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经济致命的四大软肋 经济转型路漫漫(组图)

投稿时间:2021-02-14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据俄罗斯国家统计部门2月初提供的估值,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背景下,俄罗斯经济在2020年萎缩3.1%,为11年来最大降幅。



俄罗斯联邦国家统计局将2020年的国内经济收缩原因,归结到疫情的防控限制和全球资源需求的下降。类似的情况,俄罗斯在2009年,1998年金融危机期间,都曾出现过经济的大规模萎缩。



为什么俄罗斯经济总是如此脆弱,外部环境稍有变化,便出现剧烈波动?俄罗斯经济现状是什么样?



1

疫情是诱因

2020年,俄罗斯的疫情出现了两个波峰,一个是上半年的3月,一个是10月份入秋以后,12月份甚至达到了日均超过2.8万人感染。






疫情造成了俄罗斯的封城,也造成了旅游受到重创。夏季原本是俄罗斯旅游业的旺季,疫情爆发后,各国禁止出国旅游,俄罗斯入境游客数量连续多月处于停滞状态。



境外客流量的锐减,俄旅游业90%的收入源自境外游客,境外客流锐减,也就意味着俄罗斯旅游业受到重创。



疫情的广泛蔓延也造成市场信心严重不足,交通物流受到阻碍,市场对国际石油需求锐减,国际油价暴跌。




2020年3月7日,欧佩克(OPEC)与俄罗斯未能就其减产达成协议。

主要产油国沙特阿拉伯单方面宣布从4月起将原油日产量从当前的970万桶调高至1000万桶,并声称,在必要的情况下,甚至可能增至1200万桶。其这样做的目的,是通过增产降价抢占市场份额。



油价暴跌对俄罗斯经济的冲击巨大。据俄罗斯国家评级机构估计,在疫情期间,俄罗斯的总损失可能达2390亿美元。



2

经济萎缩的背后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俄罗斯经济在疫情中受到重创,背后有着深刻的外部其他因素和自身原因。俄罗斯自2013年乌克兰危机以来,经济就出现了问题。

乌克兰危机爆发后,原本已经陷入增长困境,尚未从2008年危机中恢复过来的俄罗斯,经济形势进一步恶化,原本的低速增长,变成了停滞和倒退。



俄罗斯的经济危机与乌克兰危机存在直接因果关系。俄罗斯收回克里米亚,招致了巨大的国际社会压力。



美国公开主导西方国家对俄罗斯进行经济制裁,切断了俄罗斯在国际市场上的融资渠道;



同时,美国暗中推动国际市场油价大幅下跌,鼓动以沙特为首的欧佩克坚持不减产,国际油价大幅下跌,从而让俄罗斯的石油出口利润大幅下降,国际油价从每桶100美元左右,一度下降到负值。




这其中的操作手段与上世纪80年代,里根政府制裁苏联,逼迫其破产,有异曲同工之妙。



俄罗斯内部经济结构,也存在的重重问题。普京在谈到俄罗斯自苏联解体后的改革,有这么一段话:



“我们不得不为苏联经济体制损害日用品消费,而过分依赖原料工业和国防工业的发展模式付出代价。我们不得不为轻视现代经济的关键部门付出代价,如信息、电子和通信。



我们不得不为不允许产生市场竞争者付出代价,这妨碍了科学技术的进步,使俄罗斯经济在国际市场丧失竞争力。



我们不得不为限制甚至压制企业和个人的创造性和进取精神付出代价。今天,我们在饱尝这几十年的苦果,既有物质上的,也有精神上的苦果。”



俄罗斯经济,长久以来遭遇种种困境。






一是私有化的操作失误。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希望打破国家对各个行业的垄断,建立私营、个体、集体、合资、股份制等多元的经济格局。



俄罗斯当时的初衷是短期内迅速培养出市场经济,培育出私有阶层,形成自由的市场竞争。



但是在苏联解体时,把持经济命脉的都是苏联时期的官员、企业精英和一些政治投机客,他们在转型过程中,大发横财,接管了俄罗斯不少经济命脉行业。






相当于苏联解体后,致力于打破国家垄断的俄罗斯,最终操作不慎,让国家财富落入了一部分人手中,形成了新的私人垄断。



这些人成为了行业寡头。有人称,俄罗斯50%的财富,落入了七个银行家和商人联合起来的团体。



打破了旧的国家垄断,俄罗斯迎来了新的寡头垄断,相当于继续扼杀了各行业的创新和技术的引进,自由市场的竞争并没有建立起来,俄罗斯的工业产品也就在国际上相当缺乏竞争力。



二是对油气能源过度依赖。



俄罗斯的经济结构中,能源业占绝对优势地位,贡献了财政预算收入的40%,出口额的三分之二。对能源行业的严重依赖,使俄罗斯无可避免地陷入了资源陷阱,经济本身存在较大的系统风险。




三是疲软的卢布。



俄罗斯的原油产量一直位于世界前列,曾一度位居世界第一大产油国地位,但俄罗斯并未拥有石油的定价权和外汇的交易结算权。



石油价格是影响俄罗斯经济的重要因素。卢布一直是不稳定的货币,它与俄罗斯的石油出口价格直接挂钩。石油价格的暴涨暴跌破坏了俄罗斯货币体系的稳定和独立,从而进一步影响俄罗斯金融市场的稳定。



四是经济增长方式粗放,商品缺乏竞争力。



由于垄断的普遍存在,俄罗斯的科技创新、制度创新驱动力不足,经济的实际增长,仍然靠人力、物力和财力的大量投入来实现,增长方式粗放,导致劳动生产率很低。



经济创新能力严重不足,高科技产品在国内生产和出口中的比重很低。



创新产品在国际上没有足够竞争力,至少中国人都很少听说有什么俄罗斯品牌的产品。



虽然疫情之后,俄罗斯的经济发展遭遇内外巨大压力,但美欧宣布对俄罗斯制裁至今,俄罗斯也在寻求各种突围。




例如强化了与亚洲国家,尤其是中国的合作。积极在亚太地区拓展能源市场,同时与德国也开启了“北溪二号”,在2020年12月底,该工程也宣布完工。



根据规划,“北溪二号”天然气管道项目投入使用后,每年可从俄罗斯向欧洲输送550亿立方米天然气,能够满足欧洲约10%的天然气需求。欧盟也理所当然地将成为俄罗斯能源输出的新战略高地。



疫情虽然揭开了俄罗斯的旧伤疤,俄罗斯也在奋力突出重围,找寻属于自己的道路,但俄罗斯的经济转型依然有漫长路要走。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