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情报曝武汉病毒所研究员2019年患病细节(组图)

投稿时间:2021-05-24  消息来源:  提交者:笑傲江湖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大楼 (网络照片 )

美国华尔街日报星期天(2021年5月23日)报道,熟悉一份情报的美国现任和前任官员们说,在中国当局声称首位病人感染新冠病毒的时间点之前的几个星期,武汉病毒研究所三名研究人员2019年11月患病并到医院就医。这份情报可能会进一步加强人们要求调查新冠病毒是否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的呼声。

世界卫生组织的决策机构即将召开会议,预计将讨论新冠病毒起源调查的下一步行动。

华尔街日报引述的这份情报比此前美国政府公布的一份报告更加详细。美国前特朗普政府国务院今年1月15日公布的一份“事实报告”说,武汉病毒研究所几位研究人员2019年秋天患病,症状与新冠肺炎和普通季节性疾病相符合。

不过,现任和前任官员们对有关情报所基于的证据的充分程度持有不同看法。

许多病毒学专家认为,2019年11月大约就是新冠病毒最初在武汉传播的时间点。北京称,首个证实的新冠病例发生在12月8日,并一再否认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但一直不允许该研究所与世卫组织的调查人员和国际专家们分享其冠状病毒研究的原始数据和实验室记录。

中国外交部星期天在回应华尔街日报查询时说,“美国继续炒作病毒从实验室漏出的理论。它是真正关心病毒的起源还是企图分散注意力?”

迄今为止,美国拜登政府还没有对前特朗普政府国务院今年1月的“事实报告”提出异议。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一位发言人说,“我们继续对新冠大流行最初的情况存有严重的疑问,包括病毒在中国的起源。”

相关报道:

华尔街日报5月23日报道,根据一份先前未披露的美国情报报告,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3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11月,出现严重病情,去医院寻求医治。

该报说,这份报告可能助长要求更全面调查新冠病毒是否从实验室泄漏的呼声。武汉病毒实验室是研究冠状病毒和其他病原体的中心。

这个报道说,有关情报的细节超出了特朗普政府任职最后几天发布的国务院简报,其中称,该实验室有几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秋季患病,“症状与新冠病毒感染和普通季节性疾病一致”。

这份报告对患病研究人员人数、患病时间以及他们到医院就诊情况的披露,正值世卫组织(WHO)决策机构召开一次会议的前夕,预计该机构将在这次会议上讨论“新冠病毒溯源”调查的下一阶段安排。

华尔街日报说,熟悉该实验室研究人员相关情报的现任和前任官员,对这一评估“支持性证据”的确凿程度,表达了不同看法。其中一人说,这是由一个国际合作伙伴提供的,可能具有重要意义,但仍需要进一步调查和证实。

2019年11月,大约是许多流行病学家和病毒学家认为造成大流行的SARS-CoV-2(新冠病毒另称)首次开始在武汉周围流通的时间。北京说,第一个确诊病例是一名在2019年12月8日发病的男子。

武汉研究所没有分享其对蝙蝠冠状病毒的大量工作的原始数据、安全日志和实验室记录。许多人认为,蝙蝠是最可能的病毒来源。

华尔街日报这篇报道说,中国多次否认该病毒从其一个实验室中泄露。周日,中国外交部引用了世卫组织领导的一个小组今年2月访问武汉病毒研究所(WIV)后得出的结论,即,“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极小”。北京外交部在答复《华尔街日报》的评论请求时说:“美国继续炒作实验室泄漏的理论,它是真的关心追踪源头,还是试图转移注意力?”

拜登政府拒绝对这一情报发表评论,但表示,世卫组织和国际专家应该对所有技术上可信的关于大流行病起源的理论进行调查。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一位女发言人说,“我们仍然对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病的最早时期存在严重疑问,包括它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起源。”

各界对实验室外泄说看法不一

中国政府还曾声称,该病毒可能源自中国境外,可能的地点包括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军事基地的一个实验室,并呼吁世卫组织调查其他国家的早期新冠疫情爆发的情况。大多数科学家都认为,他们没有看到任何证据可以证实该病毒来自美国军事实验室的观点,白宫也说没有可信的理由来展开相关调查。

身为世卫病毒起源调查团队成员之一的荷兰病毒学家吉柏曼斯 (Marion Koopmans) 在今年3月曾告诉美国的NBC新闻,2019年秋季,一些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工作人员确实生病了,但她把这归结为常规的丶季节性的疾病。

她说:“人偶尔有一些疾病是很正常的,这并没有什么突出的问题。生病的员工也许有一两个,而这当然不是一件大事。”

身为世卫病毒起源调查团队成员之一的荷兰病毒学家吉柏曼斯 (Marion Koopmans) 在今年3月曾告诉美国的NBC新闻,2019年秋季,一些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工作人员确实生病了,但她把这归结为常规的丶季节性的疾病。

《华尔街日报》在报导中称,如果在新冠疫情被首次发现前不久,几名从事冠状病毒工作的团队成员因类似症状而去医院,这可能是很重要的。在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 领导的一个关于病毒起源的国务院工作组工作的前美国官员艾许(David Asher)在今年3月美国哈德逊研究所举办的研讨会上说,他怀疑实验室的研究人员是因为普通流感而生病这种说法。

他当时说:“我非常怀疑,在一个从事冠状病毒研究的三级实验室中,三个人在高度保护的情况下,会在同一个星期内全部患上流感,使他们住院或处于严重状态,而这与冠状病毒无关。”

《华尔街日报》还在报导中指出,长期以来,部分专家认为新冠病毒从实验室外泄一说是一种阴谋论,但关于新冠病毒可能始于实验室事故的假设也引起了部分科学家的兴趣。他们抱怨中国当局缺乏透明度,但他们也并未握有有效的证据来证明,新冠病毒是人类从实验室外的蝙蝠或其他受感染的动物身上所感染的。

许多支持实验室假设的人说,被新冠病毒感染的蝙蝠可能被带到了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以便研究人员能够研究潜在的疫苗,但这些蝙蝠却逃之夭夭。虽然包括拜登政府官员在内的人对实验室假说更加重视,但相关辩论仍然带有政治紧张的色彩,包括需要多少证据来支持这一假说。

疫情起源调查过程复杂

路透社23日的报导指出,美国丶挪威丶加拿大丶英国和其他国家在3月对世卫组织领导的新冠病毒起源调查表示关切,呼吁该组织进行进一步调查,并充分获取有关新冠病毒爆发初期所有相关的人类丶动物和其他数据。

据一位熟悉这项工作的消息人士说,华盛顿希望确保中国政府在调查过程中能更配合,并展现出更好的透明度。

特朗普政府在任期的尾声曾发布一份国务院概况文件,内容指出“美国政府有理由相信,2019年秋季,在新冠病毒的第一个确定病例出现之前,武汉病毒研究所内的几名研究人员生病了,其症状与感染新冠病毒和普通季节性疾病一致”。但该文件并未说有多少研究人员染病。

据路透社2月报道,中国拒绝向世卫组织领导的病毒起源调查小组提供早期新冠病例的原始数据,该小组的一名调查员说,这可能使了解疫情从何而起的过程变得复杂。世界卫生组织的大会将于24日登场,各国预计将聚焦讨论下一阶段的病毒起源调查。

美媒称“三名武汉病毒所人员曾染病” 环球时报:一派胡言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陈青青】美国《华尔街日报》23日报道称,此前未披露的一份“美国情报报告”显示,2019年11月中国确认疫情发生前,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三名研究人员“已病重并到医院寻求治疗”。报道称,依据这份报告,外界可能会进一步呼吁全面调查新冠病毒是否从实验室泄漏。对此,一位来自武汉病毒所的知情人士24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武汉病毒所并没有出现过文章里描述的“三名研究人员染病”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媒体的该报道发表时正值第74届世界卫生大会即将召开之际。拜登政府拒绝对此发表评论,但表示“世卫组织和国际专家应调查所有技术上可信的关于疫情起源的理论”。

“毫无根据,一派胡言!”一位来自武汉病毒所的知情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他不了解美国所援引的这份“情报报告”的出处,武汉病毒所并没有出现过文章里描述的三名研究人员染病的情况。

在24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赵立坚在回应相关提问时说,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已于今年3月23日发布了相关声明,声明表示2019年12月30日之前武汉病毒研究所未接触过新型冠状病毒。迄今为止,该所职工和研究生保持新型冠状病毒零感染。

实际上,在3月31日,针对有外媒报道称“某些国家表示,武汉病毒所3名工作人员在2019年11月上中旬的时候患病,症状和新冠肺炎和流感是一致的,他们判断这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源头”,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中方专家组动物与环境学组中方组长童贻刚曾对此公开回应称,没有发现传言中“武汉病毒所三名工作人员患病”的情况。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