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专家组在新冠溯源调查中重点关注中国两种动物

投稿时间:2021-02-20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人员正在努力寻找可能将新冠病毒传播给人类的动物,目前已确定了两种可能携带病毒的动物:鼬獾和兔子,它们曾在出现许多早期病例的一个中国市场贩售。

2020年1月11日的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该市场与首批新冠聚集病例有关。图片来源:NOEL CELIS/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的调查人员正在努力寻找可能将新冠病毒传播给人类的动物,目前已确定了两种可能携带病毒的动物:鼬獾和兔子,它们曾在出现许多早期病例的一个中国市场贩售。

WHO一个疫情来源调查小组的成员表示,需要对该市场上上述两种动物和其他动物的供应商进行进一步调查,其中一些动物来自中国东南亚边境附近的一个地区,而当地的蝙蝠身上发现了已知最接近新冠的病毒。

该小组成员表示,他们尚未确认中国武汉这个市场上合法或非法销售的所有活体或死亡动物。该市场与2019年12月首批已知新冠病例相关。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外交部均不予置评。



中国广西省的鼬獾。这种动物可以携带新冠病毒。图片来源:NATURE PICTURE LIBRARY/ALAMY

WHO调查小组正在研究多个相互矛盾的假说,目前仍不能确定病毒是先在这个市场里从动物传播到人身上,还是先在其他地方传播的。但是,通过对现有证据的研究,他们对哪些动物可能是合理的宿主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WHO的调查人员还希望中国对其水貂养殖场进行广泛检测,此前在欧洲发现新冠病毒曾在水貂和人之间反复传播。

目前仍然无法确定新冠病毒最初是如何、何时、在什么地方传播给人类的,这种情况正在加剧国际紧张局势,美国和中国相互指责,称对方在妨碍WHO的调查。

WHO专家的武汉调查发现:新冠病毒“极不可能”来自实验室



WHO专家的武汉调查发现:新冠病毒“极不可能”来自实验室

当地时间上周二,世界卫生组织(WHO)武汉调查小组的专家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新冠病毒最有可能是由某种动物传染给人的,而从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极小。《华尔街日报》驻中国政治外交编辑Jeremy Page报道说,这批科学家在武汉到访了华南海鲜市场、新冠定点医院以及武汉病毒研究所,也参观了展现中国抗疫成就的纪念馆。至于WHO调查小组到底获得了什么样的信息,专家们总体表示对获取的中方研究病毒来源的新数据感到满意。封面图片来源:Thomas Peter/Reuters



经过几个月的谈判后,WHO调查小组最近到武汉进行了为期四周的溯源调查,但是他们能够在多大程度上与当地科学家接触、拿到多少相关数据,取决于北京方面的合作程度,而北京方面已多次暗示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境外。

武汉市场仍然是调查的重点,因为该市场与已知最早的聚集性感染有关,而且WHO的科学家认为新冠病毒最有可能起源于蝙蝠,并在某个农场或集市通过另一种动物传播给人类。许多科学家暗示,该病毒可能是通过中国的非法野生动物买卖传播的。

世卫调查团队中的动物学家Peter Daszak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武汉市场的冰柜里冷冻的动物残骸中有鼬獾,虽然它们的检测结果为阴性,但这种动物能携带这种病毒。

Daszak说:“这为了解新冠病毒如何进入武汉提供了一条思路。”

2021年1月31日,WHO专家组在武汉目前关闭的华南海鲜市场外听取情况介绍。图片来源: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鼬獾主要生活在中国南方,与鼬和水獭属于同一科的哺乳动物。尽管鼬獾是受保护的物种,但人们为了食用和获取皮毛而经常猎杀和买卖鼬獾。

Daszak称,武汉市场上也有兔子,这种动物被发现很容易感染SARS-CoV-2。

世卫调查团队中的荷兰病毒学家Marion Koopmans也认为,在武汉看到的动物中,鼬獾和兔子被认为能够携带和传播病毒。

科学家们表示,找出可能首先感染人类的动物是调查的关键一步,因为这可以帮助追踪这种病毒的病毒库(很可能是一个蝙蝠群),并帮助预防病毒再次传播给人类。

Daszak表示,该市场上销售野生动物的10个摊位的供应链包括中国南部省份广东、广西和云南的野生动物养殖场,这些省份与越南、老挝和缅甸接壤。

他说,这是一个关键性发现,因为在云南省的蝙蝠身上发现了两种与SARS-CoV-2接近的病毒。与此同时,在广西和广东省也发现了携带类似病毒的穿山甲。

但他和其他团队成员表示,调查还需要关注其他国家,特别是最近发现了类似冠状病毒的东南亚国家,其中包括泰国和柬埔寨。

他说:“我确实认为,动物穿越边境的可能性很大;也有可能是一具冷冻的动物尸体被运过来了。”



2020年1月,在武汉一市场出售的腊肉。图片来源:STEPHANIE YANG/THE WALL STREET JOURNAL

许多科学家说,虽然在实验室实验中,这种病毒在冷藏或冷冻时可长期存活,但在冷冻和解冻时也会变弱,之后是否还具有传染性尚不清楚。

WHO调查组成员表示,包括果子狸和貉在内的其他可能携带新冠病毒的动物是否曾在该市场销售,调查组仍不得而知。

调查组成员还表示,他们试图确定那里是否曾有活的哺乳动物售卖,但没有成功。Daszak说,在武汉调查期间,调查组被反复告知没有。他说:“我们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他说,商贩可能非法出售野生动物。

之前的商贩和一家在2020年1月1日市场关闭前不久开始对其进行消毒的公司的经理告诉《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他们看到过死的动物和关在笼子里的活体哺乳动物,包括狗、兔子和獾。

WHO和其他科学家说,任何受感染的动物或肉类可能在数周前就已售出,或者在中国有关部门抵达之前就已从市场上下架,特别是如果是非法出售的野生动物的话。

从2019年12月31日开始从该市场采集样本的中国有关部门表示,他们在从下水道、摊位和其他周边环境中采集的环境样本中发现了病毒的痕迹,但没有在任何动物样本中发现。

国家卫健委疫情应对处置工作专家组组长梁万年上周表示,专家组对35个动物、野生动物品种的1914个血清样本进行抗体检测,结果显示阴性,对近300个物种、5万余份的野生动物样本进行了核酸检测,结果也是阴性的。

WHO团队中的澳大利亚微生物学家Dominic Dwy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将东南亚和其他国家纳入搜索范围是有道理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解读为,这正是它的来源,或者说它不是来自中国,”他说。

Dwyer说,还需要做更多工作才能确定武汉这家市场上出售的动物到底有哪些,包括合法的还有非法的。

“仅仅因为野生动物买卖是非法的,并不意味着它不会发生,这很棘手,”他说。“他们要避免那种思路,说它是非法的所以就没有发生过。你还是得跟进这些方面。”



河北省张家口市一个养殖场内的水貂。图片摄于2015年7月。WHO专家组的成员表示,中国需要对其水貂养殖场进行广泛的检测。图片来源: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Dwyer和WHO专家组的其他成员还表示,中国需要对其水貂养殖场进行广泛的检测,尽管这些养殖场主要集中在中国北部。Dwyer说:“到目前为止,中国没有报告过任何水貂疫情,我认为这是他们需要做一些检测工作的领域。”

Koopmans说,新冠病毒通过水貂传播的速度太快了,所以水貂是一个理想的宿主,不过,对新生水貂进行的更仔细检查发现它们的免疫系统反应不同,这有可能会改变上述评估。

WHO专家组领头人安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调查人员希望对其他容易感染新冠病毒的动物进行更系统的研究,包括水貂、狐狸和貉,尤其是在中国。《科学》(Science)杂志周日发表了这篇访谈。

他和WHO专家组的其他成员还表示,病毒不太可能像中国官员所说的那样,最初通过其他种类的进口冷冻食品进入了武汉,因为当时全球其他地方的食品工厂并没有暴发大范围的新冠疫情。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