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200起的“教父级”黑手党出狱了!意大利人怒了

投稿时间:2021-06-03  消息来源:  提交者:笑傲江湖

意大利黑手党,一个神秘且历史悠久的组织。

但对于菌菌来说,这几乎是一个超纲的知识点。

Mafia系列游戏太过于凶残,《教父》三部曲太过于久远;



本菌人生中对“黑手党”这三个字的理解,全靠道听途说,晋江文学,以及前阵子被仲基欧巴迷倒的那部《文森佐》。

略显惭愧,但还是要总结一下已知黑手党的特点:

西装革履,穿着得体,挂着最光鲜的皮囊,做着最恶毒的勾当;



组织形式多样,可家族血脉传承,可跨国公司经营,无论哪种方式,都掩盖不了滔天的罪行,敲诈勒索,强取豪夺,杀人放火,洗钱贩毒……





最重要的是,他们人脉通天,从片警到国家总理,就没有搞不定的Boss,送不出的钱,逍遥法外,只手遮天,所有一切都应了一句话:

穷山恶水出刁民。



基于上述总总,无论影视剧再怎么渲染气氛,黑手党都是一个毒瘤,也是意大利警方的一块心病。

他们费劲一切心思,耗尽所有人力物力,就为了能把各大帮派中的杀手,教父通通关进监狱,能一枪毙了最好。

不过,很遗憾,意大利没有死刑。

那些罪恶深重的黑手党成员们最惨的遭遇,大概也就是被判处终身监禁,把牢底坐穿。

幸运的话,还能将功补过,无期变有期,终有一天重获自由。



而昨天,就是意大利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罪犯之一,前黑手党教父+杀手乔瓦尼·布鲁斯卡(Giovanni Brusca)刑满出狱的日子。



这个留着络腮胡子,身材并不算高大的男人在六一儿童节这天,就这样在持枪警察的监视中,众多记者的围观下,走出了监狱的大门。



这画面看起来有点荒唐,罪犯毫无畏惧,警察遮住面庞,似乎只有布鲁斯卡一人在期待新的人生。



事实上,面对布鲁斯卡的出狱,整个意大利政坛都为之哗然。

极右翼联盟党领袖马泰奥·萨尔维尼 (Matteo Salvini)直言:一头猛兽自由了,这不是意大利人应得的公正;

意大利前总理,新任民主党领袖恩里科·莱塔 (Enrico Letta) 更直接:这就好像有人对着我的腹部来了一记重击,疼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受害者的亲属们甚至表示:布鲁斯卡能出狱,都是意大利大法官叛国。

那么,究竟为什么布鲁斯卡会令人如此痛恨?他又是怎么样重获自由的?

一切还要从布鲁斯卡的身世说起。



1957年,布鲁斯卡在西西里岛的圣朱塞佩·贾托(San Giuseppe Jato)出生,他的曾祖父,祖父和父亲,都是西西里大区最正牌黑手党组织Cosa nostra的成员。

这个Cosa nostra算是黑手党的嫡系真传,几乎是西方现代犯罪组织的鼻祖,《教父》中黑手党就是它在美国的延伸。



对于从小就生长在这种环境之下的布鲁斯卡而言,黑手党组织就是他的全部生活。

5岁时,他就去监狱里探望过父亲;

年纪再大一点的时候,他就懂得帮助罪犯逃脱,藏匿父亲的武器,消除犯罪痕迹;

18岁时,他就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谋杀。

在他最初就加入黑手党的时候,他几乎没有什么自己的思想:

只要Boss下命令,他就会去杀人,不问为什么,也不去想这么做对不对。



而大多数时候,他的任务就是酷刑+杀害。

折磨受害者,让他们说出自己需要的信息,但无论他们说还是不说,最后都难逃死亡的命运。

落在布鲁斯卡手里的人,多半时候都死得极为痛苦。

他们的腿会被锤子敲碎,最终再被一根细绳勒住脖颈,布鲁斯卡似乎格外擅长如此,重复几十上百次也不会厌倦。

就这样,他用血肉和人骨踏平了黑手党的路,一路畅通,笑看江湖,忘记了杀人偿命。



没人会忘记,他在黑手党的日子里,犯下的那些罪行。

他不仅杀人,还丝毫不把法律放在眼里,公然与政府开战。

在80年代初,布鲁斯卡还是当时黑手党头目Salvatore 'Toto' Riina手中死刑队的一名成员,彼时,他就和其他人一起拿枪直接跟警察开战,并以检察官作为目标。

1992年5月23日,布鲁斯卡西西里岛卡帕奇附近公路上,引爆了400公斤的炸弹,引发了震动意大利政府的大爆炸。



在这次事故中,意大利著名的反黑手党调查员,地方检察官乔瓦尼·法尔科内(Giovanni Falcone)同妻子,以及三名保镖遇难。



而仅仅两个月之后,法尔科内的同事博尔塞利诺 (Paolo Borsellino) 也惨遭杀害。

意大利政府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开始严查这一连串的暗杀事件,并制定了更为严厉的新反黑手党法律。

不久之后,警方逮捕了另外一名黑手党成员,布鲁斯卡的帮凶,桑迪诺·迪·马特奥 (Santino di Matteo)。

这位马特奥先生似乎并没有什么黑手党精神,很快就背叛了。

他成为了政府的线人,帮助警方同自己曾经的同伴牵线,并顺利把当时的黑手党头目Salvatore 'Toto' Riina抓进了监狱。



也正是因此,布鲁斯卡才有了机会坐上了黑手党的教父之位。

但嗜血的人,骨子里都残忍。

1993年,他成为Boss之后的第一道命令就令人窒息:

为惩罚马特奥的背叛,绑架了他当时只有11岁的儿子朱塞佩·迪·马特奥(Giuseppe Di Matteo)。



从1993年至1996年,整整28个月,800多天的时间里,这名男孩一直都被关在肮脏的笼子里,挨饿,挨打,暗无天日。

布鲁斯卡时不时还会拍些照片发给马特奥,以此威胁他,让他撤回那些反黑手党的证词。

1996年1月,14岁的小男孩最终还是死在了布鲁斯卡手中,甚至连尸体都被强酸溶解,也正是这一案件,被意大利警方称为“西西里黑手党历史上最令人发指的罪行之一”。



了解布鲁斯卡的马特奥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解决,他悲痛,但不退缩,凭借自己的证词让乔瓦尼定了罪。



1996年,逃亡了几年后的布鲁斯卡在西西里岛的一座海边别墅被捕。

那一天,400名警察包围了他的住所,而被抓时,他还悠闲地和家人一起观看死于他手的反黑手党检察官乔瓦尼·法尔科内的电视节目。

如同在欣赏自己的得意之作一般,从容。



至此,前半生都在杀人的布鲁斯卡终于开始还债。

因为承认自己曾经参与了100-200起谋杀而被判处终生监禁,人生漫漫似乎没了生气。

此时的布鲁斯卡突然想起了自己报复过的那个“叛徒”,然后一步步走成了他的样子。

他在服刑期间主动与政府合作,为警方提供了很多黑手党组织的重要机密,成功将终生监禁变成了有期徒刑。

之后,他又表现得非常良好,获得减刑,最终在离25年刑期还有25天的时候,被提前释放了。



根据参议院议长彼得罗·格拉索的解释:意大利法律允许司法合作者从宽大措施中受益,他会得益于保护司法合作者的特别计划。

内政部将给布鲁斯卡一张新的身份证、驾照和社会保障卡,并将他安置在一个不公开的地方,每月给他发生活和饮食津贴,同时也会安排警察日夜监护。

也就是说,布鲁斯卡这个人会从大众视野中消失,而警方希望他活着,并为正义而活。

这样一个杀手的出狱,不仅震动了政界,还引发了受害者家属的愤怒。

当年被炸死的警察遗孀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29年过去了,我们仍然不知道当年的真相是什么,而罪魁祸首居然已经自由了;

一个为了杀人炸掉整条公路,把孩子尸体用强酸溶解的疯子,你们怎么能放他回家!



遇害的反黑手党检察官乔瓦尼·法尔科内的姐姐心痛但无奈:

布鲁斯卡是因为提供了重要情报而减刑出狱的,虽然我很难接受这一事实,但如果法律真的这么规定,我们也会尊重这一决定。

希望司法部门可以保证,避免悲剧的再次发生。

的确,这看起来的确是一种需要极度警惕的自由啊。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