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拜登发起新冠疫情起源调查的两个目的(组图)

投稿时间:2021-06-01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西方此轮疫情起源调查的舆情,与去年特朗普发动的病毒溯源调查一样,目标皆指向武汉病毒研究所,外界认为此乃拜登政府借世卫大会打击中国、遏制中国影响力的一张很方便、低成本的制华牌。但这可能只是拜登政府的目的之一。


美欧舆论近期再次聚焦新冠疫情起源调查,拜登更是下令美情报机构90天内要给出病毒是否源自中国的牲畜或是自武汉实验室泄漏而出的说法。世卫大会于5月下旬召开,为期一周。全球此时还深陷疫情之中,一些地方特别是亚洲部分国家疫情正在反弹。肆虐了一年的疫情让各国政府消耗了大部医疗资源、穷于应付,民众也因疫情期间的失业、死亡、社交隔离等淤积着很大怨气,这个时候重提疫情起源是很容易得到各国舆论响应的。作为最早出现疫情的国家,要调查疫情起源毫无疑问首指中国,由于疫情起源调查暗含究责,调查的重启也就意味着中国要为这次全球疫情的大流行负责,至少是承担道义责任,如果中国强调自己没有责任,其形象将在全球舆论和民众中受损。

假如把各国的疫情应对视作一场球赛,美国在上半场踢得极其烂,由此导致成为感染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但在下半场,得益于先进的医疗体系特别疫苗的普遍开打,以及拜登政府的防疫策略的改变,美国的疫情终于有了好转,成为抗疫的“优等生”,经济由于刺激政策的实施也率先复苏,全国解封在即。在这种情况下,拜登政府可以抽出时间就疫情起源问题同中国打一场硬仗了。



虽是政治宿敌 但拜登全盘继承了特朗普的抗中路线(资料图片)

出于抗中的需要

拜登之所以要情报机构介入疫情起源调查,并将目标锁定在武毒所,当然是出于抗中的需要。中国可能是到目前为止疫情应对最为成功的,中国政府用专制的铁腕手段去年5月就控制住了疫情,此后只是零星爆发,而这点由于体制和国情的不同其他国家即使是同为专制的国家很难学到。中国政府也在加快疫苗的接种,已有6亿民众接种了疫苗,中国经济也要好于多数主要经济体。有鉴于此,中国继续构成对美国全球地位的强烈挑战。

拜登全盘继承了特朗普的抗中路线,他和后者的不同在于对待盟友,其对华战略是和盟友一起抗中。既然全面抗中,能够使用的手段、工具和杠杆就都用上。这就不难理解拜登为何此时提起疫情起源调查并把目标锁定在武毒所,它决非“心血来潮”而是拟好的计划。因为世卫大会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契机和时间窗口。尽管1月世卫专家团对武汉的调查得出了对中国有利的结论,认为病毒由实验室泄漏“极不可能”,但这个结论除被右派的“阴谋论者”不接受外,也未能打消一些严肃的科学家包括病毒学家的怀疑,前不久18位西方科学家就在《科学》杂志呼吁重启疫情调查,他们并非一定认定病毒来自实验室,只是认为现有证据不足以排除来自实验室的可能性。这无疑给世卫很大压力,以致世卫总干事谭德赛在专家组3月公布调查结果后也不得不表示,世卫的再次调查是开放的,不排除任何可能性。

中国政府否决了世卫再派专家去中国调查,认为世卫专家组的调查结论已经说明问题,再调查就是带着有罪推定的有色眼镜,但这给了美国重提疫情起源调查的正当性。拜登政府可以说,既然中国不配合世卫调查,美国只有动用自己和盟友的力量来调查,而这个调查不是为跟中国“过不去”,而是为防下次全球大流行做准备。对拜登政府来说,美国启动调查正是时候,这使美国占有道德高地。而调查的重点当然指向武汉病毒试验室。此乃因为,如果病毒来自自然界,外界最多能够指责中国政府初期应对不力,但中国政府也一直在辩白,新冠病毒是一种未知病毒,初期出现失误谁都难以避免;可若有证据证实病毒来自实验室,情况就大不同,初期应对的失误就不是面对未知病毒必然会出现的结果,而是有意隐瞒,中国就必须对这场大流行病承受责任,而这个责任是中国承受不起的。

这里不但牵涉巨额赔偿的问题,更会有直接的严重的政经后果。美国可以理直气壮、名正言顺地带领西方国家和非西方受疫情折磨的国家向中国讨说法,即使不考虑赔偿,全球新的产业、科技、学术和经济供应链也会将中国排除在外,这种情况在未来十几年都会如此,除非中国改变体制或者现有政权失势,中国将成为世界的孤儿,真正的闭关锁国。此后果之重中国难以承受。即使90天后美国情报界拿不出病毒由试验室泄漏的结论,中国也摆脱不了这个嫌疑。因为只要一天不搞清楚病毒的确切来源,由试验室泄漏的可能性就一天不能排除,就此而言,这个包袱中国恐怕要背负很长时间。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虽然拜登政府将疫情起源的调查矛头指向武汉试验室得到一些科学家的响应和支持,包括美国权威流行病专家福奇某种程度的认同,在实验室泄漏的问题上,美国情报界也发现了一些新的材料,然病毒溯源是一项极复杂的工作,2003年的Sars疫情是在10年之后才找到病毒元凶的,要在90天内证实新冠病毒来自牲畜或武汉实验室,客观来说极难,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正基于此,世卫发言人瑞安针对拜登政府的这个最新举动强调冠病溯源研究应“去政治化”,让科学家们基于可靠证据专注研究,言下之意批评美国政府将一个科学问题动用情报机构去调查是在病毒溯源政治化。拜登在要情报机构90天结案的总统声明中也表示,“没有人对他们的评估有很高的信心”。这说明拜登也清楚其中的难处。道理很简单,如果美国情报机构掌握了武毒所泄漏的确切信息,早就公布了。

如今拜登最大的“心头病” 就是自己的6万亿财政预算案能在国会通过(资料图片)

根据美媒报道,美国情报机构掌握的“新证据”指的是手上有大量未经检验的“证据”,需要额外进行电脑分析,或有助于解开病毒起源的谜团。鉴于美国现有对华情报的不足,美国依赖和盟友的情报合作。但是它们对病毒来自实验室的说法要么认为不可能,要么认为是阴谋论,总之要证实是由实验室泄漏极困难。不仅仅是世卫专家团,包括美国的病毒学家在内,科学界更多的专家不支持实验室的说法,而认为病毒来自自然界。比如英国《自然》期刊最近刊文批评美国一些政客及舆论指冠病病毒源自武汉实验室,不仅让各国难以合作终结疫情,也助长了针对科学家和亚裔的网络霸凌现象。拜登政府先入为主要情报机构调查武汉实验室,如果最后得不出病毒源自武汉实验室的结论,也将对美国的声誉产生不利影响,因为中国会反击。拜登当然知道这点,他还要如此操作,这就涉及他的第二个目的,即内政的需要,具体说,为堵共和党的嘴,让他2022年高达6万亿美元的财政预算案在国会通过。

特朗普败选后,对共和党的影响仍然巨大。拜登想在内政方面争取共和党的支持,就必须在共和党长期关注的问题上取得主动,而不管是甩锅中国还是真心认为,病毒源自武汉实验室的说法在共和党内是主流叙述,比如阿肯色州参议员汤姆·科顿长期来一直认为新冠病毒可能是意外来自武汉实验室,肯塔基州参议员兰德·保罗等人近期在国会推动通过了两项有关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修正案。这构成了对拜登政府的压力。拜登要在国会通过6万亿美元的下个财政年度计划,必须说服国会的共和党人放行。

绝不能仅仅是“巧合”

拜登的这个预算案包括两项标志性的计划,即美国家庭计划和美国就业计划,后者也称做大基建计划,被拜登政府寄予厚望,因为要对抗中国,就需要提升美国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能力。这两项提案都还没有得到国会的认真讨论,就已经被共和党砍掉了很多。因此,拜登的预算案要共和党同意,必须把它说成有助抗中,作为交易,在疫情起源问题上呼应共和党,按照共和党的调子去调查中国,将有利于在国会通过他的预算案。而只要预算案通过,明年的国会中期选举民主党有机会获胜。

何来证明这两者的关联?时间。拜登要情报机构90天内拿出结论,这恰恰是国会审核下个财政年度预算的时候。美国每个财政年度从当年10月1日开始,而国会在当年8月5日休会一个月余几日。90天的时间正好到8月底。这个时间绝不能仅仅用“巧合”来解释,它反映的是,拜登通过疫情起源调查的操作,让共和党看到,他的政府在病毒溯源这个共和党在意的问题上,是和它站在一起的,从而在国会8月休会前调动两党的抗中情绪,减少共和党在审议预算案时的阻力。

拜登显然清楚,3个月不可能得出一个确凿的结论,因此在溯源问题上不能依靠科学家,而把这个任务交给情报机构,届时情报部门很可能用模棱两可的语言得出模糊的结论,既不说有,也不说无,一面安抚了共和党,另一面也使这个议题在未来可以继续发酵,只要需要,随时可用它来打击中国。

邓聿文为政治评论员,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兼中国战略分析杂志共同主编。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