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女童的王振华入狱爆赚145亿 资本没有道德的血液

投稿时间:2021-05-28  消息来源:  提交者:笑傲江湖




互联网是没有记忆的,可能很多人已经忘记了他:上市公司掌舵人、亿万地产大亨、慈善家、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劳动模范、江苏省人大代表、上海市政协委员……



他叫王振华。

他还有一个鲜有人知的身份:猥亵儿童者。



在案发近两年后,王振华猥亵女童案尘埃落定。2021年5月19日,上海二中院依法对被告人王振华、周燕芬猥亵儿童上诉一案进行了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这本是一个很简单的猥亵儿童案,却因王振华有着超乎想象的金钱与权势,让案子变得扑朔迷离,前前后后拖了近2年。



更为魔幻的是,王振华猥亵女童入狱,新城系股价却大幅上扬。王老板可谓人在牢中坐,身价暴涨145亿。



01颇具争议的发家史

据南风窗、三联生活周刊等媒体的报道,王振华在企业初创期的财富积累过程,充满了猎杀的血腥和时代的耻辱感。这个过程中,他与政商、资本之间有着错综复杂的爱恨交集。



湖塘镇隶属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1962年,王振华出生在该镇王野鸡村。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兄弟五人,他最小。



1979年王振华高考落榜,只得顶替母亲去红旗棉纺织厂上班。一年后他却以棉纺织厂普通青工的身份再度获得进入大学的机会,拿到了大专文凭。



当时,负责王振华大学日常管理的一位陈姓校领导,是他高中同学陈静的父亲。几年后,也成了王的岳父。



大专毕业后,王振华被分配到武进第一棉纺厂工作。具备大学生、本地身份和年轻三重优势的他,仅用五年就升任为车间副主任。



改革开放初期,苏南地区为配合国家出口创汇的目标,一度兴起了大办轻纺工业的潮流。作为棉纺织厂领导,王振华抓住了集体企业产权变革的红利。



1988年,他开始主持一家从老棉纺厂分拆出来的小型织布厂。靠着这家织布厂,几年下来积攒了200多万元。

彼时整个湖塘都在搞村镇建房,农村平房都要拆掉建楼房。发迹后的王振华解读出其中的巨大商机,他不久就关掉织布厂,全身心投入到另一个更赚钱的行业:房地产。





▲王野鸡村现已划入何留社区。图源:中国新闻周刊



1993年7月,年仅31岁的王振华和另外4个创业伙伴,筹资创办武进新城投资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新城控股前身),并为企业戴上了镇办集体企业的帽子。



仅10天后,武进县政府就提出要搬迁至位于湖塘镇镇中心的新址,而新城投资建设公司也搭上了政府土地开发的顺风车。



1996年,王振华在武进新城公司基础上注册了新的企业主体“新城控股”,接盘了常州市老城区危旧住房的改造项目,陆续开发了中凉二村、中凉花园东区等七期工程,规模开始膨胀。



1998年,新城控股进军常州市区,先后拿下不少拆建、棚改以及住宅项目,成为了当地房地产“黑马”。从1998~2002年,“新城”的年销售面积由最初的6万平方米增加到26万平方米,营收突破1.5亿元,总资产达到10亿元规模。



2009年新城总部从常州搬到上海。进军上海之后,“地产黑马”新城控股开启了狂飙突进的时代,重点打造大型商业体“吾悦广场”项目,业务范围拓展到华东十几个城市。



天眼查资料显示,截止2019年,王振华实际控制着65家公司,其中由他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就有33家。







从2003年开始,整个常州市“拆”字当头,过去的村庄和小工厂统统变成了住宅楼以及商业地产。新城控股通过各种手腕,尽可能把地块囤到手里,这些老城区核心位置的土地,地段好、上涨空间大,无论是建成住宅楼盘还是搞商业综合体,都是稳赚不赔,简直跟印钞机一样。



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新城系”旗下的新城发展在香港上市时,有好几位常州以及武进的地方官员一同出现在敲钟现场。



2015年12月,新城控股实现“B转A”,成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当日报收于每股29.35元,涨幅近200%,市值突破500亿元。王振华就此跻身“百亿级”地产巨头,成为了坐拥三家上市公司、数百亿资产的房产界巨子。



2019年3月,《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中,他以41亿美元(近300亿元人民币)的身家,排名世界第478名。



02“多面手”王振华

发家后,王振华一度被视为21世纪初苏南企业家中的领军人物,众多光鲜的头衔和荣誉职务加身,他也“饮水思源”,举起了慈善的旗帜,当起了“慈善家”。



他不仅给村里捐资敬老院和小学,为村里修路、办露天电影,还捐资设立“关爱老工人”基金会,又是发钱又是亲自登门拜访。整个常州城里,人人都知道有这样一位“王大善人”。



2013年,新城控股创办了大型公益品牌“七色光计划”,这是一个旨在帮助全国各地的失学儿童以及贫困院校的公益项目。据悉该公益的核心“光彩图书馆”已遍布12个省份的38个乡村小学。







王振华特别乐意举办关爱农村儿童的活动。他会笑眯眯地说,“要努力读书,刻苦学习,你们将来一定会比王伯伯更棒”。







不过在其商业版图疯狂扩张的同时,王振华也屡陷政商共谋、情色传闻的舆论漩涡中。



2015年,反腐风暴席卷常州官场,王振华所在的武进区也有多名官员牵涉其中。



先是2015年12月2日,原常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沈瑞卿落马,沈瑞卿在2005年8月至2011年5月曾担任武进区委书记一职长达6年之久。



接着是武进区委副书记、武进国家高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凌光耀落马。



王振华与两人来往过甚,随后也被常州市武进区纪委调查,当时舆论认为,王振华或涉及相关官员落马问题,凶多吉少。







就在所有人都猜测王振华或将遭遇人生和事业重创时,他却奇迹般地“王者归来”。2016年2月11日,新城控股发布公告,宣布王振华结束纪委审查,已经回公司正常履职。



至今,关于王振华因何接受纪委调查,又因何平安归来,仍是未解之谜。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王振华在长江商学院的一位同学说,他早知道王振华情人比较多,私生活混乱。



他多年和湖塘同乡女子周燕芬一家保持着异乎寻常的关系。作为“皮条客”兼“情人”,周燕芬及其家庭成员也进入了“新城”的产业链,做起了建材生意。



周燕芬称自己曾长期给王振华提供女性,从包养到嫖娼,不过以前都是成年女性。但这一次她以为是“王总的口味变了”,为他带来了一个幼女。



2019年6月28日,周燕芬以“游玩迪士尼乐园”为借口,在骗取了女童母亲同意后,将在常州物色到的两名分别为9岁和12岁的女孩送到上海市大渡河路上海JW万豪酒店。但迎接她们的,却是五星级酒店里的猥亵。事后,57岁的地产大亨王振华给了周燕芬10万元。



被王振华“选中”的9岁女童在受到侵害后,向母亲哭诉,母亲火速前往上海报案。根据受害女童的验伤结果,女孩处女膜破裂,存有阴道撕裂情况,构成轻伤。



7月3日,上海警方证实,已刑拘王振华及周燕芬,当天深夜,新城系三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承认其董事长王振华已被刑事拘留。







近一年后,2019年7月10日,上海市普陀区检察院以涉嫌猥亵儿童罪,对王振华批准逮捕。



2020年6月16日,一审在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开庭,依法不公开审理。普陀区人民法院以猥亵儿童罪对被告人王振华有期徒刑5年,搭桥牵线的周燕芬被判处4年。



据报道王振华豪掷八位数天价雇佣国内最顶级最豪华的律师团队“乘胜追击”,其辩护律师为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肖霖、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董事长兼主任陈有西。



陈有西大律曾是李双江之子,李天一的辩护律师,也曾为李天一强奸罪做无罪辩护。



2020年6月18日,陈有西在其自媒体平台上,公开发表千字声明,不但提请上诉,而且表达准备进行无罪辩护。



上诉的理由,陈有西也在千字文中划了重点:这是一个57岁的老富翁花了10万块钱,请人把一个9岁小女孩带到酒店房间讲了13分钟的故事。



陈有西称据酒店监控录像,王振华进出酒店前后时间仅13分钟,有效可能作案时间只有5分钟;女孩处女膜撕裂是“陈旧性破裂”。



大律师还抛出惊世骇俗的底线论:王振华喜欢找年轻漂亮女性嫖宿是他的错,但16岁以下的少女他绝对不碰,这是他的底线,也是国家法律底线,嫖宿只是个人私德问题。







大律师还找了一堆专家给上海的鉴定机构挑毛病,说对方没有做鉴定的资格,鉴定书应无效。



网传陈有西该案收取的律师费高达千万之多,他回应说:“我拿10万还是20万跟案件有什么关系?”



根据陈有西对案情的描述,王振华有主观嫖娼的意图,但未能实行。这样一来,他只会受到治安处罚,交点罚款,拘留15天。



原本很简单清晰的案情,有人证,有物证,还有监控视频,可谓是证据确凿,可陈状师以一己之力,给弄得这么复杂。



此番舆论再次哗然,滔天民愤如排山倒海之势席卷互联网。果然,再多的财富,也无法掩盖人性的劣迹。



03入狱一年身价暴涨145亿

丑闻曝光后,王振华的独子、85后少帅王晓松迅速补位并进行风险隔离。新城控股当天深夜就用一个公告切割了新城与王振华的关系,迅速删光了所有网络上有关的负面新闻。



资本和大佬们往往具有把别人的悲剧都变成自己的喜剧的能力,每次丑闻,都不忘牟利的初心。一时有套现的,有抄底或者托盘的蜂拥而入,恶剧变成一场资本的嗜血狂欢。







事发后王振华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在近3个交易日内合计蒸发市值逾400亿人民币,未来数月,三支股票也是持续走低。

然而触底后,新城控股的股价在2019年下半年得以拉升,此后一路走高,2021年3月初还一度突破50元。

截止5月25日收盘,新城控股报收47.5元/股,总市值为1075亿。



在股权层面,王振华依旧实际控制着新城控股、母公司新城发展、物业服务公司新城悦服务三家上市平台。





▲图源:棱镜



原来王振华早就拿到了香港居留权,妻子是加拿大国籍,儿子拿了加拿大绿卡。早在2018年底,王振华就将他持有的三家上市公司的全部股份装入了家族信托,通过家族信托和职业经理人,设立了一个叫“Hua Sheng”的家族信托。



从邵逸夫到李嘉诚,香港的大豪门基本都是这种管理模式。家族信托也不归属任何个人,由第三方机构管理,按照设立人的意愿向家族成员分享收益权,这样一来,王振华提前完成了其家族资产版图的布局。



过去一年时间,王晓松卖掉了24个项目公司的全部或部分股权,保证了资金流动性,压线完成年度销售目标。



香港联交所披露,2020年4月以来,王振华先后四次增持新城发展股份,目前持股68.02%。此外,他还控制着新城控股67.17%的股份,另通过家族信托持有新城悦73.17%的股份。



最新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新城控股实现营业收入1455亿元,同比增长69.4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3亿元,同比增长20.56%;扣非归母净利润131亿元,同比增长30.8%。



此外,新城控股还拟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20.5元(含税),预计派发的现金红利共计46.33亿元。



2020业绩出来后,股民直接沸腾了。在某投资社交平台上,股民对新城控股的走势,也多数都是看好的声音,没有了一年半前的愤怒和谩骂。








粗略计算发现,通过持股、家族信托等方式,王振华2020年在狱中还赚了145亿元。《2020胡润全球房地产富豪榜》显示,王振华、王晓松父子以430亿元的财富名列第33名,比去年升了34名,财富增多了190亿元。



很多人出了事,身败名裂甚至濒临破产,而王振华出事后,财富反而暴增79.2%,身价暴涨145亿,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迷思。



长远来看,这三支股票并没有因为王振华事件而一蹶不振,甚至走势良好。就连新城控股,也已全身而退,元气尽复,生龙活虎。当初丑闻爆发时,冲进去抄底的人,居然真的赚得盆满钵满。



在资本的眼里,道德的血液值几个钱?



04

写在最后



根据我国现行的法律规定,5年的判决,对王振华已是顶格从重量刑。但在公众心中的基于朴素正义的天平上,还是认为判得太轻。



据说监狱中也会有“歧视链”。歧视链最底层的便是那些臭名昭著的强奸和猥亵幼女的罪犯,不知道王振华在监狱里是不是人人喊打,只能住在马桶边上。



也还有一种说法,这样一位大富豪,如果立个功减个刑,或是身体不好搞个保外就医,说不定那个被他猥亵的小女孩小学还没毕业,他就出来了。



现在还没能全身而退的,估计就只剩下王振华本人了。



值得一提的是该案为刑事案件,并未附带民事责任,法律上女童及其家属得不到一分钱的补偿,所以除了一句道歉外,王振华并无丝毫财务损失。

而9岁的女童,被毁掉的却是一辈子,她或将背负伴随一生的阴影长大、成人直至老去。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