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疫情失控 哈佛毕业的双胞胎妹妹被“困”在前线

投稿时间:2021-06-03  消息来源:  提交者:笑傲江湖






台湾地区的新冠疫情,失控了。 从五月中旬开始,我国台湾地区新冠确诊人数突然激增,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已有超过7000人确诊,逾百人死亡,占全台从去年以来累计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的90%以上。



如今的台北街头,曾经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的景象已不见踪影,只剩下几乎空无一人的街道,和家家户户紧闭的门窗。



全台地区都进入到了最高级别的“三级防疫”。

用台湾民众自己的话说,就是:“去年的武汉,就是如今的台北。”







但越是在充满危险的地方,越少不了「逆行者」的身影,他们可能是身穿白色防护服进行街道消毒的医护人员,也可能是为所有人带来最一线报道的记者。







在这场席卷世界的新冠疫情中,我们看到了太多太多行走在危险和混乱当中,为我们记录真相的记者。



比如在印度疫情最为严重,几乎所有人都想逃离时,却坚持逆行回到新德里的新华社记者赵旭;比如从疫情爆发以来,始终坚守在美国,给我们传来暴乱画面的央视记者刘晓骞。



这一次在中国台湾,我们也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央视记者,孙雨彤。







去年1月28日,孙雨彤从北京首都机场出发,飞往台北,开始了自己的第二次驻台任务。



按照原本的计划,她这一次只需要在台湾待三个月,之后其他同事过来交接,她就可以回到大陆。



然而,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打乱了这一切。



所有外籍记者都被允许正常轮换,台湾当局偏偏突然禁止了大陆人员进入台湾驻点工作,这也就意味着一旦孙雨彤结束驻台,新的记者却去不了。



所以,孙雨彤的驻台时间一次又一次地被“延长三个月”。换句话说,孙雨彤是被「困」在了台湾,足足一年多。





怎么可能不想家呢?



近一个月以来,当地确诊人数不断攀升,新冠疫苗紧缺,据台湾“ETtoday新闻云”报道,有台湾卫生专家指出,根据目前的疫情数字来看,台湾地区存在“大量确诊黑数”,目前的确诊数可能只是“冰山一角”,而重症率可能已经比日本还高。



尽管风险重重,根本打不到疫苗,孙雨彤和同事也依然坚守在台湾疫情一线,每日为我们发回当地最新的疫情进展。



可以说,央视目前几乎所有关于台湾疫情的新闻,都来自于她们的采集和报道。



截至昨天,台湾地区已经连续16天单日新增本土病例超过200例。







单日500+,甚至600+的数据,也比比皆是。









除了每天奔波在疫情一线,在一些公共安全事故发生后,也少不了孙雨彤为报道而忙碌的身影。



4月2日,正在太平洋岸边高速行驶的台铁太鲁阁号,突然撞上了不知为何滑落到铁轨上的工程车。



突如其来的撞击,让太鲁阁号直接脱轨,车身卡在清水隧道当中,甚至,有半个车厢都被隧道劈开,破碎的车厢带着惯性向前冲,将近一半被磨成了碎片……







这场可怕的意外,一共造成了51人死亡,超过200人受伤,其中就包括了一名大陆学生。



事故一传出,孙雨彤第一时间就火速从台北出发,搭上了最早的一班车,前往事发地花莲。甚至,还在列车上的时候,孙雨彤就理清了报道思路,第一时间给大陆发回了报道。







抵达花莲之后,因为疫情、清明假期等原因,车站前连一辆公共交通都找不到,人生地不熟的孙雨彤不得不求助于当地一户人家的顺风车,才得以顺利到达事故发生地。







由于孙雨彤一人担负着整个央视的这项采访任务,短短几小时时间里,她需要穿插完成多个频道的连线报道工作。



每一个频道的报道进展如何,每一个频道报道重点,都需要记得滚瓜烂熟。







等到晚间新闻连线时,事故发生现场早已漆黑一片,身型单薄的孙雨彤根本来不及吃晚饭,始终坚持在无尽的夜色中不断传回报道,为大家带来最新消息。







伤者转入医院治疗后,第二天一早,孙雨彤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医院门前,介绍救治情况,也采访了列车上唯一的大陆学生。







在所有的出境报道中,孙雨彤都显示出了极强的专业水准和理性态度,为观众们还原出了这场事故的来龙去脉,但在采访结束后,她却又无比感性地表示:



“我其实很希望他会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不好的回忆已经全部抹去。”







新闻工作者的理性,与每一个善良人的同理心,在她身上闪现出了熠熠光芒。



或许,看到这里的你已经发现,这位坚守在疫情前线的记者孙雨彤,就是曾经和姐姐孙雨朦双双考入哈佛的“复旦姐妹花”中的妹妹。







初高中就读于南京外国语学校的孙雨朦和孙雨彤,在中学时代,就是学校中的风云人物。



初中刚一入学,作为新生的两人就一起主持年级里的文艺汇演。



升入了高中,这对姐妹花又一起加入了学校的健美操队,和其他人随便跳跳不同,坚持训练的她们双双通过了“健美操二级运动员”考试。





更令人羡慕的是,忙碌的训练,并没有耽误两人优异的学习成绩。



高三那年,成绩名列前茅的她们参加了南京外国语学院组织的保送复旦大学的考试,最终在学校保送至复旦的11名学生中,孙雨朦和孙雨彤的考试成绩不相上下,名列第一、第二。



2012年5月,在同学们还在苦苦奋战高考的时候,已经保送复旦的孙雨朦、孙雨彤又站上了《一站到底》节目的舞台。



面对各路实力超群的选手,姐妹花毫不怯场,甚至还制定出了最有利于自己的战略战术,孙雨彤连战6人,最后惜败给姐姐孙雨朦;孙雨朦在终极PK中选择冲刺,最终获得胜利。







进入复旦大学之后,一直心怀主持人梦想的两人,加入了复旦主持人队。



说是主持人,其实更像是整场新闻节目的“制作人”,因为按照姐姐孙雨朦的介绍,“从新闻节目的选题制定、写所有的串词、出外景,到最后的主持,都是我们俩。”



不过,或许是因为双胞胎天然存在的默契,两人在主持节目时,总能对对方的意图心领神会,更不会发生分歧。



和她们一起合作的老师和同学们都知道,只要是孙雨朦和孙雨彤站在了同一个舞台,那就绝对不会出现抢话、抢镜头等等“舞台车祸”。



忙碌的大学生活总是过得飞快,在距离她们大学毕业还有不到100天的时候,两人再一次双双收到喜讯——



她们拿到了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的offer!







真·别人家的孩子。







2017年5月,从「南外姐妹花」到「复旦姐妹花」再到「哈佛姐妹花」的孙雨朦、孙雨彤从哈佛大学顺利毕业。







热爱主持的姐妹俩,还专门把这场盛大的毕业典礼做成了直播,自己当自己毕业典礼的主持人。







毕业典礼结束后,孙雨朦和孙雨彤又回到国内,一同加入了中央电视台,实现了她们那个从小就埋藏在心底的主持梦想。



一入职,两人就参加了CCTV1套的《加油向未来》节目。



在模拟招飞环节,姐妹俩只要看一遍教练展示的军体拳,就记住了全部招式动作。在随后的模仿操测试环节,同台的两人更是把动作做得和教练完全一致。







甚至连把北大都定义为“还行”的撒贝宁,在围观全程之后,都不禁惊叹于姐妹花的记忆力:







当然,在繁重的日常工作之外,孙雨朦和孙雨彤还是标准的「斜杠青年」。



姐姐孙雨朦:记者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