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住豪宅“困难家庭”上热搜引发热议,当地致歉

投稿时间:2021-02-06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洪门小拳

广东东莞长安镇上角社区昨天(2月5日)推送的一则“干部慰问困难家庭”的推文,引发热议。

今天(2月6日),“东莞市长安镇上角社区居民委员会”微信公众号通报称,2月5日,上角社区发布的一则走访慰问社区居民的消息,引发社会关注。现就有关情况做以下说明:

今日情况说明推文截图

每年在春节佳节来临之际,我社区均会组织对鳏寡孤独或患有重大疾病以及其他困难的党员和居民家庭进行走访慰问。该活动延续多年,每年根据实际情况确定不同的走访慰问对象,是社区密切群众联系的举措之一。

2月3日,社区邀请镇领导和社区干部一起入户,对部分人员进行看望慰问,为他们送上党和政府的关心与温暖。此次活动中,一共走访了3户居民家庭。文中所涉及的社区居民为卢老先生,今年71岁,患有高血压且曾有中风史,2020年5月遭遇交通事故致伤,考虑到实际情况将其纳入本年度春节慰问名单。

卢老先生住院两个月,后一直暂住女儿家养伤,由女儿一家悉心照料,身体逐渐恢复。当日,社区组织慰问时,考虑到卢老先生行动不便,便前往其女儿家中对其进行慰问。卢老先生不是建档立卡贫困户或低保对象,而是我社区确定的春节送温暖走访慰问对象。

2月5日,我社区工作人员对活动进行消息推送,由于表述不当,没有将困难人员与重大疾病群众归类划分,引发外界关注,给当事人卢老先生造成了困扰,也对慰问“贫困群众”活动造成负面影响,我社区表示深深歉意。接下来,我社区将提升信息发布能力,以免因表述不当造成公众误解。

改革开放以来,依靠党的好政策,经过两代人的奋斗,我社区已成为“亿元村”,没有建档立卡贫困户或低保对象。2020年,社区实现总资产6.39亿元,累计经营总收入1.52亿元,纯收入1.28亿元。特别是党的十八以来,我社区社会发展成果更是惠及居民,初步实现“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经济繁荣社会和谐。为让全体居民感受到社区的关怀,社区每年将鳏寡孤独或患有重大疾病以及其他困难的党员和居民纳入走访慰问对象。

接下来,我社区将认真落实社区帮扶困难群众各项政策措施,加强走访探视、妥善照顾,扎实开展春节走访慰问活动,确保困难群众安心过年、温暖过冬。

都评论慰问困难家庭何以屡屡引发质疑?

2月5日,广东东莞干部慰问“困难家庭”引热议。工作人员表示,受慰问的老人71岁,2020年5月在交通事故中被撞伤,搬到女儿家养伤。老人非当地建卡贫困户,非低保对象,社区考虑到其受伤后比较困难。2月3日,社区为走访家庭送上600元生活物资和500元慰问金。几乎就在同一时间,青岛也通报了“困难户家中摆放茅台”的调查情况:茅台和五粮液是从亲戚家宴会上带回的空瓶。

这两起事件给人一种照镜子的感觉,同样是困难家庭,同样引发了质疑,同样经调查后能自圆其说,但也同样在公布调查结果后都没能说服公众。从两起事件引发的争议来看,主要围绕两点,即“慰问对象是不是真正困难家庭”和“慰问对象是不是真正困难”,前者指向程序的合法合规,后者指向慰问对象的实际困难程度。

官方通报称,困难户中的茅台和五粮液是从亲戚家宴会上带回的空瓶。

程序上,东莞的案例受慰问老人在交通事故中受伤,两位70岁以上的老人要互相照顾;青岛的案例一位老人瘫痪在床9年,另一位患有糖尿病,两位老人药品开销1500元左右,收入来源主要为两人每月共约1770元的养老保险。根据两地的说法,慰问对象主要是对因病长期卧床、因残疾或精神障碍影响正常生活、因突发变故导致生活困难的居民。从这一规定出发,可以看到慰问行动对“困难”的界定是很宽泛的,显然不是通常所指的有具体经济指标的困难群众,卧病在床、疾病影响生活、突发变故都能被视为困难的一种。以此标准出发,假如慰问人员与被慰问对象之间不存在亲缘等相关关系,程序上便可以自圆其说。

但问题在于,两地的慰问活动引起争议后在程序合规的质疑上都缺乏更深入的回应,仅仅介绍了程序的内容,但并未就是否合规给出更多证据。尤其是,在青岛的案例中还出现前后说法不一致的情况,根据城阳区纪委监委和区民政局的调查结果,两位老人没有固定住处,目前暂住在大女儿家,同时网传图片的拍摄地点也正是大女儿家。而据街道办事处早先通报,老人目前居住在社区建设的解困房中。解困房怎么就变成女儿家,令人不解。

而在“慰问对象是不是真正困难”上,有必要指出,公众对“困难”的认定是很具体且直接的,最重要的衡量标准就是经济指标。家庭是社会的重要单位,赡养老人是子女的法定义务,个体的生活或许会出现困难,但是如果子女住的是别墅,家里有旋转楼梯、真皮沙发、大理石墙面,慰问人员提着慰问品去豪华装潢的住宅里慰问“困难家庭”,怎么看都会让旁观者觉得自己更困难,更需要慰问。

这种反差就是青岛和东莞的慰问活动为什么无法服众的深层次原因。更进一步说,某些部门某种好大喜功的宣传倾向很不可取,被慰问对象既不是建卡贫困户,又不是低保对象,也不是特困供养人员,却偏偏要把慰问对象称为困难群众、困难家庭。相信公众不会反对对一些生活出现变故、行动不便或年龄偏大的特殊老人进行慰问,只不过,某些具有特殊含义的词汇使用应该特别谨慎,它可以是“暖春行动”,但不宜把本不适用困难的群体宣传化为困难群体,况且被慰问对象也不一定认同自己是困难群体。

归根结底,不管慰问行动叫什么名字,确保程序合规,让真正需要被慰问的人们得到慰问,才是应该从此次慰问风波中学会的教训。

“困难户”摆茅台住别墅:为质疑点赞!

“困难户家中摆茅台!”

 

2月3日,青岛市城阳区棘洪滩街道微信公众号发布题为《春节走访困难户浓浓温情暖人心》的文章,网民们却在配图中发现:困难户家里装修看起来不错,柜子上还摆着几瓶高档酒水,一时舆论哗然。

无独有偶,2月5日,广东东莞也因走访慰问社区困难家庭的文章“翻车”。配图中出现了疑似带有楼梯的“别墅”和“皮沙发”,引发网友质疑。

青岛市城阳区迅速行动,以破案式的回应细细解答了网友们的所有疑惑:茅台酒只是从亲戚家带回的空瓶,疑似跑步机的是儿童手推车,所谓的“海参”其实是发黑的山楂干。照片里的这位老太太并非贫困户,而是自身患病、老伴瘫痪的春节送温暖临时走访慰问对象,目前居住的是女儿家。

 

东莞长安镇上角社区居民委员会6日发文回应,解释称慰问的卢老先生不是建档立卡贫困户或低保对象,而是社区确定的春节送温暖走访慰问对象,对于此前文章的表述不当向公众致歉。同时,回应表示,“我社区已成为‘亿元村’,没有建档立卡贫困户或低保对象。”

在年关之前,这样两份回应看得大家既放心又安心。事件就此平息,思考却不会就此停止。对此,长安君想要送出三个赞。

 

一、为网友们的质疑精神点赞!

困难户和茅台酒、别墅的组合显然会让人生疑。

网友们用神探破案的精神,细细审查着每一个细节,有理有据地提出质疑。正是对于一切可能存在的“贪腐”、“特权”、“关系户”零容忍,才使得小小一张照片掀起了轩然大波。

全网围观之下,打太极没有用,偷换概念没有用,顾左右而言他没有用,就是要诚诚恳恳、原原本本、大大方方、敞敞亮亮。在群众这里过关了,才是真的过关。

 

看似苛刻的全网审查,却正是要把一切“不合理、不正常”都暴露在阳光下晒一晒。晒透了,就会闻到公平正义的芳香。

关注就是推动,压力即为动力。一个社会不断向好向善,靠的是所有人的参与。一次次热搜凝练出社会共识:求真、务实、理性、人性化,还有朴素的正义观。

 

所以,你的质疑,难能可贵!若干年后回首往事时,你可以自豪地说,在塑造这个更加美好的社会的过程里,我不是旁观者。

 

二、为两地的积极回应点赞!

青岛城阳两天内三次回应,东莞的上角社区24小时内公布得明明白白。对于种种“疑点”,两地给出的是教科书般的回应:又快又准又全面。

快速,反映出对网情民意的在乎;准确,反映出对事件调查的认真;全面,反映出对工作情况的熟悉。

精确的数字,满满的细节,让人甚至读出了一种“硬气”。正是因为没有问题,所以不怕质疑与监督,这样的“硬气”,老百姓喜欢!

 

在点赞之余也应该看到,被动式的回应终究是事后的补救措施。与其回应质疑,不如事前公开公示得更加充分,既展现了工作效果又节约了行政资源,何乐而不为?

信息的及时、公开、透明,会让错误原形毕露,也会让惰政懒政无处藏身。如此,赢得的不止是信任,更是民心。

 

三、为有温度的中国社会点赞!

困难户没有衣衫褴褛、没有住在茅草屋里、没有家徒四壁,这不正是另一种真实吗?它恰恰说明,我们对于贫困中国的固有印象已经过时!

一个“巧合”是,被质疑的两个社区都没有建档立卡贫困户。中国的扶贫成效,在不经意间得到了印证和检验。

 

随着2020年11月23日贵州宣布该省9个县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一项史无前例的成就达成:顶着新冠疫情的影响,中国如期实现了脱贫攻坚的目标。

 

城阳和上角的“无贫可扶”,是这场人类奇迹的一个缩影。因人而异、因地制宜,才能把关怀覆盖到社会的微小角落。社会发展到新的阶段,变得越发复杂,对政府治理水平的要求也就越来越高。不管是精准扶贫还是精准抗疫,考验的都是社会治理精细化的能力。

如何通过这个考验,从两则回应中我们可以窥见一斑,那就是用积极主动的作为和科学精准的工作,一步一个脚印扎实推进。温暖前行的路上,我们不会落下每一个人。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