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日不落”帝国可能分裂成五个地级市了(组图)

投稿时间:2021-05-07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最喜欢关心别人家事的“大英帝国”,自家后院火已燃起,闹独立“三巨头”——苏(格兰) 威(尔士) (北)爱(尔兰)搞运动风起云涌,在英国脱欧后,以前还比较稳固的威尔士,都有高达39%民众想要脱英。

但令不少人感到惊奇的是,“大英本部”英格兰,内部也在闹独立。





就在今年初,一个名为北方独立党(以下简称NIP)的全新党派异军突起,他们主张要将英格兰北部从英国分裂出去,推行民主社会主义,联合工人阶层组建独立的“诺森布里亚”(也译为“诺森比亚”)。





这个名字估计不少朋友DNA都动了——“哈德良长城与雾气纷纷的约克;在风雪之中,丹麦领主与撒克逊侍卫们注视着咆哮的皮克特乱民”。





NIP这个架势是打算加冕北境之王,再跟北爱尔兰、苏格兰、威尔士、南英格兰五分英国不成?



众所周知,“苏威爱”闹独立多少有些“历史依据”,因为这几处地方无论在民族、文化上,本身就和英格兰不是一家,历史上也都曾是独立王国,只是后来被英格兰征服兼并了,要不怎么叫“联合王国”呢?



可NIP搞的这个“诺森布里亚”又是哪一出呢?实际上,它也真的有历史根据。



1



不列颠岛曾在远古的旧石器时代与欧洲大陆连为一体,后来在公元前6000年左右才因为多格兰平原被海水吞没而孤悬海外,自成一岛,留在岛上的人类是最早的不列颠人。



随着气候转暖,古不列颠人的部分部落向岛屿北部进发,最终遍及全岛。到了铁器时代,欧洲大陆开始和岛上产生经济和文化交流,同时也带来了移民。





当时,中欧的凯尔特族群向西迁徙,开始进入不列颠岛,并与当地人融合,产生了当地最早的原始宗教信仰——督伊德教。



不过,不列颠岛民的安宁日子随着罗马帝国的入侵而结束。公元前55年,尤里乌斯·凯撒率领一万大军登岛,到公元47年,终于征服不列颠岛的南部,并建立行省——不列颠尼亚。



只是,罗马人的步伐最终止步于泰恩河口至索尔威湾以南,再也未能深入到更北部的地区。





到公元410年时,内外交困的罗马帝国无力维持在不列颠岛的统治,最终全部撤离,宣布放弃不列颠尼亚行省。



从此,英格兰地区开始陷入长期分裂内乱、互相杀伐的“黑暗时代”。



这段历史持续了长达600余年,也被认为是一段近乎于空白的混沌时代,没人能说清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能确定,在罗马人离开后,一批新的入侵者接踵而至,来自欧洲大陆的盎格鲁人、萨克逊人、朱特人等日耳曼部落来到不列颠岛,将大量凯尔特原住民同化灭族,这段时间也诞生了亚瑟王及圆桌骑士反抗盎萨人入侵的故事,但这只是民间传说,非可信历史。



在这期间,诞生了无数独立的小邦国。6世纪末,盎格鲁-萨克逊诸部的足迹已经遍布不列颠岛大半,但彼此之间却互相攻伐、混战。



随着时间推移,一些较大的王国将小邦国吞并,到7世纪初,英格兰地区并立存在七个互不隶属的独立王国,这个时期被后代英国人称之为“七国时代”,而这七个王国的格局,成为了后来的英格兰王国的雏形,俨然是迷你版的“战国七雄”。





这七个国家分别是撒克逊人主导建立的萨塞克斯王国(南撒克逊)、韦塞克斯王国(西撒克逊)、埃塞克斯王国(东撒克逊);朱特人建立的肯特王国;盎格鲁人主导建立的东盎格利亚王国和默西亚王国,以及——诺森布里亚王国。



诺森布里亚最初由两个独立小王国组成。一是伯尔尼西亚,领土范围包括今天的东苏格兰、英格兰的伯维克、罗克斯堡、东诺森布里亚以及达勒姆地区;另一是德拉,领土范围包括今天英格兰的约克郡的北部和东部地区。

7世纪初,伯尔尼西亚的国王埃特尔弗里特(在位期间593年-616年)将两个小王国合并为诺森布里亚王国(意为“亨伯河北部”)。





鼎盛时的诺森布里亚王国,其疆域从南部的亨伯河延伸到北部的默西河和苏格兰的福斯湾。

但此后诺森布里亚王国的政局长期不稳,内部政权、宗教争斗频繁而血腥。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宗教、艺术、文学上的成就仍在英格兰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只是,诺森布里亚王国想不到,他们真正的威胁却不是不列颠岛内部,而是来自海那边的日德兰半岛的维京人!



公元865年,维京传奇英雄拉格纳·洛德布罗克遭遇海难漂流到诺森布里亚王国,但当时的国王埃拉愤恨于维京海盗的袭扰,将拉格纳逮捕后处决。

这招致维京人的凶狠报复,拉格纳的三子、绰号“无骨人”的伊瓦尔于第二年率领大军在诺森布里亚沿海登陆,迅速攻克了都城约克城,国王埃拉被伊瓦尔破腹挖心,王国南部地区全部沦陷,仅剩迪斯河以北一隅。



“无骨人”伊瓦尔

再之后,英格兰七王国中实力最强的威塞克斯王国诞生了一个了不起的君主——阿尔弗雷德大帝,他不仅将维京人全部驱逐出不列颠岛,还实现了英格兰部分统一,这其中就包括了诺森布里亚。



到10世纪中叶,诺森布里亚不再作为一个独立实体存在。

2

然而,虽然诺森布里亚历史上确实有过独立岁月,但作为英格兰一部分已有一千多年了,如今NIP要是拿这个当“历史依据”搞独立那实在是太牵强了。可为什么NIP的独立企图却得到了这么多人的支持呢?

这里的原因就非常“现实”了。





历史上英格兰南北之间确实有不少龃龉,但就在不远之前的工业革命时代,南北对立还远远算不上严重。

而今,英格兰北方人对南方已经可以用“痛恨”来形容,这要拜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所赐。

因为她的“新自由主义改革”,让北方从英格兰的工业支柱,变成了被遗忘的土地。



撒切尔夫人

2013年4月10日,在利物浦街头聚集起了数千人,大家彼此间不需要太多语言沟通,喜悦与激动的神情自然而然地出现在每一个人的脸上。焰火被点燃,旗帜被挥舞起来,歌曲被唱响,利物浦人在疯狂地庆祝。

发生什么了?难道是利物浦队拿了冠军?不,并没有,当时利物浦队甚至连欧冠资格都没拿到。但对于这些利物浦人来说,发生了更值得庆贺的事情,那就是撒切尔夫人,死了。



利物浦街头的庆祝

时任利物浦主教练罗杰斯谈到英国政府为撒切尔夫人安排的国葬,他斩钉截铁地说:“4月15日,利物浦球迷会哀悼,但他们只会为希尔斯堡惨案哀悼(1989年4月15日发生在希尔斯堡球场的悲剧,96名利物浦球迷因此丧生),这是当天唯一值得哀悼的事情。”

许多此前还对罗杰斯怨声载道的利物浦球迷都因为这句话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不只在利物浦,在曼城斯特、利兹、约克等英格兰北方城市,都上演着类似的庆典。人们高喊:“女巫死了。”单曲《叮咚,女巫死了》瞬间大卖。



有英国人打出横幅“婊子死了”



还有人开香槟庆祝

更好玩的是,英格兰北方人民创作了一首名叫《I'll Dance On Your Grave,Mrs Thatcher》(我会在你坟墓上跳舞,撒切尔夫人),真·坟头蹦迪。



在这首歌中有一句歌词,“but we stood there all united,excepts the scabs down from the south.”(我们团结一致,除了那些南方的工贼。)从这句歌词中,我们可以看出北方人民在撒切尔夫人身上投射的对于整个南方的痛恨。

撒切尔夫人1979年率领保守党赢得大选,开启了她的新自由主义改革,而推进私有化、重金融服务业轻制造业、削减公共开支正是改革的方向,也是后世所谓“撒切尔主义”的核心要素。

英格兰北方因煤铁资源丰富,自工业革命时代以来就是英格兰的工业中心,曼彻斯特、利物浦、约克郡等,都是闻名世界的工业重镇。

英国二战后的工党艾德礼政府实行大规模福利事业,建立国民医疗服务制度,对一些重工业实施国有化,对煤铁产业进行重点扶持。这将北方的工人阶级变成了工党的铁杆支持者。



但在撒切尔夫人以及当时许多保守主义者看来,重工业利润率不高,运营依赖政府补贴,国有化投入与产出比低,造成政府极大的财政困难。所以,撒切尔政府的执政理念中,没有北方的位置,北方的工业不但不再是英国发展的重要支柱,反而成了英国发展必须要摆脱的包袱。

所以不难理解撒切尔夫人推动私有化、削减公共开支的改革让谁变成了最大的受害者。北方的国有化工业企业、煤矿被关闭,给予北方重工业企业的补贴被撤销,这些企业要么裁员,要么只能关门大吉。

同时,英格兰北部工人争取改善工作条件与提高收入的运动,在撒切尔夫人看来,都是给鼻子上脸的行为。

撒切尔夫人曾曰:“只有个人,没有社会。”在她看来,工人之所以对生活感到不满,就是因为工会的煽动,只要没有了讨厌的工会,工人就不会想要涨工资,就不会有人罢工,国家就不会被搞乱,一切都将很完美。

“不是解决人民提出的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民”,诚如是也。

于是,撒切尔夫人使用雷霆手段,用骑警对付示威的工人群众,用逮捕和控告肢解工会,用政治方法解散北方的自治机构,换以中央政府指派的官僚对地方进行管理,全方位打压北方人的反抗。



英格兰著名球星、中国小学课文《放弃射门》中的主角罗比·福勒的童年就在撒切尔时代度过,作为一名出身利物浦码头工人家庭的孩子,福勒对于这位“铁娘子”没有任何好感。据他回忆,当时利物浦如在内战边缘,夜夜都能听到枪声,工人尽一切努力想要保住工会和工作,但都没有成功。



《放弃射门》插图

煤矿工人的罢工坚持到了1984年,但在政府的压力被迫结束,煤矿被关闭,工会被击溃,无数工人失去了工作。

撒切尔夫人还大刀阔斧地“改革”金融业,放宽了金融管制。

1929年大萧条之后,大部分西方国家都采取了禁止商业银行经营证券业务的措施,确保商业银行不会受到股灾的严重波及而倒闭,从而伤害小储户的利益,影响社会稳定。



此时撒切尔夫人却推动混业经营,使商业银行可以和投行融合。战后被严格监管的银行家们被松绑,本该投入北方工业企业的资金,被投入了可以“日赚斗金”的金融领域,英国金融业开始大爆炸式的发展,使伦敦成为了国际金融中心。

但这对英格兰北方人来说,有什么意义吗?

北方在这场奔向发达的竞赛中被南方越甩越远。伦敦不但吸走了本该属于北方的资金,同时让北方的人才别无选择,只能南下发展。撒切尔夫人的改革让伦敦及其近郊获益,但整个英格兰北方并没有分享到这些好处。

据计算,英国政府50亿英镑基础设施的投资计划里,有84%用于南部,而北方仅占6%。

英格兰北方被剥离在整个国家的发展之外,工人失业,社区互助体系崩塌,人口流失,发展停滞,这些地区的人们不可能不痛恨撒切尔,不可能不痛恨在他们看来“吸血的南方资本家与工贼”。

3

历史上,英格兰北方与苏格兰地区,都是工党的传统票仓。但苏格兰民族党在最近20年中崛起,这个秉持激进左翼政策,主张苏格兰脱离英国独立的党派,迅速横扫了苏格兰的政治版图。传统上支持工党的进步派苏格兰选民,多数都被苏格兰民主党吸走,工党在那里的影响力直线下降。

其实自从布莱尔首相走向“第三条道路”,工党急速“右转”,基本上拥抱了“撒切尔主义”,英国的工人阶级就已经对工党非常不满。

他们之所以还在大选中支持工党的候选人,纯粹是比烂的结果(保守党对工人更加糟糕),不得不含泪投票。如果你问英国劳动群众,他们对工党有什么想说的话,我猜下面这张图非常合适。



直到后来科尔宾夺得英国工党领导权,作为欧美左翼的领军人物之一,他带给了工党强大的号召力。尽管在苏格兰地方选举中,工党已经无法撼动苏格兰民族党,但在英国大选中,工党重塑了自己在苏格兰的统治地位。

但是,在2019年12月举行的英国大选中,因为对脱欧态度不明确,工党惨败给保守党,科尔宾被迫下台,工党也似乎有了再一次右转的迹象。

而脱欧本身对于苏格兰的伤害,又让苏格兰人脱离英国独立的欲望进一步加剧,看起来,工党这次可能真要和苏格兰“永别”了。

如今,英格兰北方几乎发生了与苏格兰同样的事情。一个主张激进左翼政策,要求英格兰北方获得更多自治权的新兴党派出现,疫情中英国政府又对北方习惯性地忽视,北方人承受了更大的伤痛与代价……



又一个“分票”的主儿出现,让工党的前景更加岌岌可危。

有人说,如果苏格兰真的从英国独立,那么工党将面临亡党的危局,因为没有苏格兰人的选票,工党没有可能再夺得国会多数。而已经转向英格兰民族主义的保守党可以只靠英格兰人的支持就获得政权。

而如果英格兰北方都要独立,那工党……



当然,目前,这个英格兰北方独立党还只是一个党员不过1300人的小党,名称注册还没有通过英国选举委员会的确认,他们推荐参与英国国会哈特普尔选区补选的西尔玛·沃克还不能申报自己的所属党派,目前他们制造的最大声量,也不过是在社交媒体上的点赞和转推……

但是,怒潮滚滚,山雨欲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英格兰北方人民对颟顸的保守党与背叛工人阶级的工党早已不满,从撒切尔时代开始,割裂与剥离主宰了北方40多年,如今想让北方人民压抑愤怒,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其实,最近十年中,英格兰北方已经相继成立了如东北党、约克郡党、北方党等多个争取地区自治权的政党,北方独立党的出现可以说是时势发展的必然结果。无论他们的成败如何,英格兰北方争取自治的运动都将继续下去。

新的“七国时代”,也许可以期待一下?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