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变性被骂,冤不冤:一位舞蹈博主引发巨大争议(图)

投稿时间:2021-04-03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最近,一位舞蹈博主引发了巨大争议。

但起因,却不是舞蹈本身。

相信有不少人曾刷到过这位美女的视频。



身材纤细,笑容甜美,跳起舞来自信又充满活力。

仅一眼,就很容易被牢牢吸引。

但在进一步了解后,一个惊人的事实随之而来——

这位竟是男儿身。

Abbily,本名王嘉辉,是名拥有一千多万粉丝的网红。

就在上周,在微博上郑重宣布:「是女孩啦」。



以长文的形式向大家分享了自己的心路历程。

表示自己从小在性别认知上就存在障碍,这两年更是压力巨大。

好在,母亲最终签字同意了他去做性别重置手术。

现在可以自信地说,自己是一个真正的女孩了。

消息一出,便登上热搜。



让人欣慰的是,绝大部分人都表达了支持与肯定。

一个有着性别认知障碍的男生,从人们口中的女装大佬到跨性别者,再到最后真正去做性别重置手术。

这是一个不断发现自我、认知自我、肯定自我的励志故事,值得赞赏。

反转,很快就来了。

先是有网友发现Abbily晒出的性别变更申请表实际上是网图。



后来又有人指出,我国对于性别重制手术的要求是年满20岁。

而Abbily今年才刚19。



面对这些质疑,Abbily倒也没有继续强装下去。

很快便在小号承认自己还未进行相关手术,仍处在申请阶段,此次只是想表个态。





行文真情流露,但事实就是未发生。

不管理由如何,这样做就是在撒谎,在欺骗,把整件事当作了儿戏。

就此,舆论翻转。

结合其网红身份和一直以来善于营销自己的特点,大家开始质疑起她的动机:

是否在凹人设?利用大家的同情心,博眼球求关注?





虽然Abbily作为网红,以极高的流量让更多的人意识到了跨性别者的存在。

但在她身上,网红属性总是明显大于跨性别者属性。

许多人在他身上获得的,更多是一种猎奇。

聚焦的点是,居然有人男扮女装起来能这么好看!?



这也因此引发了鱼叔进一步的思考。

Abbily之外,国内的跨性别者实际上是什么样子,处于什么状态,有着怎样的故事?

对此,很多人其实并不关心。

但今天,鱼叔希望能给大家带来更全面的视野。



近些年,社会对跨性别群体的接受程度在不断提高。

但国内目前到底有多少跨性别者,至今仍没有一个明确的官方统计数据。

对于他们的影像记录,更是少之又少。

鱼叔看过的,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无一例外,它们都让人印象非常深刻。

在纪录片《有性无别》中,介绍了8位跨性别者的故事。



其中,跨性别女性汪欣蕾的经历值得一提,因为她和Abbily有些许相似。

作为一名职业模特,她同样是在大众面前,被无数人反复审视。



她,代表了跨性别群体中最鲜活的那一部分。

少年时期,确认了自己的心理性别为女,成年后进行了性别重置手术,并最终实现了做模特的梦想。

参加过综艺节目《爱上超模》,也在国际级别的跨性别选美大赛上拿过前十的好成绩。



虽然路途绝不是一帆风顺,也经历过同学的嘲笑,家人的不理解,自我的质疑。

但好在苦尽甘来,一切都值得。

成名之后,她不忘为整个跨性别群体发声。

在节目中,汪欣蕾说:

「我的信念是,不害怕做真实的自己。」

凭着这份自信的美,她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大众对跨性别者的看法。



在另一部纪录片《错位:亚洲跨性别者》中。

讲述了一位来自贵州的跨性别男子,C先生。



他,代表的是跨性别群体中激昂的那部分。

因为他是国内第一桩跨性别歧视案件的诉讼人。



对于不是那么天生丽质的跨性别者来说,职场是他们与普通人最难逾越的鸿沟。

一旦指明身份,便将要面对各种有形无形的歧视。

C先生的就业之路非常坎坷。

有人不明就里,将他粗暴地定义为同性恋。

有用人单位要求他按身份证上的性别梳妆打扮。

在他表示拒绝后,公司便随便找了些理由将其开除。



为了生存,他只好拿起法律的武器,一纸诉状将公司告上法庭。

或许,他的经历不如汪欣蕾那般吸引人。

却是同等重要,甚至更具开创意义。

对待不公,就是要保持愤怒。



积极向上的故事,总是能振奋人心。

却也不能因此就忘记了事情的两面性。

截然相反的情况,同样存在。

纪录片《二毛》就记录了一个处于社会最底层的跨性别者故事。



2003年,该片的导演贾玉川还是一名记者。

机缘巧合之下,他在深圳认识了一名叫做李二毛的跨性别者,并从此跟随他拍摄了17年之久。

整部影片也是通过导演的视角展开。

第一次见到李二毛是在一家酒吧中,她有个艺名叫美莲娜,也有人叫她雯雯。

是个妆容艳丽,行事奔放的「女人」。

通过在酒吧跳舞,她和情况相似的一群人打工挣钱。



当时的深圳,处于开放的最前沿,这种前所未见的表演非常吃香。

二毛跟着团队,一晚上就能跑三四个场,挣得盆满钵满。

但这个时期的她仍然很单纯,卸完妆后,完全就是个普通大男孩的样子。



右为二毛

她没有去想太多,只是希望靠着这种方式挣上一笔,以后过上舒适的生活。

可好景不长,二毛所在的团队分道扬镳,她也就此离开了深圳。

再见到她已是2005年。

这时的她已经留了长发,做了隆胸手术,交了男友。

言行动作,神情姿态,已和女子无异。



更厉害的是,还学会了粤语,可以用粤语歌撑起自己的表演了。

通过对外宣称自己是来自泰国的人妖,她获得了不少商演机会,生活水平更进一步。

也是在这时,二毛动了攒钱做性别重置手术的心思。

她渴望变成真正的女人。

尤其是看到金星以跨性别者身份在电视上的活跃之后,她的这种想法更加坚定。

并开始幻想着自己做完手术,就能上电视节目,就能去同一首歌上唱歌。

二毛对明天充满了憧憬。



可故事,在后来急转直下。

由于过于心急,二毛一次次上当受骗。

假大款说要资助她,皮包公司说要给她拍电影。

再加上赚得永远没花得多,积蓄反倒变得越来越少。

和男友的感情也走到了尽头。

自此,伴侣换了一个又一个,烟酒也开始不离手。

演出事业被彻底荒废,二毛堕落了下去,许久不再与导演联系。



直到2008年,她因为家中宅基地被人侵占,回到了老家,才又同意了导演的跟拍。

此时的她,已再没有一丝往日的风情万种,饱经风霜,眼神迷茫。

虽然感情再次稳定,一直有个叫做小龙的男友陪伴。



但这次回乡之旅,却不会因此变得温暖。

父母早已不在,亲戚选择疏远。

知根知底的地方,还要遭受更多的非议,村民们怎么可能会接受她那女性化的外表?

在村长的带头下,没过多久,二毛和小龙就被赶走了。



宅基地当然也被彻底侵占,没了下文。

保不住的,还有二毛风雨飘摇的人生。

她终于认了命,不再对手术抱有执念,和小龙一起又回到了深圳,进入了同一家工厂打工。

为了获得这份工作,她必须剪掉一头长发,裹住胸脯,遮掩掉一切女性痕迹。

而且怕被发现,不能住宿舍,只好租住在一个破小的房屋顶楼。

夏日炎热,空间狭小,再加上还要裹胸,捂出了一身痱子。



可她却能够坚持下去,或许是因为目标早已改变。

她现在,只想卑微地活着。

但,秘密终究还是被工友发现了。

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个怪胎,并把她狠狠揍了一顿。

真的绷不下去了。

在导演的帮助下,二毛决定去做隆胸摘除手术。

她说:

「现在我想通了,我是男是女不重要,这些都不重要了。」

在手术前,或许是为了向以前的自己告别,二毛在一家洗脚城里演了最后一场。



唱的是「夕阳之歌」,因为她一直爱煞了梅艳芳身穿婚纱所演唱的这首最终之曲。

也冥冥中指向了相似的悲剧。

演出归来,当导演载着二毛回到住处。

却突然接到了医生的电话,说手术可能要暂停,因为二毛可能携带有艾滋病。

犹如晴天霹雳,二毛彻底崩溃了。

她大口吸烟,大声痛哭,大声呼喊,说要喝很多酒,然后找一座高楼跳下去。

「因为就算我活下去也会害人,我相信这种死法对得起所有人。」

第二天,便不辞而别。



记录,也就此停止。

2019年8月,《二毛》入围了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节。

导演想找到二毛,邀请她一起去走红毯,实现她多年以来想要出名的愿望。

拼命寻找之下,最终却知道的是让人叹息的事实:

五个月前,二毛已经孤独地死在了出租房里。

这,便是二毛被嫌弃的一生。

一个奇异、罕见,些许肮脏、阴暗又戛然而止的故事。



再看到她的经历前,鱼叔从未想到,阿莫多瓦电影中那些千奇百怪的跨性别者的故事,居然能在中国找到现实版。

二毛,从一个只想赚钱的异装癖,到一个渴望做手术的跨性别者,最后又迫于现实的无奈选择回归成男人。

生理性别,社会性别与心理性别间的矛盾,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她,代表的是跨性别群体中最痛苦复杂的矛盾体。



虽然跨性别群体是少数的存在,但这绝不代表着他们的单一。

各自情况的不同,走向自然也不同。

或鲜活,或激昂,或痛苦复杂,一切都因人而异。

相比前面几位展现出来的跨性别者困境,Abbily的这次乌龙事件反而呈现出了另一种问题。

正如尼采的一句名言:

「人跟树是一样的,越是向往高处的阳光,他的根越要伸向黑暗的地底。」

其实,不管是不是跨性别者。

每个人在渴望获得尊重和理解的同时,都很容易被另外一种东西带跑了节奏。

即,名利。

特别是像Abbily这种,年纪轻轻就已经红遍全网的情况。



自从走红之后,很多时候他都是在利用特殊身份的优势,为自己谋取曝光度。

再加上无止境地投入整容,不惜打各种性感擦边球。

仿佛只是为了去吸引,去讨好。



而转过头来,又说自己承受了太多压力与质疑。

所以,这次的乌龙爆发出了大家心中伴随已久的质疑:

这是在消费大众的同情心?

粉丝们本来是同情这样的群体的。

可到头来却发现被骗,这叫人们如何再去相信他后面的话?

况且,这已经不是Abbily第一次因为不当言论而遭受批评。



用造假、欺骗的方式,来让自己获得关注和同情,这样的行为反而会消解其他跨性别者的努力,且加深他人的偏见和刻板印象。

使本就处于弱势的这个群体,雪上加霜。

去年,就有一场有关JK·罗琳言论的大讨论。

虽然她遭受到了大量的反对声音,但少数支持她的人有一点担心是不容忽视的:

会有人利用跨性别的身份谋取利益或实施犯罪。



Abbily此次的所作所为,毫无疑问,就是对这种担心的印证,更是对整个跨性别群体的污名化。

希望他能够明白,这样的造假虽然反映的是他一直以来的诉求,但同样也会给其她女性造成很大的困扰。

比如在公共场合,女性能否接受未完成手术的他走进厕所或浴室?

在这方面,Abbily同样出现过引起争议的行为。




当然,这对于跨性别者群体,始终是一个难解的问题。

对此,我们既需要社会各界更积极地参与讨论,也需要吸取足够多的外部经验。

制定有效的政策和应对办法,建立起能够真正合理有效的鉴定和服务体系。

最实际的一点,便是可以设立更多的无性别公厕。

只有这样,才能杜绝可能的钻漏洞行为。



即便写到这里,鱼叔还是希望大家能留有最后的善意。

只是对Abbily的欺骗行为进行指责,而对她的动机保留讨论的余地。

出于理解也好,出于鼓励也罢。

对于一个未满20岁还敢于公开身份的跨性别者,终究还是不忍去作诛心的总结。

尤其是当意识到有二毛这样的人存在之后。



因为这类问题最后的落脚点,永远是我们对于人性的宽容。

要坚信人的复杂,对不同的群体要保持尊重的态度。

或许,再多一点努力,多一个人能理解,二毛便不会走向毁灭的结局。

或许,少一个看客去追捧,去猎奇,Abbily也不会迷失于流量的漩涡中。

生而为人,终其一生,我们要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与制约。

先天的,后天的;家庭的,社会的;主观的,客观的。

环境是动态的,经历是动态的,思维是动态的,性别是动态的,每个人也都是动态的。

我们需要,也应当去不断学习,不断探索,不断改变。

不断革新认知中的自己,不断理解被误解的他人。

这,才意味着社会的进步。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