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不服从运动扩大 铁路罢工 政府机构瘫痪(组图)

投稿时间:2021-02-19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缅甸民众抵抗军事政变的运动方兴未艾。周四(2月18日)缅甸主要城市的抗议示威继续进行,警方为驱散示威人群使用了水炮和石块儿。公民不服从运动效果显现。铁路运输出现混乱,许多政府机构陷入瘫痪。

缅甸军方最近承诺要举行新的选举,并呼吁公务员回到他们的工作岗位上去。军方还警告他们,如果不服从,将会对他们采取行动。但这些措施并没有能够平息街头的抗议示威和罢工,抗议浪潮也没有出现减退的迹象。许多政府机构已经陷入瘫痪状态。

仰光的一个市民对路透社说:“我不希望一觉醒来就看到了专制。我们不要活在恐惧之中。”



缅甸抗议民众聚集在仰光市中心苏雷塔附近。(2021年2月17日)

仰光市中心的苏雷塔附近又成为人们聚集的地方。许多年轻人云集到另外一处经常发生抗议活动的地方,仰光大学校园附近的一个交通中心。大街上挤满了抗议示威的民众,警察试图驱散他们。

现在的示威活动要比过去军政府统治时期和平得多,没有过去那种血腥的镇压。但是,公民不服从运动的影响正在持续扩散。

仰光的街道上许多骑摩托的人都走得很慢,以此表达他们对军事政变的反对立场。前一天,有许多骑摩托的人装作车子坏了,停在路上,阻挡警察和军用车辆的通过。

其中有一位骑摩托的人表示,“如果政府官员不能按时上班,或者无法到达办公室,我就会感到高兴。”

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的抗议者举行集会,要求军方释放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和缅甸总统温敏。首都内比都的警察用水炮攻击走向警察设置的警戒线的人群。

缅北城市密支那的局面比较紧张。一个市民说,警察和士兵用石块驱散抗议集会。社媒体传播的图片显示,那里出现了军人和一排排警方的卡车。

一名活动人士说:“他们的行为不符合宪法和法治。他们的做法就像是恐怖分子。”目前还没有看到当地警方的回应。

缅甸的铁路运营受到了严重的干扰。在周三傍晚,曼德勒的安全部队与进行罢工的铁路工人对峙,居民说,军队向工人们发射了橡皮子弹,投掷了石块儿。

有一名慈善人员被橡皮子弹打中腿部受伤。

军方和警察都没有对此事发表评论。但军方在脸书上说,他们正在全国恢复秩序,“确保人们拥有平静,可以睡好觉。”

国家铁路工人在上周日呼吁工人进行罢工。在此之前,医疗机构的人员成立了一个结构松散的公民不服从运动,形成了对抗军事政变的主要力量。

美联社引用一名劳工活动人士的话说,“缅甸许多工人和公民都认为,不服从运动在挫败军政府方面产生了明显的效果。”“这就是医疗、教育、交通等不同的政府部门和银行职员都加入了这个运动的原因。”

缅甸军方在2月1日发动了军事政变,推翻了民选政府,逮捕了昂山素季等民选官员。军方对此作出的解释是,在去年的大选中出现了舞弊行为。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阵线在这次大选中获得了压倒性胜利。

美国政府因这次军事政变向缅甸采取了新的制裁措施,联合国和世界许多国家的政府都呼吁缅甸当局恢复昂山素季领导的民选政府。

缅甸政变:“Z世代”挑战军政府



2月1日缅甸发生政变后,很多人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但这种状况没有持续多久。军方上台不到72小时,缅甸全国各地民众就在该国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平台“脸书 ”上表达了他们对军方接管的愤怒和失望。

一场公民抗命运动很快在网上兴起,将医生、护士、教师、公务员甚至警察拉在一起。抗议者很快从评论区转移到了街头。政变发生两周多后,这些反军政府的示威活动似乎与日俱增。

示威活动的核心是“Z世代”,他们出生在90年代末到2012年之间,经历过短暂的民主时期,面对现在国家重新重新陷入军事统治,反政变的他们显得很自信,警告军方说:“你们惹错了一整个世代的人。”

缅甸的Z世代

缅甸历史学家吴丹敏(Thant Myint-U)最近在《金融时报》上写道,“老年政治和对选举及宪法的狭隘关注已使缅甸‘瘫痪’”。

他说,军方和被赶下台的领导人昂山素季及其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NLD)都是罪魁祸首。他希望年轻一代能够改变方向。

缅甸的“Z世代”是一个重要的人口群体,来自各行各业,有医生、护理师、艺术家、银行家、铁路工人、教师、LGBTQ活动家、工会、学生和许多其他社会团体,他们都加入了抗议活动。这些群体部分重叠,共同合作,但他们也有不同的愿望。

目前的示威活动还得到了演员、音乐家和博主等名人的推动。流亡在泰国和美国等地的缅甸人也在社交媒体上扮演着支持抗议活动的重要角色。



2月14日,军方动用装甲车在仰光反击示威者,此后,街头的示威者人数略有减少。

1988年的抗争阴影

缅甸上一次军事政变是1988年,当时示威者遭到暴力镇压。虽然这次示威者表现出勇气和决心,但他们知道军方可以任意逮捕,而计划出台的《网络安全法》将使他们更难在网上组织和发表意见。

示威者一致反对军方的独裁统治。然而,他们对缅甸未来应该是什么样子还没有一个共同的想法。

在很多方面,今天的运动与1988年的抗议运动相似。当时,民众普遍反对军事统治,对昂山素季的理想充满热情,形成了一个广泛的联盟。然而,这场运动没有成功。

罢工这把双面刃

除了上街抗议表达明显的不满,近日的公民抗命运动影响更大。许多银行关闭,机场减员运行,火车停运,仰光港的集装箱堆积如山。然而,这些停业对普通民众,尤其是穷人的打击比军方大得多。

举例来说,如果银行停止向军方控制的 迈特尔 (MyTel)公司缴交电话费,将军们就能感受到影响。但与此同时,如果银行关闭,数以万计的纺织工人是拿不到工资的。而当仰光总医院的医生罢工时,他们最先切断的是贫困者的医疗服务。

军队有自己的银行、学校和医院。从长远来看,他们可以利用这种不对称性做出对自己有利的行动。



2月17日,数千名抗议者在仰光市中心集会。

愤怒是不够的

政治学家敏津 (Min Zin) 14岁时参加了1988年的抗议活动,后来流亡国外,现在是一名缅甸局势分析师。

他最近对《纽约时报》说:“单靠公众压力无法实现真正的政治转型。如果没有一个经过深思熟虑的战略来实现具体目标,我们迟早还是会遭到压迫,处于某种形式的军事统治之下。”

目前军方还没有让步的迹象。因此,示威者能否长期坚持下去至关重要。缅甸的其他观察家出于安全考虑,在匿名的情况下告诉德国之声,这次抗议运动成功的决定性在于组织和协调。

过去两周,民众因为愤怒而上街,然而,这样的情绪最终会疲乏。抗议者将需要一个长期战略。运动领导人和示威者应该计划好休息时间,而不影响运动的势头。

缅甸民主的未来发展

近年来,国内外对缅甸民主的期望被夸大,特别是在昂山素季身上,过去她被国外的支持者视为人权偶像,然后因为在驱逐罗兴亚人问题上的消极立场而失去了光环。

在缅甸国内,人们仍称她为“素妈妈”。尽管昂山素季在担任国务委员的5年期间的政治记录非常复杂,她仍被许多人视为是国家的救星,

昂山素季所属的民盟在和平进程和消除贫困方面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若她是缅甸问题解决之道的观念不变,可能会阻碍缅甸得到更好的治理。



昂山素季仍被部份民众视为缅甸民主的救星。

在缅甸,政治现实还包括在未来的任何政治进程中与无所不能的军方合作,而不是反对他们。想到把军队从政治中排除的要求可能会使军方以暴力回应。

然而,缅甸有可能采取实用主义。新冠疫情危机已经显示,缅甸的团结力量是强大的,而且民间社会的行动者可以在军方和民盟的旧时代精英之外树立新的政治推动力。

正如缅甸的一位观察家对德国之声所说,缅甸正面临着另一场政治马拉松。而马拉松既要有长远的战略,也要有保存实力的智慧。

缅甸军政府网页遭遇骇客袭击

2月18日星期四,缅甸军政府管理的多个与政府、军方有关的网站遭遇骇客袭击,作为对当局连续四个夜晚关闭互联网的回应。澳大利亚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RMIT)专门负责网络安全问题的专家瓦伦(Matt Warren)认为:骇客的攻击行动大概是为了引起公众对缅甸抗议活动的更多关注。

一个自称为“缅甸骇客”的组织将攻击的目标锁定中央银行网站、缅甸军方的官方网页、国营广播电视台MRTV 、港口管理部门以及食品和卫生安全局等官方网站。骇客组织在其脸书页面表示:他们发起此一攻击行动,是为了“缅甸的正义而战”,如同“在政府网站前发起的一场大规模的抗议示威”。

本月初,缅甸发生军事政变后,抗议活动不断,全国各地数以万计的示威民众连续多日举行抗议,表达了对军事政变推翻昂山素季领导的民选政府的强烈不满。

澳大利亚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RMIT)专门负责网络安全问题的专家瓦伦(Matt Warren)认为:骇客的攻击行动大概是为了引起公众对缅甸抗议活动的更多关注。瓦伦向法新社表示:骇客采取的主要行动包括阻断服务或破坏网站,影响有限。

总部设在伦敦的网络安全监控和互联网治理的非政府组织NetBlocks注意到:星期三凌晨一点,缅甸再次断网,全国联网率降至平时的21%。此前,联合国缅甸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安德鲁斯周三获悉当局向仰光派兵的消息后,对该国暴力事件升级表示了忧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