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瑞丽二度封城 中国边境线上的疫情防控(组图)

投稿时间:2021-04-01  消息来源:  提交者:洪门小拳

当前,云南瑞丽市区居民已开始居家隔离并全员核酸检测,全城原则上不进不出。

瑞丽新增确诊病例6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3例的消息将人们的目光再一次聚焦于这座边境城市。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发现,瑞丽并非第一次采取“封城”措施。2020年9月,当地发生缅甸公民偷渡入境,导致多人确诊、出行受限。

瑞丽市政府通报称,此次发现的第一例核酸检测阳性病例位于姐告玉城。如果瑞丽是条“翡翠之路”,那么姐告玉城就是“翡翠之路”的首站。



(图说:瑞丽国门。图源人民网)

进出口贸易总额占中缅贸易60%以上,出入境人员突破2000万人次

瑞丽市,隶属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位于云南省西部。瑞丽西北、西南、东南三面与缅甸山水相连,村寨相望。边境线长169.8公里,有界碑(附碑)65座、大小渡口和通道36个,是云南边境界碑最密集和渡口通道最多的地段。

改革开放40多年来,瑞丽建成了2个国家级一类口岸、2个国家级边境经济合作区以及全国唯一实行“境内关外”海关特殊监管模式的姐告边境贸易区。



(图说:图中蓝色区域为瑞丽市,其三面与缅甸相连。)

据瑞丽市政府官方网站信息,2019年,瑞丽市口岸进出口贸易总额占中缅贸易总额的66%左右。

2019年经瑞丽进出口货物1745.8万吨,同比增长24.3%;进出口贸易总额831.09亿元,同比增长19.12%;人流量1837万人次;车流量437.3万辆次,连续多年稳居全省第一。

云南省瑞丽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数据显示,2019年该检查站验放出入境人员为2063万人次,几乎占云南省边检一半的出入境流量。

在这些贸易往来中,不少人是冲着一块块石头而来。

姐告玉城:知名翡翠交易市场,6万余人从事手机里的玉石买卖

据瑞丽市政府今日通报,此次发现的第一例核酸检测阳性病例位于姐告玉城。姐告,傣语音译,“旧城”之意。相传麓川思南王从姐兰迁都广贺罕时,曾在这里建过都城,故名姐告。

姐告边境贸易区位于瑞丽市城区东南方向4公里处,是中国唯一在中缅界河瑞丽江东岸的领土,由一座双向四车道姐告大桥与瑞丽市区相连。



(图说:姐告边境贸易区,是中国唯一在中缅界河瑞丽江东岸的领土,三面与缅甸相连。)

此外,姐告边境贸易区是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的全国唯一实行“境内关外”特殊监管模式和优惠政策的贸易特区,即以姐告大桥中心横线为海关关境线,联检机构设于大桥西侧,出口货物越过关境线即为出口,进口货物在贸易区内免于向海关申报。区内实行增值税、消费税暂缓征收和免收部分行政性收费等优惠政策。

姐告玉城就位于姐告边境贸易区内,是业界知名的翡翠市场交易集散地。海关统计数字表明,在缅甸年产的2万吨翡翠毛料中,约有6000吨流入我国。其中,通过瑞丽这条“翡翠之路”进入的就有4000吨。

而姐告玉城市场,就是缅甸翡翠毛料进入我国的首站。新冠疫情发生前,姐告玉城每天都有来自缅甸、巴基斯坦、印度、泰国等不同国家的商贩与游客。



(图说:疫情发生前的姐告玉城直播基地。图源人民网)

如今,姐告玉城的玉石贸易变成了直播的大生意。据纵相新闻了解,瑞丽市政府于2019年先后引进了抖音、淘宝、YY等多个网络直播平台,相继打造了多个翡翠直播基地。

每天晚上,姐告玉城的玉石卖家都会在明亮的灯光下低头对着手机,情绪亢奋地向手机另一端的人们介绍玉石,讨价还价。

在这些一问一答中,数万单生意、财富的积累就这样发生了。数据统计,瑞丽珠宝翡翠直播行业2019年交易额突破100亿元,从业人员高达6万余人。



(图说:疫情发生前,玉石直播基地内人流涌动,大部分人未戴上口罩。图源人民网)

纵相新闻发现,今年1月,瑞丽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下发了一份《关于进一步加强直播基地和珠宝市场领域疫情防控措施的紧急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通知》显示,为坚决守住冬春季不发生疫情暴发的底线,扎实做好“内防反弹”各项工作,疫情防控指挥部向各直播基地、珠宝市场提出11项具体管理要求,其中一项为:

所有进入直播基地和珠宝市场的人员必须严格落实扫码制度,体温正常,正确佩戴口罩,凭14天内有效核酸检测报告进入,未戴口罩者或未正确佩带口罩、无核酸检测报告者禁止进入。缅籍人员需扫脸确认后,凭14天内有效核酸检测报告,相关证件齐全且体温正常者方可进入。禁止已进入人员随意摘取口罩,对不配合劝阻的,现场管理人员报110处理。



(图说:今年1月,瑞丽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下发了一份《关于进一步加强直播基地和珠宝市场领域疫情防控措施的紧急通知》。图源瑞丽市人民政府官网)

边境线无天然屏障,“散个步不小心就出国了”

瑞丽与缅甸山水相连、田畴交错、村寨相依,使云南省瑞丽市长达169.8公里的边境线上,涌现出“一院两国、一井两国、一街两国、一桥两国”的独特景观,也从另一个侧面揭示出瑞丽面临的边境疫情管控压力。

针对去年9月发生的缅甸公民偷渡入境确诊新冠一事,德宏州公安局副局长、瑞丽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杨边强当时表示,瑞丽边境线长169.8公里(其中:江河段105.1公里,陆路接壤64.7公里),无天然屏障。中缅两国边民往来频繁,边境形势错综复杂,管控任务艰巨。



纵相新闻查询发现,瑞丽市强化党政军警民“五位一体”管边控边机制,统筹整合公安民警,出入境边防检查、边境管理、驻马部队官兵,乡(镇)干部、村组干部、民兵以及党员群众等,设置防控点,与解放军边防连队组成联合巡边分队,对边境便道“每日巡点、每周巡线”,对抵边自然村实行封闭式网格管理,对边境便道进行物理隔离封堵,以“人力+物理”的方式“守点穿线”织密边境管理防线。

一位曾参与过瑞丽市边境巡逻的基层工作者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边境线在某些地方就是“一段栅栏”“一人高的铁丝网”,周围是普通的农田或者树林,穿过去并不难,很多本地人常调侃“散个步就不小心出国了”。



(图说:瑞丽边境一处已建成的防护网,透过网格缝隙,对面可见的建筑为缅甸一方的村庄房屋。图源人民网)

在值班点和巡逻队的严防死守下,绝大多数偷渡的人都被当场抓获随后遣送出境,但是也会有极个别人瞅准监控死角入境。如果没有合格证件,一旦需要住宿或者遇到检查,非常容易暴露。

纵相新闻发现,就在今年2月,瑞丽2天破获2起运送他人偷越国(边)境案。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德宏州人大常委会主任番跃平提交了《关于建立健全中缅边境传染病联防联控工作机制的建议》,呼吁从国家层面加大关注和投入提升中缅边境地区传染病防控能力,为中缅两国边境地区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筑牢两国民众健康安全屏障奠定基础。

番跃平表示,随着中缅经贸合作不断深化,人员流动日趋频繁,传染病时有输入,防控形势严峻,成为区域合作面临的重要挑战。

一方面,目前中缅尚未建立有效的边境联防联控机制,跨境传染病联防联控工作主要依靠地方政府和部门推动,层次低、范围小、实效少,工作难以持续推进。另一方面,德宏各边境县(市)均无传染病专科医院,现有医疗机构感染科房屋、病床不足、设备短缺,收治病人的能力有限,边境沿线疾控中心基础设施陈旧、实验室检测能力滞后、人员短缺的问题十分突出,已不能满足辖区人口和辐射境外传染病防控工作的需求。

据瑞丽市政府今日通报,3月29日至30日,疾控部门已对姐告国门社区和相关重点场所开展核酸采样检测。今日上午8时起,开始对瑞丽主城区7个社区开展全员核酸采样检测,计划到今晚12点前全部完成核酸采样。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