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18,是一个性成瘾患者”:每周至少三四次...

投稿时间:2021-02-06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洪门小拳

  “福利姬”桃桃今年18岁,正处在最美好的年纪,却被她最美好的肉体束缚住了。她终日游走在灰色地带,沉沦于欲望之中,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无论是回归平凡的日常,还是在这条路上渐行渐远,做“福利姬”的经历,都将成为桃桃不敢提起、不敢遗忘的“黑历史”。

  人间故事铺

  storytelling

  1

  凌晨2点10分,桃桃从摆满娃娃的床上爬起,拿起枕边的手机打开闪光灯。走到房间的另一头,在一堆摆满名著的书架细缝中掏出另一部手机。开机,输入密码。手机壁纸是一个穿着浅蓝色JK制服的女孩,背对着镜头,蓝色的裙摆在微妙的角度下轻轻翘起,隐约可以看见白色的底裤。

  桃桃拿着手机回到床上,躺好。点进微信对话框,她用微信电话打给了一个备注为“31”的男人。

  “我们开始吧。”

  稚嫩暧昧的喘息混着窗外的月光溢满房间。

  在桃桃的房间隔壁,她的父母早在一天疲惫后沉沉酣睡。床头柜上还放着桃桃的语文月考试卷,醒目的红字写着“124分”,旁边是妈妈的签名。

  这样的“起夜”在桃桃的生活中已经慢慢规律起来,一周至少3-4次,每次维持30-40分钟。

  桃桃是一名福利姬,那个男人是她的第31个客户。

  

  桃桃的推特 | 作者供图

  “这个叫‘电爱’,就是打电话‘那个’,你懂吧。”桃桃解释。

  一个月前,我无意刷到了桃桃的推特,推特主页大量的敏感色情字眼以及尚带稚气的性感照片显得有些刺眼。

  她的自我介绍里写着:

  “一只可爱的福利姬,电爱10min/50元,文爱30min/50元。”

  我不太懂这些符号背后的含义,便打开检索。开始想要了解这个女生。

  2

  桃桃是一名高三学生,成为福利姬快两个月了。

  生活优渥、成绩优异、父母疼爱,在周围人的眼里,是一个完美的“别人家的小孩”。

  但,“那又怎样。”

  学校里的桃桃,明媚积极。而作为福利姬,她将自己界定为“性成瘾患者”,躲在网络背后、穿着极其暴露的二次元服装,大胆地展示并售卖着自己的肉体和欲望。

  福利姬这一群体的年龄普遍在16-22岁,大尺度图片、视频、语音成为了她们金钱交易的筹码。电爱、文爱、磕炮等软色情层出不穷,她们将自己明码标价,周旋在各种“客户”中,沉沦在日日夜夜的原始欲望里。

  时间倒退至2020年8月,疫情在家的桃桃与一名认识了两年的男性网友拨通了电话。网友是桃桃通过网游结识的,这个比她大7岁的男性在现实生活中有稳定的另一半。早已放下戒备心的桃桃,在不知不觉中与网友聊了许多敏感的两性话题。新鲜、刺激、冲动,所有的好奇在她的心中蠢蠢欲动。在网友的引导下,桃桃尝试摸索自己的身体、开启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次“电爱”。

  “自从第一次电爱开始会有强烈的欲望,之后的一段时间每天都在自慰。”18岁之前对性没有任何想法的桃桃,在尝到“甜头”之后发现这种快感令人上瘾。

  已经脱掉的衣服难以再穿上,当她意识到自己已经上瘾的时候也难以回头。2个月后,她模仿着运营成熟的福利姬账号,用国外的手机号创建了一个推特账号、并学着自己经营。

  

  桃桃的推特 | 作者供图

  先上传两张自己不露脸的大尺度福利照片,每条推文后附着一大堆抓人眼球的色情关键词,用国外的手机号重新注册专门添加客户的微信号,最后将琢磨了两天的价格标上,点击“发送”。就这样,桃桃正式成为了“福利姬”这个灰色群体的一部分。这似乎比桃桃想象中的要轻松许多。

  “之前身为局外人,我还蛮歧视的。”桃桃感叹道。后来,桃桃发现这个职业圈其实是僧多粥少,赚钱并不容易。

  桃桃家境优渥,所以她并没有把赚钱放在心上,一开始只是想找个长期的固定对象,满足自己的欲望。但在完成几笔订单后,她尝到了快速消耗欲望的甜头,对象是谁,也无关紧要了。

  毕竟,在这种隐秘的交易链条中,不仅能沉迷于现实与虚拟交叉的快感,还可以赚点零花钱,目前看来并不亏。

  3

  当我问起未来的规划,桃桃表示“还不清楚”,但如何安排现在,确实急需考虑。

  需要开展什么“业务”;如何快速涨粉;怎样增加粉丝黏性;最重要的是要做到不被现实生活中的人发觉。

  这些问题已经困扰桃桃很久了。因为成规模、成体系的福利姬通常都有自己的团队,成熟的团队操作会增加订单并抬高价格。

  如今网络上大多福利姬账号都是由他们的“经纪人”打理:利用淘宝情趣内衣的买家秀、微博视频、推特推文等巧妙地将客户引流至QQ群,在群里有定时福利的发布,接着又马上撤回,以此进一步刺激群里的“客户”缴费成为会员。入会费并不便宜,但只有这样,客户才能在群里选择自己心仪的福利姬,并进行一对一的服务。当然,一对一服务还要收取额外费用。

  加入团队的代价是受人摆布、无法自己做选择。初入圈的桃桃不想那么快沦为金钱下的溺亡者,她想保留自己一退再退的底线。所以她自己摸索着这个圈子的规则。

  “电爱的话一周至少3-4次,文爱几乎天天都有。”

  入圈两个月,桃桃已经摸清了大致规律。客户需要通过推特私聊桃桃,将选择的项目与开出的价格发给桃桃,桃桃选择满意的客户后,将自己专门接单的微信号给到客户。添加、预约、服务、扫码给钱,这才算完成一次交易。

  通常要等到父母熟睡,桃桃才能在自己的床上或者卫生间接单。除此之外,桃桃也提供个性化的服务,根据客户的特定要求拍摄一些大尺度照片。一些客户出手很大方,一次交易下来,桃桃就能买一套很不错的JK制服。

  短短两个月,她的推特账户上的关注者已经突破1000,她每天都会定时发布福利与这些潜在客户线上互动。越来越多的私信、越来越多的客户跪舔她的照片,想要与她交易。

  

  然而,并不是每一次的接单都是那么“完美”,刚刚入行两个月的桃桃有时觉得疲惫。

  “没有办法,接了单就必须完成。”

  “那为什么不趁早退圈?”

  “我贪恋那种反差感。”

  是的,反差感。在某种程度上,福利姬跟偶像差不多,客户们喜欢的是她们在网络上塑造的形象。所以,桃桃并不在乎客户到底喜不喜欢她——完整的她。不论喜欢的是她的性格、她的声音、她的反差感,都无所谓。

  “我只追求刺激而已。”

  当然,桃桃也不知道刺激之后还剩下什么。

  做福利姬的两个月,桃桃不敢露脸,照片里也绝对不敢出现多余的背景。因为总有网友能够通过照片的背景扒出福利姬的生活区域、甚至详细地址。

  福利姬害怕被人肉,因为从网络回到现实,福利姬就只会是人们口中的“荡妇”。很讽刺,她们依靠镜头赚钱,但最惧怕的也是镜头。一个资深的福利姬,在退圈两年之后还是无法直面镜头、直面陌生人,坐地铁从来都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再热的天气都戴上口罩和帽子。

  她们失去了生活的自由。

  4

  18岁,正是渴望爱情的年龄。桃桃在现实生活中谈过一场恋爱,可到现在连初吻都还在。在这之前,她羡慕电影中最俗套,却也最美好的爱情,但是,她已经很久没有看电影了。

  她告诉我,她最喜欢的电影是《怦然心动》。

  “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彩虹般绚烂的人,当你遇到这个人后,会觉得其他人都只是浮云而已。”

  

  电影《怦然心动》

  我突然反应过来,原来她还只是一个少女。

  “你觉得你漂亮吗?”

  “算是漂亮吧。”

  在现实生活中,桃桃不乏追求者,只是如今她不再想恋爱。因为,她不愿改变自己现实生活中纯情的乖乖女形象。更重要的是,她害怕自己的伪装不尽完美、被人识破。

  她深信,没有人能够接受。

  那就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尽情沉沦吧。

  前不久,有一个很纯情的男生让她印象深刻,那是她的第19个客户。

  10月中旬,桃桃在推特上添加了他,照常问清了内容与价格。

  “这么便宜?”男生发来了一条语音。

  桃桃有些惊讶,但还是耐心解释自己是圈内的新人。

  那一次交易结束后,他给了桃桃高出三倍的价格。但是,随之而来的是客户不间断的刺激性、羞辱性的语言骚扰,并总是肆无忌惮地要求桃桃发露脸、露腿的照片——他对桃桃产生了控制欲和占有欲。桃桃不想失去本就为数不多的客户,更不想暴露自己,只能一再委婉制止,终究无果。

  桃桃知道,这些客户只是因为渴望生活里某些得不到的东西,才找到了她。这是她的收入来源,同时也是她需要面临的巨大风险。第19号客户的或隐晦、或直接的调情骚扰只是一个开始。

  桃桃好像懂了一点,接受这样的骚扰本就是她工作的一部分。

  

  桃桃的推特 | 作者供图

  困扰桃桃的不光是这些骚扰,更是她对家人的愧疚。马上就要高考了,家人对她的期望很高。只是,自己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18岁的桃桃没有想过她20岁的大学生活,没有想过30岁的婚姻生活,没有想过40岁的家庭生活。

  福利姬照亮了她的欲望,却也成为了她的影子。

  她在最好的年纪,被她最美好的肉体束缚了。

  我是你的影子,我也是你。

  5

  这个“桃桃”的故事才刚刚开始,但在我们看不到的隐秘角落,还有成千上万个“桃桃”。有人说,做福利姬只要过了20岁,没有人再垂涎你的身体。

  由于福利姬的快速更迭,庞大的福利姬群体躲在网络的背面逐渐规模化、组织化,一套成熟的盈利体系也由此建立起来。

  从最开始扎堆出现在B站,到后来转战微博,福利姬这一灰色产业开始呈井喷式发展。而后,微博整改也未曾使这一群体销声匿迹,福利姬开始大规模地迁徙到外网,推特便是其中之一。脱离管制之后,福利姬的交易内容也越发淫秽露骨,从一开始的软色情图片,到视频语音,再到文爱、电爱、磕炮,福利姬的交易没有下限。

  如今,福利姬更是大量走入现实生活——援交。

  寒暑假无疑是这些年轻福利姬援交的好机会。她们无需担忧地域问题,哪怕不在同一个城市,只要客户包吃住和往返机票,她们便愿意去到客户指定的城市陪吃陪喝陪玩,一日收费6000-10000不等。

  “只要有钱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当这种线下交易变得习以为常,福利姬也已经与卖淫无异。

  福利姬不断物化自己,成为客户的怀中人、金钱的追求者、欲望的阶下囚。

  “女人的不幸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每一种事物都在诱使她走容易走的道路;她不是被要求奋发向上,走自己的路,而是听说只要滑下去,就可以到达极乐的天堂。”

  但无论什么时候,人自身应该是目的,而不是手段和工具。

  在我国,拍摄、制作、传播此类视频图片并营利,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而诱骗、胁迫14周岁以下女孩拍摄此类视频和图片,构成猥亵儿童罪。在国际上,不少国家法律规定,对于观看未成年少女或儿童的猥亵、性侵视频图片,哪怕是单纯地点击、持有这类视频图片的人,也构成犯罪,并将会面临法律的制裁。

  未成年人占福利姬群体的比例越来越大,她们是初绽的花蕊,却在这种错误的探索中早早衰败。可能她们只是偶然刷到了一张图片,可能是为了一件漂亮的衣服,可能是因为轻信了朋友的一句话。她们不知道自己身体的珍贵,不懂得性,也不明白这场假面舞会没有终点。

  

  看着入圈两个月的桃桃,我想知道三个月后、半年后、一年后的她会变成怎样。

  可能,她会找到自己的爱情,回归到庸庸碌碌的生活里。而福利姬这三个字,永远留在那个名叫桃桃的微信号里,不敢提起、不敢遗忘;又或者,会有数不尽的欲望充斥着她接下来的人生,以后,每一次与生命美好的对视,她都只能低下头颅。

  没有人知道。

  在我添加桃桃微信的第二个星期,她在朋友圈里分享了一首歌:

  “光落在你脸上,可爱一如往常。

  你的一寸一寸,填满欲望。”

  题图 | 图片来自pakutaso

  配图 | 文中配图均来源网络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