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方证实山东号航母近期在南中国海演习(组图)

投稿时间:2021-05-02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中国自主建造的第一艘航空母舰山东号于2019年11月14日驶离辽宁省大连港口,进行第九次试航。


华盛顿 —
中国军方周日(5月2日)说,中国山东号航空母舰编队最近在南中国海进行了一次演习。

中国一再抱怨美国海军军舰靠近它在南中国海所占的岛屿。美国航母舰群今年多次在有争议的水域中的中国控制岛屿附近航行。

中国军方将这次演习描述为常规训练,称是中国海军年度工作计划的一部分。山东号于2019年开始服役,是中国第二艘航空母舰。

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海军发言人高秀成在海军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消息说,“日前,中国海军组织山东舰航母编队在南海相关海域进行训练,这是跟据年度工作计划组织的例行性训练,完全正当合法。”

中国海军军方的声明说,山东号航母的训练“有利于提高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能力,有利于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声明希望外界客观理性看待,并说中国海军今后仍将按计划常态组织类似演训活动。

中国海军上个月表示,在与台湾的紧张局势升级的情况下,类似的演习将会更加频繁地进行。

官宣!山东舰航母编队,南海开练

中国海军山东舰航母编队 在南海开展海上训练 海军发言人坚定表态据海军新闻发言人高秀成海军大校介绍,日前,中国海军组织山东舰航母编队在南海相关海域进行训练,这是根据年度工作计划组织的例行性训练,完全正当合法,有利于提高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能力,有利于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希望外界客观理性看待。今后,中国海军仍将按计划常态组织类似演训活动。



【原标题】中国海军山东舰航母编队在南海开展海上训练

中国军舰穿越与那国岛与台湾岛海域北上 日媒发现两处不寻常

日本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5月1日表示,中国海军1艘护卫舰经日本最西端的冲绳县与那国岛与台湾岛之间海域北上,驶入了东海。日媒注意到,这是防卫省首次在该海域公开中国军舰的动向,此外,中国军舰罕见在短时间内连续通过同一海域。

根据日本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在官网发布的照片显示,经与那国岛与台湾岛之间海域北上的中国军舰为054A型导弹护卫舰“滨州”号(515舰)。

统合幕僚监部表示,4月30日,“滨州”号护卫舰经冲绳本岛和宫古岛之间的宫古海峡南下,进入太平洋,然后朝着与那国岛以西方向行驶。



日本防卫省公布的经与那国岛与台湾岛之间海域北上的中国军舰照片。(日本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

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称,中国军舰此次航行没有进入日本领海,这是日本防卫省首次在该海域公开中国军舰的航行情况。防卫省相关人士表示,中国军舰曾经也穿越过与那国岛与台湾岛之间海域,但经由宫古海峡驶向太平洋的中国军舰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又再次穿行同一海域返回东海,是十分罕见的。

日本《读卖新闻》则称,中国军舰在台湾岛周边海域军事行动越来越频繁,日本防卫省正在分析中国军舰本次航行的目的。


日本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4月27日也发布消息称,发现中国海军航母“辽宁舰”等共6艘舰艇从太平洋经冲绳本岛与宫古岛之间海域北上,驶向了东海。

2021年4月27日,由6艘舰艇组成的中国“辽宁舰”航母编队,从太平洋经冲绳本岛与宫古岛之间海域北上(点击大图浏览):













此外,日本防卫省统合幕僚监部4月30日公布,两架中国解放军运-9军机飞越宫古海峡空域,其中一架最远抵达台湾东部外海空域后才返回,日本航空自卫队战机紧急升空应对。

值得一提的是,美日首脑在4月16日发表联合声明,52年以来首次明确提及台湾问题,引发外界对于日本可能介入台海冲突的猜想。而日本首相菅义伟4月20日在参议院全体会议上明确表示,日本不会军事介入台海冲突。

中美依旧是权力的游戏 台湾却自掀底牌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上任百日在国会发表讲话,重申欢迎与中国竞争,但不寻求冲突。对此,台湾政治大学东亚所名誉教授邱坤玄表示,尼克松1967年就提出在亚洲要因应中国潜在威胁,也说过东南亚战争遗产之一,就是美国不愿再次对该地区进行军事干预。可悲的是,台湾明明身处地缘政治关键位置,却自掀底牌,坚信台海一旦有事,美国必将来助。



邱坤玄指出,尼克松在1967年就提出要重视亚洲,他当年对中国的建议,其实也很适用于当前美国,唯有将对外冒进政策转向解决自己的问题,才能维持与增进国家利益。(多维新闻)

综合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政治大学东亚所名誉教授邱坤玄刊文指出,有论者认为拜登政府的对中政策总体是权力平衡、有效吓阻与竞争下共存,但反对让中共在印太地区享有与其经济力量相当的势力范围。

他们认为,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中政策方向是正确的,但是缺乏整体有效手段,因此在盟邦与多边主义议题,拜登改采结合盟友与选择加入多边应对中国;更重要的是批评中国时,不针对中国共产党与领导人,不像特朗普时期甚至有更替共产党政权企图。

邱坤玄表示,以竞争为主轴的美中关系是否需要一个新的典范加以理解?实际上。尼克松(Richard Nixon)在1967年《外交事务》期刊文章,就提出美国要重视亚洲,他预见亚洲将由美、中、日、印四国主导,美国除强化与日本关系外,更需要结合印度力量以因应中国潜在威胁。但他反对与欧洲强权组成反中联盟,因为如此将成为白人与非白人对抗,美国需要的是积极防御,而不是潜在攻击政策,同时不能带有种族主义色彩。

他说,但美国在冷战结束后,又陷入伊拉克与阿富汗战事,迟至21世纪前期才提出重返亚太及亚太再平衡构想,尼克松当年对中国的建议,其实也很适用于当前美国,就是唯有将对外冒进政策转向解决自己的问题,才能维持与增进国家利益。就像拜登计划推出2兆美元“美国就业计划”,及1.8兆美元“美国家庭计划”,前者致力于基础建设,后者是提升美国的教育素质。

针对北京的应对,邱坤玄认为,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目标下,中共必须思考传统中国所谓“天下霸主”的想象,其实也只是想充当亚洲地区的“共主”,以现代语言理解就是建立在亚洲地区的势力范围。“崛起的中国大陆最需要避免的是,天朝心态的自大与冒进民族主义”。



白宫国安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日前表示,虽然美国对台一些领域的合作转清晰,但不代表美国战略模糊方针转向,不代表美国会清晰表态在北京武统台湾时军事介入。(路透社)

此外,谈到选择倒向美国的台湾,邱坤玄表示,台湾在地缘政治上的关键位置,是其外交上的最大筹码,但台湾却自掀底牌,政策选择缺乏想象力与调适性。他说,“更悲哀的是,至今仍有人坚信台海一旦有事,美国必将来助,也许尼克松的文章值得我们深思与警惕,他说东南亚战争遗产之一,就是美国不愿再次对该地区进行军事干预”。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