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媒:有些中国人比美国人更恨新疆棉?难以想象(组图)

投稿时间:2021-04-06  消息来源:  提交者:笑傲江湖

一个在媒体行业工作的朋友,给我们发来了消息。

他说:上司和同事在新疆棉事件上的离奇三观,快要把我逼疯了。

他说:尽管我就是他们嘴里无脑的「小粉红」,我每天只能看着他们在群里冷嘲热讽,却默不作声。

让他再也坐不住的原因是,他发现越来越多的媒体人开始抱团,污名化国货,攻击爱国消费者。如果统计他们的流量,每天将影响上亿人次的读者,后果难以想象。

我们引述了他讲的故事。出于保护原因,人名、公司名等关键信息都将被隐藏。



我在一家生活类媒体工作,大多数人都听说过东家的名字,甚至用过东家的产品。

有人形容我们这一行,“一群月薪8000的编辑教月薪5000的读者,月薪30000的人怎么生活”。这句话很精准地概括了我们的工作模式。虽然我们月薪不止8000,但很多人的消费水平的确是向着月薪30000看齐的。大家聊天聊得最多的是怎么花钱,在哪儿买房、找了哪个私教健身、最近用了什么个护产品……

我和同事平时相处得很融洽,但因为业务不涉及政治经济,所以平时几乎没有交流过政治三观。

偶尔地在朋友圈刷到他们对政府的一些嘲讽,我也很快就滑过去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只要不是原则性问题,朋友之间也没什么过不去的。

偏偏,新疆棉事件爆发了。

我记得很清楚,我最早是在同事内部的段子群里刷到这条新闻的。那天,有人把一张网民自发抵制H&M等品牌的海报发到群里,用很浮夸的表情评论“天呐,这么多品牌都被抵制了。”

有同事说:“H&M还好,要是耐克阿迪优衣库也被禁了,大家岂不是要穿着睡衣出门?”

大家哈哈地笑了两声,没有再说什么。仿佛这事真的就只是个段子。



但是当天的热搜piapia打脸。平时全是流量小鲜肉的热搜榜,当天被新疆棉事件的各方势力占据,热闹程度堪称“屠榜”。负责舆情监测的同事发现不对劲,这事已经远远地超出了一个段子的能量,而且将直接影响到我们公司的主要业务。

热点口的实习生向老大请示,是否要表态支持新疆棉,如果不表态站队,也至少写写新疆棉的质量有多牛,“理中客”地响应一下热点。

我们老大是一个很温和的人,平时带实习生简直是把屎把尿、毫无怨言。但是那天他反问实习生——

“新疆棉的质量真的好吗?”



我惊了。老大在这个节骨眼上问出这种问题,不知道该说他是常识出了问题,还是情感出了问题。

实习生说:“新疆棉花质量挺好的吧,大家都这么说。”

老大平静地说:“记住,独立思考独立判断是一项宝贵的品质。在任何时候都如此,在众说纷纭的时候尤其如此。”

实习生嗯嗯嗯地点头,说知道了。后来,公司里再也没人提出要在新疆棉事件上发声表态。老大没有表态,但没有表态本身就是一种态度。

我后来看到老大的朋友圈,才明白为什么他的反应为什么这么激烈。

他转发了一篇记录消费者抵制行动的文章,无不担忧地写着:“这一切那么熟悉。当年打砸日系车的那帮人,又回来了。”我才想起来,老大是新闻记者出身,2012年西安打砸日系车事件时他正值盛年。

随着新疆棉事件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的媒体下场,但是他们选择了和我们老大一样的角度,谴责那些抵制外国品牌的年轻人。



微博上有一个热搜“不要为难打工人”,说的是耐克直播间弹幕都在骂人、销售员小姐姐哭了。我自己很喜欢的一个公众号,也写了篇十万加的爆款。他说,“道德卫道士”把“正义铁拳”挥向自己同胞,“和当年在钓鱼岛事件之后,拿U型锁砸烂街上他人的日本车,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种文章在我们同事之间互相传阅。大家高高在上地看待那些抵制外国品牌的“小粉红”,仿佛他们是猴子,是小丑,是满腔热血化作TNT一点就爆炸的恐怖分子。

我没有作声,因为我就是小粉红。



作为一个小粉红,我很清楚我选择的是什么道路。

第一、我抵制耐克阿迪H&M的原因,不是因为我觉得这样好玩,而是因为他们伤害了我的同胞。

西方国家常年造谣新疆人权问题,无非就是想煽动中国人斗中国人。这次的制裁更是直接打到了新疆的支柱产业上,关系到多少同胞的生计?产业封杀不是绣花,不是写文章,不是请客吃饭,这就是战争,杀人不见头点地的战争。

但是有的媒体很奇怪,只看到他们谴责受害人的反抗行为,却不见他们谴责施暴者西方政客。这不是媒体人最喜欢讲的“受害者有罪论”吗?



第二、我所见到的抵制行为,都是有理有节的,年轻人在有意识地控制抵制范围。

对,事实就是中国年轻人没你想象得那么二。

网上谴责小粉红的言论很多,但是我看来看去,也没有看到实锤:到底谁的耐克鞋被剪了?谁的阿迪店被砸了?谁家的员工被暴力伤害了?

都没有。

就连口头的语言暴力,都没有媒体谴责得那么夸张。

微博上广泛流传的那个视频,阿迪直播间小姐姐被骂哭,其实根本没有多少人身攻击。大家刷得最多的弹幕是“下架”,抵制品牌方本身。





在新疆棉事件的新闻评论区,高赞评论往往是“品牌方问题,不要怪罪到打工者”。注意,这是网友自发形成的共识,而不是常见的控评水军。

再重申一遍,中国年轻人的素质,没有你想象得那么低。

同样的抵制事件,美国人能把“黑命贵”上升到“全美零元购”,不是一起孤例而是无数起暴力事件,就连国会大厦都给你扬咯。

而中国年轻人仅仅是在口头抵制一下作恶的洋品牌们,就引发了媒体人的惊诧。

这不是双标,什么是双标呢?



我决定来投这篇稿,是想给我们这一代人一个发声的机会。

媒体界受到西方的遗毒很深,他们中的不少人,屁股从来就没和这个国家的大多数人坐在一起过。

我很敬佩我公司老大的能力,但他在新疆棉事件上的傲慢让我不敢苟同。像老大这样的媒体人很多,他们身上有复杂的两面性:一方面,他们崇尚独立、客观、理性,情感上对政治厌烦,对政府不信任;另一方面,他们的个人财富和社会地位地位高于年轻人,对年轻人的想法不屑一顾。

他们这一代人,是在媒体的恨国教育下长大的。他们眼中的中国,中国制造还贴着山寨的代名词,中国年轻人还贴着红卫兵的标签,中国的社会还是愚昧落后的,而读者——是等待着媒体人教化的。

是的,我这几天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要一味的迎合读者”。

在他们眼中,如果你这时候站出来说新疆棉牛逼,国货崛起,你大概率是恰烂钱;如果你这时候站出来说XX国潮抄袭,XX国货黑心,那你才是真的朋克,值得respect。

我就奇了怪了:想要真情实感地说一句我支持,这么难吗?



我是一个从山区走出来的做题家。我很清楚地知道,为什么小粉红在最近十年呈现指数型增长。

大人,时代变了。

我们这代人的物质文化生活,都在全方位超越上一代人,甚至向着世界第一前进。我们现在有全世界最好的手机,最好的高铁,最好的工业体系,数亿人脱贫致富、从农村走向城市。

我们对中国有自信,我们关注时事,知道中国强大得让美国产生了危机感,从贸易制裁到地区安全轮番堵截中国发展。

说来奇怪,我和一些身边的朋友,其实是因为美国的打压才逐渐重新认识中国的。

而且美国越打压中国,我们越是认同中国。

你制裁华为,我就买爆华为;你抵制新疆棉,我就抵制洋品牌。



可惜我的一些媒体朋友们,眼睛里没有大变革,只有小确幸。

他们虽然身在中国,但是并不理解中国发生了什么,年轻人为什么变成了小粉红。

就像一位同行,在新疆棉事件上还高高在上地发言。他抓住国产羽绒服的质量问题大书特书,他说不是我们不想买国货,而是国货质量太差,我们“被迫不买国货”。





这简直就是伪命题中的伪命题。

中国的纺织产品出口全球,如果国货质量真的差,美国人早就拿质量问题说事了,至于用人权问题制裁新疆吗?

再退一万步讲,国货里有一些害群之马,洋品牌就是圣洁的白莲花吗?这次挨重锤的H&M,不就是以质量差著名的“季抛”“日抛”型服装吗?

能这样谴责国货的媒体人,恐怕已经在洋大人面前跪得太久而跪成习惯了。

我想再次强调一下:这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问题,而是媒体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

我相信,随着人才更迭、新陈代谢,媒体行业终究会回到正轨。爱国的人,可以堂堂正正大声地说出自己的观点。

但是我也有理由相信,这也许需要整整一代人的努力。

舆论的斗争总是反复的,因为我们要面对的敌人不在外部,而是在内部。



我们大洋彼岸最好的朋友特朗普已经下台,现在等待着我们的是最善于玩弄舆论的民主党。特朗普把美国的凶狠手段都摆在台面上,让中国人更抱成一团,而民主党的老油条们很少直接下场,却通过喇嘛、叛国者、公知和记者来搅弄风云。

新疆棉事件从头到尾,西方政客没有脏过手,却让我们中国人和中国人吵成一团。

如果是特朗普来操持这件事,他也许会勒令全世界禁止采购新疆棉,然后被全世界骂得狗血淋头,最后新疆棉花销量不降反升。

哎,我又开始怀念特朗普了。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