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邮认证新冠病毒非实验室外流 福奇专访回应:被误解

投稿时间:2021-06-04  消息来源:  提交者:洪门小拳

pfH蔷薇网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4日登出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院院长佛奇的专访。身为主导美国对抗新冠肺炎大流行的人,佛奇于2020年疫情最猖狂期间所发出的电子邮件日前为外媒曝光。其中,一封来自「生态健康联盟」的信感谢他认证新冠病毒并非源自实验室外泄;对此,佛奇驳斥「胡说八道」,并表示对于病毒的起源自己始终保持开放性态度,不论是来自实验室还是动物身上。

报导指出,日前包括CNN、《华盛顿邮报》、《卫报》等媒体,披露佛奇在疫情猖獗期间所发出与收到的数千封电子邮件。其中,「生态健康联盟」的高阶主管于2020年4月写信给佛奇。信中感谢佛奇公开声明并支持冠状病毒源于自然,而非实验室外泄(目前病毒起源仍未定论)。 「生态健康联盟」日前遭踢爆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

当CNN主持人柏曼问到,「部分评论者引用这封信来指控你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人关系过于亲密,你怎么看?」佛奇则回应,「这完全胡说八道。我什至不知道他们从这封信的哪段话得到这种结论」。

佛奇强调,这封信的确寄给他没有错,而他也回应冠状病毒的起源仍不确定。 「我总是说,今天还是这样说,我相信病毒最有可能是来自动物传染人类;但我对这结论保持绝对开放的态度。如果病毒是来自于其他来源,有可能是其他因素使然,也可能是实验室外泄,但我始终对此维持开放心态。这也是为何我总是公开强调要持续调查病毒的起源」。

他补充道,「你当然可以误解这封信,而这封信就是一个人发给我的,不管他认为我说了什么,我都回以谢谢你。我认为病毒的起源来自物种间的跳跃,我的确这样认为,同时我对结论开放,认为可能是实验室外流」。

另一封发自于4月16日的信件中,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在提到实验室外流的假定时,写道「阴谋论找到题材了」;不过,这封信多处遭到增减,而佛奇说自己已记不得内容。

他表示,这些信件总数多达1万封,要记住每封信的内容根本不可能。 「我不记得增减的内容是什么,但我想要说中国人刻意精心策划能杀死自己与他人的东西,这种想法非常牵强。我认为这想太多了」。

在2020年2月5号与卫生及公共服务部部长波维尔(Sylvia Burwell)的信件中,佛奇表示波维尔前往的地方风险相当低,因此无须配戴口罩。这封信是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美国疾病管制暨预防中心(CDC)建议民众戴口罩前发送的。

CNN主持人问到,「此后发生的变化很多,如果时光倒退,你是否为给他不同的建议?」对此,佛奇认为这是后见之明。 「随着科学讯息愈来愈多,当你在1月与2月收到的资讯量只有这些,你会据此做出建议与政策;如果3月与4月累积了更多资讯,你会修改先前的意见与建议」。

换言之,「如果当时我们知道大部分的感染是因为无症状感染者造成,而口罩能在我们还没察觉下就发挥作用,如果当时我知道这件事情,我自然会做出这样的建议。现在你问的问题是用你现在知道的事情,来问当时你会不会采取不同作为,人们当然会这样做」。


Anthony Fauci 博士说公开发布的关于实验室泄漏的电子邮件被误解了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周四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安东尼·福奇博士说,他去年从美国生态健康联盟的一位高管那里收到的一封电子邮件被误解了,并对 2020 年 2 月的一封电子邮件淡化了需求表示遗憾戴口罩。

本周早些时候,包括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BuzzFeed 新闻和华盛顿邮报在内的新闻媒体获得了福奇自去年年初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以来发送和接收的数千封电子邮件。

在去年 4 月发给福奇的一封电子邮件中,生态健康联盟的一位高管感谢福奇公开声明,科学证据支持冠状病毒的自然起源,而不是实验室发布. (病毒的起源尚不清楚。)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约翰伯曼在新的一天对福奇说:“有些批评者说这表明你与武汉实验室研究背后的人的关系过于亲密。” “你怎么看?”



在大流行初期,来自福奇的数千封电子邮件被发布。这是他们展示的关于他的信息

“那是胡说八道,”福奇回应道。“我什至不明白他们是如何从那封电子邮件中得到的。”

福奇随后强调,这封电子邮件是发给他的,他指出冠状病毒的起源仍不确定。

“我一直说,今天也会对你说,约翰,我仍然相信最有可能的起源是从动物物种到人类,但我保持绝对开放的态度,如果可能还有其他起源,那么可能是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实验室泄漏,”福奇告诉伯曼。“我相信,如果你从历史上看,动物-人类界面中发生的事情,实际上更有可能是你正在处理一个物种的跳跃。但我一直保持开放的心态。这就是为什么我已经公开表示要继续寻找原点。

“你可以随意曲解它——那封电子邮件是一个人发给我的,不管他认为我说了什么,他都说‘谢谢你’,我说我认为最有可能的起源是物种的跳跃。我仍然确实认为是,同时我保持开放的态度,认为这可能是实验室泄漏。”

在 4 月 16 日发送给福奇的另一封电子邮件中,NIH 主任弗朗西斯柯林斯写道“阴谋论获得动力”,这是对实验室泄漏假说的引用。但是大部分电子邮件都被编辑了,福奇说他不记得它的内容。

“他们只收了我大约 10,000 封电子邮件,我当然记得。我记得所有 10,000 封邮件。让我休息一下,”他说。“我不记得编辑的内容是什么,但我认为中国人故意设计一些东西以便他们可以杀死自己和其他人的想法非常牵强。我认为这有点遥远,约翰。”



Fauci 的电子邮件揭示了什么——以及他们没有揭示什么

伯曼还提到了福奇在 2020 年 2 月 5 日发送给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前部长西尔维娅·伯威尔的一封电子邮件,其中他不建议戴口罩,因为她正在前往低风险地区。这封电子邮件是在冠状病毒被宣布为大流行之前以及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建议公众戴口罩以进行保护之前发送的。

“从那以后发生了很多事情。如果你不得不回去重新做一遍,你会告诉她一些不同的事情吗?你后悔吗?” 伯曼问福奇。

“让我们在这里真实——如果你观察科学信息的积累,一月和二月发生了什么,你所知道的事实,作为数据,指导你告诉人们什么和你的政策。如果三月,四月,可能会发生,你积累了更多的信息,并根据当前的科学和当前数据修改和调整你的意见和建议,”福奇告诉伯曼。

“所以当然,如果我们当时知道大量的传播是无症状的人。如果我们知道数据显示医院环境外的口罩实际上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起作用。如果我们意识到所有当然,当时的那些事情,”他说。“你在问一个问题,'如果你知道你现在知道的东西,你会做一些不同的事情吗?' 人们当然会那样做。这太明显了。”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