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要痛击日本软肋 琉球群岛应该归还中国(组图)

投稿时间:2021-04-20  消息来源:  提交者:洪门小拳

4月13日上午,日本政府审议批准了把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污水排入大海。日本的这种罪恶行径,是在制造一场全球性生态灾难和反人类行为。

日本政府仍在坚持声称,“将排放的核废水,符合国际标准,已把氚的浓度稀释到国家标准的1/40,也是世卫组织设定饮用水标准的1/7”。但对此美国科学家谈到,核废水仍然含有多种放射性成分,尤其是同位素氚含量非常高,很难被清除,人类如果食用被污染的鱼类后,核污染就会侵入人体并损害人类DNA。

  

如果将137万吨核污水倾倒进大海,德国海洋科学研究院认为,日本从排放之日起,在57天内放射性物质就将扩散到太平洋,3年后就将覆盖美国和加拿大,5年后就会到达北美大陆,10年后会回流到东亚和污染太平洋,30年后这些放射性物质将会遍布整个世界。而对邻近的韩国、中国、俄罗斯、朝鲜这四个国家影响最大。还会波及到全球的鱼类迁徙、远洋渔业、生态安全、食品安全、生物基因等,成为世界性的长远灾难,因为核污水中的放射性核元素,在数千年内都不会彻底消失。

在今年3月日本发布的福岛县居民健康调查中,已证实青少年甲状腺癌的发病率就增加了118倍!

对付日本这种流氓国家的流氓做法,就必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要找到他们的软肋进行痛击。根据日本政府提出的时间表,国际社会还有时间做好以下事宜:

一是联合多个国家,呼吁在联合国通过决议强烈谴责日本这种犯罪行为,努力争取通过对日本实施全面制裁的决议,迫使日本撤销此决定。

二是国际社会要从人权和环保角度向日本索赔。日本这种丧心病狂的行为,已经侵犯了人类生存的根本利益,世界各国都有权要求日本进行赔偿。

三是成立国际核专家组,到福岛实地调查、测试核污水情况,评估倾倒后可能对全球生态的破坏情况,将调查结论提交联合国安理会并全球发布。

四是提出收回琉球群岛主权。根据二战后形成的《开罗宣言》,日本领土仅限于本土四岛即北海道、本州、四国和九州,其余全部归还中国,包括琉球群岛和钓鱼岛。日本投降后,当时国民党正在仰赖美国军援打内战,提出还是与美共管,实际上琉球群岛一直是美军管辖。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需要日本成为后勤基地,于是积极扶持日本,同时把琉球划归日本托管,并将其沿用日本称呼即冲绳。我们不能被动的停留在钓鱼岛问题上,而应提出收回整个琉球群岛主权的要求。

我们注意到,西方国家当局对日本的这种做法至今反应麻木。再次证明了他们只是从政治和意识形态上决策问题,再次证明了他们所谓的“民主、人权”是多么虚伪和伪善!

日本这个国家,从来就是畏威而不怀德,民族特征就是欺软怕硬,面对这次日本的反人类行径,世界各国政府都有权利、有责任、有义务采取经济制裁、军事自卫干预、强制技术检查、援助监督、法律赔偿等多种手段进行回击,这次必须让日本认识事态的严重性,当今世界已经不容他们像当年参与发动二战时那样可以为所欲为!

  延伸阅读:

  台媒:美日将在钓鱼岛海域演习,台军直接“跪了”


据台湾媒体报道,针对美国和日本近日宣称将在钓鱼岛附近海域举行军事演习,台湾防务部门副负责人张哲平今日(4月1日)上午在台湾地区立法机构表示,钓鱼岛是“中华民国”固有领土,绝不会因为任何单方面行动来改变这个事实,但台湾军事实力有限,现在台当局只能用一些外宣方式表达“主权”立场。台湾防务部门会密切关注与掌握周边任何情资与海空动态。

  

此前据《日本新闻》3月17日消息,美日防长3月16日在东京达成协议,日本自卫队将和美军在我国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海域举行联合演习,报道称届时日本自卫队将出动海陆空三军精锐,而美国也将派出海军陆战队、陆军、海军和空军的人员参与。演习期间,美日双方将针对钓鱼岛爆发战事的情况下,演练有关登岛或“收复”钓鱼岛的角色划分。《日本新闻》甚至公然宣称,美日在钓鱼岛海域的联合军演其目的就是为了针对中国,是为了“遏制中国侵入日本领海”。

  

而今日,台湾地区立法机构“外交及国防委员会”也于上午邀请台当局“国家安全局局长”陈明通、台当局“国防部副部长”张哲平以及一众部门负责人报告“近期美国、中国大陆以及中国台湾地区三边关系及周边海域情势发展对台湾地区的影响”。

  

  台湾防务部门副负责人张哲平今日于台湾地区立法机构“外交及国防委员会”接受质询


在报告会上,台湾民进党籍立委刘世芳质询时提出,日本与美国是否将在钓鱼台海域或日本海域进行军演,对此,台当局“国家安全局局长”陈明通表示,美日演习大概会在9月、10月时举行。至于大家关心的此次演习的具体范围会包含哪些海域,台当局“国防部副部长”张哲平表示,根据台当局“国防部”目前所获情资,日本自卫队会在钓鱼岛周边海域进行演习,美日虽共同宣布将进行大型演习,但目前并没有标地、也没有透露演习规模、具体地点与时间。

此外,台媒报道还称,对于外界盛传的“美日军队届时若登上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解放军也要跟进”的消息,陈明通称,他觉得这是“放话的成份比较多”,台当局情报部门情资研判为“认知作战”。

而对于未来美日若要在钓鱼岛周边海域实施军演,台湾持什么立场的问询,台湾防务部门副负责人张哲平表示,美日如果在钓鱼岛周边海域军演,台当局的一贯立场都是,钓鱼岛是“中华民国”固有领土,绝不会因为单方面行动来改变这个事实。但受限于台湾的军事实力,现在只能用一些外宣方式表达立场,台湾防务部门会密切关注与掌握周边任何情资与海空动态。

  

另外,在今日台湾地区立法机构质询会上,台湾防务部门发布的书面报告还充分暴露出其与美日沆瀣一气,报告指出,解放军持续提升整体军力及整备攻台战力,台湾防务部门将加强与美国军事安全关系,协助提升台湾地区的防卫能力,发挥台湾的战略价值。

报告称,台湾防务部门的“四年期国防总检讨”已将认知战、资讯战及机舰“侵扰”,列为解放军对台新形态威胁,目的是在正规作战前动摇民心士气,企图达成消耗台军战备的目的,对此,台军将灵活处置,强化应变机制,以降低解放军威胁的冲击。

报告还指出,针对解放军持续军事现代化进程,台军将“深耕”于不对称战力的发展,以“小型、大量、机动、难以反制”为原则,发展远距离精准打击系统,强化电子作战、资讯作战、网络管理作战能力,对大陆重要军事目标实施破坏及打击,建立重层吓阻力量。

除此之外,台湾防务部门还寄希望于美国的介入,称美国也将以多边方式,持续推动印太战略,台湾地区将与“盟友”加强安全对话与军事合作,紧密应对挑战,结合“盟友采取一致行动,使解放军无法承受攻台的代价,遏止解放军的军事行动。

  

今年以来,中国海警船持续在钓鱼岛附近海域进行巡航,日本政府近期表示,如果外国公务船强行登陆钓鱼岛,日方可能会在必要时使用武器。对于日方的这番威胁,中国外交部与国防部在3月1日接连发声。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3月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固有领土,中国海警在钓鱼岛海域开展巡航执法,是中方依法行使主权的正当举措。汪文斌强调,中方维护领土主权的决心和意志坚定不移,将坚决应对针对钓鱼岛的任何挑衅冒险行为。我们敦促日方切实恪守中日四点原则共识精神,停止可能导致钓鱼岛局势复杂化的危险言行。

国防部新闻局当天在答记者问时也强调,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的固有领土,这有着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中国公务船在本国领海范围内开展执法活动,正当合法,无可争议,也将继续常态化进行下去。日本是中国的重要邻国。我们希望日方着眼两国关系长远发展大局,与中方相向而行,本着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的精神,加强互利合作,实现共同发展,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

  专家:对美日联合声明 中国更应担心的是钓鱼岛而非台湾问题


直新闻:美日两国领导人会谈中谈及了台海问题,并将台湾内容写入联合声明,被指是1969年来的首次。在您看来,为何日本对台湾问题的调门不断升高?

北京语言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院学术院长 黄靖:我觉得说1969年来的首次说法不对,实际上,1997年美日重修《美日安保条约》的时候,就有专门的一段把台湾水域的安全列入了日本的安全考量之内。这一次只不过是以美日领袖的联合声明这样的形式就提了一句。

实际上,历任日本首相都有提到台湾问题。比如说在小泉时期,美国的外交部长和日本外务省长官的联合声明中也提到,以后历次美日双方的声明中也经常提到台湾问题,所以这一次关键是以美国总统和日本首相联合声明的形式提出来了。实际上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越出1997年《美日安保条约》的范畴,并且他后面还加了一句说,美日都希望和平解决台湾问题。所以我认为,这一次并不是一个美日之间重大的突破。

我们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由于1997年《美日安保条约》早就到期,要重新修订。在重新修订当中,就怕美国和日本正式把台湾的防务纳入《美日安保条约》的防务条文当中。也就是说把以前的一个关切变成了确确实实的美日安保条约,必须要协助他们防务。如果走到这一步,那问题就比较严重了。

  


直新闻:有分析称,由于历史原因,因此日本在台湾问题上其实比美国有着更深的战略、政治、历史、经济等方面的考虑。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北京语言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院学术院长 黄靖:首先台湾长期以来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50多年是日本的殖民地。日本在台湾是下了大功夫的,这是第一点历史的原因。第二点对日本来说,台湾确确实实是非常重要,因为一旦台湾失守,那么美日安保就被拦腰砍了一刀,日本就会面临一个非常险恶的战略环境。因为北面有俄罗斯,这边有中国大陆加上台湾,日本就有好像被包围的感觉,尤其是台湾会成为一个重要的海上战略要点来遏制日本,所以日本对台湾是非常在意的。但另一方面,日本也知道台湾问题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是动不得的。所以历届日本政府在台湾问题上都是比较保守的,尤其是现在中俄关系非常好,中俄已经建立了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对日本来说,同时与中俄为敌是日本的一个噩梦。

所以如果日本在台湾问题上胆敢越雷池一步的话,很可能就会让与中俄同时为敌的战略噩梦变成现实,所以日本是非常小心的。

实际上这一次美日联合声明中,最值得中国关注的实际上不是台湾,而是钓鱼岛。因为从2010年10月希拉里访问日本的时候,就正式把钓鱼岛公开纳入了《美日安保条约》第5条的涵盖范围之中。从那以后,美国政府在钓鱼岛的问题上的政策,就是不可分割的三点。第一点就是《美日安保条约》第5条“涵盖钓鱼岛的防卫”;第二点,美国坚决反对任何一方用武力解决钓鱼岛问题;第三点,美国在钓鱼岛领土上,就主权问题上不持立场。

而这一次美日联合声明,包括上一次美日“2+2”联合声明和这一次的声明公开说,不但《美日安保条约》第5条“涵盖钓鱼岛防卫”,而且原先的后两条不见踪影。就是反对使用武力和在主权问题上不持立场这两条不见了,而是加了一条称美国反对任何一方单方面破坏“日本对钓鱼岛的管辖权”。

这个问题以前美国是非常模糊的,而现在美国反对“单方面破坏日本对钓鱼岛的管辖权”,等于是公开承认了日本对钓鱼岛拥有管辖权,这个是个重大的变化。我觉得我们媒体和我们的政策制定者必须认识到这一点,因为这一点反倒是以后贻害无穷的地方。而在台湾问题上,实际上这次尽管美日领导的联合声明中提到了,但是政策上并没有什么突破,还是在1997年《美日安保条约》的范畴之内。

  

直新闻:结合拜登政府在台湾问题方面的动作,您如何分析台湾问题在美国对外战略中的定位?未来操弄“台湾牌”的手段可能还有哪些新变化?

北京语言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院学术院长 黄靖:实际上对于美国来说台湾是一张牌,对于美国的利益来说,这张牌打得越久越好。如果这张牌失去了,那就无牌可打了。所以美国建制派的态度一直是在台湾问题上维持现状,而所谓的维持现状就是要把台湾这张牌打得越久越好。如果真的是过了边界,美国就没牌可打了。

所以这一次拜登派了他三个好朋友,实际上只有两个好朋友,这两个就是七十几岁的前国会参议员多德和前常务副国务卿斯坦伯格,这两个人都是民主党,确确实实是拜登的好朋友。而阿米蒂奇实际是共和党,这个人是一贯以“亲台”著称的,他是共和党,谈不上是好朋友,但是三个人的职位都很高,他们去台湾的目的在我看来,恰恰是为了压制蔡英文,不要让蔡英文过分破坏台海现状,不要让蔡英文在“台独”的路上走得太远,这样美国才能把台湾拿捏得住,继续用台湾这张牌跟中国博弈。

实际上这是美国的一贯的做法,一方面拉日本,在和日本的联合声明中提台湾问题,给中国施压。另一方面又派了三个前高官去向蔡英文施压,叫蔡英文不要乱说乱动。两面施压,就所谓的两面威慑,其目的是为了维护美国在台海问题上的所谓主导权,维护对美国有利的一个现状,而并不是像一些媒体说的要鼓励蔡英文去搞“独立”,因为蔡英文搞“独立”对美国并没有什么太大用处。

我觉得台湾这张牌几乎就操纵废了,因为特朗普他根本没有什么国际大局观,乱来一气,所以导致了现在台海局势的紧张,而中国大陆也趁机利用特朗普的愚蠢,在台海问题上往前大大推进一步。比如说绕台的飞行和航行已经成为常态,这在以前是没有的。又比如说他们设定的所谓“台海中线”已经不存在,大陆可以随时越过“台海中线”。再比如说用大批量多架次的飞机和军舰去台海绕行飞行等等,这些都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施压手段。显然这对美国的现状是不利的,所以实际上美国是要往回收。所以我认为今后拜登政府在台湾问题上,会回归到以前奥巴马、小布什以及克林顿时期的做法。

也就是说,中美1979年建交以来,美国的一贯政策就是三点。第一,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第二点,所谓“台湾地位未定论”,它只说台湾问题由两岸共同解决。至于怎么解决,那么它又提出了第三条,必须和平解决。但对中国大陆而言,统一才是我们的目的,和平只是一种手段。我们可以和平统一,如果必要的话也可以武力统一。

但对于美国来说,和平才是目的。我想拜登政府会最大限度尽量长期维护所谓的台海现状,让台湾属于一个既统不得也“独”不了这样一个现状。美国才能长期压榨台湾的战略价值。所以这样看的话,台湾实际上也很不舒服,但它的不舒服是自找的。

  

直新闻: 美国一方面寻求在气候问题上与中国对话,但又同时在芯片、科技、个人信息、汇率、人权等问题上对中国展开行动。对于中美这种一体多面,但矛盾面更显突出的双边关系,您作何研判?

北京语言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院学术院长 黄靖:我们认为特朗普对中国是乱打乱闹完全不靠谱。拜登上台以后,有些人说他继承了特朗普的政策,我是不同意的。

拜登上台以后,在中国政策上有两个最大的不同。第一,他从多边主义的角度来处理中美关系,而特朗普是完全是单边主义的角度来处理。实际上就使得中美关系当中有了更多的腾挪空间,有了更多的转圜空间。因为你搞多边,中国也是搞多边主义的,就意味着中美关系不仅仅限于中美两个大国,还限于美国的所谓盟国欧洲、日本等等。而这些国家跟中国的关系以及他们在中国问题上的利益,跟美国不是完全一致的。所以如果拜登要从多边主义的角度处理中美关系,实际上在客观事实上是扩大了中美关系转圜的空间,我认为这不是一件坏事。

另外一点更重要的是,拜登把合作这个因素纳入了中美关系之中。以前在特朗普时期,中美关系是没有合作的,只有竞争和敌对,而这一次拜登本人和布林肯都说过,中美关系有三个因素,用布林肯的话来说就是在必须竞争的时候要竞争。我们要注意他说的,“必须竞争的时候竞争,在应该合作的时候要合作,在不得不对抗的时候来对抗”,对抗是不得不,也就是最后的一条路了。所以我再重复一下,目前是把多边主义作为处理中美关系的一个视角、一个出发点,同时把合作这个概念纳入了中美关系之中。

中美目前的关系中,尽管中美竞争的大战略格局不会改变,但我觉得拜登政府是想把竞争稳定下来的。因为只有把中美竞争稳定下来,第一,给整个世界带来更多的确定性;第二,拜登才能转过身来处理国内更艰巨的问题。因为对于拜登而言,美国国内的问题才是最重要的问题。而在这个时候,如果中美关系不稳定下来,拜登随时在国内都会受到反对党的攻击,这样他就会处于一个不利的地位。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对拜登政府而言,他对中国的政策基本上是理性的,当然这个理性是出于美国的利益,而不是出于中国的利益。他对中国的批评和强硬很大程度上是为国内政治来消费的。

所以我们对此要有一个理性的看法。我所担心的是,由于拜登面临非常严峻的国内问题,非常强大的国内反对势力,所以拜登的中国政策可能是以理性开始,以混乱告终。这倒是一个令人值得担心的事。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