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日夜》不能讲故事的画面全被舍弃(视频)

投稿时间:2021-01-25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洪门小拳

北京晚报记者 王金跃

由电影频道出品的纪录电影《武汉日夜》1月22日全国公映,对该片的编剧和导演曹金玲来说,拍摄和剪辑这样一部影片,不管从心灵还是艺术手法来说,都是一次极大的挑战。她希望能够把着力点放在武汉战疫期间各行各业的小人物身上,从点点滴滴的生活中找到普通人在大灾面前的那种坚忍和守护。

“我想拍出这些穿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背后的那道微光。”

以“陪伴”为主题

30位摄影师拍了上千小时素材

在曹金玲进入剧组前,电影频道委托的30位摄影师已经在武汉拍摄了1000多小时的素材,她花了半个月时间粗看了这些素材,最后决定接下这个活儿。

《武汉日夜》这个片名是一开始就定下来的,曹金玲觉得挺好,“日夜”象征着生死轮回,阴阳交替。武汉战疫的日日夜夜,就是这样一个让人揪心的过程。以“陪伴”为主题拍普通人的故事,是出品方最早的要求,这跟曹金玲的想法不谋而合。作为一名电影编剧和导演,她从电影的本体出发,下意识地拒绝高大全的宏大叙事。她认为,电影的本体还是要记录一些个体的记忆。如果说新闻是重大事件的记录者,那么电影则要记录这些历史事件缝隙中的个人情感体验,“这才是艺术要做的事情。着力在小人物身上,对我是非常大的创作原动力。”

面对1000多小时的前期素材,如何取舍,是摆在曹金玲团队面前的难题。她和团队分成五组,开始筛选素材。曹金玲有自己的判断标准,她认为,电影毕竟不同于宣传片和新闻片,电影是用画面讲故事的,“不能讲故事的画面首先就被舍弃了。”其次,《武汉日夜》也几乎没有出现那些援鄂医护人员出发前宣誓动员以及武汉开启离汉通道后武汉市民送别的画面。曹金玲坦言,这些画面都非常有感染力,但这些画面跟本片的基调并不符合,最后只能忍痛割爱。

《武汉日夜》制作团队强大,李博、黄子墨担任剪辑指导,王丹枫担任声音指导,音乐人常石磊担任音乐指导并创作了主题歌和片尾曲。为了让《武汉日夜》的画面质感能充分在大银幕上展现出来,影片在后期做了大量工作,有些声音还专门去现场重新录制。

拒绝煽情与刻意

千挑万选剪辑了8个版本

《武汉日夜》一开始出现的是武汉东湖的画面,然后,一个孩子的声音响起,他念的是李白的《静夜思》……这个画面,跟影片最后的画面互相呼应,那是在一片夕阳的光辉里,长江上一艘轮船在鸣笛。曹金玲说,前后两组画面自己都刻意调大了水的声音。“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虽然很多人在疫情期间去世了,但人们的生活依然在继续,“人生就像长江水,倏忽而过,但也是绵绵不绝的。”在保持影片纪实风格的基础上,曹金玲希望画面“有写意的表达”。

剪辑期间,一位摄影师三次找到曹金玲。他拍摄了上海德济医院援鄂护士田定远在病房里照顾一位老奶奶的画面,田定远当时对老奶奶说,“您的亲人不在身边,我就是您的亲人。”这句话让摄影师感动落泪,他觉得应该把这句话剪到影片里,但曹金玲拒绝了。她认为,田定远照顾老人的画面已经说明了一切,煽情的话,没有必要,“我更多的是想留给观众自己去体会。”

不算小的改动,《武汉日夜》一共剪辑了8个版本。第一个版本充满实验性,以感情为主线,让各种人物穿插其中,极大提高了观众的观赏难度。后来经过不断修改,最终出现在《武汉日夜》中的主要人物有九组,取舍人物和挑选素材,对主创团队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无法忍受的泪点。

剪到第三版的时候,曹金玲给团队放了一次假,当时团队在一起已经工作了五个月,大家的情绪都有点绷不住了。该回家的回家,该见恋人的见恋人,曹金玲去了一趟拉萨,让自己的心情逐渐平复下来。

出现在片子里的出租车司机李超是曹金玲无法越过的泪点。李超的父亲感染新冠病毒去世后,他捐出父亲的遗体做科学研究,这样的举动让曹金玲肃然起敬。李超先后有三个亲人在疫情中去世,但他依然每天起来出工,开出租车,照顾孩子,“他那份勇敢生活下去的勇气,特别让人心疼。”

相比“武汉日夜”

副标题“微光”更加写意

《武汉日夜》拍摄平静、克制,曹金玲想把感受到的东西轻轻地、肃穆安静地呈现出来,观众也能够静静地看,“我们不是回顾灾难本身,而是要带给观众一种陪伴的温暖,给不幸离去的人们一种肃穆的缅怀,给失去亲人的人们安慰,给亲历的人们以爱的希望和力量,让观众在里面感受到人性的光辉。虽然片子里大家都穿戴着口罩和防护服,但是能感受到他们的背后有光。这是我们想呈现给大家的。”

《武汉日夜》把主战场放在ICU(重症监护室),曹金玲认为,这是跟死神搏斗的地方,最能反映抗疫前沿的点滴。电影完成剪辑的时候,出品方专门把片中出现的每个人物的片段都剪辑出来,一个一个找到本人,征求他们的意见,这些画面放在电影里是否合适。出品方和主创有着共识:如果觉得不合适,就拿下来,“让我感动的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同意。”

曹金玲给影片起了一个副标题,叫“微光”,相比“武汉日夜”,“微光”更加写意。有一次,一位摄影师告诉她,自己每次去医院拍摄疫情都非常投入,旁边一个雷神山医院的护士观察到了。每次他拍完后,经过护士的科室,她都会递给他一瓶水。疫情结束后,两人才摘了口罩见了面,吃了顿饭,“现在两人都已经有孩子了。他们靠啥领的证,不就是靠这道微光吗?他们是被彼此身上的那道人性之光所吸引。”

曹金玲曾看到一个外国教授说的一句话:如果人在巨大灾难面前,能够首先保有自身的善良和体面,在此基础上再能有一点点助人的举动,那是神一样的行为。对此,她深有同感,“很多人形容去年的那个时刻是至暗时刻。如果这是最寒冷的冬天,那么这片子里的人就是一点点的微光,一点点的烟火,是给我们带来最大希望和力量的部分。”

原标题:不能讲故事的画面全被舍弃

纪录电影《武汉日夜》公映 导演曹金玲讲述幕后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