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在左边蛋蛋上摸到蚯蚓一样的东西…”(组图)

投稿时间:2021-03-23  消息来源:  提交者:洪门小拳



作为一个阳光自信的男孩,我怎么也想不到,风华正茂的自己会患上难言的病症。

风华正茂,突然来到

初三的某天晚上,我正在浴室享受着热水澡,双手拂过胸肌、腹肌,来到了充满男性气概的区域。突然,我在左边蛋蛋上摸到了如同蚯蚓一样的东西,左捏捏右碰碰,不痛不痒,而右边的蛋蛋却完好如初。

那时的我以为这只是发育的正常表现,后来偶然跟老爸说起了这个事,作为过来人的他随即带我去了医院。

经历一番羞耻的检查后,大夫诊断我得了“精索静脉曲张”。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蚯蚓们”是曲张的静脉血管。当时,年少的我觉得男性自尊心受到了莫名的打击。

精索静脉曲张丨原图:healthing.ca

但是大夫说,目前只是轻微,如果没有什么症状,可以不用理会。听到这话,我忧郁的心情烟消云散,心想这也不是什么大病。

人生如戏,埋下伏笔

那次诊断之后,并未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步入高中,我也跟其他同学一样,上课、运动、干饭,只是左边蛋蛋上的蚯蚓们一直没消失。经过几年的相处,我也适应了它们的存在,并且找到了一些规律——我站立的时候,血管增粗,蚯蚓们就会显现真身;我坐着或躺着时,血管缩小,就几乎摸不到它们。

这个时有时无的现象,让我更加不重视它们了。后来,我甚至练起了腹肌,幻想能为自己的脱单大业增加一份砝码,殊不知练腹肌和大运动量的跑跳,会壮大蚯蚓军团。

上了大学之后,虽然未觉不适,但我能感觉到蚯蚓们在变大、变粗,站立时的静脉团也比从前大了。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2020年,这个神奇的年份,多年的隐患终于爆发。

我开始渐渐觉得站立久了之后,左边睾丸会有隐痛。后来这个症状越来越重,只要我站立或行走,左边的睾丸就隐痛不断,严重时左边的小腹也会跟着抽痛。身边的同学也渐渐发现了我的异常——没走几步就想要坐下。碍于自尊心,我也没有说明病情,只是搪塞过去。

蛋蛋上的“蚯蚓”让我有苦难言。丨图虫创意

慢慢地,我从开始的不以为意,变成了现在的有苦难言。

老话说“不见棺材不落泪”,只有严重了才会去详细了解这个病症。通过查询,我大概知道了自己的精索静脉曲张已经到了比较严重的地步。因为这个病,轻微者可能无症状,严重者可能睾丸疼痛、精液质量下降等。同时也了解到,久站、久坐等增加腹压的动作会加重病情,回想起自己从前的作死行为,也是追悔莫及。

那段时间,隐痛如同蚂蚁在啃食,渐渐磨去了我的精神。只有躺在床上时,我才能松一口气,暂时远离内心的焦虑。

勇敢面对,不再后退

我逐渐认识到,这个病症,正在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我决定不再抱有侥幸心理,主动治疗。

挑选了一个没有课的早上,我独自前往学校附近的一个三甲医院。那天的绵绵阴雨,为我看病平添了一份忧虑。

做完B超,医生告诉我病情已经加重,想要彻底治疗,只能进行手术。由于之前对治疗手段有一定的了解,听到“手术”两个字时我也没有惊讶,只是生起一丝与之决战的壮烈情绪。

那阵恰逢十一假期,我便决定回家做手术,也能得到父母的照顾。与爸妈说明情况后,他们便开始打听情况,联系医院。所幸大学所在城市离家不远,高铁倒也方便。

踏上列车,全然没有病情的焦虑,反而有一种坦然和温暖,知道自己即将接受治疗的坦然,和父母给予的爱的温暖。

一决胜负,光明坦途

回家第二天,赶往医院。医生根据我的情况,选择了显微镜高位结扎术,这也是目前比较先进的一种手术方法,原理是结扎掉曲张的静脉,让睾丸自主建立新的血液循环。

住院第二天就进行了手术,全麻。醒了发现手术已经完成,药劲之下,我虽然迷迷糊糊,潜意识里还是十分喜悦的。

当天手术之后,我都做好了术后刀口疼痛难忍的准备,但不知是因为刀口较小,还是医生医术高超,伤口处没有什么疼痛的感觉,身体和精神上也没有其他不适。

住院第二天就进行了手术,全麻。丨Pixabay

术后第二天,例行检查过后,医生告知可以出院了,并嘱咐术后三个月内不能剧烈运动,注意休息。在爸妈搀扶下慢慢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我突然感觉阳光很好、很暖。

两个星期后我就重返了校园。唯一留下的痕迹,可能只有小腹上半指长的伤疤。

希望我的经历,可以给正在遭受这个病症的朋友一些感悟。这个病多发于青壮年,年轻的朋友们不要有侥幸心理,精索静脉曲张不会自愈,一旦影响到正常生活和生育,一定要去正规医院进行治疗。也千万不要因为得了这个病而产生自卑、悲观的情绪,尽早解决问题才是正道。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