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披露拜登46页移民新政 将全面废止川普旧制(图)

投稿时间:2021-06-04  消息来源:  提交者:洪门小拳

拜登总统提出的一揽子移民改革方案《美国公民法案2021》(U.S. Citizenship Act 2021)至今尚无进展,但据《纽约时报》获得的一份美国国土安全部移民改革报告显示,拜登总统为重塑移民体系和废除其前任的许多遗产做出了影响深远的努力。

《纽约时报》就这一报告的内容进行了详细的报道。



Scott Olson/Getty Images

若移民改革的结局如拜登所愿,则人们移民到美国将会变得越来越容易。之后申请移民美国将会采用更为简短,容易的表格,并且申请人需要通过的安全检查环节也变少了。外国人将有更好的机会与他们身处美国的家人团聚,并有更多的机会获得美国工作签证。

《纽约时报》获得了一份长达46页的拜登政府移民政策规划蓝图。

在这份文件中,列出了拜登政府大幅扩大合法移民体系的计划,包括有计划地扭转前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对美国合法移民体系造成的破坏,特朗普在任期间通过了一系列的法案,减少了外国工人、家庭和难民的流动,建立起比他的“又大又漂亮的墙”更难跨越的移民程序藩篱。

由于特朗普施行的一些移民政策,批准雇主赞助的绿卡所需的平均时间增加了一倍。自2014年以来,申请公民身份的积压案件增加了80%,达到90多万件。U签证,美国政府允许一些犯罪行为的受害人在协助官方调查的情况下得到一些移民法规定的一定的居留权,其获批时间从5个月延长到了大约5年。

在过去四年当中的每一个申请个案都显示出来,想要移民到美国更加困难,更加昂贵并且周期更长。

拜登在总统竞选期间明确表示,他打算撤销前任总统的大部分移民遗留问题,就在这份文件中,提供了更多的新的细节,提及这些努力对移民美国的影响力将有多深远——不仅是取消特朗普先生的一些移民政策,而且要解决困扰前几任总统在任期间的移民申请严重的积压和拖延问题。

这份文件制于5月3日,标题为《国土安全部计划重建美国移民体系的信任》(D.H.S. Plan to Restore Trust in Our Legal Immigration System),在其中列举了数十项旨在将美国树立为一个更加开放的移民国家的形象,兑现拜登在总统竞选期间的承诺,确定美国实现其“一个充满机会和包容的国家”的特性。

美国公民及移民部(U.S.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的主任费利西亚(Felicia Escobar Carrillo)在提到如何扭转特朗普所留下的移民政策问题时称,“要真正打开合法移民的所有渠道,就需要做出重大改变。我认为我们也要采取一种广泛的方式来开放一直可用的法律途径,就好比在此前他们采取的方式一样,只不过特朗普试图达到设置移民法律障碍的目的”。

自四个月前上任以来,拜登一直在努力应对中美洲儿童和青少年移民的历史性激增,这促使一些共和党人指责总统向试图非法进入该国的人开放边境,白宫则拒绝这一指控。



Photo by Carolyn Van Houten/Getty Images

事实上,拜登先生确实希望向更多的移民展示一个更加开放的美国。正如这份文件所反映的那样,他的雄心是重建和扩大外国人进入美国的机会——但要合法地实现。

这份文件分为七个部分,提供了帮助更多外国人移民美国的详细政策建议,其中包括高技能工人、人口贩卖受害者、生活在海外的美国人家庭、在加拿大出生的美国印第安人、难民、寻求庇护者和农场工人。

在网上申请的移民可以支付更少的费用,甚至可以获得豁免,以试图“减少”移民障碍。法规也将被彻底改革,以“鼓励移民全面参与我们的日常生活”。

即使此前有更严格、更缓慢的移民制度,2019年,也就是新冠疫情前的一年内,仍有约100万人获得了美国绿卡,其中大多数人已经等了多年。在奥巴马政府执政的最后一年,也就是2016年,当年有120万人获得了美国绿卡。

但如果拜登完成了文件中的所有移民改革,那么他所做的将不仅仅是扭转美国移民的下滑趋势。他将显著增加世界各地外国人来美国的机会,接纳大量移民。尽管,围绕移民政策的分歧和长达数十年的政治辩论仍在激烈进行。

这份文件涉及到的大部分移民政策改革都可以在不通过拜登提议的一揽子美国移民法改革的情况下付诸实施。此前拜登总统提议的移民法案将为生活在美国的数百万非法移民提供获得公民身份的途径,但在严重分歧的国会立法议程中陷入了僵局。

虽然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人支持增加移民,但许多共和党选民热烈支持特朗普时期限制性更强的移民政策。

白宫官员拒绝了直接对国土安全部的移民政策发表评论,称此类文件经过多次起草,有关解决合法移民问题的具体步骤的决定仍在不断变化。但白宫表示,总统仍致力于大幅撤销其前任施加的限制性移民政策措施。

要想消除特朗普时期所制定的一系列限制措施需要一些时间,而且这项合法移民政策改革草案还没有像西南边境的越境移民人数激增那样引起公众的注意。但多年来一直要求降低合法移民水平的保守派活动人士誓言要尽一切可能阻止拜登,并要让拜登为他的行为付出政治代价。

一位曾在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期间任职的前美国移民局局长,同时也是前弗吉尼亚州的总检察长的肯尼斯(Kenneth T. Cuccinelli II)说到,“他们只想尽可能多的挖人到美国,他们不是为了美国的利益而运行移民系统,当然更不是为了普通美国人的利益。”

译注:肯尼斯·T·库奇内利二世是一位持反移民强硬态度的前任移民局长,过去一直主张剥夺在美出生的非法移民子女获得公民权、提议允许雇主有权开除在工作场所不说英语的外籍员工,还呼吁公立大学州内学费优惠应仅提供给公民或永久居民,且边境安全问题上与特朗普的强硬立场一致。

在疫情爆发之后,他所执行的一项特朗普政府发布新规造成大量留学生无法持续合法身份继续完成学业:如果大学留学生的课程全部在网上完成,那么他们将被剥夺美国签证。这个规定引发了广泛的混乱。

“如果他们不打算成为学生,或者他们要百分百地在网上完成课程,那么他们就没有身在这里的依据。他们应该回家,等学校开学后再回来,”库奇内利当时在接受采访时曾经有过这样的言论。

尽管有大量的研究结果支持,合法移民到美国对美国经济有好处,特别是在美国人口增长放缓的时期。但是库奇内利和其他支持严格限制移民的人认为,很明显,让外国人竞争工作机会,尤其是当美国还在从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衰退中复苏的时候,会损害美国公民的前途。

“移民服务机构的首要任务是确保移民不会伤害美国人,”致力于大幅降低合法移民水平的组织NumbersUSA的创始人罗伊·贝克(Roy Beck)说。

在这种信念的推动下,库奇内利先生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启动了政府合法移民制度的转型——将他管理的移民局从一个为外国人提供福利的机构转变为“审查机构”,部分原因是对移民进入美国提出了许多限制以及试图提高各项办理费用。



David McNew/Getty Images

加大审查力度,以及新冠疫情期间实施的旅行限制,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特朗普政府所寻求的结果:随着获准进入美国的法律批准程序变得更加困难,移民涌入美国的速度明显放缓。

由于通过移民渠道进入美国的移民越来越少,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的资金也越来越少,而该机构几乎全部由移民支付的费用来支持。根据这份文件和对政府官员的采访,恢复该机构的全部工作能力是拜登扩大合法移民的核心。

该移民改革政策蓝图的另一个核心问题是解决存在于移民系统中旷日持久的排期问题。

拜登政府正计划通过扩大在线面谈和电子表格提交等应用手段来加快移民申请的处理速度,并减少申请人的证据提交。

拜登已任命前奥巴马政府官员、哈佛法学院(Harvard Law School)法律学者卡斯·R·桑斯坦(Cass R. Sunstein)通过“减少文书工作和其他行政要求”,重塑移民体系,使其比过去几十年“更有效、更轻松”。

拜登希望通过现有的H-1B签证项目为外国雇员恢复就业机会。该项目针对的是拥有高技能的海外劳工。该文件说,拜登政府还打算为希望前往美国“开办企业并为美国工人创造就业机会”的外国企业家开辟新的签证途径。

官员们正在制定一项法规,允许遭受家庭暴力或亲属受到迫害的移民在美国获得庇护。在特朗普时代,司法部长威廉·P·巴尔(William P. Barr)采取行动,终止了对那些声称因这些原因理应获得庇护身份的人的提供合法签证。

拜登政府还计划进一步扩大接受L.G.B.T.Q.人群移民的机会,允许那些生存在迫害他们的国家或者来自不承认同性婚姻的国家的这类人群移民到美国。

此外,他希望修改一项为非法移民提供获得公民身份途径的项目,这些非法移民通过与警方合作或在法庭上作证来帮助执法部门。

美国大学的移民女性权力倡导项目负责人莱斯利·E·奥尔洛夫 (Leslye E. Orloff) 表示,U签证计划的等候名单已经膨胀,让家庭虐待的犯罪受害者和幸存者容易受到虐待者的影响,如果这些人继续在没有合法身份的前提下与警方合作协助执法,那么这些人的家人可能会提出威胁不为他们提供移民身份的支持而被驱逐出境。

该文件称,拜登政府正在考虑向那些在进入官方签证等候名单之前就与执法部门合作的移民提供保护。

批评人士说,拜登政府忽视了他所倡导的移民政策存在的负面影响。H-1B计划之所以被攻击是因为,这一签证被认为是科技公司进口廉价外国工人以竞争工作的漏洞。向家庭虐待的受害者提供庇护可以为接纳数百万人打开大门。一些共和党人表示,拜登不应放松对外国人的审查,尽管官员们坚称他们将继续筛查恐怖分子和其他威胁。

随着拜登政府推进移民改革,官员们似乎愿意使用紧急规则和总统备忘录来避免冗长的立法程序,这与特朗普在任期间推出移民政策的做法大致相同。但这可能会使拜登的移民政策在未来可能遭到共和党人总统的类似逆转。

西雅图科技公司“无限移民”(Boundless Immigration)的创始人道格·兰德(Doug Rand)说,“所有这些工作都面临着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以一种下次不会那么容易被颠覆的方式来做这件事。”该公司帮助移民获得绿卡和公民身份。

对37岁的珍·霍克(Jenn Hawk)来说,改变来得还不够快。她和阿根廷裔的丈夫住在波兰,丈夫在那里工作,尽管她患有自闭症的儿子和父亲住在华盛顿地区。

由于她丈夫的移民申请迟迟得不到处理,她面临着一个选择:留在波兰和她丈夫在一起,还是独自回到美国和她10岁的儿子在一起。

霍克女士于2020年10月申请担保她丈夫移民美国,在申请时花费了 575美元的申请费。但他们面临着一年半多的延误,他们甚至无法提交财务和医疗信息,更不用说与移民官员面谈了。

霍克女士说:“我只想回家,但似乎他们正在竭尽全力限制这种可能性。”

原文链接:

https://www.nytimes.com/2021/05/31/us/politics/biden-immigration.html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