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特殊服务”日本最火美女酒吧遭网友质疑谩骂

投稿时间:2021-04-18  消息来源:  提交者:洪门小拳

新宿街头有家异常火爆的酒吧,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就为看看总能给人带来惊喜的店员。

店员们会提供“全世界最特别的服务“,有的能眼睛发光,有的拥有非常酷炫的海盗钩子手,有的打扮的像动漫里的人物......



残缺酒馆不残缺

No Difference

“那个,我能看看你的手吗?”“拿去。”说着,琴音竟然“咔嚓”卸了自己的手臂,还不忘叮嘱:“记得擦一下。”



“我上小学时,读了《二十一点》中的“海盗之手”,然后就特别喜欢钩形假肢,但在日本很难见到。”

“那个呀,今天没带,有机会给你看看。”



新宿酒吧一条街,一家叫做“残缺女孩”(欠損バー・ブッシュドノエル)的酒吧里,正发生着堪称魔幻的对话,女孩儿叫琴音,高中时因为车祸,失去了右臂。 和躲闪自己伤疤的残疾人不同,琴音大方展示着自己的假肢,还和顾客认真探讨着什么样的假肢比较好看。



这样的对话在酒吧已经见怪不怪,这家酒吧的店员全都是残疾人。虽说身体有缺陷,但这绝不是一家死气沉沉的酒吧,因为店员个个都是美少女,每个进去的顾客都能感受到满满的“元气”。 她们既不隐藏,也不炫耀自己的伤口,只是和顾客开着酒吧里该开的玩笑。那一刻,你会觉得正在给你倒酒的美少女,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残缺女孩”的创始人冈本是一家杂志的主编,曾经一篇有关残疾人的报道引起了他的注意,采访对象正是琴音。 看到读者们被“萌妹风”的琴音征服了,回馈的全是“好可爱”、“好想和她见一面啊!”

冈本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是不是可以开个酒吧,让原本不会有交集的人们见个面?”



说干就干,冈本找到琴音,拉着她拜访了熟悉酒吧门道的朋友北川玲。

北川也好奇这样一家特殊的酒吧会结出什么果实,于是两人一拍即合,一间小小的二层阁楼,“残缺女孩”就准备开业了。



第一位店员自然是琴音,不会调酒也没关系,经验丰富的北川手把手的教,琴音学起来也快,没多久就调的像模像样。 她之前还在服务中心当过客服,说起话来软软糯糯的,现在来接待顾客光听声音就能把人留下。



场地和人员准备就绪,冈本在网上发布了开业的消息,但有没有人会来,冈本心里也没谱。 开业第二天,冈本明白自己的担心纯粹是多余的,光是预约就超过150人,他更该担心的是酒吧实在太小了,顾客只能待90分钟,然后就得给排队的客户让位子。





生意火爆,就算冈本和北川都来帮忙也忙不过来,这下自然需要更多员工了。

先天右手发育不良的丽萨成了酒吧的常驻歌手。

她从小就有音乐的梦想,想边弹边唱,可市场上没有卖专门拨弦的义肢(可能厂家也不会想到残疾人还想弹吉他),丽萨的父亲就用皮革和钉子亲自给她定制了一个。



丽萨无疑是酒吧里最时髦的,夸张的头发颜色,加上非常潮的妆容,这就是真.小丑女吧!



不要广告,丽萨往酒吧门口一站就是一块金字招牌!

和丽萨的酷相反的是可爱的komimi,小学时她被一辆大货车撞倒了,昏迷了两个星期,醒来时,右腿已经被截肢。



她可能是义肢最多的人,并且每个义肢都是精心设计的艺术品。



还有因为被玻璃扎伤眼睛而用义眼的rib,她是最科幻的女孩儿,

眼睛不仅可以变成动漫里的猫眼,晚上还可以发光。



店员们各有各的的特色,就像创始人冈本说的:“希望来这里玩的人不是为了‘做慈善’,而是真的觉得有趣。”

店员原来越多,“残缺女孩”成型了,火爆的场面并没有随着时间而结束,每次预约依然爆满。



周年庆时顾客送的花束

Sachiko是附近公司的职员,他公司里也有残疾人,但科恩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们相处,所以只好回避残疾人同事,“我会比对待健康的人更加谨慎,也会说更多的‘对不起’。”

但他在酒吧看到没有前臂的琴音依然能调酒、切水果,他忽然想到,“这些假肢、义眼只是辅助他们,并不该觉得奇怪。”

出了酒吧,Sachiko感叹说:“很高兴我来了,也许以后能更正常地与公司中的残疾人交流。”



小川敬介是店里的常客,他从小患有软骨发育不全,因为身体干不了重活,所以身边的人总会“让”着他。

但在这里却没人问他的病史,这也是他爱来这里的原因,“温暖的空气在顾客之间流淌,感觉呼吸都自由了。”



作家乙武洋匡也曾做客酒吧

总之客人形形色色,有人专程跑来找店员合影;有人纯粹是为了好奇;也有专家、医生来看残疾人适合什么样的工作;

还有很多像小川一样的残疾人或者残疾人家属来这里看看“不被可怜”的残疾人是什么样子......



“残缺女孩”的名气越来越大,一些负面的评论也出现了:

“靠残疾人博眼球,真不道德。”“把残疾当成商品展览,良心不会痛吗?”“残疾在今天竟然能赚钱了。”

面对这些“键盘侠”,冈本不客气的回复:“我们也没说我们是慈善机构,和普通人一样赚钱,有错嘛?”

“残缺女孩”并没有因为负面舆论感到压力,她们根本不用理会只会搬出“道德”的那些人。



酒吧不只是客人觉得有趣,店员们也因为这份工作成长了很多。

来酒吧之前,komimi为了隐藏假腿,不敢穿裙子,就算穿上裙子也会搭配深色的长袜;rib也不想让别人看见义眼,出门必须用刘海或者深色墨镜遮住眼睛;

就连“元老”琴音曾经也非常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假的义肢,让她换上今天像海盗一样的“钩子”,根本不可能。



但这群女孩儿聚在一起却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我们也可以像普通女孩一样打扮的可爱,追赶最新的潮流啊!”

她们在酒吧工作的几年从不自信变成了能给别人力量的人,她们传达出了一个信念,“残疾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照样可以活得很精彩。”

残缺女孩儿们收获了很多粉丝,去年酒吧成立五周年,她们还举办了演出。




在酒吧当服务员,对普通人来说不是件难事,但残疾人去应聘,恐怕大概率会吃闭门羹。

或许社会并不是歧视残疾人,只是怕她们因为工作发生意外,担心她们原本就虚弱的身体再被累着,可这样的尊敬无异于将她们束之高阁,高阁之上是正常人也难以承受的孤独。



她们需要的是没有异样的眼光罢了,就像电影《触不可及》中因为滑翔伞事故瘫痪的菲利普雇佣戴尔当护工时说的那样:他常常忘记我已经瘫痪了,我要的就是这样的人,没有怜悯,没有特殊对待,也没有歧视。

琴音她们在酒吧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并且比以前活得更加充实自信,如果再有“道德家”指责她们用身体缺陷赚钱,不如去找她们喝上一杯吧。

那样或许就能被她们的热情感染,不再去空谈是否符合道德标准,而是全身心投入生活,像她们一样活的更加精彩。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给我们在文章结尾点一个“赞”+“在看”。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