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肮脏丑陋 滚出美国”多家亚裔美甲店主收到歧视信

投稿时间:2021-03-28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编者按美西时间2021年3月27日,随着全美各地报告针对亚裔社区暴力和仇恨犯罪增加,上周,加州至少有三家美甲沙龙收到了来自匿名发件人发邮寄的带有种族主义和仇恨色彩信件。

加州橙县一位亚裔老人因为癌症不幸离世,却收到一封匿名信件,写着:“我们的社区终于又少了一个亚裔,你们这些该死的亚洲人,正在侵略我们的社区!”

河滨县美甲店亚裔老板收到充满脏话的信件,信中称亚裔“肮脏”、“丑陋”、“难闻”,并要求亚裔离开美国,引起了店主的愤怒。

圣贝纳迪诺县、北加一家美甲店也同样受到类似信件,警方表示正在调查此事,给公众一个交代...



橙县逝去亚裔老人收到歧视信件



图:华盛顿邮报新闻截图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近日,一名82岁的加州橙县亚裔老妇Yong在亚裔丈夫Choi Byong葬礼后的第二天收到了一封匿名恐吓信,信中带有侮辱的字眼涉及种族歧视,警方已经将其列为反亚裔仇恨犯罪,并展开调查。



逝世亚裔老人Choi Byong家人收到的信

对于Choi的家人来说,这些日子尤其难熬。Choi是一名亚裔美国人,居住在加州橙县,今年2月24日死于癌症,享年83岁。他生前是一名餐馆老板兼退休的会计师。由于新冠疫情的限制,老崔的葬礼被延后。

他的妻子和四个女儿直到3月19日才举办了葬礼。葬礼后的第二天,82岁Choi的妻子家中收到了一封手写的匿名信,邮戳的日期与Choi的葬礼日期相同。

匿名信上写着:“我们的社区终于又少了一个亚裔,你们这些该死的亚洲人,正在侵略我们的社区!”

Choi的女儿克劳迪亚在收到母亲发来的短信时,非常愤怒。她表示自己的家庭正在经历着父亲的离去,每一个人都很悲伤。

现在,这封匿名信又是以如此卑鄙的手段揭开自己和家人的伤疤,毫无人性可言。

信封上面贴着的邮票感觉特别残忍,用威胁的口吻说“小心点”,同时也凄凉地提醒着人们,反亚裔种族主义是多么的阴险。

紧接着,警方介入调查。该社区也在一份声明中谴责这名匿名人士犯下的“仇恨偏见罪”。

警方表示,他们正在进行DNA和指纹分析,笔迹分析,邻里画布和视频监视审查,以确定谁是写信人。

警察局长菲利普·贡沙克(Philip L. Gonshak)在一份声明中说:“针对我们社区任何成员的仇恨令人恶心,不会容忍。”

克劳迪娅推测,这封信应该是附近的一名居民写的,因为信中提到了父亲的名字,大概率是认识父亲的人。

她的父母在10年前搬来这个名为“休闲世界”的退休社区,位于海豹海滩城,这个社区居住的几乎都是白人。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海豹海滩城的亚裔人口为11%,橙县亚裔人口比例为22%。

一直以来,Choi夫妇在这个退休社区里非常受欢迎。Choi生前是男子高尔夫俱乐部、卡拉OK俱乐部、舞蹈俱乐部和教堂唱诗班的知名成员。

Choi的女儿克劳迪娅表示,她感受到了在疫情期间,人们对亚裔的态度发生的转变。她说:“每一个种族主义者都只会说‘滚回你的国家’去这样的鬼话,他们认为这是最聪明的做法。”

克劳迪娅回忆道,她还记得小时候,母亲在购物中心的小摊上卖蛋卷和超杂碎,她和几个姐妹在一旁帮忙剥虾。跟许多移民家庭一样,父母作为第一代移民吃尽了苦头。父亲在医院做会计,母亲在餐馆卖豆腐。

然后辗转多个州,父亲在此期间学做中餐,与母亲一起合伙在印第安纳州开了一家夫妻店,小日子过得很舒心。“我爸爸喜欢唱歌,热爱生活。他一直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很勇敢,是我们家的顶梁柱。

而同样的信件歧视事情,还发生在河滨县。




河滨县美甲店老板收到恐吓信件警察也正在试图找出向一家河滨县(Riverside County)的亚裔企业主发送仇恨信的人,这些信将攻击目标对准了所有亚裔美国人,要求亚裔“滚回自己的国家”。

由于害怕被报复,和出于对家人安全的担心,这名亚裔店主只愿意透露自己名叫杰基(Jackie),她说:“这太伤人,太恶心了。



含有歧视语言信件

杰基表示,自己的美甲店在21日(周日)的时候收到了匿名信,这封满是脏话的信表示,这是写给“所有亚洲人”的,信中称亚裔“肮脏”、“丑陋”、“难闻”,并要求亚裔离开美国。



杰基说:“这是错误的……任何人都不能通过写信来传播这种仇恨。”“这是我的家乡,我在这里出生长大。你说我不属于这里,这让我觉得很不安。”

杰基强忍着泪水说,她的员工非常担心,特别是在全国各地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仇恨犯罪急剧上升之后。

杰基说,他们还因为最近发生在乔治亚州按摩院、夺走6名亚裔女子生命的枪击事件而感到恐惧。她说:“女士们都很害怕,会想,有人寄了这样的信给我们,会不会也来射杀我们?”

杰基向河滨警察局报告了这封信,警察们立即展开了调查。瑞恩·瑞尔斯巴克(Ryan Railsback)警官说:“这是绝对令人恶心和不可接受的。”

瑞尔斯巴克表示,一个多机构成员组成的特别小组正在调查寄出这封信的可疑人员,他说,同样的信也寄到了圣贝纳迪诺县(San Bernardino County)的另一家企业。

这名警官表示,虽然没有具体的暴力威胁,但调查人员仍想知道是谁寄了这些信。他说:“如果你遇到类似的事情,一定要通知当地的执法机构。这样我们可以收集到更多线索,确定这个人是谁,弄清楚TA(们)想做什么,并与之取得联系,解决这个问题。”

杰基是一名美国海军退伍军人,她向任何散布仇恨的人传达了这样的信息。杰基说:“这是我的家,我很愿意为争取某些事情而努力,这也是我们国家的主流价值观之一。”

事件不仅发生在南加,连北加也有美甲老板收到匿名信。

北加一家美甲店老板Vicky Mai上周收到了这封一样内容的信件,Mai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不敢相信这一切正在发生,这让我非常震惊。我不知道是被人盯上了,还是随机收到了信件,只因为我是亚裔。”

旧金山亚裔美甲师Diem上周日也收到了匿名恐吓信,信中大言不惭地说:“把这封信张贴到你的店里,让所有的员工和顾客都能看到!”



被仇恨犯罪影响后的心理健康维护追踪针对亚裔种族歧视组织Stop AAPI Hate近日报告说,自去年以来,该组织收到了来自全美共3795起歧视亚裔的投诉,仅在过去两个月里,就有超过500起投诉。

Stop AAPI Hate联合创始人、旧金山州立大学亚裔研究教授张华耀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不能让反亚裔的仇恨成为新冠疫情的遗产。我们需要采取必要的行动,否则这一切都会发生。”

根据Stop AAPI Hate的统计,大部分事件是口头骚扰,10%的事件涉及身体攻击。超过三分之一的事件在商店里发生,25%在街道上,10%的公园里。根据受害者的族裔划分,42%是华裔,韩裔为14.8%,越南裔和菲律宾裔分别占比8.5%和7.9%。

经历种族仇恨之后可能会在多个层面引发心理创伤,也可能会影响我们的安全感。并且仇恨犯罪不仅仅影响实际目标,对于在看新闻的我们也可能会造成影响。

对于处理创伤,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方式,以下建议仅供参考:

· 持续与朋友、家人和当地组织联系,在工作中或教会建立关系,保持可倾诉的人际关系。

· 有需要时请联系治疗师、心理医生等专业人士。花上一个小时和他们谈谈,专注于自己的心理健康,也许会很有用。

· 探索健康的生活方式,也许你可以通过运动、散步、欣赏艺术作品的方式为自己舒缓压力。

· 社区服务:反仇恨社区热线1-844-9-NO-HATE;受害者支持服务(victim support service)855-484-2846 (24小时)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