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工作每月也能拿1200欧 德国试验无条件基本收入

投稿时间:2021-06-05  消息来源:  提交者:古姿女郎

法新社报道,德国6月1日起启动一项“无条件基本收入”试点项目:122名年龄在21至40岁之间的参与者,在不设任何收入条件的情况下,每月可领取1200欧元的“基本收入”,为期三年。

该项目由柏林一家名为“我的基本收入”的公益组织发起,涉及心理学、行为经济学和质量经济学研究,得到德国马克思·普朗克研究院、科隆大学和科隆科技大学的支持。项目资金来自181000人的捐赠。

项目发起人、“我的基本收入”协会创始人赫迈耶尔(Michael Bohmeyer)。(法新社图)

这是该公益组织进行的第二次试验。此前,该组织曾于2017年发起一起小规模试点项目:在一年内,为85名低收入者每月发放1000欧元。

研究目的

本次试点项目有约两百万人报名申请,最终有122名幸运儿被抽中。与2017年的小规模试验不同,本次项目没有收入限制,被选中的有独居的中产阶级。参与者可以自行选择是否继续工作,在每月可领取1200欧元“基本收入”的同时,额外挣一份工资。

本次项目发起人之一、“我的基本收入”协会创始人布赫迈耶尔表示:“人生中很多的重要决定都是在这个年龄段(21~40岁)做出的,我们想知道,无条件基本收入是否会影响、以及如何影响这些决定。”

此外,另一个让研究人员感兴趣的问题是,这些人拿到这笔钱获得更多财务自由后,是否会更加关注公益事业?

“无条件基本收入”究竟是啥?

《费加罗报》指出,“无条件基本收入”并不是什么新概念。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时,社会党候选人阿蒙(Benoît Hamon)的主要政纲就是建立全民普遍基本收入制度(revenu universel)。

那么,这种全民“普遍基本收入”到底是啥?

法国经济局势观察所(OFCE)经济学家艾耶(Eric Heyer)在France24电视台节目上指出,无条件基本收入由国家无条件发放给所有公民(从出生到死亡),公民可自行决定是否再通过工作或资本获取额外收入。与仅限低收入者的“最低收入”不同,普遍收入发放给所有人,因此也包括富人、儿童和退休人员。

设立“无条件基本收入”目的是啥?

艾耶指出,设立“无条件基本收入”:

可以改善贫困线以下人员生活水平,解决住房难和看病难问题。

从社会层面来看,现有的“补助”政策会在某种程度上让贫困人员被“污名化”,导致一些人不愿申请。另外,复杂的补助政策也往往让人搞不清楚究竟可以领取哪些补助。

从经济层面来看,一些国家和地区面临经济增长停滞、就业岗位不断减少(如自动化、人工智能化)等问题,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足以维持生活的工作。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社会重新分配收入,办法之一就是为每个人提供“无条件基本收入”。

钱从何而来?

艾耶指出,这有两种方式。

一,若遵循“经济自由”理论,国家只需为民众发放“无条件基本收入”即可,而不再提供其他补助(医保、房补等)。因此,国家可将原本用于补助的资金发放“无条件基本收入”,这样对财政预算就不会有太大影响。

二,若按照左派理念,国家在发放“无条件基本收入”的同时,仍需提供其他补助,那就必须加大对富人的征税;或专门为此建立一项新税收,比如对数码科技巨头公司征税等。

“无条件基本收入”会让人变懒吗?

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麻省理工教授Abhijit Banerjee表示,近期在加纳进行的试验显示,领取无条件基本收入的人生产力更高、收益也更高,致懒说不攻自破。

Abhijit Banerjee同时指出,自己不确定“无条件基本收入”对法国和德国等发达国家来说是个好办法,他更倾向于“无条件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 Plus)”。但他强调,试验“无条件基本收入”对重新考虑社会保障制度来说至关重要,尤其是在越来越多的“中间”岗位将被人工智能化和自动化摧毁的大背景下。

新冠疫情让欧洲各国重新审视“无条件基本收入”

2020年暴发的新冠疫情让不少行业遭到重创,生活不稳定和贫困群体数量猛增。这让“无条件基本收入”再次在欧洲各国引发热议。

去年5月29日,欧盟贫困率最高的西班牙宣布,将设立“最低生活收入”,发放给最贫困人口。

这一措施的支持者认为,基本收入不仅可以在经济不景气时为贫困群体提供一份保障,还可以刺激消费;另外,被现有补助政策排除在外的独立经营者、半工领薪员工等也可以享受基本收入。

除西班牙外,苏格兰首席大臣斯特金(Nicola Sturgeon)也表示,“是时候认真讨论普遍基本收入的问题了”,并称已与英国政府进行了“建设性的讨论”。

意大利执政党五星运动此前的竞选纲领也有“为所有意大利人提供金额可观的普遍基本收入”一项。但鉴于意大利国家财政状况,政府最终选择为最贫困人口提供“公民收入”。

法国智库重提“无条件基本收入”

在法国,2017年总统大选社会党候选人阿蒙曾将普遍收入称作“政治辩论的创新议题”。虽然阿蒙本人在社会党初选中惨败,但他关于设立全民普遍基本收入的提议却得到了不少支持。

去年新冠疫情暴发后,法国让·饶勒斯基金会(Fondation Jean Jaures)智库重提普遍收入,建议为所有成年人每月发放725~1000欧元不等的无条件收入。

今年4月,由于疫情给法国年轻人带来重大打击,法国政府一份专家报告建议向18至24岁的贫困青年提供每月564欧元的“基本收入”,且应尽快施行试验。

经济效果不明显,芬兰放弃无条件基本收入

实际上,早在2017年,北欧芬兰就率先对无条件基本收入展开了一项大规模试验。

在2017年6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期间,为2000名失业者每月无条件发放560欧元。试验期间,这些失业者可以同时领取其他家庭补助;若找到工作,可在领取工资的同时继续获得560欧元的无条件收入。

研究人员会对这2000名失业者与另一组不领取560欧元的普通失业者进行对比。

2020年5月6日,芬兰社会保险机构公布的试验结果显示,相比促进就业,560欧元的无条件收入带来更多的是精神层面上的好处:55%的试验者称身心健康/很健康,而对比组的这一比例则为46%;另外,试验者的精神紧张程度也比对比组低。

然而,在再就业问题上,两组数据却相差无几:43.7%的试验者找到了新工作,对比组中则有42.8%。当然,这一数据已足以反驳“无条件收入会养懒人”的说法。

由于该措施带来的经济效果甚微,芬兰政府最终选择放弃在全国设立基本收入的想法,以避免财政赤字暴增。

无条件基本收入带来的财政难题

经合组织2017年发布的一份预算指出,为了避免普遍收入给国家财政带来过度负担,各国应将金额控制在以下范围:芬兰527欧元,意大利158欧元,法国456欧元。但显然,这一数字远低于各国的贫困线。

实际上,除了自由派提出的“发钱养懒人”问题,左派也担心无条件基本收入会让社会保障“跑偏”:社会提供普遍基本收入,是否反而为雇主提供降低工资的借口?

ATD Quart Monde协会指出,从经济自由主义的角度来看,无条件基本收入将替代医保、房补等社会补助,而这些补助才是避免陷入极端贫困的重要措施。

   顶一下    踩一下

共有 条评论

评论内容

记得先输入验证码,再发布评论哦!(点击验证码小图可以更新)