餐馆、商店和体育场馆能否将接种疫苗作为与你做生意的条件?

是的。

“他们可以决定以几乎任何理由拒绝为你服务,”赖斯说。

到了新冠疫苗已经普及的阶段,可能顾客需要出示接种疫苗的证明,才能进入商店或机场。考虑到在要求人们普遍戴口罩方面已经遭到了强烈的阻力,赖斯怀疑许多企业也不会强制顾客获得疫苗授权,因为这很难执行;但她也相信,严格执行规定的企业同样会赢得欢迎。“我预计,会有很多员工对雇主努力令工作场所更安全表示感激。”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