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强加罪名?中国商人耿潇男将受审,曾声援许章润

投稿时间:2021-02-09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古姿女郎

这张照片来自耿潇男的微博。她的朋友说,耿潇男本周二将在北京出庭受审,可能会被判处多年监禁。与中国许多企业家一样,耿潇男找到了可以赚点钱的自由空间——对她来说,就是出版烹饪、健康和生活方式方面的书籍。

但与许多中国企业家不同的是,她与批评中共的人交往,组织让自由派知识分子、退休官员和老牌异见人士得以聚会的晚餐和沙龙。

现在,耿潇男的支持者说,她将于周二在北京受审,可能因支持与中国不断深化的威权主义有分歧的人而被判多年监禁。耿潇男与丈夫秦真被指控涉嫌从事与其出版公司有关的非法商业活动。朋友和观察人士坚称,在政府眼里,她真正的过错是不专心做商业,转向同情中共权力的批评者。

现年46岁的耿潇男去年挺身而出为许章润辩护之后,受到了越来越多的监视。许章润是北京的一名法学教授,因发表了尖锐批评中共及其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文章而被停职。

“它就是政治迫害嘛,”北京中央党校前教授蔡霞说。她说她与耿潇男相识已大约八年。蔡霞已移居美国,并在那里谴责中共不断深化的威权主义。

“它是一种选择性的执行制度,”蔡霞还说。“它要想给你加个罪名,它怎么造都能给你安一个东西。”

随着中共对其认为是挑战北京统治的商人采取更强硬的态度,自去年以来,政府已拘押或监禁了几名中国企业家,耿潇男是其中最新的一个。

去年9月,当局以贪污和滥用职权的罪名,判处退休的房地产大亨任志强18年有期徒刑,因为他曾批评习近平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处理。去年11月,在靠近北京的河北省,警方拘押了孙大午,他是一名农产品企业家,曾呼吁经济和政治自由化,长期以来一直与地方官员发生争执。

任志强在2012年。 COLOR CHINA PHOTO, VIA ASSOCIATED PRESS

去年年底,当局以欺诈、敲诈勒索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判处商人李怀庆20年有期徒刑。李怀庆曾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过批评中共的言论。

“现在这种意识形态的东西已经破灭了,没人相信他们,”耿潇男的多年老友、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在电话中说。“但是它现在实际上在这种意识形态统治失败之后,它就经济惩罚,用经济方式来给你判罪名。”

大多数中国商人接受中共的统治,尽管他们对税收、收费和官员干预有所不满,而且他们中许多人是中共党员。只有少数商人冒着激怒官方的风险,帮助批评政府的人或与他们交往。

但在这个赋予中共官员如此大权力的制度里,更多的企业家对他们的财富和安全感到焦虑。中共反过来也担心中国企业家的长期忠诚,北京的独立政治分析人士吴强说。他补充道,在2019年香港发生了亲民主抗议活动后,官方的这种焦虑似乎有所加剧,因为一些企业主支持这个英国前殖民地的示威活动。

“中国的未来经济发展依靠企业家,”吴强说。“只要你做生意,党国可以在经济罪名上来整你。”

尽管中共严格控制图书出版,但耿潇男和秦真通过找到一些既不违反官方限制又能畅销的题材,在出版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他们出版的成功书籍包括《爱上回家吃饭》和《瑜伽减肥4周计划》,耿潇男经常以主持人的身份出现在商业论坛上,是泰然自若、温文儒雅的成功典范。

虽然其他企业家一般不愿涉足政治,但耿潇男却争取为批评的声音提供一个平台。在最近十几年里,她常为被关押后获释或不再受中共青睐的前官员举办派对。她组织了一个线上采访自由派学者的系列节目,她的朋友说,在当局对她发出警告后,这个系列没能做完。朋友们说,她的丈夫秦真没有参与这些活动,但也逃脱不了经济犯罪的指控。

随着习近平收紧对社会的束缚,政治话语空间近年来大为缩小。这位领导人反复强调国有部门的指导作用,中共也对私营企业家发出了必须保持忠诚的警告。

去年9月,中共出台了新规定,目的是加强与私有资产企业的联系,并加强对它们的监督。“把民营经济人士团结在党的周围,更好推动民营经济健康发展,”习近平在当时发表的讲话中指示官员。

尽管如此,耿潇男当时也许仍能在法律方面安然无恙,但她对直言不讳的法学教授许章润表示出大力支持。许章润发表了一系列谴责习近平将中国带上严酷统治回头路的文章后,清华大学在2019年停止了他的教学和研究活动。

去年7月,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曾被北京警方拘押,并被该校开除。 THE NEW YORK TIMES

去年7月,北京警方曾将许章润拘留了几天,说他涉嫌嫖娼——许章润称该指控是对他名誉的毫无根据的诽谤。清华大学大约在同一时间解雇了他。

耿潇男马上站出来为许章润辩护,转发有关他失踪的消息。不久后,耿潇男注意到自己被跟踪了。她雇了一名律师,以备在她被拘押后为她辩护。

“当局的屠刀随时都可能铡下来,”耿潇男在去年7月接受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采访,解释她支持许章润的做法时说。“他们都说我已经非常危险了,我自己也通过各种征兆也感觉非常危险了。”

耿潇男和丈夫去年9月在北京被警方带走,警方后来说,这对夫妇涉嫌在没有正当许可的情况下出版书籍。耿潇男的代理律师尚宝军去年说,该指控涉及数千本烹饪方面的书籍,调查人员称那些书缺乏适当的出版许可。耿潇男的朋友说,夫妇两人已定于周二出庭受审。

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和北京法院的官员拒绝回答有关此案的问题,也拒绝说明庭审是否如期进行。目前尚不清楚对她和她丈夫的指控是否有变化。

在开庭审理耿潇男案的几天前,尚宝军说,他已不再是耿潇男的辩护代理,并表示无法对原因置评。蔡霞及其他支持者说,耿潇男看来是被迫换了律师,可能是希望获得较轻的判决。根据中国法律,被判犯有非法经营活动罪,最高可判处五年徒刑,外加高额经济罚款。

“耿成了一个榜样,”北京的历史学家、退休商人章立凡说。他引用一句中国谚语说,这是“杀鸡给猴看,以儆效尤”。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