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飞机魔咒:甘肃前首富5亿豪华飞机将被拍卖

投稿时间:2021-02-10  消息来源:网络  提交者:笑傲江湖

从顶级富豪的象征,沦为救命稻草

“马云、王健林同款豪华私人飞机,你值得拥有?”

近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成都中院”)公布,拟拍卖两架总价近5亿元的湾流高端私人飞机,分别为G450和G550。其中G550是国内航程最远、舒适性最好、最高端的豪华公务机,备受富豪青睐。

拥有一架湾流G550是顶级富豪的象征,本次将拍卖的两架私人飞机背后的主人是谁?根据成都中院公布的信息,结合相关案件的民事裁判书,多方信息均指向四川纵横航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纵横航空”),股权层层穿透后,其幕后实控人为甘肃前首富阙文彬。

首富一掷千金豪购私人飞机、再到危急时刻紧急抛售,买私人飞机后往往伴随着企业危机的来临,近年来,这一“私人飞机魔咒”屡见不鲜。其背后,究竟有何玄机?谁仍在乐此不疲?

两架高端公务机将被拍卖

1月25日,成都中院发布公告称,将拍卖原价近5亿的两架湾流高端公务机G450和G550。据介绍,标的G450和G550均于2013年出厂,同年取得民用航空器国籍登记证,使用了不到7年时间,是一架“低龄”飞机。

与G450相比,G550内饰豪华,宽敞舒适,最大载客量为18人,厨房、酒柜、真皮沙发一应俱全,还配有会客区及用餐区,堪称“低调的奢华”。

湾流G550。来源:成都中院

作为国际顶级远程喷气式公务机代表机型之一,湾流G550是国内航程最远、性能最优、客舱最宽敞、舒适性最好的豪华公务机,也是备受富豪青睐的私人飞机。王健林、马云、李彦宏等富豪都曾入手了湾流G550。

本次将被拍卖的湾流G550的主人是谁?

成都中院在拍卖公告中称,2012年8月,国家某银行与某航空公司签约,该航空公司以将近5亿元购入上述两架飞机,由于资金不足,银行向航空公司发放贷款用于购置2架湾流高端公务机(型号分别为湾流G450型和湾流G550型)。在履约过程中,因航空公司未按约支付借款本息,2018年9月,航空公司被银行起诉至法院。

经一审,法院判决航空公司偿还贷款本金6400万美元及相应的利息、逾期利息、复利等;且银行有权对上述2架用于抵押的湾流高端公务机变现后优先受偿。2020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终审维持原判。

公告称,法院判决生效后,该航空公司一直未履行还款义务。随后,该银行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成都中院依法启动上述两架飞机的处置程序。

成都中院相关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还在评估阶段,评估报告出来后才会确定起拍价,在网上拍卖。”

与此同时,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发现,根据四川纵横航空有限公司与国家开发银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的一审、二审民事判决书,2012年8月纵横航空向国家开发银行贷款购买湾流G450和湾流G550,并将这2架飞机抵押担保给银行。由于无法偿还贷款6400万美元及相关利息,纵横航空于2018年9月被国家开发银行起诉至法院。

无论是购买飞机的型号、时间,抑或是被起诉的时间、原因、涉事金额,判决书内容与成都中院的公告内容高度一致。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成都中院即将拍卖的两架豪华公务机是否归纵横航空所有?纵横航空相关工作人员并未对中国新闻周刊否认此事。

背后牵出甘肃前首富

天眼查显示,纵横航空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为3.5亿元,是四川恒康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恒康发展”)的全资子公司。恒康发展大股东为阙文彬,持股99.95%,即阙文彬为纵横航空的幕后掌权人。

作为甘肃前首富,阙文彬在资本市场颇有名气。

早年阙文彬以传统藏药“独一味”发家,成立甘肃独一味公司,生产止血镇痛类中成药独一味胶囊。2008年,独一味(后来更名为恒康医疗、*ST恒康)登陆深交所,敲钟当日便受到资本市场热捧,阙文彬夫妇身家暴涨至17亿元。

2007年,阙文彬以恒康发展为资本平台,把西部资源近30%股权收入囊中。此后又涉足医药、矿业、房地产、航空服务等行业。

一系列资本运作后,阙文彬及其“恒康系”在业界声名鹊起,其财富也水涨船高。胡润百富榜显示,阙文彬曾于2009年-2017年连续九年蝉联甘肃首富。

正是在这一时期,阙文彬以纵横航空为平台,开始进军航空业,并于2012年借助国开行的贷款资金,购买了湾流G450和湾流G550这两架豪华公务机。

未曾想到,航空业没发展起来,“恒康系”也深陷债务危机,旗下公司业绩相继爆雷。

2017年-2018年,恒康医疗净利润从盈利2.23亿元转为巨亏13.88亿元,2019年净利润亏损幅度进一步扩大至24.98亿元。

另一家上市公司西部资源情况也“不容乐观”。2021年1月29日,西部资源发布的2020年业绩预亏公告显示,预计净利润为亏损1.8亿元至亏损2.45亿元。

从数据看,正是在2018年,阙文彬及其“恒康系”出现巨额亏损,而因为贷款买飞机,旗下的纵横航空每年还要支付不菲的利息,最终纵横航空因债务逾期被起诉。

时至今日,“恒康系”的债务窟窿已经越来越大。

西部资源公告信息显示,截至2021年1月25日,恒康发展存在债务逾期和诉讼情况,其与公司原实际控制人阙文彬个人的债务总规模约为58.67亿元(本金,不包括利息、罚息等),已全部逾期。

在财富巅峰时购买豪华专机,但很快就陷入巨大的危机,阙文彬及其“恒康系”可谓大起大落,其轨迹与“私人飞机魔咒”如出一辙。

富豪们的私人飞机魔咒

遭遇这种“私人飞机魔咒”的绝非阙文彬一人。

汉能集团李河君、雨润集团祝义财、国美黄光裕等富豪也曾在高光时期入手私人飞机。然而,没过多久,他们的资产往往开始流逝,甚至受到牢狱之灾。

作为汉能集团的创始人,李河君曾在2014年-2015年分别以870亿、1655亿的个人财富两次蝉联中国大陆首富。鲜为人知的是,他也是私人飞机的爱好者。

2010年,李河君一口气购买了两架二手湾流G550,并以每年私人飞机每架350万元的托管价格停在海口的机场,机身上写着“汉能号”。此后每年,发达后的李河君都会乘坐私人飞机回老家观塘村,并给村里的老人派利是。

好景不长,2015年年初李河君旗下一架由北京飞香港的私人包机险些坠毁,同年汉能旗下上市公司汉能薄膜因涉嫌关联交易、操作股价被停牌处理,李河君的财富帝国逐渐崩塌:被曝企业资金链断裂、拖欠薪资,汉能薄膜也于2019年6月惨遭退市。

同样是中国大陆前首富,黄光裕也曾购买了湾流G550。然而,就在事业如日中天之时,黄光裕却因涉嫌经济犯罪于2008年11被北京警方拘查。随后在2010年8月,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和单位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同时被判罚金6亿元,没收财产2亿元。其一手创办的国美在电商和苏宁的冲击下,逐渐掉队。

雨润集团掌门人祝义财曾为江苏首富,最风光的时候,其身家超过300亿,拥有两家上市公司,并且购买了湾流G550和湾流G200。然而,2014年祝义财被限制出境,次年被监视居住。“掌门人”的突然跌落让雨润系备受冲击,去年11月雨润集团申请破产重整,雨润食品也沦为“仙股”,市值仅为14亿港元。

事实上,所谓的“私人飞机魔咒”,其实有迹可循。

业内分析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中国诸多企业家常常把融到的资金或者企业运营资金挪用到购买奢侈品等象征所谓成功人士的商品上,由此证明自身的成功,盲目的攀比导致企业耗掉了来之不易的现金流。

另一方面,多数企业家看不懂财务报表,不了解企业真实的盈利或者净现金流入情况,往往把应收账款当作现金,最终由于激进的财务扩张政策导致现金流断裂,企业由此陷入重重危机之中。

由于企业家自身战略的短视,对宏观经济的波动预见性不足,甚至将时代利好完全归因于个人,“一旦宏观经济走势不佳,私人飞机给富豪们带来的荣耀便与魔咒并存。”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说道。

当然,如果企业主财力足够,购买私人飞机用于公务或个人事务,本来也无可厚非。但是如果实力不足,购买私人飞机用于个人炫耀,那势必会加剧企业负担,最终往往难逃“私人飞机魔咒”。即使是真有心进军航空业,也需要有强大的财力作支撑,而不能盲目举债经营,否则很可能同样是一笔折本的买卖。

随着评估等程序的推进,这意味着,这两架合计价值5亿元的豪华私人飞机,已从顶级富豪的象征,沦为偿债的弃子,乃至救命稻草。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