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50最佳餐厅”2021年“亚洲之粹”餐厅(组图)

投稿时间:2021-03-24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亚洲50最佳餐厅”((Asia‘s 50 Best Restaurants))首次推出了“亚洲之粹”(Essence Of Asia)系列,其中包括来自20个国家和地区的49个城市的餐厅。该榜单以“餐厅因保留烹饪传统而被认可,尊重原汁原味,为他们的社区提供重要的纽带”为标准,评选出的餐厅包括从街头小贩到可持续发展的拥护者,从历史悠久的老店到先锋新来者,“亚洲精髓”系列反映了亚洲大陆美食财富的广度与深度。

“亚洲之粹”系列排名不分先后,是根据2020年和2021年“亚洲50最佳餐厅”的主厨、50最佳学院主席以及该地区值得信赖的美食家推荐而得出的。

在整个亚洲的酒店业正从一场旷日持久的危机中复苏之际,它为游客和美食家提供了一本宝贵的指南,让他们了解充满活力的当地餐饮场所,同时也颂扬了一些美食界的无名英雄。

“亚洲之粹”的特色是尊重烹饪传统、复兴本土菜系或重新发现有数百年历史的食谱,以及许多在支持和连接社区方面发挥关键作用的餐饮企业。

因此,当旅行再次成为现实时,去试一试这些亚洲美食的守护者吧。



越南




Madam Khanh – 越南三明治女王,会安





这家小店被誉为会安(可能是整个越南)吃越南三明治最好的地方,由Khanh夫人经营了30多年。这位80多岁的厨师每天要做200个长棍面包,馅料辛辣多汁,比如木瓜和黄瓜煎蛋,或者烧烤酱猪肉。一旦你尝过了,你就会明白为什么人们叫她越南三明治女王了。


Pho Gia Truyen,河内





Pho Gia Truyen规模虽小,但名声在外,从外面排队的人群就可以看出来,许多人称它是河内最好的河粉店。它最出名的是牛肉河粉,配以新鲜的炖牛肉片、淡米粉和为蘸着汤吃的香脆甜条。


Ngoc Suong Seafood & Bar,胡志明





Ngoc Suong是家族经营的餐厅,历经四代人,最初是一家于1955年开在沿海的金兰的海鲜餐厅。如今,这家餐厅于2020年初重新开业,更加现代和精致,成为当地音乐家、美食家和商界人士的聚会场所。想要获得完整的体验,可以试试主厨Vinh Q Le的品尝菜单。



柬埔寨




The Sugar Palm 糖棕榈,暹粒





Amok(蒸的咖喱鱼或肉)是柬埔寨美食的支柱之一,许多人认为仅仅是为了The Sugar Palm的Amo就值得去暹粒一游。由于上世纪70年代的冲突而流离失所的Kethana Dunnet在母亲和祖母的教导下学会了烹饪高棉菜。2002年,她回到柬埔寨,首先在金边开了一家餐馆,后来又在暹粒开了这家分店。餐厅铺着深色木地板、吊扇、百叶窗和高高的天花板,让人流连其中。在厨房之外,Dunnet为来访的厨师提供咨询,其中包括名厨戈登·拉姆齐(Gordon Ramsay)和卢克·阮(Luke Nguyen),他还定期在电视烹饪节目中露面。




Lum Orng Farm To Table 林荣农场到餐桌,暹粒





‍‍Lum Orng是柬埔寨“从农场到餐桌”(farm-to-table)运动的第一个倡导者,它的位置绝佳,位于吴哥窟的起点,在一条红土路的尽头,坐落着一片绿树成荫、值得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的绿洲。厨师Sothea Seng推出了一流的湄公河新美食,他的有机食材,包括25种水果和蔬菜,都来自他自己以及邻近农民的农场。作为一名厨师的儿子,Sothea Seng在10岁的时候就发现了对烹饪的热爱,他今天的工作为他的祖先留下的食谱注入了新的活力。




Nesat Seafood House 纳沙海鲜馆,金边





Nesat在高棉语中的意思是“捕鱼”,Nesat是金边众多海鲜餐厅中的先锋。不管你是在露台上找一张桌子,那里散发着慵懒的海滨美感,或者在室内,开放式厨房可以让人们看到整个烹饪过程。然后准备好被掌舵的三人组震撼吧:27岁的建筑师Thim sopal,他与他的朋友Chea Sopheavy和Sebastiaan Roodnat将开启你一次难忘的美食之旅。

价格也很实惠——4只贡布蟹的价格只要31450柬埔寨里尔(7.75美元)——而且服务非常好。



日本




Honke Owariya 本家尾张屋,京都





自1465年以来,京都的本家尾张屋就在接待食客。这家家族经营的面馆现在由第14代女儿稻冈仁子经营,她的厨房以出产世界上最好的荞麦面而闻名。菜单紧凑,有招牌面汤荞麦面,还有五层荞麦面套餐,配料包括海带、鸡蛋、白萝卜、香菇、芥末和虾丸。别指望东京会开分店,用店主的话说,东京的水做不出同样品质的鱼汤。




Natsukashiya 风和里,奄美大岛



从教师的职业生涯中退休后,江上伊佐子的第二人生的使命,就是把她对奄美大岛上美食的知识传授给年轻一代。

去Natsukashiya就像去拜访自己最喜欢的阿姨家——入口就像私人住宅,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座位。餐厅提供大量的当地菜肴,鱼类和海鲜丰富,在被称为桑巴拉的编织竹篮子里,所有的食物排成一排,平均每餐约5000日元(48美元)。




Pasania,大阪





品尝Pasania的御好烧时,业内人士的建议是,不要配通常冒着气泡的烧酒或啤酒,而要配好的红酒,它的酸度与酱汁的甜味完美搭配。在大阪的这间热门餐厅,主厨中川吉夫将这道明星菜作为简短套餐菜单中的最后一道菜。他只使用高品质、精心挑选的食材。热身活动可能包括铁板烧嫩鱿鱼、辣土豆和花椰菜,以及值得期待的日本和牛。




Sincere Blue 至诚蓝色,东京





这家位于原宿的自助式美食店是总部位于日本东京的米其林星级餐厅“至诚”(Sincere)的兄弟店。至诚蓝色的法国美食是环保的,严格季节性的,而且总是带有当地特色:菜单上的亮点包括花椰菜奶油墨鱼、鲈鱼烧和海鲜生牛肉,为日本古老的海鲜文化带来了现代活力。




寿司大,东京





作为丰洲鱼市最小的餐厅之一,寿司大声名鹊起。2018年,当它从摇摇欲坠的筑地市场搬出来时,顾客也跟着搬了出来。营业时间——上午10:30 -次日凌晨4点。4800日元(44美元),一份包含10道菜的料理,在城里其他地方的价格是这个价格的两倍,餐厅外排起的长队表明了该餐厅的性价比。

去市场的第6区,穿上舒适的鞋子——这值得等待(2到5个小时)。




Eatrip,东京





在东京繁华的原宿购物区,这家备受推崇的餐厅为人们带来了一股清新的空气——室外用餐区有柔软的树叶和精心照料的花朵。无论是审美还是美食,我们都要感谢野村尤里,这位作家、播音员、店主、烹饪教师和餐馆老板是在种植者和大城市居民之间建立长期联系的先驱。



中国




利群烤鸭,北京





大多数来北京的游客都会去大型连锁店或酒店餐厅吃他们拿手的北京烤鸭,但很少有餐厅的魅力能与张立群的家庭式餐馆相媲美。张立群的家族企业已有30年历史,目前由他的女儿张欣管理。利群的鸭子是在一个开放式的柴炉里烤的,它的名气和香味吸引了大批名人、政要和游客。




陈麻婆豆腐,成都





据传说,成都最有名的麻婆豆腐是在19世纪由一位满脸麻子的老妇人创造的,于是取名麻婆豆腐。麻婆豆腐有很多不同的版本,但据说陈麻婆豆腐是最正宗的。推荐骡马市分店。




壹零贰小馆,佛山





距离粤菜之都广州约一小时车程的一幢两层平房,已经成为美食家必去的美食目的地。在这里,厨师徐泾业和姚敏一直在研究和恢复古老和失传的食谱,菜肴看起来可能是现代的,但是烹饪方法是非常传统和季节性的。




龙井草堂,杭州





几个世纪以来,风景如画的杭州一直激发着诗人和学者的灵感。在这里的茶园之中,戴建军开了一家漂亮的餐厅,他是中国“从农场到餐桌”就餐方式的先驱,也是中国八大菜系之一(浙江菜)的拥护者。戴建军仔细地记录了这些年来他购买的几乎每一种食材的来源,他很乐意向食客展示这些食材。




富春小笼(愚园路店),上海





如果有一种上海菜征服了世界,那一定是小笼包:在上海,这家60多年的老店得到了当地人、外国人和游客的投票。它有三种口味——猪肉、蟹黄和虾——以及一系列简单的家常菜。




丽华园,武汉





经过近30年的经营,丽华园已经从一个小型的家庭餐厅发展成为一个800座的湖北菜标杆企业。在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这家餐厅为一线医务人员提供了12万多份热餐。随着新冠疫情在中国基本得到遏制,该餐厅正转向通过美食重建生计和城市声誉。



中国香港




Australia Dairy Company 澳洲牛奶公司





茶餐厅为香港的工人和劳动者提供快捷、价格实惠、中西融合的食物。其中最著名的是澳大利亚乳业公司,该公司50多年来一直提供其标志性的吐司配炒蛋,口感顺滑的蛋白炖鲜奶也是深受喜爱的简易小吃。




九记牛腩





牛腩面是香港的一种主食,这家有着90多年历史的店外永远排着长队,座位很紧,服务也没有笑容,但食客们并没有被吓住。除了清汤牛腩面,九记的特色菜是咖喱牛腩面,这是一种辣、浓、令人咂舌的炖菜,会让你想明天再来。一定要配牛筋。




厨尊







厨尊成立于新加坡,最近扩展到香港,雇佣并培训残障人士进行食物准备、烹饪和服务。在大流行期间,该餐厅的重点是社区服务,向无家可归者收容所和养老院提供热餐,并向少数群体提供食品券。在大流行期间,它设法留住了所有100名残疾雇员,尽管为此投入了大量资金。推荐的食物有叻沙、鸡饭和炒饭。




北河同行





陈灼明在香港服务了25年,他被香港各地的顾客亲切地称为“明哥”。在香港最贫穷的深水埗区,他向老人、残疾人和无家可归者提供免费饭盒。食物简单、地道、美味。




Roots





斯蒂芬妮·王(stephanie Wong)曾从事企业融资工作,后来成为厨师,并在2018年开了一家有20个座位的小餐馆。她做出了富有创意的菜肴,这些菜肴来自她的广东血统和法国培训,比如烤虾土司和她的法式糯米烤春鸡,食材大多来自当地生鲜市场。




鸳鸯戏水





主厨徐蒝在新界的一处海滨别墅里,以田园般的环境,精致地演绎了香港正在消失的渔村美食。徐蒝是“从农场到餐桌”烹饪的早期支持者,她从附近的菜地购买蔬菜,从南海购买海鲜。她的两道招牌菜,烤乳猪和黄土鸡,都是在她自己设计的陶土瓮中烹制的。



印度尼西亚




Lupis Mbah Satinem,日惹





Lupis是一种爪哇小吃,由糯米、椰丝、棕榈糖、香蕉叶包裹而成,当地人称为jajan pasar,是日惹当地的一种美味早餐。当Lupis在80岁的小贩Mbah Satinem的带领下,在Netflix的街头美食系列中出现时,它一举成名。Mbah Satinem如今仍然在当地市场附近的人行道上供应着这一小吃,记得早上9点之前来,以免失望。




Babi Guling Pande Egi,巴厘岛





与巴厘岛许多受欢迎的巴厘岛babi guling(烤乳猪)餐厅不同,Babi Guling Pande Egi在游客中似乎没有太有名——即使按照当地的标准,它提供的食物也非常便宜。这家不容易到达的餐馆完全不走寻常路,坐落在乌布吉安雅一片广阔的稻田中间,是最具田园风情的地方之一,可以品尝美味的新鲜烤乳猪,搭配印尼什锦饭。




KooD,巴厘岛





这个名字是Kolaborasi Untuk Desa的缩写,翻译为“村里的合作”。事实上,这家位于巴厘岛萨努尔的植物合作餐厅是给社区的一份礼物。除了价格低廉——用有机鸡蛋制作的精致鸡蛋三明治售价仅为2万伊拉姆(1.40美元)——所有菜肴都不含油和糖,你还可以喝到免费的水和罗塞拉茶。更不用说无塑料的商店、图书馆和(只收取极少费用的)共用办公空间。



新加坡




金记潮州卤鸭





38岁的金记小摊的第二代老板梅尔文·周(Melvin Chew)专营kway chap(鸭肉粿汁)。他创立了“小贩联盟”,在当地声名鹊起,“打包2020”是其中的一项倡议,旨在帮助街头小吃摊贩在疫情期间促进食品配送。




琼荣记





50年来,这家“炒菜小吃摊”一直在供应当地美食,比如咖啡排骨。现在由第三代经营,保罗刘(Paul Liew)负责待客,他的弟弟韦恩(Wayne)负责炒菜。即使在该市部分封锁期间,这对兄弟也带头向当地的医护人员提供食物,同时勤奋地推销外卖。




Botanico at The Garage 车库里的植物园





Botanico的主厨Sujatha Asokan刚刚在当地获得了年度厨师新秀奖,就前往西班牙,然后一路吃遍了整个欧洲。她精神焕发地回到自己的餐厅,更新了餐厅的现代欧洲菜单,重新关注自己的中国-印度血统和东南亚地区风味。一盘四棱豆沙拉,里面有鹰嘴豆豆腐和炸凤尾鱼,配以辛辣的虾酱调味料,就是她充满活力的才华的证明。




Restaurant Kin





没人能像Kin餐厅的主厨达米安·德席尔瓦(Damian D’silva)那样重现新加坡被遗忘的食谱,他坚持执行传统食谱,只用传统的烹饪技术——比如aberjaw,一种配以发酵的豆子和西葫芦的猪排。在疫情封锁期间,他参与社区厨房计划,帮助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比如滞留在新加坡的移民工人)。



泰国




Wattana Panich,曼谷





餐厅主人wattanapanichnatapong Kaweeantawong有一个遗产需要保护,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隐喻上的。小店的大锅已经沸腾了40多年,这道高汤是让这家牛肉面如此美味的秘制,牛肉在大锅里炖了几个小时,混合了八角、大蒜、黑胡椒、芫荽根和其他神秘香料,让人陶醉。




100 Mahaseth,曼谷





Mahaseth的大厨Chalee Kader的“从根到水果、从鼻子到尾巴、从农场到餐桌”的用餐方式已经赢得了赞誉,但他在疫情期间帮助农民和供应商的“100微笑餐”(100 Smile Meals)倡议值得特别提及。“100微笑餐”向公众寻求现金捐赠后,不是简单地分发食物,而是用这些捐款从供应商和农民那里购买农产品,从而为餐饮业生态系统中被忽视的合作伙伴提供生计。




Locus Native Food Lab 当地天然食物实验室,清莱





泰国北部郁郁葱葱的山区是几个山地部落的家园,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文化特色。厨师Kongwuth Chaiwongkachon通过美食的视角来诠释他们的文化,多道菜的品尝菜单将每一道当地传统菜肴以当代版本再次呈现。




Samuay & Sons,乌隆他尼





在泰国东北部靠近老挝边境的地方,昵称为“Num”的主厨Weerawat Triyasenawat烹饪的食物与其他地方不同。Num与当地农民、供应商和工匠密切合作,创造当代泰国东北美食。Triyasenawat还举办教育和培训班,帮助农民推广他们的农产品,保护土著智慧和传统。






老挝




Tamarind 罗望子,琅勃拉邦





Tamarind,老挝最热门的餐厅之一,由夫妻团队Joy Ngeuamboupha和Caroline Gaylard打理。作为社区中心和烹饪学校,这里的菜单充满了来自小规模生产者和供应商提供的超级新鲜的食材。在这里吃饭,无论从哪个层面来说,都是一种让人感觉良好的体验。



中国澳门




Henri’s Galley 美心亨利餐厅





非洲鸡可以说是澳门最著名的菜肴,而美心亨利45年来一直是这道菜的主要支持者,咖喱和砂锅,用辣椒,辣椒粉,大蒜,辣椒粉和花生。这家海洋主题餐厅由Henri Vong创办,他曾是商船队的厨师(因此有了这个航海的名字,Galley意为船上的厨房),现在由他的儿子Raymond经营。




马来西亚




Siam Road Char Koay Teow 暹罗炒粿角,槟城





在遍布槟城的推车小贩的海洋中,暹罗炒粿角无可争议地成为炒粿角的王者。这家餐厅的老板是79岁的Tan Chooi Hong,人称“Tan叔”,60年来,他一直在一只烧着木炭火的锅上完善自己的手艺。这里有几盘不起眼的扁米粉,巧妙地与豆芽、鸡蛋、贝、中式香肠和虾一起炒。长期以来,这里的炒粿角一直被视为该国最好的炒粿角,排起的长队证明了它经久不衰的品质。




Kedai Kopi Yee Fung 怡丰茶室,亚庇





在亚庇,必须去怡丰茶室吃一次。这家超级休闲的餐厅因沙巴叻沙(sabah laksa)而备受赞誉,沙巴叻沙是一种黄面条,配上鸡肉丝、虾和炸豆腐,汤汁微辣,最后撒上酸橙。但这里的牛肉面(ngiu chap)也让人回味:丝滑的扁面,配上牛肉片和内脏,再配上令人兴奋的牛肉汤。




Bijan,吉隆坡





Bijan于2003年由杜婉思、杨淑娴和杨惠诚三位女性创立,Bijan(在马来语中是“芝麻”的意思)曾被当地媒体称为“吉隆坡送给人民的美食礼物”,这是有充分理由的。它提供了许多人声称是马来西亚最好的rendang(仁当咖喱)。想要完整的Bijan体验,可以配上一杯葡萄酒。在疫情期间,这三位老板还领导了帮助一线工人和有需要的人的运动。



菲律宾




Farmer’s Daughter 农夫之女,碧瑶





在碧瑶市通往科迪勒拉山脉的大门处,坐落着一家名为“农夫之女”(Farmer’s Daughter)的乡村餐厅,餐厅老板是护士出身的Pil-od Acop Ano。Pil-od努力传承当地少数民族和高海拔的科迪勒拉山脉地区的美食,她掌握了“kinuday”——一种传统的烟熏保存肉类的方式,并提供本土的食物如pinikpikan(用某种高地技术烹饪鸡肉制成的汤)和dinakdakan(烤猪脸)。




Earth Kitchen 地球厨房,马尼拉





地球厨房(EarthKitchen)是马尼拉奎松市一家从农场到餐桌的有机餐厅,创始人Melissa Yeung-Yap和她的厨师合作伙伴对他们供应的食物非常在意:只有不含转基因、化学物质、合成化肥、杀虫剂和人造香料的健康食品和配料才能进入他们的餐厅。他们的目的是支持当地农民、渔民和土著社区——以及在大流行期间最弱势的人群。该团队设计了一些受全球启发的菜肴,展示菲律宾的风土环境和食材:例如,酸橘汁腌当地的金枪鱼、西班牙式鲭鱼、海藻和自家种植的蔬菜。




Hapag,马尼拉





Hapag由三位雄心勃勃的年轻厨师打理——Thirdy Dolatre, Kevin Navoa和Kevin Villarica——他们是儿时的朋友。Hapag推出了一个实验性的品尝菜单,探索菲律宾菜的多样性和复杂性,只使用当地的食材。例如,它的kare-kare是用发酵鱼露调料炒的牛尾丝和油炸蔬菜,一些人把它吹捧为菲律宾的神菜。在该国长期封锁期间,它的员工餐被改造为Hapag家庭餐外卖。



缅甸




Rangoon Tea House 仰光茶馆,仰光





2014年,Htet Myet Oo创办了仰光茶馆,他在离开20年后回到了自己的祖国。仰光茶馆部分是餐厅,部分是社交俱乐部,反映了茶馆在缅甸社区的核心角色。餐厅明亮、通风、现代、宽敞,天花板很高,提供美味的面条和汤,比如鱼板面,还有菠萝蜜和腰果印度香饭和乡村鲳鱼咖喱。




Shwe Sa Bwe,仰光





Shwe Sa Bwe餐厅和烹饪学校相结合,Shwe Sa Bwe为从修道院和孤儿院挑选出来的学生提供免费的烹饪课程。在这里用餐的人由学生们照顾,午餐是休闲和小酒馆风格的菜肴,如海鲜杂烩汤;而精致的晚餐包括品尝菜单,灵感来自菲律宾-荷兰厨师和老师Davy Eek的东南亚旅行。



印度




Ahdoo’s,克什米尔





2018年,Ahdoo ' s庆祝了它的100岁生日,这是克什米尔山谷的第一家餐厅,自开业以来就没有改变过菜单,这让当地人非常高兴。它最出名的是wazwan,这是一种多道菜的克什米尔盛宴,由羊的不同部位组成,比如methi,来自羊的肠子,rogan josh,来自羊的脖子或肩膀。餐厅在Ahdoo 's酒店,同时它还有一个面包店和咖啡馆。




Mum’s Kitchen 妈妈的厨房,果阿





妈妈的厨房是一个友好的当地餐厅,靠近米拉马尔海滩,提供正宗的果阿菜。海鲜很丰富,从石首鱼到马沙拉蟹和龙虾肉应有尽有。它的特别之处在于,每一个食谱都是由果阿邦的母亲们传下来的,她们是这里烹饪秘密的守护者。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它有一个哺乳休息室,忙碌的妈妈们可以在这里安静舒适地喂他们的宝宝。




Bengaluru Oota Company,班加罗尔





Bengaluru Oota Company由两位女性所有人迪维娅·普拉巴卡(Divya Prabhakar)和维沙尔·谢蒂(Vishal Shetty)共同经营,两人都来自卡纳塔克邦。在谢蒂这边,有丰富的芒格洛尔海滨美食,比如咖喱蟹和marwai ajadina——一种蛤蜊;与此同时,普拉巴卡带来了Gowda cuisine,一种基于农村烹饪风格的美食,美味的羊肉咖喱和锯齿状甜点。




Shree Thaker Bhojanalay,孟买





Shree Thaker被认为是孟买最好的塔利(一种装在大浅盘子里的套餐)餐厅,自1945年以来,Shree Thaker一直提供美味的素食盘,它已经从一个只有简单凳子的廉价餐厅升级为一个有空调的餐厅,但它无限的塔利概念仍然存在,家庭风格的烹饪比以往更加强烈。夏天,你可以吃到芒果浆;冬天的亮点是uunhiyu,一种古吉拉特邦传统的咖喱蔬菜。




Swati Snacks 斯瓦特点心,孟买





斯瓦特点心店始于1963年,最初只是一家供应手工点心和手工搅拌冰淇淋的小店,现在已经成为当地标志性的素食店,拥有三家分店和一群忠实的追随者。由Jhaveri家族经营,斯瓦特点心提供了一个创新的菜单,建立在传统菜肴上,通常灵感来自街头小吃或家庭烹饪,它以其标志性的黄色盘子而闻名。



孟加拉国




Haji Biryani 哈吉印度香饭,达卡



这家小餐馆坐落在达卡老城区的中心地带,是镇上最知名的餐饮场所之一,在当地以chevon biryani(山羊肉配调味丰富的米饭)闻名。这家餐厅在1939年最初只是一个路边小吃摊,现在由他的第三代哈吉·穆罕默德·沙赫德(Haji Mohammad Shahed)经营,在达卡还有另外两家分店。这个原创的(也可以说是最好的)哈吉印度香饭提供了俯瞰城市的视角,让食客品尝令人兴奋的印度香饭——最好来点饮料单上带有孟加拉风味的饮料。



▲印度香饭Biryani




Kasturi,达卡



认为孟加拉菜只能在家里吃或在节日吃是一种普遍的误解,Kasturi将这个误解打破。《Vogue》印度版滔滔不绝地说它是必去之地,是“品尝当地孟加拉美食的最佳地点”。在孟加拉国和印度还有其他几家分店,但这家70年前开的第一家店,是一个很好的起点。菜单上一些听起来很普通的菜品,比如“鱼和米饭”(fish and rice),味道丰富,添加了令人惊讶的微妙香料,传统的孟加拉布丁提供了一种清凉的搭配。






尼泊尔




Newa Momo Nepal,加德满都



许多人认为这里是加德满都吃momos(类似于饺子/包子)最好的地方,Newa是一个家族经营的餐厅,供应一系列的素食和非素食饺子/包子,以及更丰富的菜肴。它还为那些希望在家里重现这些东亚和东南亚食物的人提供烹饪课程。试试蘑菇和奶酪的版本。



巴基斯坦




Waris Nihari,拉合尔





Waris只做了一道菜,而且做得特别好,这道菜是巴基斯坦风格的nihari,一种香料丰富的炖菜,由慢煮的肉和酥油组成,配上辣椒、柠檬和生姜,配上巨大的烤饼。它坐落在一个熙熙攘攘的集市里,是一个没有装饰的地方,只有裸露的金属桌子,这里的一切都是关于这个这里的明星:nihari。尝尝鸡肉、牛肉或羊肉。




N’ecos,卡拉奇





N 'ecos是卡拉奇一家非常受欢迎的餐厅,也是一家天然和有机食品商店。店主是Nilofer Saeed,她长期走在卡拉奇蓬勃发展的健康食品运动的前面。她的餐厅很适合纯素食者,有花椰菜油炸馅饼、迷你茄子披萨和辛辣素食面,而面包店和熟食店出售各种食物,从自制的无麸质面包和蛋糕,到N’ecos自己的水果果酱和坚果酱。



韩国




Nangpoon bopsang,济州岛





Nangpoon bopsang餐厅的掌勺厨师金智淳被选为岛上的美食大师和烹饪教育工作者。在他的传统风味菜肴中,几乎所有的食材都来自该岛本身,从多汁的猪肉到红辣椒粉,为每一盘菜肴带来了真正的当地风味。在享用完多道菜的晚餐后,上楼,在这里你一定会面带微笑地享用饼干和茶。




Guemdwaeji Sikdang,首尔



对于那些想要完成韩国美食心愿清单的人来说,如果不尝尝韩国烤肉到这个国家就不算完整,而Geumdwaeji Sikdang是无与伦比的。Geumdwaeji Sikdang有一道普通但深受喜爱的本地菜,行政主厨朴秀京只用了本地猪肉中最好的切块,结合了最好的约克郡、伯克郡和杜洛克猪肉,大量多汁的脂肪提供了完美的平衡。如果你是韩国流行音乐的粉丝,据说这是男孩乐队BTS在首尔最喜欢的餐厅。




Base Is Nice,首尔





Base Is Nice餐厅位于韩国首都时髦的麻浦区,张珍安(Jang Jin-a,音译)是这家颠覆性餐厅的主厨,她推出的菜肴看起来和尝起来一样美。主厨张珍安有餐饮咨询和食品造型工作的背景,所以她的创作是餐厅优雅的吸引力。张珍安的宗旨是有意识地提高人们对以蔬菜为中心的饮食的欣赏——尽管食肉者也能在菜单上找到一些精心准备的肉品。




Miro Sikdang 味庐食堂,首尔





味庐食堂用其朴实无华的家庭式韩国料理(包括海鲜葱油饼)做出了完美的诠释。餐厅只有五张餐桌,亲密感是必须的,而主厨兼老板Miro Park敏锐的眼光只寻找最新鲜的当季食材。最畅销的包括bulgogi(字面意思是“火肉”,腌制过的牛肉或猪肉薄片,用烤或煎),上面提到的海鲜葱油饼和火热的海螺沙拉。据说首尔的顶级厨师下班后都喜欢来这里。




斯里兰卡




Café Kumbuk,科伦坡





Dinali和Shana Dandeniya这对母女在Shana从伦敦大学毕业回到家乡后,创立了这个充满活力、关注健康的café。这家餐厅以一棵斯里兰卡树命名,专注于当地采购的产品和均衡的营养——想想脆皮鱼玉米饼和不加精制糖的酸橙派。该团队自豪地支持当地的供应商,通过Kumbuk来出售他们的产品。




Paradise Road: The Gallery Café 画廊咖啡馆,科伦坡





画廊咖啡馆位于世界著名的斯里兰卡建筑师Geoffrey Bawa的前办公大楼,这里有着令人惊叹的户外空间,俯瞰美丽的游泳池和庭院,每个月都不同的艺术展览。菜单有当地和国际菜肴,如烤蟹,印度黄油鸡和泰式炒粉。不要错过丰富的甜点菜单,有超过30种选择,从双层巧克力芝士蛋糕到柠檬蛋白派。



中国台湾




黄记卤肉饭,台北





卤肉饭是台湾人每天都爱吃的一道菜。在数以百计的摊位和餐馆中,黄记卤肉饭自30多年前开业以来一直是当地人的最爱。它的价格很便宜,所以不要害怕一次性点上碎猪肉、红烧五花肉和红烧猪。你必须向当地人询问它(半秘密)的位置。




Akame,屏东





Akame位于台湾南部山区,在当地鲁凯族部落的语言中是“烧烤”的意思,它向岛上的土著居民以及他们与自然之间深厚而神圣的纽带致敬。厨师彭天恩是鲁凯族后裔,他从周围的村庄和森林中获取食材和农产品,用于制作引人注目的当代菜肴,这些菜肴都是在传统柴火上烹制的。




Plants,台北





2016年成立,是台北第一家完全以植物为基础,无麸质和乳制品的餐厅。按照这种理念,所有的水果和蔬菜都是有机的,并来自当地农民。菜单上有能量碗,有沙拉,蛋糕很受欢迎。联合创始人Lily和Square也是生活伴侣,经营着一个对LGBTQ+群体友好的空间。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