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纽约史上最大隐瞒犯罪”,科莫哽咽道歉、逐条辩解

投稿时间:2021-02-20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上周四(2月11日),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的一名高级助手承认州政府对养老院冠状病毒死亡人数有所隐瞒,因为“就在同一时间,时任总统川普把这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政治足球”。丑闻曝光后,纽约州共和党人高层在推特上呼吁对科莫和其他州政府官员进行调查。2jm蔷薇网

2jm蔷薇网

本周一,科莫在简报会上首次对此事发表了论述,他对隐瞒信息表示道歉,但拒绝为去年3月作出的让新冠病人进入养老院的决定道歉,并对相关事项作出了解释和辩解。而共和党议员们则认为,州长仍然只是在推卸责任。 来源:Politico、NY DAILY NEWS编译:江南、Deng 在周一(2月15日)的简报会上,纽约州长科莫表示拒绝为让新冠患者进入养老院的决定道歉。这是在其高级助手透露州政府“冻结”养老院死亡数据信息的事件后,科莫第一次就此事公开发表评论。州长看上去比平时更加郁闷,并多次哽咽,他说他很抱歉,他的政府没有优先考虑发布有关新冠疫情在护理机构中传播的完整信息。他反复强调,(州政府在公布信息上)不作为造成了准确信息的缺失,给政治反对者制造了可乘之机。但是,在记者问及时,他拒绝为去年3月要求养老院接受新冠患者的命令道歉。“道歉?我已经反复说过,信息的缺失是我们犯的一个错误,”科莫说。“缺失导致了误导和阴谋有可趁之机,现在人们会想到‘我亲爱的人必须死吗?’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问题。我希望每个人都知道,我们已经尽了全力,由最优秀的人以最大的努力来做的,而我们最极力避免的就是加剧可怕的局势。”2jm蔷薇网

2jm蔷薇网

以下是科莫在这个最近几周围困其政府的问题上为自己所作的辩护。1.关于最初的命令科莫说,像他的政府将一些病人从医院送到养老院的决定,不应该被视为“政治决定”。“它们都是根据医疗专业人士当时掌握的最佳信息做出的.......以前没有人有这样的经验。”“患者,特别是老年公民,不应该在医院停留超过必要的时间,因为他们可能会受到二次感染…. 当时,还记得3月份发生的事情吗,专家们都在推算,我们的问题和我们的关键需求是医院的容纳能力。”没有证据表明,这一决定是导致护理机构里高死亡率的原因,科莫认为,他指出的图表显示,纽约发生在此类机构的新冠死亡事件的比例低于其他州。“我们州内有613家养老院——其中365家从医院接收了一位病人。在3月25日遵照这个指导意见接收的365人中,这365家养老院中有98%已经有新冠病例。新冠病毒不是由医院来的人进入养老院,而是通过工作人员走进养老院而进入医院的,当时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感染了。”2.关于他可能会有什么不同的做法“最重要的是,我们制造的信息缺失给了虚假信息可乘之机, 这导致了更多的家庭为他们的亲人而焦虑,”他说。“这太可怕了。我们制造的信息空白导致了错误信息、虚假信息、阴谋论开始传播,人们不得不听到这些,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真相。事实是,每个人都做了他们能做的一切努力;事实是,你有在全球范围内最好的医疗专业人士和建议;事实是,当时正处于一场可怕的疫情中;事实是,新冠病毒会攻击老年人;事实是,据我们所知,今天仍有人死在养老院里。”2jm蔷薇网

2jm蔷薇网

3.关于美国司法部的调查据《纽约邮报》上周的一篇报道称,高级职员梅丽莎·德罗莎(Melissa DeRosa)告诉议员们,(纽约州)政府没有公布养老院的死亡数据,是因为他们想躲避联邦检察官的调查。此后,政府表示,用于支持这一想法的引述是歪曲的,科莫对这一想法进行了详细说明。“去年8月,司法部给民主党州长发了一封信......纽约州立法机构也发了一封信,要求提供有关养老院的信息。我们在回应司法部的要求的同时,暂停了回应州议员的要求。我们告诉众议院和参议院,我们手头还有司法部的信息要求需要优先处理。”司法部的要求“得到了充分的答复”,科莫说。但议员们最近几天表示,科莫没有告诉他们这样的事情。“除了新闻报道的内容外,议长对司法部的正式调查一无所知,”议会议长卡尔·希斯蒂的办公室在周五的一份声明中说。科莫周一对此表示,这是由于立法工作人员的失误。“议会的工作人员被告知,我们正在回应司法部......告诉他们工作人员中的谁,我不知道......是我的工作人员告诉立法工作人员的,好吗?立法人员被告知了,高层立法人员也被告知了......我们确实告诉了众议院,我肯定这里面出了什么故障。”4.关于调查州政府的要求“没有什么可调查的。”5.关于他的紧急权力邮报的报道促使众多州议员宣布支持削弱科莫的紧急权力——因为疫情的缘故,他可以通过行政命令暂停或颁布州法律。“紧急权力与养老院无关,”科莫指出。(3月份的决定是卫生部的指令,即使在正常时期也可以发布。)他还提出,他比立法者更有能力处理停业令等事项。“这些是公共卫生决定,不是地方政治决定,必须在公共卫生的基础上做出。这种病毒很严重。我明白这些决定在政治上来说很困难......如果你通过民意调查做出这些决定,那么什么决定都不可能作出,而且会有更多的人死亡。”《每日新闻》周日报道称,一些议员提出,在即将到来的预算谈判中,使用紧急权力和传讯的可能性作为谈判筹码。科莫说:“你不能利用传讯或调查的威胁来影响一个人做其他事情。这是违法的。”他同意关闭一个莫兰德委员会(Moreland Commission),该委员会正在调查立法机构为将一些竞选财务改革纳入2014年预算的财务腐败问题。6.关于他的工作人员在周一的简报中,德罗莎,那位与立法者对话引发最近对养老院事件愤怒的州政府职员,明显地保持沉默。在往常的这类活动中,她通常是除州长外参与度最高的人。然而,科莫确实不遗余力地赞扬了州卫生专员霍华德·扎克(Howard Zucker)。“如果我们要为他所做的贡献支付报酬的话,我们负担不起。他用他当时掌握的信息给出了最好的建议,”他说。“我会信任扎克医生去照顾我自己的母亲,这就是为什么我信任他去照顾你们的母亲。”7.关于接下来的工作“(接下来)我们的重点将放在营利性养老院上......我一直认为,营利性养老院存在着一种紧张关系,因为这些机构都在努力赚钱。如果你想赚钱,就太容易牺牲对病人的护理了,”科莫说。他说,他将在即将提出的预算修正案中提出诸如“你可以赚多少利润”等作为对养老院业主的强制规定。 共和党人:推卸责任“州长似乎无法理解这是他的政府的过错,而不是任何其他人的过错。他继续在推卸责任,而不是承认他自己和他的高级官员的过错,”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罗伯·奥特(Rob Ortt)在一份声明中说。“科莫州长是对的——‘缺失’造成了问题,”共和党人、Dutchess郡执行长马克·莫里纳若(Marc Molinaro)说。“这是一种领导力的缺失、诚实的缺失、同情心的缺失、体面的缺失,以及对纽约人民的尊重的完全彻底的缺失。他在新闻发布会上漫不经心、撒谎、语无伦次地指责别人,这只是他失败的政府的最新篇章。” 民调:多数人支持州长应对疫情所为 锡耶纳学院(Siena College)的一项最新民调显示,大多数纽约人支持州长为应对新冠病毒危机所做的工作。 这项调查是本月早些时候进行的,并于周二(2月16日)进行了公布。调查发现,61%的选民对州长疫情下的相关工作,及相关政策给予了高度评价,但略低于此前一次调查的63%。 然而,当纽约人被问及具体问题时,对科莫的评价则显得有些褒贬不一,67%的人在沟通方面给了他优秀的分数,48%的人认为他在疫苗推广方面做得很好,还有39%的人认为他在处理疗养院新冠死亡病例数据方面做得不够好。 锡耶纳学院的民意调查专家史蒂文·格林伯格(Steven Greenberg)说:“选民,特别是民主党人,几乎都对科莫在疫情方面的全面处理给予了强烈的好评。” “虽然民主党人对科莫对疫苗推广的处理和他重新开放纽约的计划持肯定态度,但共和党人压倒性地持否定态度,独立人士也持否定态度。” 锡耶纳的民调显示,科莫的支持率仍然保持在56%,39%的受访者对科莫持负面看法。2jm蔷薇网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