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内卷、韭菜与躺平,中国年轻人忘了六四?(图)

投稿时间:2021-06-04  消息来源:  提交者:洪门小拳



八九民运期间矗立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自由女神塑像六四档案图

香港今年禁止举办六四32周年纪念活动,在网络上,由人道中国发起的纪念活动,则以二十四小时多个社交平台的方式串连全球点燃蜡烛。六四纪念活动,对中国年青人面临社会内卷、韭菜化与躺平主义,能发挥什么样的影响力?

“钢铁肯定硬过骨肉,不需要履带下的亡魂再次检验。”吟诗悼念、串连各地的人们点起蜡烛......,除了纪念六四,也致敬当年的香港支持天安门广场上学生的坚定勇敢。而2021这一年,香港已经倒退到不允许举办六四纪念活动的境地。

“我想可能以后也不会有机会(举办)了......不解决中共这个核心问题,就很难解决香港问题。”王丹说。

吾尔开希则说:“如果没有六四的屠杀,我相信现在就不会有对数千万访民的无情迫害......新闻自由会日益壮大......中国会更跟世界接轨......香港回归后也能更贯彻港人治港原则,香港也早已经成为比内地更先进和民主的成熟社会。”

王丹和吾尔开希作为当年的六四学生运动领袖,两人是分别通过事先录制的影片参与这场纪念活动。

主办方人道中国今年希望藉由多个社群媒体平台同时发声,让维园不让点的烛火,通过网络串连全球关心当年历史以及中国民主化的人。

内卷、韭菜与躺平: 中国年轻人忘了六四?

然而,包括油管、脸书、Clubhouse这些社群媒体,中国早已封禁。关于六四,在中国国内还有多少人关心那段历史和究竟发生了什么?即使参与协助活动的中国90后A同学,也因担心仍在国内家人的安全而不愿具名受访,他就说:中国年轻人其实不太想要主动了解六四当年发生什么,那些很细节的。很多人现在可能根本不知道王丹、吾尔开希是谁。

A同学告诉本台,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网络封锁和洗脑太严重,1989年的事情已经太远离年轻一代人;另一方面,现在国内内卷、躺平主义这么兴盛,这就是中国的社会现状。现在的学生并不关心这些东西,只关心房子、车子买了没,自己的工作好不好,“很悲哀的,但这就是事实。”

在网络上颇有名气的红三代伊启威则告诉本台,“说实话,中国人是不懂民主的,在很多社群媒体上你可以看到中国人的素质,其实相当的差。所以,他们在过程中其实需要一个引导,而不论是美国还是中国,人类自古以来只崇拜强者。 ”

当年勇敢站出来的学生,勇于和共产党对抗的年轻人,难道不是强者吗?他说,自己尊重的是1989年的学生们,但对现在的他们,伊启威却觉得:“ no respect at all。我觉得问题是在自身的运营能力与领导力,一个人连运营自己的能力都没有,你拿什么说服、领导别人?”

资料显示,伊启威的父亲曾是中国光大银行副行长,他的父亲后来因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反腐运动在狱中去世。自幼在中国享尽特权的他, 19 岁那年流亡海外,现在则在油管有自己的频道,试图揭发中共党内高官的洗钱手段。

但他又想为中国更加法制与民主做点什么,他相信自己能成为榜样的力量。

“我所争取的不是特定人的特权,而是希望让年轻人在内卷和韭菜化的社会中,去清楚意识哪些是自己可以拥有的权利与公平的选择权。但要上公园点蜡烛,上街游行或是公开实名反对,你明知道是一个强权的情况下,你要去以卵击石,虽然可以鼓舞很多人,但没有实质意义。”他告诉记者。



一名男子正在观看1989年6月4日摄于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一张照片 (美联社资料图)

五四、六四之后 中国再无热血青年?

在纪念活动中,身在北京的人权律师浦志强回忆当年往事,他讲述了1989年六四天安门镇压发生前的一个月、人们纪念五四时的标语是清楚写着:五四的先驱们,我们走来了。

但现在的中国,有选择能力的韭菜选择躺平,无言的抗议也反映当下中国看不到希望的绝境,五四、六四,维园的烛火点燃全球后,中国民主化到来的希望真的已燃烧殆尽?

对参与六四32周年线上活动的许多人来说,当然还是永不遗忘六四,也永不放弃。

他们坚信 ,“中国终将自由”。

天安门母亲万安公墓祭亲人 “抗争到底,至死不渝!”



天安门母亲成员成员万安公墓祭亲人

六四32周年,7名天安门母亲成员,包括张先玲、尤维洁等,早上到北京万安公墓,拜祭32年前死去的亲人。

悼词说道,在屠杀中遇难的8名亲人,当年正值青春年华,满怀爱国的激情走上街头,想不到竟被残酷杀害,献出年轻的生命。

作为亲人,永远不会忘记这桩惨案,是她们心头永远无法消除的痛。悼词指,32年来,她们心中的悲痛丝毫未减,只是将悲痛深埋心底,擦干眼泪,向剥夺亲人生存权的当权者讨还公道。

悼词提到,难属之中已有几位离世,“我们活着的人,一定会担起更重的担子,抗争到底,至死不渝!”

悼词最后说道:“我们相信正义必定会战胜邪恶!刽子手必定会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香港与大陆看齐禁悼念六四 反令中、港、台民主运动扣联



2020年香港人在疫情下还能悼念六四

对老一代香港人来说,六四就是中国近代历史中其中一个苦难,不过未曾见证六四的年轻一辈,或认爲六四离他们很远,甚或批评支联会每年举办的烛光晚会“行礼如仪”。今年六四,是国安法立法后首个六四。经历反送中运动、民主派人士遭大抓捕、支联会屡次被打压,港青开始反思六四在现今后国安法的意义。有曾扬言杯葛六四烛光晚会的前学生代表,表示今年六四会自行悼念,而这是爲了守着香港日后每寸的抗争空间。



李傲然:“那时候很多人觉得,“六四”的事,不关我事。”

不少香港年轻一辈,和李傲然一样,认爲“平反六四”与他们相距甚远,更有人觉得自己不是中国人,所以六四跟他们无关。香港本土派、现任油尖旺区议员李傲然忆述,当年本土派,取态是“香港优先”,觉得有其他香港本地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六四这件事就算不处理也无伤大雅”。



在台湾,不少青年亦对“六四”毫无感觉。90后台湾政大学生蒋同学称,“六四比较像是历史课本上必须知道的事件”,因此不会特意参加六四相关活动。



蒋同学:“我们会知道六四这个东西,然后知道大概怎样發生,但没办法深入了解。有一个(朋友)直接跟我说,因为那不是發生在台湾的事情。就像我现在已忘记起因是甚麽,我只记得是要争取自由民主。”



自2014年雨伞运动后,不少香港土生土长青年开始质疑支联会每年“行礼如仪”地悼念六四,“平反六四”只流于形式主义,亦不愿在身份认同问题上与中国紧扣起来 。2015年,港大学生会率先退出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学联),自行举办悼念六四的活动;2016年,学联表示杯葛由支联会举办的维园六四烛光集会,并各自举办活动。



北京高压治港下 “六四”或成禁语?

来到后国安法时代,北京以高压手腕严打民主派人士、肃清民间政治组织,现在就连悼念六四也警告可能违法。

当年曾联署声援八九民运的亲北京人士,近期更向传媒表示当年天安门广场“没有人死”。曾于八九年参与《港人建港》宣言的马逢国,当时指六四“震撼香港人的心”。32年过去,他最近接受传媒访问时称,认爲当年很多假消息、假新闻影响每个人,自己越来越相信当年天安门广场“没有人死”的説法。



马逢国:“最初学生很简单,很纯真地关注国家發展,希望表达他们的意见。我怎会不支持?我也做过学联会长,但事件后来發展越来越複杂,事后看到很多外力介入。官方一直説的版本,就是天安门广场外發生了伤亡事件,而天安门广场,官方的报道是没有人死。我越来越接受‘天安门广场没有人死’这个事实。”



前学生会代表:我曾杯葛支联会六四集会,但今年我决定悼念六四

为了抹去六四这段记忆,北京无所不用其极。香港未见烛光,已弥漫重重的政治无力感,令人不禁要问:“我们还有悼念六四的空间吗?”然而,就在今年六四前夕,中大首个本土派学生会内阁前干事袁德智,却高调声明:“我曾杯葛支联会六四集会,但今年我决定悼念六四”。袁德智接受本台访问说,形容以往各个政治派系“百家争鸣”,可以各有各做,但来到国安法年代,他认爲所有事情都有着綫性关係,“很多人是看六四会怎样,才决定会不会悼念六一五(即反送中运动期间首位死者梁凌杰的死忌)”,悼念六四是爲了守着每寸的抗争空间 。



袁德智: “我们以往会鄙视维园六四集会,觉得没用,觉得你能怎样去平反,或者觉得他是冲着中国人的身份认同而来,富有形式主义,又鞠躬和唱歌。但问题就是,以往我们鄙视的反抗形式,居然在国安法下成爲‘红綫’。如果一个港人以往觉得很基本的政治习惯,或以往很多派别很不喜欢的反抗形式、效用很低的反抗形式都会成爲红綫的时候,我们又可以怎样悼念如常的抗争行爲呢?这是讲不过去的。 ”

大陆维权律师感动香港抗争者

他又説,自己今年选择悼念六四,亦源于去年發生的“12港人”事件,令他反思内地维权人士也是港人的抗争盟友,“最卖力的就是那班维权律师,爲了帮他们辩护去捍卫他们应有权利,无畏政权打压或被钉牌”,悼念六四是“对维权律师盟友的支持和尊重。”



面对现时香港政治低迷和移民潮,被问到会不会担心“六四”未来将会在香港成为绝响,袁德智却坚信:“不会!”

袁德智:“香港人总会有方法找到悼念的空间。我们在后国安法面对最大的挑战,就是要摸索在后国安法年代的反抗形态如何。我不能明确回答你,面对目前打压和白色恐怖下,我们具体抗争的悼念空间会变成怎样。但我觉得香港人有他的韧性和能耐,总会找到国安低下的政治空间。



“在国安法年代,要讲的不再是论述,而是心态。”袁德智寄语港人,要战胜恐惧,先要有集体的行动、战胜孤独,“六四如果够多人出来,用一个合法的方式被‘看见’,其实能够互相充权(empower)。”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