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银行被接管 高层大换血 前行长已被调查(组图)

投稿时间:2021-05-27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5月25日,有消息显示:“5月23日,温州市委组织部在温州银行召开人事大会,大会通过由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五位高层入驻接管温州银行,温州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叶建清被免去所有职务,任命陈宏强为温州银行党委书记兼拟任董事长,拟任邢岛为行长,拟任吴剑红为监事长,拟任谢作雷、柴雷鹰为副行长。”

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了温州市委组织部、浙江省联社、温州银行等网站,均未发现上述相关信息。公开信息显示,陈宏强为浙江省联社理事。

随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拨打了温州银行办公室电话,相关人士称采访需要发送邮件,不过截至发稿,温州银行方面未回复邮件采访内容。

与此同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通过电话、短信联系叶建清本人,均未得到回复;温州银行另一位高管则直接挂断了电话。

“5月23日,浙江省联社确实有5个人过来。”一位温州银行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另外,当地一位银行人士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听说过上述消息,但细节不太确定。”

“大约一个月前,听说浙江省联社要接管温州银行,当时可能没有谈好,现在消息出来,估计是谈妥了。”一位知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事实上,5月21日温州日报瓯网还刊发了叶建清《全面推进 “从严治党 从严治行”》的文章。叶建清在文章中称:

2018年以来温州银行持续加强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全面搭建基层党建工作体系,推动“个十百千”党建工程建设,创建“金鹿先锋”党建总品牌,在全行全面实施“1+12+N”先锋示范和“党建+”两项党建工程。

党建引领合规建设,推动了温州银行合规管理实现了制度建设有效提升、员工合规意识有效提升、违规乱象有效下降“两升一降”的良好成效。2021年,温州银行又将“党建+合规”提升为“党建+合规守法”,结合案例警示开展专题法制教育,把金融领域腐败查处案例作为每月主题党日的必学内容,警示干部员工合规从业、守法做人。

温州银行要求全行各级党组织围绕内部管理、业务发展、对外服务、风险化解、产品创新、管理提升、科技创新等领域广泛开展 “党建+”项目,推进重点中心工作、解决难点堵点问题。至2020年末,全行已经形成40个各具特色的“党建+”项目,预计2021 年底全行190个各级党组织开展“党建+”项目的占比将达到50%。



温州银行发生了什么?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温州银行总资产为2871.83亿元,较2019年增长24.61%;股东权益为157.15亿元,较2019年增长20.73%;贷款余额为1395.22亿元,较2019年增长14.39%;存款余额1968.12亿元,较2019年增长27.49%;不良率、拨备覆盖率分别为0.94%、153.17%,较2019年保持平稳。

看似亮眼的数据,2020年温州银行净利润却出现了大幅下滑,全年实现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42.34亿元、1.59亿元,增速分别为0.08%、-77.0%。

“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增加。”温州银行在财报中解释2020年净利润大幅下滑时称。数据显示,2020年温州银行信用减值损失为24.09亿元,2019年为15.74亿元。

从更长时间来看,2016年温州银行净利润规模首次突破10亿元后就一直走“下波路”,2017年-2019年净利润分别为9.02亿元、5.10亿元、6.93亿元,增速为-12.3%、-43.5%、6.93%。



同时,温州银行资本充足率也在逐年下降,2018年-2020年末分别为11.85%、11.17%、10.75%,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70%、8.53%、9.27%。



除部分指标表现不佳外,此前温州银行原行长吴华被调查、频频接到监管部门罚单、利用50亿元地方债补充资本金、关联交易等事件也使得温州银行频频被关注。

2019年8月22日晚间,温州市纪委、市监察委公告,温州银行党委委员、副董事长、行长吴华涉严重违法违纪问题,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20年5月7日,浙江省纪委省监察委官方网站显示,温州银行原行长吴华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2020年8月18日,温州市人民检察院官方微信公众号“温州检察”发布消息,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副董事长、行长吴华(正处级)涉嫌受贿罪、挪用公款罪、违法发放贷款罪、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一案,由温州市人民检察院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罚单方面,据监管信息统计,2020年以来温州银行主要罚单有:上海分行被罚250万、上海嘉定支行被罚50万、台州分行被罚70万、宁波分行被罚145万、舟山分行被罚33万。

补充资本金方面,2020年12月18日,浙江省财政厅公布,浙江省支持中小银行发展的50亿元专项债将于12月25日发行,仅用于温州银行一家银行补充资本金,且通过温州市国有金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温州国金”)间接入股温州银行。

财报显示,温州国金已经成为温州银行第一大股东,持股31.77%;温州市名城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降为第二大股东持股13.81%。

关联交易方面,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温州银行关联交易余额为41.36亿元,关联度为22.83%:重大关联交易余额36.15亿元,包括前三个股东;与194个关联方发生一般关联交易,其中内部人及关联方187个,交易余额3.19亿元,主要股东及关联方7个,交易余额2.03亿元。

温州银行高层集体“大换血”,浙江省联社入驻

日前,有消息称,温州市委组织部在温州银行召开人事大会,大会通过由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五位高层入驻温州银行,温州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叶建清被免去所有职务,任命陈宏强为温州银行党委书记兼拟任董事长,拟任邢岛为行长,拟任吴剑红为监事长,拟任谢作雷、柴雷鹰为副行长。

消息一出,备受市场关注,这种由省联社入驻管理地方城商行的情况在业内较为罕见。第一财经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上述消息属实。该人士还表示,温州银行高层“换血”或与之前该行资本补充压力大,引入投资有关。

资本补充压力较大

温州银行被“接管”一事并非毫无预兆。近年来,该行业绩表现不佳。根据年报,2020年温州银行净利润为1.59亿元,大幅下降77%;实现营业收入42.34亿元,同比微增0.08%。

温州银行在年报中解释称,利润下滑的原因是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增加。2020年,温州银行信用减值损失为24.09亿元,较2019年增加了8.35亿元。

所谓资产减值损失,是指因资产的可回收金额低于其账面价值而造成的损失,主要涉及企业非流动资产,包括对子公司、联营企业等的长期股权投资、固定资产、商誉等。

实际上,从2017年开始,温州银行净利润就连续出现负增长,2017年该行实现净利润9.02亿元,同比减少12.34%;2018年净利润为5.10亿元,同比减少43.46%;不过,到了2019年情况有所好转,净利润出现正增长,然而好景不长,2020年该行净利润再次大幅下滑。

与此同时,温州银行资本充足率也逐年下降,逼近监管红线。截至去年末,温州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75%、9.27%和9.27%;2019年,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17%、8.53%和8.53%。

目前,监管对商业银行各级资本充足率最低要求为,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8.5%,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7.5%。相比来看,温州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已经逼近监管红线。

另外,在管理层方面,温州银行前行长吴华还被司法机关提起公诉。2020年8月,据温州市人民检察院官方微信公众号消息,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副董事长、行长吴华(正处级)涉嫌受贿罪、挪用公款罪、违法发放贷款罪、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一案,由温州市人民检察院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此案也暴露了温州银行此前存在的诸多问题。

而在此次“换血”前,温州银行领导班子成员曾于2017年发生大变。当年12月,温州决定面向社会市场化选聘温州银行的正职领导人选,包含温州银行董事长、温州银行行长和温州银行监事长,聘期均为三年。2018年3月,叶建清始任温州银行董事长。

近三年来,除了上述提及的指标外,温州银行其他经营指标稍有改善。比如,截至2020年末,该行总资产为2871.83亿元,较2019年增长24.61%;股东权益为157.15亿元,较2019年增长20.73%;贷款余额为1395.22亿元,较2019年增长14.39%;存款余额1968.12亿元,较2019年增长27.49%;不良率、拨备覆盖率分别为0.94%、153.17%,较2019年保持平稳。

目前温州国资为第一大股东

实际上,温州银行资本补充压力由来已久。自成立以来,温州银行先后经历过7次增资扩股,但规模从未超过30亿元,而去年70亿元的增资总量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其资本补充的迫切性。温州银行在定向发行说明书中也直言,此次发行所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和处置不良资产。

去年9月,温州银行宣布实施增资扩股方案,拟发行不超过23.73亿股。其中,在认购方式方面,除了老股东按比例配股外,老股东未足额认购的部分,将通过地方专项债券资金筹集,由温州市人民政府指定特定主体认购。

对于温州银行来说,此次增资扩股是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根据发行安排,温州银行拟发行数量不超过23.73亿股,发行价格为2.95元/股,募集资金数额为不超过70亿元。

事实上,自成立以来,温州银行先后经历过7次增资扩股,但规模从未超过30亿元,而去年70亿元的增资总量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其资本补充的迫切性。温州银行在定向发行说明书中也直言,此次发行所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和处置不良资产。

温州银行最后实行的增资方案是:老股东及其指定关联方认购6.78亿股,募集资金20亿元;温州市政府指定特定主体认购16.95亿股,募集资金50亿元。以上共计募资7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增资也是浙江省对专项债注资中小行的一次“试水”。2020年12月18日,浙江省财政厅公布,浙江省支持中小银行发展的50亿元专项债将于12月25日发行,仅用于温州银行一家银行补充资本金,且通过温州市国有金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间接入股温州银行。

此次增资完成后,数据显示,截至去年末,温州银行的第一大股东为温州市国有金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持股31.77%;温州市名城建设投资集团及其关联方持股为第二大股东,持股15.09%。

如今,温州银行被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入驻接管后,有业内人士表示,或将给该行带来发展机遇,其作为温州金改的重要一环,前景将日趋明朗。

公开信息显示,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下辖81家县(市、区)行社,其中包括80家农村商业银行、1家农村信用联社,拥有员工5万多人。截至2020年末,全省农信系统各项存款余额为27311.50亿元,连续11年保持全省银行业第一,市场份额17.99%;各项贷款余额为20153.52亿元,连续7年保持全省银行业第一,市场份额14.08%;全省农信系统不良贷款率1.04%,拨备覆盖率499.95%。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