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设备监控,高科技成亚马逊成压榨员工的帮凶(图)

投稿时间:2021-04-17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4月15日,亚马逊CEO贝佐斯在其年度致股东的信中表示,虽然亚马逊员工投票否决了组建工会的提议,“但该结果清楚显示我们在为员工创造价值方面需要一个更好的愿景”。在信中贝佐斯还称,他的目标是让亚马逊成为最安全、最好的雇主。



员工否决建立工会,但亚马逊一直戴着“血汗工厂”的帽子

上周,亚马逊阿拉巴马州贝斯莫(Bessemer)的6000名员工以超过70%的投票,否决加入美国零售、批发和百货商店工会(RWDSU)。2014年,亚马逊在特拉华州仓库的技术员也想建立工会,但也因为票数不足放弃。一直以来,亚马逊坚决反对员工组织或者加入工会。

根据媒体报道,一位律师分析称,在亚马逊或沃尔玛这种大企业,很难组建工会,因为他们能够给员工提供很有竞争力的薪资,在不满情绪扩大之前就会先回应员工诉求。比如,亚马逊强调员工起薪每小时15美元,是亚拉巴马州贝瑟默和联邦政府规定的基本工资的两倍多。

但这并不意味着亚马逊就是一家在员工问题上做得很到位的企业。实际上,因为擅自占用员工休息和就餐时间、强制送货司机接受人脸识别,电商巨头亚马逊一再被扣上“血汗工厂”的帽子。

“如果我有机会见到贝佐斯,我想问问他,是否想过在仓库里每天汗流浃背地工作10个小时,连厕所都没法去?”不久前,一位举着标语的亚马逊仓储运营中心工人对着电视镜头说道。



2021年3月,亚马逊意大利员工罢工


外媒报道,亚马逊加州瓦卡维尔(Vacaville)货仓的前雇员把公司告上了法庭。他称,亚马逊没有为员工的就餐安排提供必须的30分钟。在用餐时,为了随时处理工作岗位工作,他们携带的手提无线电话机必须保持在工作状态,而且就餐时排队刷卡、等候的时间也被计算在这30分钟内,导致实际吃饭的时间被大大压缩,他们甚至无法吃一顿正常的午饭。这起诉讼现在已经转移到美国联邦法院,原告代理律师正在寻求将这一官司扩大为集体诉讼案件。

高科技在亚马逊竟然是压榨员工的一大帮凶?


过去几年,随着亚马逊电商业务高速发展,一面是贝索斯的身价水涨船高,另一面,对工人的压榨程度也越来越令人发指。除了肉眼可见的薪资低、工作环境差等问题,高科技在亚马逊成了一大帮凶。

在今年3月,Vice网站发表文章称,美国的亚马逊送货司机必须在一周内签署一份“生物识别同意书”,从而允许亚马逊使用AI驱动的摄像头获取司机的位置、运动和生物识别数据。有信息显示,亚马逊在美国的送货司机约有7.5万名,如果送货司机拒绝签署这些表格的话,就会失去工作。

2019年,有外媒报道称,亚马逊内部构建了一套AI系统,可以追踪每一名物流仓储部门员工的工作效率,统计每一名员工的“摸鱼”时间

(TimeOffTask),然后自动生成解雇的指令。当时曝光的文件中,近900名员工因为被该套系统判定为“工作效率低”而被解雇。很多员工随身带着手持扫描仪,这些扫描仪包含固定的指令流,列出了从货架上取下商品之间的硬性时间间隔。



由于仓库太大,工人们每天需要行走超过15英里,他们的休息时间,包括去洗手间的时间,都有着非常严格的规定。有时候员工甚至不敢多喝水,要么就用塑料瓶解决上厕所的问题。对于那些总是在路上的送货司机来说,一天10小时必须送出300多个包裹,下车找厕所时间不允许,他们只能在车上解决。

去年新冠疫情期间,亚马逊和一线员工之间的紧张关系更是达到燃点。在美国的几十个仓库集中性爆发了新冠病毒感染事件,但公司坚持让员工继续工作,被指只关心经营业绩和订单交付,忽视仓库员工的健康安全。如果员工们要以一己之力抗衡这个科技巨头,代价可能只是被解雇失业。

但这次建立工会被否决后,不知道贝佐斯以什么样的策略,实现最安全、最好的雇主目标。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